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爹地太給力第三百二十九章:假遺囑   
  
第三百二十九章:假遺囑

g,更新快,無彈窗,!

陸云琛也是眸子一緊,上前就要拿住遺囑.

何子昊哪里肯,立馬也就伸手要來搶奪遺囑,卻是不及陸云琛的眼疾手快.

遺囑從陳峰手中脫去,何子昊更是氣急敗壞.

登時便放棄威脅陳峰,而繞去陸云琛跟前准備搶遺囑.

卻已經聽著陸云琛說著,"哼,我還以為,當真是這麼一回事呢!原來你何子昊還是那個愛鑽空子的何子昊啊!"

何子桑心中也是疑惑,便見著陸云琛將遺囑一角給何子桑看了一眼.

當真是何子昊的小把戲了!

原來這份遺囑的下方簽名,並不是何遠雄,而是何遠旭,還有一個鮮紅的手印.

當真是把他們當成傻子了呢!

何子桑這才想著之前何子昊的那些得意的笑,到底是什麼意思.

"現在遺囑宣布了,不需要你們的確認,就已經生效了,你們還怕什麼?"

何子昊很是張揚的說著.

陸云琛卻是立馬抓住漏洞來了.

他舉著紙質的遺囑,眼神堅定凌厲的看著何子昊.

"是嗎?這是代寫遺囑,需要有兩個以上的見證人在場,當初的見證人是我和顧簡以及一名懂法律的醫生,這份遺囑並不是當初的那份遺囑,所以是更改過的!"

陸云琛又將下方的名字特意舉給何子昊看著.

"更改的時候同樣需要見證人,否則就是無效的,需要去做公證的,何況是這樣毫無章法的更改姓名,如果拿到公證處,那就是惡意篡改,你是想我們去背這個罪名是嗎?"

陸云琛將何子昊的心思說的一清二楚,何子昊頓時有些站不腳.

"陸云琛,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吧!我是在幫你們啊,何遠雄死了,我和何子桑的父親已經死了,雖然這些遺產都給了何子桑,可是好歹能留下一點,不然的話,床上那個糟老頭要是全捐了,我們怎麼辦啊?"

何子桑此時實在是不明白何子昊了,一會兒白臉一會兒黑臉的,讓人琢磨不透啊!

難道這就是跟著黃氏的人相處太久之後的結果?

"何子昊,你腦子進水了嗎?"

何子桑實在是忍不住了!

"你們別聽他說,他本意就是讓你們替他背鍋的!"

陳峰看著眼前的形勢,立刻發了聲.

陸云琛所說的就是確實的,甚至何子昊早就安排好了,不僅能讓他們定下罪來,還能將那些遺產紛紛落到自己的口袋里!

"是嗎?那這就是假遺囑了!"

陸云琛卻是冷笑一聲,直接當著何子昊的面把遺囑撕了個粉碎.

"陸云琛,你……"

"何子昊,黃氏的人從來都是把你當做棋子,你還要執迷不悟下去嗎?"

何子桑在一側看著何子昊的樣子,先是沉入深淵的人一般!

只可惜對于現在的何子昊來說,別人說什麼都是在針對他的!

"我不需要你來當這個好人,給我滾開!"

何子昊說著便是將何子桑直接推了出去.

雖然陸云琛有去護住何子桑,但是何子昊手上有刀,還是不小心劃到了她.

"何子昊,你就是瘋子,把他給我看起來!"

說話間陸云琛帶著何子桑離開了病房,剛剛被陸云琛隱藏起來的保鏢們此時也陸續進來了.

好在這里就是醫院,何子桑的傷勢也不是很嚴重,所以陸云琛才稍稍的安心了一些.

只不過怎麼也想不到前來給何子桑包紮的人會是羅雅兒.

只見羅雅兒端著醫療盤,先是站定在門口了一下,接著又才大步進來了!

何子桑並沒能對上她的眼神,只是看著她,心中稍有疑惑.

"陸總,子桑沒什麼事兒,就是小傷痕,剛剛醫生也說了,她剛剛有些受驚了,不過不會影響孩子的!"

何子桑也是看去陸云琛.

"阿琛,既然沒事,你也不必這麼緊張,何子昊那里……"

"我去處理!"

何子桑點點頭,心里更是對于黃氏的人有些不安起來了.

想來傷害父親,更改遺囑,還用這樣奇怪的法子來設下圈套,也是黃智他們的計謀了!

何子昊這枚棋子還真是被他們用的淋漓盡致了!

"疼嗎?"

何子桑還在念著那些那些事情,卻是突然聽到羅雅兒的詢問,她頓時仰頭起來,對上了羅雅兒的眼神.

"不疼!"

羅雅兒這才大膽一些的開始為她的傷口消著毒.

"還請子桑小姐好好照顧自己,別讓東方明睿那個家伙這麼擔心了!"

羅雅兒一臉認真的看著傷口處,可是說出的話來卻是提醒著何子桑的.

何子桑愣了一下.

"明睿他,還是沒有放下嗎?"

"讓你直接放棄陸總,你覺得你願意嗎?"

"當然不願意!"

"那他又怎麼可能說放下就放下呢!"

羅雅兒很是麻利的用紗布包好了傷口,還打上了一個漂亮的結,這才很是滿意的說道:"好啦!小傷而已,不過以後還是要多注意一下哦!"

說著羅雅兒便准備離開,何子桑卻是叫住了她.

"雅兒,你和明睿只是好朋友嗎?"

何子桑念及起那日的所見,心中自以為此時的東方明睿早該是放下她了.

甚至已經准備下一段新的感情了.

她是在心里希望東方明睿也能幸福的!

畢竟自從她和陸云琛結婚之後,她和東方明睿之間的聯系便有些變質了!

不是當初的朋友關系,反而更多的是合作關系.

他們只會在工作上碰面,齊鈺時間他總是婉拒她,甚至出了公司,他都會躲著她.

何子桑只是在心里沒說,其實保持距離是好的,可是這樣反而讓人看來擔心了!

"對啊!就只是好朋友而已!我剛剛也不是替他打抱不平,只是作為女孩子,想要給你的提醒,陸家一大攤的事,何家也是一攤子的事,我不過是希望你也好好保護自己罷了!"

羅雅兒說的很是輕松.

可是何子桑卻是發問了.

"那,你以什麼身份來提醒我呢?明睿的女友?"

"何子桑,我不是東方明睿的女友.可是我就不能以醫生護士的身份來提醒你嗎?還有,就算我是明睿的女友了,你還要替他管著嗎?你已經是已婚的女人了,就不要再去關心東方明睿的這些事情了!"

上篇:第三百二十八章:宣讀遺囑    下篇:第三百三十章:特殊病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