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91章:又騙秦天熠   
  
第91章:又騙秦天熠

g,更新快,無彈窗,!

特別是國內的媒體,無孔不入,極有可能曝光趙馨恬染毒的事.

光是想想都覺得後怕.

湛藍打了個寒顫,繼續往下翻.

剛准備點開一個新聞,蘇遠航的電話撥了進來.

"阿藍,你現在有空嗎?小花想見你."

"現在?"湛藍微微蹙眉.

蘇遠航沒想到她會遲疑,心情一下子低落不少,"不方便嗎?"

"呃--"湛藍望向書房,很是為難.

秦天熠會同意她見蘇遠航嗎?肯定不會!

蘇遠航聽出了她的拒絕之意,又道,"小花現在在我的公寓,哭得很傷心,你……真的不來看看她嗎?"

湛藍心一緊,急忙道,"她為什麼會哭?"

蘇遠航沉默片刻,撩開唇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壓低了聲音道,"你來了就知道."

湛藍心一橫,點下沉重的頭,"好,我過會兒就來."

"需要來接你嗎?"

湛藍看一眼書房大門,內心忐忑,"暫時不用."

掛斷電話,湛藍盯著手機怔愣半秒.

該怎麼樣跟秦天熠說呢?

他會同意嗎?

不同意兩人是不是又要吵架?

湛藍咬著下唇,有些為難.

她不想和他吵架,可也不能放任小花不管.

兩難之際,書房傳來腳步聲.

秦天熠大步走來,像是有什麼急事?

"藍,我出去會兒,很快回來."

說完,直接往玄關走去.

"天熠."湛藍急急叫住即將消失的人影,"我……"

說不說呢?

他要離開不正和她意嗎?

干什麼還結巴了呢?

秦天熠停頓腳步,扭頭望向她,"有事?"

湛藍定了定慌亂的心神,扯開唇角,"小花有事找我,我想去看看她."

她還是決定老實交代,如果事後被秦天熠知道,那時候矛盾更大.

他不知道又得發多大的火?……

秦天熠擰眉,"小花是誰?"

"聾啞學校的學生,就是你買的這幅畫的畫家."

秦天熠點了下頭,調轉過身,"那就一起,我送你過去."

"……"湛藍一臉囧色.

早知道他這麼清閑就不說了,偷偷去找蘇遠航.

現在後悔來得及嗎?

秦天熠抱著湛藍坐上電梯,無數個念頭在她腦海里竄來竄去.

湛藍捏著他的衣服,故作平靜.

"天熠,你跟我不順路,要不你叫個人送我過去就行?"

快答應啊,快答應啊,不然她真不知道該怎麼給自己下台.

秦天熠沉默半響,神色凝重,"也好."

湛藍一聽,雀躍的想歡呼尖叫.

又因為不能讓秦天熠察覺出異常,只能努力克制.

哈哈,只要秦天熠不跟著,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

誰也管不著她!

"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秦天熠放湛藍進另一輛轎車里,囑咐道.

湛藍"嚶嚶嚶"直點頭,回答得那叫一個激動,"好好好,我知道."

秦天熠一滯,准備撤離的手又收緊幾分.

湛藍暗叫不妙,以為自己穿幫了,連忙往秦天熠唇上親了上去,以混淆視聽.

對于美人的投懷送抱,他又怎好不加以表示?

秦天熠坐上車,決定加深這個吻.

"唔--天--天熠,你不去了嗎?"

湛藍欲哭無淚,他怎麼一點就燃啊?

秦天熠這節奏是打算在車里收拾她嗎?

這是不是叫作繭自縛?

引火上身?

不要哇--

如果任秦天熠為所欲為,一來二去不得耽擱一兩個小時?

"等人過來,我就走."秦天熠一邊啃著湛藍,一邊回答.

"……"等人過來?

噗--

湛藍熱血狂噴……

秦天熠對她不規矩當中,下屬敢靠近嗎?

誰不躲得遠遠兒的,就怕觸了黴頭.

連年柏堯都如此,更何況其他人?

別說,秦天熠發起怒來,那叫一個山崩地裂,火星撞地球.

湛藍抓住伸進衣衫那雙不規矩的手,板著臉道,"人來了,快下去."

秦天熠就喜歡看她即害羞又緊張的樣子,忍不住在她臉上又親了幾口才下車.

呼,好不容易送走秦大爺,湛藍心里可算踏實了.

適時,駕駛位坐進來一個女下屬.

"湛小姐,您要去哪里?"

女子恭敬問道.

"藍城國際."

沒過多久,轎車駛入藍城國際,蘇遠航早已等在地下停車場.

一見她來,殷勤的搶了女保鏢的工作.

女保鏢怔在原地,想搶過輪椅吧,蘇遠航又不讓.

除非打一架.

可顯然這個男子是湛小姐的朋友,打架是行不通的.

湛藍看出女子的局促,吩咐道,"你去附近逛逛吧,走之前我給你打電話."

"可是秦少……"女子面色為難.

"放心,我沒有問題."

蘇遠航不再給湛藍說話的機會,推著輪椅就乘坐電梯上了樓.

徒留一臉懵逼的女保鏢.

秦少只說給湛小姐當司機,也沒說寸步不離?

到底要不要上報呢?

女保鏢很糾結.

進到蘇遠航家里,湛藍看見小花妹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抽噎不止.

心,有些不舍.

小花跑過來撲在她懷里,雙眼又紅又腫的望著湛藍,好不可憐.

"怎麼了,怎麼了?"湛藍撫著小花傷心的小臉,心跟著緊張起來.

小花不會說話,只能用手語比劃.

湛藍只看得出她在說"對不起",其他手勢一竅不通.

無助的望向蘇遠航,卻有人比蘇遠航更快回答湛藍的疑問.

"湛小姐,我們給你跪下了.請你原諒小花的無禮."

說話的是嚴花的母親.

湛藍更是不解,怎麼說著說著跪下了呢?

"阿姨,你們快起來,有話好好說."

她實在消受不起別人的跪拜,別折煞她.

嚴花父母聽湛藍的口氣也不是要為難他們,紛紛起身.

"湛小姐,小花不經你同意就畫了你,希望你不要生氣."嚴母又道.

嚴父嚴母是一對樸實的農村夫妻,得知女兒的畫竟然賣了一千萬時,興奮得找不著北.

一千萬啊,除去各種稅收,最後落入他們手里的至少好幾百萬.

那可是夫妻倆打工幾輩子也掙不上的財富.

一家人振奮激動,以為是做美夢時,有記者問他們了,這畫,經過被畫之人同意嗎?

小花搖頭.

她都是趁藍姐姐不注意的時候畫的.

記者准備再問,被嚴氏夫婦以雷霆之勢攆出家門.

夫妻倆沒讀過多少書,對版權這事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

沒經過人同意是不是違法?

上篇:第90章願為你不怨不悔    下篇:第92章:最悲哀的事莫過于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