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92章:最悲哀的事莫過于此   
  
第92章:最悲哀的事莫過于此

g,更新快,無彈窗,!

兩人當即慌了,告訴小花要找到湛藍,否則湛藍會生氣.

小花一聽藍姐姐會生氣,嚇得哇啦啦大哭起來.

一家人又馬不停蹄找上蘇遠航,希望通過他見一見湛藍.

事情的經過和嚴氏一家的想法大概就是醬紫.

"我為什麼會生氣?"湛藍一頭霧水.

"那你……不會,不會告小花吧?"嚴父戰戰兢兢問.

湛藍更是云里霧里,這又是哪門子跟哪門子?

蘇遠航在一旁好心的解釋小花父母的想法和擔憂.

湛藍聽得"噗嗤"笑出聲,原來是這麼個烏龍.

湛藍撫摸著小花的頭,笑得如沐春風,嗓音好聽得如百靈鳥.

"放心吧,我不會告小花,拍賣所得的錢也全數歸你們."

"真的?"嚴氏夫妻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這年頭有人不喜歡錢嗎?竟然不跟他們爭?

湛藍點頭,"你們安安心心把小花培養好,她有天賦."

"會的會的,謝謝湛小姐."夫妻倆鞠躬道謝.

湛藍見他們穩定下來,回過頭安撫小花.

拇指拭去小花眼角的淚,湛藍笑道,"你把我畫那麼漂亮,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你也不要自責了好嗎?"

小花見藍姐姐笑了,也跟著破涕而笑,以手勢代替言語:

只要藍姐姐不生氣,我就不難過.

湛藍拍了拍嚴花的小腦袋,語重心長道,"小花真乖.不過你以後也別再畫那幅畫了,知道嗎?"

不是她不同意小花畫自己,而是小花再也畫不出那個狀態的"湛藍".

簡單一句話說,湛藍和小花的心境都已經改變,即使畫也無法超過被秦天熠買下的"最初".

無法超越,就成了次品.

反而不利于小花在藝術上的造詣.

還有一點是,湛藍擔心小花看到眼前的利益,一直反反複複畫同一幅畫,忘了提高專業水平.

好好的藝術家幼苗,就這樣被現實給生生扼殺了.

小花猛地點頭,乖巧聽話.

"呵呵,既然沒事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嚴父招呼著女兒,"小花,過來."

小花走向父親,一家人向門口移動.

"留下來吃個晚飯再走吧."蘇遠航挽留道.

嚴父擺手,語氣拘謹,"不用了不用了."

說話間,三人已走出蘇遠航家里,像是有什麼追趕著他們似的.

天吶,蘇少爺家里太豪華了,多待一秒都如坐針氈.

生怕自己一身"邋里邋遢"的把沙發坐髒.

還要跟他們吃飯?

不得拘謹死?!

有錢人的世界,哪兒是他們能夠窺視的?

蘇遠航見嚴氏夫妻已走出家門,扭頭對湛藍道,"我去送送他們."

"嗯."

隨即,蘇遠航追了出去.

打電話給秘書,讓秘書送小花等人回家後,蘇遠航才返回公寓.

湛藍正翻看一旁擺放的書,一見他進屋笑道,"回來了?"

蘇遠航看著她笑顏如花的樣子慌神,像是美麗賢惠的妻子等待丈夫下班回家的感覺.

他竟怔在原地,忘了反應.

"遠航?"湛藍揮揮手.

怎麼失神了呢?

"嗯?"蘇遠航眨了眨眼,立即反應過來,收起不該有的臆想,"小花他們一家人,真的很淳樸."

"是啊."湛藍點頭認同.

蘇遠航邁著長腿走向廚房,一邊走一邊道,"晚上想吃什麼?我做."

"呃--不好吧?"湛藍尾調拉得很長.

萬一秦天熠突然召喚呢?

她不是又得掃他的興?

"有什麼不好?"

片刻功夫,蘇遠航已經挽起衣袖,穿上圍裙,在廚房搗騰起來,"上次還欠你一餐,你忘了,我可記著."

"……"這麼說,她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湛藍按下按鈕,坐著輪椅來到廚房門口.

"想吃什麼?"蘇遠航一見她過來,又問.

"隨便好了,我不挑食."

她是真不挑,讀書的時候吃食堂哪兒管美味?

"那我就隨便做個吧."

蘇遠航拿出下午買好的牛肉,認真做菜.

"你是要在這里看我下廚還是去客廳看電視?"

"呃……"湛藍一時間沒有答案.

愣愣的靠在牆邊.

看著蘇遠航忙碌的身影,她想起了秦天熠.

同樣是大少爺,為什麼蘇遠航會做菜,秦天熠不會呢?

還讓她學做大餐.

好吧,看在他那麼忙碌又辛苦的份上,她學.

"遠航,你做的是牛排嗎?"湛藍探長腦袋看著蘇遠航.

"嗯.喜歡嗎?"

"喜歡."湛藍點頭,"我可以跟你學學嗎?"

蘇遠航一愣,沒想到她會這麼說.

隨即咧嘴輕笑,"當然可以."

湛藍一樂,坐著輪椅進入廚房,開始用心學菜.

下次秦天熠再讓她做大餐,她可以驕傲的做牛排,而不是白灼蝦.

一想起白灼蝦,就想起秦天熠輕蔑的眼神.

湛藍學得更認真.

沒過多久,一盤香噴噴的牛排新鮮出爐.

牛排配紅酒,加上燭光晚餐,浪漫而甜蜜.

可惜心粗的湛藍沒有注意到,一顆心沉浸在牛排的制作過程中.

蘇遠航關了客廳明晃晃的大燈,只余餐廳里柔和的光線.

替湛藍斟了杯紅酒,他笑道,"82年的拉菲,嘗嘗?"

湛藍淺飲一口,酸甜微澀.

"怎麼樣?"蘇遠航盯著她,眼里放光.

湛藍咧嘴,尷尬笑著,"呵呵,酒對于我來說都一樣."

她品味不出什麼區別,反正酒不是澀就是辣.

"慢慢就會了."蘇遠航笑言,優雅矜貴的坐下座位,"開動吧."

一頓愜意美好的燭光晚餐在蘇遠航幽默風趣的談話中不知不覺過去.

湛藍終于知道為什麼沈舒會纏著蘇遠航不放手,這麼儒雅矜貴的男人,確實有吸引人的魅力……

收拾好碗筷,湛藍也到告辭的時候.

蘇遠航心知太晚,不好多加挽留,于是送她下樓.

女保鏢一直在地下室等著,沒有離開半步.

一見湛小姐下來,連忙上前攙扶.

湛藍坐上車後,對蘇遠航揮了揮手,"快回去吧,我走了."

"嗯,下次再約."

"好."湛藍笑著答應.

直到轎車駛離地下室消失得無影無蹤,蘇遠航也沒有離開.

一雙腳定在原地,目光幽深而傷感.

此時的湛藍和初見時的她完全是兩種面貌,剛開始他看得出湛藍不愛秦天熠,甚至抗拒.

可現在……

一雙因秦天熠變得樂觀而開心的眸光,是騙不了人的.

阿藍,你愛秦天熠究竟有多深?

是否等他足夠強大了,想要的女孩也成了別人的妻子?

上篇:第91章:又騙秦天熠    下篇:第93章二次發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