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爹地太給力第三百四十四章:不速之客   
  
第三百四十四章:不速之客

g,更新快,無彈窗,!

"哦,一不小心說出了他的真名,真是,真是不好意思了."

黃廣明倒是演得了一手的意外,周邊的客人聽著他這話,也是開始議論了起來.

何子桑上前一步,"這里不歡迎你們,你們還是走吧!"

黃廣明卻是撲哧一笑.

"葬禮而已嘛!不需要你們來歡迎,再說了,和葬禮上要真是你們歡迎我,不是咒我死嗎?你們應該歡迎何遠雄才對嘛!"

何子桑的臉色已經十分的難看,雖然她擦拭了眼淚,但她的眼角還是紅紅的,此時陸云琛也在盡量的克制他的情緒.

一邊還努力的幫著何子桑克制她的情緒,他伸手撫在她的肩上,好讓她感覺到有一絲的安穩.

"你們當年把父親害得那麼慘,沒有幫你們做成了一件壞事,你們還要殺人滅口,現在卻這般假惺惺的來給他悼念,你不覺得你們這樣很不要臉嗎?"

"何小姐,啊不對,是陸夫啊,不是我說你,我要不要臉這件事情,整個商業場上的人都知道,當年的事情我也沒有直接找你父親算賬,不是嗎?何況那些事情不是已經過去了十多二十年了嗎?現在你來提應該也沒什麼用了吧!畢竟只要過了訴訟期,二十年後一切都歸零了."

"誰告訴你的?你不知道有一個詞叫情節重大嗎?你那是重大過失,錯殺了那麼多人,你覺得如果我有證據將你們訴訟,你們有機會逃嗎?"

何子桑才不想這麼忍讓他了呢!

每一次都讓黃廣明逃了,簡直是讓人氣憤至極.

"這好像不關你的事吧!"

"可是關我的事!"

陸云琛在一側,立馬移到了何子桑的面前,將她擋住,眼神更是十分凌厲的朝著黃廣明看去.

"陸總,你前幾天可是還和我們合作來著,怎麼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了?"

"如果你今天不來,不在這兒搗亂,不提及當年的事情,我甚至可以將這件事情蒙混過去,但是今天你來了,還提起了這件事情,甚至還說這件事情和我的夫人無關,你覺得我是不是應該發聲一下來表達一下我的立場呢?"

"好,很好,我現在需要告訴大家的是,沈家最近被打壓得很厲害,全是這個人搞的鬼,你們最好都要小心啊!"

"黃廣明,你是在玩過家家嗎?這種自己打壓了別人,還要用這麼低級的嫁禍方法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把戲了!"

何子桑在陸云琛身後,驟然說了一句.

也正是這一句過家家,竟然惹得前來吊唁悼念的人們不由得低語,輕笑了幾句.

分明是一個嚴肅的喪禮場合,此時卻變得有些奇怪了

"好好,你覺得我是在過家家,那就是在過家家吧,隨便你,我今天是來悼念死者的,就算生前我和他有仇,死後都一筆勾銷了,你們不會有什麼反對的吧?"

雖然他們都窩著火氣,可是到底死者為大,何子桑這才沒有攔著他們.

只是那些暗處陸云琛安排好的保鏢們卻都在蠢蠢欲動著,時刻都在戰備狀態中.

不過黃廣明這次倒真的沒有吊兒郎當,嬉皮笑臉,而是真的很認真的在吊唁.

他鞠躬的樣子十分的誠懇.

甚至真的可以看出有那麼一絲的懺悔.

可是何子桑深刻知道這些都是假象.

這只不過是黃廣明的一些把戲,一些欺騙眾多客人的把戲.

周圍的一些人大多也都了解黃廣明的個性,此時看著他如此的謙遜,這般的認真,心中也對他產生了一些其他的疑惑,不由得也私語了起來.

"一笑泯恩仇,死者為尊!"

"他這樣做是應該的."

"不過這麼看來,感覺他這個心胸也是蠻寬的嘛!"

一時間之前所有人對他的那些抱怨不滿,甚至他在商業場上破壞規則的惡劣行為,都變成了十分滿意他現在的行為以及滿意他此時的態度.

論一個人是如何洗白的,不就是通過這些莫名其妙的手段,比如在別人的葬禮上展現出自己的優雅,真是惡心至極.

不過在這樣的葬禮場上,何子桑和陸云琛終究什麼都沒有做.

他們只想著能讓何遠雄安穩的走這一程.

好在黃廣明他們也沒有要鬧事的意思,當真只是來悼念了一把.

去到陵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

外面下著很大的雨.

陸云琛攬著何子桑撐著一把陳舊的黑色大傘,那雨珠打在傘布上,沉重得幾乎要將傘布擊穿一般.

一滴一點都飽含著重量.

待到一切都慢慢的如塵土一般落定了,何子桑也終于得到了平靜.

她看著陵園的墓碑上寫著的名字依舊是何遠雄,而不是何遠旭時,心中也是一陣的悵然.

何遠旭代替何遠雄活了這麼多年,做她的爸爸,做何氏的老總,他丟失了自己,也應該獲得了其他很多的東西吧!

這讓她感受到這個世界的公平,也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帶給他們的無奈.

所有人都走了,只有她和陸云琛還站在陵園里.

她很難過,她終于卸下自己所有的心防,倚靠在陸云琛的懷里,低泣了起來.

陸云琛就是那般將她摟在懷中,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安撫著她.

許久之後,雨意有些想要停下的意思了,她才慢慢的松開了陸云琛.

她紅著眼睛朝著陸云琛說道:"阿琛,這下真的只剩我一個人了!"

能不只有她一個人嗎?

今天何遠雄的葬禮上,何子昊連來都沒有來.

沒良心的程度,簡直令人咋舌.

陸云琛看著何子桑那般楚楚的樣子,又將她攬在懷中,緊緊的抱住了她.

"桑桑,你說過的,你還有我,還有軒軒,以後我們還會有貝貝."

"貝貝?"

何子桑對于這個突然出現的名字,感到有些奇怪.

陸云琛卻是盡力的扯出一個微笑來,朝著她說道:"我想好的名字,這個孩子無論事男孩還是女孩,我們都叫他貝貝."

何子桑依然感覺到很傷心,但是因為這個名字,她少少又多了一下支撐.

看似她什麼都沒有了,可是何氏還在,陸云琛也在,軒軒也在,還有她腹中的孩子,還需要她支撐著.

上篇:第三百四十三章:葬禮    下篇:第三百四十五章:沈氏危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