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88章你哪里敏感?   
  
第88章你哪里敏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88章 你哪里敏感?

湛藍下床,單腳站立,猶如金雞獨立般一蹦一蹦跳至門口.

打開臥室門,傳來男人渾厚的呼吸聲.

湛藍拍了下門框,心道,這門的隔音效果真好.

隔壁那麼大響動,關上門居然什麼也聽不見.

蹦蹦跳來到敞開的門口,一眼看見秦天熠只穿了條短褲在跑步機上健身.

露出性感精實的肌肉,以及瘡痍滿目的傷疤.

湛藍盯著那抹傷痕累累的背影不知是該別開眼,還是該心疼?

秦天熠察覺了身後有一道目光灼灼的注視,停了跑步機,走向湛藍.

密密麻麻的汗珠沿著肌肉紋理一路往下,流進人魚線的位置,浸染得平褲全部濕透了.

"睡醒了?"

運動過後的秦天熠,磁性的嗓音帶著迷人的性感.

湛藍慌忙移開目光,不敢再去看向秦天熠蓬勃的男性驕傲.

真的,好,好凶猛.

"嗯."

湛藍點頭,一抹潮紅從全身每一個細胞瘋湧回腦部,臉上"唰"的煞紅.

"你,你怎麼都不叫我?"

為什麼她會忽然心跳加速,跳得好厲害呢?

臉好像也很燙,像是發燒一樣,熱得連呼吸都開始急促.

"看你睡得香,不舍得."秦天熠深情款款回答.

湛藍又是一陣心慌氣緊.

秦天熠要是不板著臉,一定是個撩妹高手.

他會說世界上最平凡卻又最溫暖的情話.

"哦--"

一抹專屬于秦天熠的氣息瞬間籠罩湛藍,讓她腦袋當機,失了反應.

秦天熠倏地打橫抱起她,湊近她耳邊,壞壞道,"藍,你臉紅了."

說完,薄唇有意無意的擦過她耳垂,激得湛藍身體一哆嗦.

秦天熠顯然是感受到她的身體反應,哈哈大笑.

湛藍氣得揮舞小拳頭捶在他精實的胸肌上.

真是,她的身體對他太沒有防備了,這樣不好.

湛藍發誓,也要找到秦天熠的弱點.

不能每次交鋒都是她吃虧.

"秦天熠,你哪個位置敏感?"湛藍仰頭,一雙眼好奇的問.

"你可以自己研究."秦天熠眼底浮現期待.

他的女人是准備要開竅了麼?

以後的性福生活豈不是很美好?

"……"

研……研究?

這種事怎麼研究?

秦天熠看出了她的疑慮,邪笑道,"我可以教你."

一聽他的語氣准不是好事,湛藍想也沒想,直接拒絕,"不要!"

她才不上當.

秦天熠惋惜歎氣,看來湛藍離開竅還有一段距離.

不過沒關系,他可以慢慢引導,遲早會是個要人命的小妖精.

一想到湛藍撩人的技巧,和懷里嬌柔無骨的身子,秦天熠又有了反應.

大步流星的抱她進入主臥室里的盥洗間.

湛藍一見雙人大小的浴缸盛著熱水,暗叫不妙.

秦天熠放湛藍在浴缸前,她的手死死抱著他的頸項,不肯撒手.

"干,干什麼?"

跟一個腹黑又壞透了的男人在一起,她得時時提防不被大惡狼一口吞了.

"洗澡."秦天熠說著就伸手解湛藍的衣服,控訴,"你昨晚沒洗,一身臭味,外加消毒水味兒."

湛藍連忙捂住衣裳,"我,我可以自己來."

她那麼臭他還摟著睡一晚上?

不應該直接扔樓下側臥嗎?

湛藍在心底編排了秦天熠一番.

"你出去吧."

她推著他,可惜男人的腿勁太強,湛藍無疑是蚍蜉撼樹.

"正好,我也要洗,不如一起來個鴛鴦浴?"

"誰要跟你洗鴛鴦浴?!"湛藍又推了推他.

如果跟秦天熠共浴,湛藍毫不懷疑自己在浴室就會被他吃干抹淨.

還能不能愉快的洗個澡了?

"不要?"秦天熠眸光下移,"你的腿方便嗎?"

湛藍使勁兒點頭,那頻率,都快趕上招財貓了.

"方便,方便."

只要他不在,什麼都方便.

"可是我不放心."秦天熠語氣一轉,又恢複惡霸的氣勢.

"……"湛藍欲哭無淚,聊了半天,他還是我行我素?

"秦天熠,你別把我當小孩兒……"

話沒說完,被秦天熠截斷,"放心,不會在這里要了你."

可是……

就算不那啥,她也難為情好麼?

她還不習慣和秦天熠赤果相逞.

在湛藍理智與情感交戰之際,秦天熠"嘩啦"一聲,撤掉她的睡衣.

湛藍條件反射搶過睡衣,瞪著他,"秦天熠,我,我害羞,你能不能出去?"

"我們在一起都多少回了?有什麼好害羞的?"秦天熠挑眉,不容人反駁道,"你是自己洗還是我幫你?"

看來是逃不掉了.

湛藍咬牙,一副視死如歸的悲壯,"我自己來!"

