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94章:噩夢變春夢   
  
第94章:噩夢變春夢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父親的質問,蘇遠航沒有立即回答.

他慢悠悠的給自己斟了一杯茶,像是在考驗彼此的耐心,不疾不徐道:

"為了得到盛大,我部署了七年."

七年,從他19歲的時候,就開始暗中算計.

人人都只知道蘇遠航是個不喜歡說話,脾氣古怪的啞巴,對他的防備自然會下降.

"七年?!"蘇硠憟s,嘴角哆嗦的直抽抽.

怎麼也沒有想到,兒子七年前求他帶在身邊學習處理公司事務就已經開始有野心.

蘇睅挾礸裗牴楝,此刻竟覺得這個兒子是那麼陌生,陌生得讓他下意識抗拒.

蘇遠航淡定從容的喝著龍井,並沒有對父親的不悅有一絲波動.

"父親,你該知道盛大內部出現了諸多紕漏,李氏和蘇氏早已心懷不軌,即便不是我,盛大也會毀在其他人手里."

蘇遠航說的很篤定,幾位宗親和李琴家族的底細,他可是調查得一清二楚.

思忖半響,蘇皕n搖頭,妥協道,"唉,罷了,我明天將股份轉讓給你."

就沖著兒子能隱忍七年不被人察覺的這份毅力,他也甘拜下風.

如今大兒子昏迷不醒,他能指望的,也只有小兒子.

"合作愉快."蘇遠航笑道,一副公事公辦的標准笑臉.

蘇畬薴ㄔ握@處來,冷冷一"哼".

除了公事,一點父子情面也沒有嗎?

實在有些不甘心就這麼草率退出公司,蘇睍|道,"小兔崽子!翅膀硬了就不認老子了?"

"豈敢?"蘇遠航頷首,態度恭敬.

再抬頭時,又恢複捉摸不透的氣勢,"先跟您說一聲,我可能會讓盛大全面崩盤."

"崩……崩盤?"

這幾個意思啊?

蘇畯餖酋w下來的心又懸在了半空.

蘇遠航唇角上揚,露出一絲邪佞的弧度,"不進游戲黑洞,哪兒來的涅槃重生?"

蘇痝Q小兒子作死的口氣嚇得不輕,當即後悔太快答應.

睨了一眼依舊淡漠如斯的兒子,蘇琝J制著心里的暴躁因子,語重心長道: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玉石俱焚,沈家那丫頭不是……"

盛大崩盤,意味著蘇遠航也不可能獨善其身.

蘇皒雰S說完,被蘇遠航截斷,"父親,我和沈舒不可能."

他要什麼,一直很清楚,確定的目標從來不會改變.

蘇琱@愣,隨即擺手搖頭,"罷了罷了,你愛怎麼做就怎麼做,我也管不住你."

以前是覺得小兒子聽話,現在遠航既然已露出本性,自然不受自己左右.

反正盛大這個董事長,他也不過是當了好幾年傀儡,是時候放手了.

只要盛大不是毀在他手里,他也沒有對不起父親.

蘇琣菃琣w慰著.

起身,拂袖走人.

蘇遠航雙眸鋒利的盯著父親消失的方向,片刻,拿起手機打了幾個電話.

今晚開始,海市注定不再太平.

……

凌晨五點,湛藍做了一個春夢,在即將奔向云端時,被人臨門一腳急刹車.

急的湛藍心癢難耐,有種想......的沖動.

"……"

她這是被秦天熠給教壞了麼?

說好的節操呢?

驀地,睜眼.

映入眼簾的是秦天熠那張放大的俊顏,以及……

"啊!"湛藍一聲尖叫,渾身像觸電般,猛地放開.

秦天熠邪魅一笑,湊近她面前,"剛剛玩得不是挺享受的嗎?"

"!!!"

湛藍額頭冒汗,打死不承認.

閉眼,決定繼續裝死裝睡.

秦天熠混蛋!

自從跟了他之後,以前的噩夢全變成了春夢……

這樣放浪真的好麼?

她要當烈女!

秦天熠劍眉微挑,溫熱的氣息吹拂在湛藍耳邊,麻酥了她的神經.

"要不要起來玩玩?晨間運動會有不一樣的激情喲."

那聲音,那酥骨的引誘……

不行,得忍!

湛藍牙齒咬得咯吱響,鬼才知道她用了多大的毅力去穩定因秦天熠浮躁的浴望.

一陽指在腰間肆意游行,湛藍再也忍不住,"噗嗤"笑出聲.

急急告饒,"秦天熠,別……好,好癢……"

秦天熠如餓狼撲食,鉗制湛藍,吞了吞喉結,道,"那行,我們來做做春暖花開的事."

"……"

湛藍欲哭無淚,想逃又因為腿腳不利索,只能任他為所欲為.

早晨五點過,正式拉開一天熱辣刺激的序幕.

因為昨晚折騰到半夜,今晨又被早早喚醒受教育,湛藍最後又暈了過去.

她要睡覺!

奏開,誰也別打擾.

秦天熠望著她沉沉睡去的容顏,不舍的撫摸著.

撩開黏附在唇角的秀發,他深邃的眼眸里全是柔情,宛如一汪春水.

"藍,希望你別再做噩夢……"

俯身淺啄了一下她的唇,深情道,"好好睡一覺,我的女孩."

念念不舍的下床,秦天熠穿上西裝,又恢複冷峻的樣貌.

只那瞳仁里的波光,多了絲不易察覺的柔和.

