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82章對理萬機不敢興趣   
  
第82章對理萬機不敢興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82章 對理萬機不敢興趣

也不要對她做出任何承諾.

她怕有一天習慣了戒不掉,也怕他的好只是一場虛幻.

夢醒,就像那八年.

是一場空.

秦天熠似乎看出她的顧慮,收斂了笑,做出一副凶惡的樣子,"你是不是皮癢,喜歡m?"

"……"湛藍神色僵直,被某男說得腦袋當機.

秦天熠如黑曜石的瞳仁發著光亮,"你要是喜歡m,過兩天我們可以試試."

"秦天熠!"

好半響,湛藍才緩過來秦天熠說的m是怎麼回事.

一道剮人的眼光射向笑得一臉欠抽的男人,湛藍恨不得給這不知羞的男人一巴掌.

"哈哈哈哈……"

室內,響起秦天熠誇張的大笑.

以及湛藍的悶哼.

可惜掩蓋在了爽朗的笑聲中,微乎其微.

之後的時間,湛藍同樣被秦天熠當寶貝一樣捧在手心.

晚上睡覺時,秦天熠會用暖和的大掌捂著湛藍的肚子,讓她隱隱作痛的梓宮緩和不少,不知不覺依偎著他就睡著了.

直到第三天,湛藍沒有了不適,可以正常開工,秦天熠才被湛藍趕走.

臨走前,秦天熠找到唐悠,想起她好像有話對自己說?

唐悠一聽秦天熠召喚,心里美開花兒了.

"說吧,你找我什麼事?"秦天熠說話冷淡,又恢複倨傲冷血的姿態.

唐悠心里一滯,前天見秦少對趙馨恬時,可是有說有笑,溫柔至極.

換了個人,差別就這麼大嗎?

唐悠收起心底的詫異,柔聲道,"我不在帝豪,也沒人給秦少做酥餅小吃,上午我特意做了些."

唐悠拿出包裝好的酥餅,遞至秦天熠面前.

秦天熠看了眼,沒有伸手,若有所思道,"你給趙馨恬拿去吧,看她喜不喜歡吃."

語畢,秦天熠邁開長腿,繞過唐悠離開劇組.

唯留唐悠一人怔在原地.

這是第一次,秦少拒絕她的酥餅.

唐悠心里說不出的失落.

眼光目不轉睛盯著那抹決絕的背景,漸漸消失眼前.

秦少,你連一點奢望也不肯給我嗎?

唐悠鼻子一酸,苦澀搖頭.

她以為,他對她好,至少,至少是喜歡自己的.

只要他喜歡,哪怕在他身邊做一個無名無份的情人,她也願意.

顯然秦少看出了她的心思,蜿蜒拒絕.

可是已經丟失的心,該如何收回來?

唐悠再看一眼秦天熠消失的方向,戀戀不舍的將目光收回來.

轉身,朝拍攝現場走去.

湛藍正在悉心聽星導講述,如何拍攝開場戲.

因為趙馨恬拍的開場戲不能再用,只能重新拍.

否則一部電影里,前後女主角有詫異,謊言是圓不過去的.

"你記住,這是一篇有關重生的故事……"

湛藍的領悟力極高,態度認真虔誠,星導說什麼就虛心學習.

有不懂的地方,或者情緒表達不到位的地方,放低了姿態向劇組其他老前輩學習,請教.

星導對湛藍的謙虛,不矯情很滿意.

看來她和趙馨恬一樣,不是個仗著有秦少撐腰就拿喬的女子.

如此,合作方能愉快.

星導看著鏡頭前,從四十歲重生回20歲的女子,那種對生命的驚喜,對過去的惋惜遺憾,湛藍表現的淋漓盡致.

下一秒,她看見了前世最心愛的男主角.

男主角因為走路太專心,不小心滑了一跤……

"cut!"

星導在劇情推進高朝時意外喊停.

因為接下來的劇情是女主角正好扶住男主角,來一場美人救英雄的戲碼.

奈何秦少吩咐過,湛藍不能跟男主角過于親密接觸.

好好的一出戲,就這麼生生被斬斷.

唉--

湛藍剛入戲,突然聽導演喊停,心里"咯噔"一下.

難道是自己演的不好?

"換替身!"

星導的聲音夾著敢怒不敢言的憋屈.

湛藍滿腦子自責,卻還是聽話的退離現場.

迎面,走來一個和她穿著一模一樣,連妝容也相同的女子.

趙馨恬?

湛藍心底詫異,目光忍不住多在女子身上停留了幾秒.

女子朝她微笑點頭,擦肩而過.

湛藍不解的目光方從女子身上收回來,走向一旁何思琳.

"何姐,她是誰?"湛藍湊近何思琳耳邊,小聲問.

"陳婷,恬恬的替身.不管是容貌,身高,還是體型,都跟恬恬極為相似."

湛藍了然點頭,沒有再言語.

目光落向片場時還是很費解,她明明拍的好好的,干嘛要換替身?

當看見陳婷摟著男主角時,湛藍臉色變得一瞬不自然.

這個秦天熠!

雖然她排斥和陌生男子接觸,可是被秦天熠明令禁止,那感覺也是怪怪的.