……

十分鍾過去,在湛藍各種忐忑,各種擔憂的神色下,有驚無險的鴛鴦浴總算安全過去.

秦天熠守信的沒鬧她.

從衣帽間拿出湛藍的衣服,秦天熠幫她穿上.

看著身上大小合適,長短適宜的衣服,湛藍有些費解.

"秦天熠,這些衣服你都是為我准備的嗎?"

不僅樓下有,樓上也有?

秦天熠點頭,"屋子里除了你一個女人,不是你還能是誰?"

"嘻嘻."湛藍樂不可支,主動擁抱他,"謝謝."

手指指腹不經意間觸碰到秦天熠凹凸不平的傷痕,湛藍心一凜,眸光黯淡了下來.

輕輕撫摸著觸目驚心的傷痕,她喉嚨哽咽著,"疼嗎?"

秦天熠身形一震,摟著的她手收緊幾分,"人在江湖飄,哪兒有不挨刀?"

輕描淡寫又極具搞笑的一句話,將湛藍心底所有的心疼以一句"噗嗤",全數噴了出來.

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努力抑制想笑的沖動,"秦天熠,你沒個正經."

跟這個男人在一起,似乎只要不惹怒他,永遠是歡聲笑語?

湛藍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的笑聲是以往八年的總和.

"快去穿衣服."湛藍推著他,秦天熠此刻還光溜溜的一絲不掛呢.

軟玉在懷,秦天熠怎舍得放過巫山云雨的機會?

隨即把湛藍撲咚在大床上,雀躍道,"先做做開心的事."

唉,他剛剛就不該給湛藍穿衣服,這會兒還要脫,多麻煩.

湛藍雙手軟綿綿的抵在胸前,全身無力,"天熠,別這樣,我好暈."

她是真暈,被餓暈的.

十幾個小時沒有進一滴油鹽,再劇烈運動,說不定會暈死過去.

秦天熠也感受到湛藍的有氣無力,親了親她泛白的唇,"想吃什麼?我去做."

湛藍眼眸一轉,嬌俏道,"粉蒸排骨!"

"……"秦天熠愣了半秒,起身,留下一道冷酷的背影,說出一句冷冰冰的話,"我叫年柏堯買過來."

不是你要做嗎?

湛藍幽怨的瞪一眼秦天熠,鼻子皺了皺.

難道他不會?

想想也是,秦天熠一個大忙人,大少爺,怎麼會做複雜的中餐?

不一會兒,秦大爺衣冠楚楚從衣帽間走出來,一身裁剪得體的襯衣西服修飾著他完美的倒三角身材令人想入非非.

湛藍震了震被迷得七葷八素的腦袋,眼光從他身上別開.

要再這麼赤果果的盯著他,秦天熠又要不規矩了.

"我很好看?"秦天熠尾調上揚,顯然心情很好.

俯身,打橫抱起她往樓下走.

他輕松的樣子,像湛藍是一片薄紙那般輕盈.

"好,好看."湛藍如實回答,不掩飾對秦天熠的贊美.

只是那深淺不一的傷疤……

湛藍握住秦天熠的黑色西服,仰頭注視,"天熠,你以後能不能不受傷呢?"

他每填一處傷痕,她的心就會跟著疼一分.

秦天熠笑著在她額頭落下一吻,回答的模棱兩可,"我盡量."

受不受傷不是他說了算,但他能保證,每次都活著回來.

湛藍知道秦天熠在敷衍自己,低頭,在心底歎口氣.

"你先坐著看會兒電視,年柏堯一會兒就到."秦天熠將湛藍放在沙發上,打開電視,又道,"我去處理些文件."

為了陪湛藍,他把工作全部挪到家里來.

"好的."

秦天熠摸了摸她的頭,往書房走去.

湛藍一個人拿著遙控器調來調去,卻找不到想看的頻道,連平日最喜歡的"喜洋洋與灰太狼"都變得索然無味.

心,像是隨著秦天熠的離開,同時抽空.

那種不安,那種彷徨,強烈得要將她吞噬……

湛藍知道秦天熠不止普通商人那麼簡單,他身上的舊傷,新傷,和樓上的練槍房,無一不在告訴著她:

秦天熠,是個複雜神秘的男人.

而這樣的男人,愛上,注定飛蛾撲火,甚至隨時處在生命威脅的恐慌中.

好比,趙馨恬.

她沒有問那些人為什麼會找上趙馨恬,也沒有問秦天熠為什麼會結下仇恨.

但是此刻,在她愛上秦天熠,想跟他過一輩子時,這些問題是必須要面對的.

心,慌亂而彷徨.

惴惴不安.

湛藍一跳一跳來到書房門口.

秦天熠聽見響動,轉過轉椅,不解問道,"有事?"

湛藍單腳跳至秦天熠面前,笑的春風明媚,"我想和你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她才有安全感,才知道他在身邊.

秦天熠咧嘴輕笑,一把撈過湛藍摟進懷里,"那你就看著我處理,順便也學學."

"好."湛藍乖巧應道.

目光移向文件,標題寫著:新熠保全公司全國性拓展計劃.

拓展?

秦天熠要將保全公司遍布全國?

這……

光是海市都夠他稱王稱霸,橫著亂走,他還想當全國霸主啊?

上篇:第87章我女人要的東西只能我送    下篇:第89章向秦天熠宣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