當撒旦被仁慈的光芒籠罩,他還能做到魔鬼般冷血嗎?

誰知道呢?

湛藍是在晚上七點過醒來的,因為已經入冬,夜晚來得特別早,外面的天空漆黑一片.

伸了個懶腰,湛藍掙開眼睛.

唔,好餓.

怎麼一覺睡到天黑?

她這是作息顛倒了嗎?

下次得嚴肅警告秦天熠,不許這麼折騰她.

她好歹還是個病人!

腳崴傳來涼悠悠的感覺,湛藍抬起腳尖.

咦,怎麼紗布換了?好像藥也是剛上不久?

秦天熠幫忙換的?

他在家?

"秦天熠."湛藍下意識大喊.

其實她沒有期望秦天熠會在外面,可是片刻之後,秦天熠那噸龐然大物赫然出現在眼前.

還笑眯眯問,"醒了?"

好一副俊男圖,迷得她神魂顛倒.

"嗯."湛藍一個激靈,美眸里全是閃爍的星辰,"我該跟你說早安呢還是晚安?"

秦天熠替湛藍拿來衣服,坐在床沿,刮了一下她的俏鼻,"你該說:晚上好,老板."

湛藍穿好衣服,皺了皺眉,"怎麼聽著怪怪的?"

晚上好,老板?

她是不是想汙了?

請還她一顆純潔的少女心!

秦天熠好笑的敲了她一記響頭,"你這是在暗示我應該要做些什麼?"

湛藍連忙搖頭擺手,"不不不,您想多了."

秦天熠輕笑了聲,沒有深入這個話題,"餓了吧,我抱你去洗漱,然後吃飯."

說著就去抱她.

湛藍握住秦天熠的手,眼里閃著小期待,"我想你背我."

"好."他收回了手,半蹲著,"上來吧."

湛藍射上秦天熠健壯的後背,兩只腳掛在他手上一搖一搖.

很歡騰.

"為什麼喜歡我背?"秦天熠不解,她怎麼突然有了這個愛好?

湛藍微眯著眼睛,笑開花兒,"你聽過豬八戒背媳婦嗎?"

豬八戒……

秦天熠整個人心情都不好了.

他腳步一頓,語氣陰陽怪氣的問,"我是豬八戒?"

"呃--"湛藍一凝,語塞.

啊喂,她的重點在"媳婦"兩個字好麼,秦天熠怎麼對號入座呢?

可是讓她赤果果對秦天熠說出"媳婦",她又覺得不太好.

好像自己在跟秦天熠要什麼承諾似的……

他們目前,還沒有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吧?

湛藍只得將齊到嗓子眼兒的話咽回肚子里,尷尬笑著,"呵呵,怎麼會呢,你那麼帥,那麼有魅力……"

腦海里努力思索詞庫該如何表揚他,突然,腦袋一靈光,湛藍大叫:

"元帥!你是元帥,統領千千萬萬士兵的元帥."

秦天熠微擰的眉頭這才松了下來,提步朝浴室走去.

湛藍暗自松口氣,卻聽秦天熠沒來由的道,"豬八戒的夢中女神可是嫦娥,我只要你."

"……"一抹潮紅爬上臉頰,她這是突然被告白了嗎?

湛藍摟著秦天熠脖子的手一緊,在他頸間落下一吻,當是回複.

我也只要你,這句話,她說不出口.

她的心,並不是只有秦天熠一個人,所以她沒資格說.

好在秦天熠已經背湛藍來到盥洗間,緩解了她的小心思.

洗漱完畢之後,秦天熠又背她去餐廳.

"哇,好香."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于醒了有香噴噴,熱騰騰的飯菜.

一整天沒有進食的湛藍狼吞虎咽,吃的肚子圓鼓鼓.

"嗝",好飽,她忍不住打了個嗝.

湛藍癱在椅子上,秦天熠正老神在在的對著電腦,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適時,"叮"的一聲,qq消息響起.

湛藍拿過手機,滑開屏幕.

內容是魏晨曦發的:阿藍,你知不知道國內炸開了!!!!

外加一排排恐怖驚悚的表情.

--?

湛藍打了個問號過去.

她是以被公司派往國外深造的理由,離開公關部的視線,所以魏晨曦聯系她選擇的是網絡.

--我們公司今天下午來了好多人,要求天價賠償.

--好像幾百個億來著!

--又是一長串驚嚇的表情.

可見魏晨曦確實受到不小沖擊,直接碾壓了以往的認識觀.

--你說公司到底惹了什麼官司?

湛藍看著魏晨曦發來的消息蹙眉,心情跟著沉重起來.

她下午在睡覺,什麼都不知道.

抬眸,望向那個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男人.

--來的都是海市叫的出名的大人物

--你說公司是不是招惹了誰?

--阿藍,你在嗎你在嗎,回我話!

--我忙到現在才回家,還沒有吃晚飯呢.

公司一旦出現信譽問題,最忙的當屬公關部.

"叮叮叮"響個不停的聲音拉回湛藍的視線,她連忙回複:在在在.

再不說話,晨曦怕要急的摔東西了.

湛藍又在屏幕上敲下幾個字:

--晨曦,別擔心,相信秦少能處理好.

--你忘了他扮得了酷,打得過綁匪,hold得住敵人嗎?

湛藍拿魏晨曦曾經說過的話來安慰她.

網絡對面短暫沉默,隨即打出一長排疑問的表情.

--你不是一向對秦少偏見挺大的嗎?怎麼突然改變態度了?

上篇:第93章二次發育    下篇:第95章:相信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