拍完陳婷的部分,星導喊了cut.

該到晚飯時間.

自從湛藍到來之後,劇組每天准時用餐,誤差絕不超過十分鍾.

大家都以為星導突然之間轉了性,卻不知是秦天熠心疼湛藍,特意要求.

當然,這個事除了星導和秦天熠,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湛藍端著何思琳遞來的盒飯,正准備開吃,秦天熠的電話風雨無阻的打進來.

湛藍不敢開免提,只能一邊吃飯,一邊聽電話.

"今天晚上吃的什麼?"電話一頭,響起秦天熠慵懶的聲音.

"……"怪了,他怎麼對自己的三餐好像特別感興趣?

湛藍不明白秦天熠一個大忙人,哪里來的國際時間跟自己哈拉一堆有的沒的?

"土豆燒排骨."

湛藍優雅的吃著盒飯.

秦天熠看著眼前一大堆文件,皺眉,"我還沒吃呢."

"那你還不快去?"湛藍嘴里包著土豆,有些不清楚的吐著詞.

"年柏堯……"

說曹操,曹操到,年特助端著一碗香噴噴的牛肉進來.

"嗯,剛端來."秦天熠拿著叉子切一小塊牛肉入口,突然覺得難以下咽.

將牛肉吐進垃圾桶,秦天熠喚著已經走至門口的年柏堯,"怎麼不是土豆燒排骨?"

年柏堯身形一滯!

總裁大人一天三餐不都是按照以往規矩來的嗎?

怎麼突然改口了?

年柏堯趕緊返回來端走牛肉,阿諛道,"我馬上去換."

從此之後,年柏堯每天替秦少准備餐食之前,都要打電話問劇組是什麼菜譜?

可憐他一個呼風喚雨的堂堂特助,成了老板的私人管家.

年柏堯很憂傷.

秦天熠點點頭,對著電話一頭輕聲喚道,"藍."

"嗯?"湛藍小聲應著,心里有點毛骨悚然.

不知為何,每當秦天熠這麼溫柔喚她的時候,忍不住就會起一身雞皮疙瘩.

"你姨媽是不是走了?"

果不其然,秦天熠一句輕飄飄的問候,印證了她的預測.

"噗--"

湛藍一口將嘴里的飯食全數噴了出來.

秦天熠!

好想暴走啊有木有……

抬眸,正巧看見周圍無數只眼睛盯著自己,湛藍只好壓抑著內心奔騰的草泥馬,回以抱歉的微笑.

她放下盒飯,趕緊從一旁拿出掃帚和簸箕.

有人比她的動作更快,"馨姐,我來吧,我來吧."

陳婷強行搶過湛藍手里的掃帚,開始打掃.

湛藍木訥的看著陳婷,對她的獻殷勤有些愕然.

何思琳拉了拉湛藍的衣袖,"沒事兒,給年輕人多一點表現機會."又拍了下座位,"快過來吃吧,一會兒菜該凉了."

湛藍看一眼陳婷,見她已經收好地上狼藉的飯粒,才坐回位置.

"湛藍!"

手機里響起秦天熠的咆哮.

湛藍連忙抓起手機,生怕他的聲音被誰聽了去.

"在呢,在呢,秦大爺有何貴干?"湛藍壓低聲音,沒好氣的怨道.

也不曉得剛剛是誰害她出丑?

"嗯,我以為你將電話撂一邊,又不聽我說話了."秦天熠"滿腹委屈"的指控.

她哪兒敢啊?!

湛藍心底抗議,表面還是柔聲道,"秦大爺要是沒其他事,我先吃飯咯?"

秦天熠想了想,勉強同意,"嗯,去吧,我晚上過來."

晚上過來?

湛藍一聽渾身發抖.

脫口就出,"不用了,秦大爺您日理萬機,不用特意過來."

秦天熠短暫沉默,唇角邪肆笑著,"我對理萬機沒性趣."

理……理萬機?

腦袋死機半秒,聽明白秦天熠話里意思時,湛藍驀地俏紅臉蛋.

啪!

掐斷電話.

秦天熠這個牛氓!

還能不能好好的打個電話?

敢情他一直惦記著她姨媽走沒走?

以逞獸浴?

湛藍看一眼吃到一半的盒飯,突然胃疼,心口疼,沒有了半分食欲.

索性將它扔進垃圾桶.

連同秦天熠不正經的話,一並倒掉.

"馨姐,你怎麼吃這麼少?"陳婷走過來,一臉笑容可掬的看著湛藍.

湛藍對無事獻殷勤的陳婷沒有多大好感,淡淡道,"胃口不是很好."

胃髒氣都被秦天熠氣飽了,哪兒還容得下飯菜?

"吃太少怎麼熬得過晚上?等會兒還要拍很久呢."

湛藍只是禮貌笑笑,沒有多言.

陳婷又道,"我去給你准備些小吃,餓了可以臨時填一下肚子."

也不等湛藍說話,陳婷徑直離開.

湛藍本能想拒絕說"不用了",陳婷已經走遠.

對著快速消失的人影,她心里莫名瘆得慌.

常言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個陳婷,究竟想干什麼?

上篇:第81章小情調,填滿遺憾    下篇:第83章給我點尊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