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97章:都變了   
  
第97章:都變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說秦天熠是冰,一潭不見深淺的萬古寒冰;那麼雷摯就是火,一座可移動,不穩定的火山體,隨時爆發.

雷摯的話成功讓明烈住了口.

想想秦天熠的拳頭,他整個人哆嗦了一下.

好漢不跟惡男斗,秦天熠仗著體格強健贏了他不算本事.

"好啦好啦,說正經事."明烈收起吊兒郎當,返回吧台.

真是的,秦天熠見色忘友.

有了女人就忘了兄弟.

"秦天熠,我發現你的對手有兩把刷子."邢彥看了眼手里的資料,總結性陳詞.

"這不廢話嘛,能設下陷阱困住秦天熠的人,豈是等閑之輩?"明烈白了邢彥一眼.

邢彥也不惱,風輕云淡道,"也是,至少比某些人聰明,連招都過不了."

"啊喂,邢彥你說誰呢?!"明烈抗議,轉頭怒視邢彥.

不帶這麼歧視人的好嗎?

"誰應誰是."邢彥依舊淡漠如風,笑得很和煦.

"行了行了,你倆要打架訓練場去,別擱這兒,礙眼!"雷摯毫不掩飾鄙視之意.

哼,兩人互相嫌棄的別開眼.

噗--

湛藍控制不住的笑出聲,發現自己失態了,連忙捂住嘴巴.

秦天熠這三個朋友真有意思,不同性格,表面相看不順,實則兄弟情深.

"對……"她低頭,剛准備為自己的失禮道歉,被秦天熠打斷.

"藍,別內疚,那兩個家伙欠抽."說完,象征性的"呵呵"笑了兩聲.

"……"明烈,邢彥,雷摯同時怔在原地,臉上的表情豐富多彩.

見鬼了麼?

操!

認識秦天熠幾年以來,這是他們第一次看他笑!

這個湛藍……

齊刷刷的六只眼睛,全部齊聚在湛藍身上,讓她倍感鴨梨山大.

"怎……怎麼了?"湛藍不自覺結巴.

"沒--"三人異口同聲,動作一致的回正腦袋.

"咳咳,那啥,秦天熠,這次事件你想怎麼做?"明烈咳了咳嗓子,轉移話題.

秦天熠對湛藍的態度,昭然若揭,不需要再多說.

"全端了."

秦天熠嗜血的說出三個字.

對嘛,這才是他本來的面貌,突然變成癡情漢,三人心里瘆得慌.

還以為秦天熠中了邪著了魔.

緊接著,幾人討論具體部署,如何反擊?

湛藍在一旁聽得云里霧里,對他們簡言意駭的交流方式不是很明白.

不過她心里的擔憂總算是消除,有什麼能難倒這四個斜睨天下的男人呢?

……

相安無事過了幾天,湛藍腳傷已經痊愈.

留在帝豪會所也幫不了秦天熠什麼忙,便要求返回劇組.

秦天熠一聽她要走,前前後後,里里外外,狠狠收拾了湛藍.

直叫她三天下不了床.

三天後,湛藍扶著快擰斷的腰,走路都是外八字.

殺千刀的秦天熠!

湛藍目光幽怨,直視進男人似笑非笑的瞳仁里.

"怎麼,舍不得離開我?"秦天熠長臂一伸,將她摟進懷里,痞笑道,"要不就不去了."

"你奏開!"

湛藍怒吼!

掙開秦天熠的鉗制,雙腿恢複如初,快跑遠離這宇宙第一危險生物.

身後,響起秦天熠爽朗的大笑.

湛藍坐上車,"碰"的將門關上.

年柏堯油門一踩,啟動車子.

就要離開秦天熠了嗎?

心里空落落的.

湛藍扭過身子,透過後窗看著秦天熠,直到那抹想念的身影遮擋在牆體之後.

雖然嘴上不承認,但分別在即,她真的舍不得……

唉,可是電影又不能一直耽擱,總得有始有終.

湛藍收回目光,神情變得有幾分低落.

駕駛位上,年柏堯看一眼後視鏡,不由感慨:

"湛小姐,秦少跟你在一起之後變了好多."

以前的秦天熠,臉上從來不會有笑容,他的字典里甚至沒有"和顏悅色"這個詞.

作為下屬,年柏堯最清楚不過.

"是嗎?"湛藍輕笑.

變的何止秦天熠,她也變了.

年柏堯應"是".

開車送湛藍去武頤山劇組.

何思琳在門口伸長了脖子張望,不是說中午之前回劇組嗎?

怎麼都下午了還沒有來?

打電話催湛藍,湛藍說一句在路上,堵車.

堵車?……

都成了全民借口嗎?

囧!

其實不准時的原因是秦天熠纏著湛藍,臨走前溫存了幾個小時,以致湛藍吃完午飯才離開.

年柏堯的車子一到,何思琳連忙跑上前迎接,"我的大小姐,你可算來了."

湛藍不好意思的笑笑,跟年柏堯說了"再見",便隨何思琳進劇組.

化妝,換衣服,開始忙碌又緊張的拍攝工作.

也許是剛離開秦天熠的原因,湛藍一直不在狀態.

明明從腳尖到頭發絲兒都在叫囂著快樂的人,硬要演悲傷.

她一時悲傷不起來,真的!

星導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沒多說什麼,只是讓她明天醞釀好情緒.

于是大伙兒提前收工.

湛藍從助理手里拿過背包,摸出手機一看,十幾個未接來電.(拍戲時她喜歡設置靜音,不想讓別人接聽電話)

爸?

湛藍連忙撥過去.

鈴聲只響了一聲,湛浩然迫不及待接起來.

"藍藍,你終于接我電話了."湛浩然激動的五官都在抖,"你有沒有錢,借我一百萬."

"……"湛藍沉默不語.

又是錢!

為什麼父親找她只有錢?!

一顆溫熱的心瞬間被父親澆熄,湛藍有種想摔電話的沖動.

"藍藍,你在聽嗎?"等不到回答,湛浩然催促道,語氣里難掩激動.

"我找到你妹妹了,藍藍,你妹妹還活著!"

這麼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他終于站到女兒湛芸了!

湛浩然一顆心澎湃不已,兩眼老淚縱橫,只差跪天謝地.

幸好他一直沒有放棄尋找.

什……什麼……

湛芸活著?

不是說死了嗎?

究竟8年前那晚發生了什麼?

"爸……"湛藍喉嚨澀得厲害,顫抖的連話都說不出.

"藍藍,你在哪里?我來找你."

"不……"湛藍緩了緩情緒,"我來找你吧."

三個小時後,湛藍開著何思琳的車找到湛浩然.

湛浩然蹲在旅館外,大口大口抽煙,一地的煙蒂.

身上的衣服有些邋遢,頭發有些蓬松,黑眼圈又深又陷,一臉油漬.

不知道多少個日夜夜不能寐?

當湛藍看見父親如此狼狽的樣子時,心里一酸,眼淚就浮上眼眶.

上次見過爸爸後,他過得不好嗎?

上篇:第96章:她是有脾氣的    下篇:第98章:多年前的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