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四百八十八章 冒充   
  
第四百八十八章 冒充

g,更新快,無彈窗,!

PS:感謝書友終是夢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玉簡綻放光輝,那就代表曇淵大師遇見了對的人.

只不過曇淵大師卻沒有聲張,因為他還有些疑惑,那玉簡所綻放出的光輝實在是太弱了一些,只能稱得上是微光,根本就算不得是光輝.

難不成是天樞道人用詞有些錯誤,只要是玉簡放光,那便算是遇到了自己想要弟子,而不是他想象當中的玉簡之上光輝大盛?

曇淵大師此時卻是不知道,天樞道人說的是玉簡碰上跟他卜算出的弟子有關存在,便會綻放出光輝來.

李元若是在這里,那玉簡之上肯定是光輝大盛,再也不用有絲毫的懷疑.

但現在李元卻是死了,那世間便再也沒有能讓玉簡玉簡光輝大盛的人了.

所以現在跟李元有關的人在因果之上最近的是誰?甚至不是李元的父母,而是曾經斬殺了李元的楚休!

如此一來,那玉簡才會在碰到楚休之後綻放出光輝來,雖然只是很微弱的光輝.

因為那光輝太弱,曇淵大師對楚休也是有些拿不准,他接過楚休的匣子,沉聲道:"敢問楚小友在二皇子手下官居何位?"

楚休搖搖頭道:"曇淵大師誤會了,在下雖然是代替二皇子來的,但卻並非是東齊朝廷的人,而是關中刑堂的關西掌刑官."

曇淵大師聞言頓時微微的一皺眉,不是朝廷的人?難不成是玉簡出了一些問題?

而且曇淵大師遠離中原幾十年,他對于關中刑堂的印象還在之前楚狂歌剛剛揚名江湖之時,那時候的關中刑堂雖然已經有了楚狂歌這等俊傑人物,但出名的卻只是楚狂歌,而不是整個關中刑堂.

這時候那鯨天會的會主龍天英也是下了船,恭敬的站在曇淵大師的身後.

龍天英的鯨天會來往東海跟東齊中原之地,往來貿易當中,對于中原之地的一些消息也是靈通的很,幾乎跟中原武者沒什麼兩樣.

所以曇淵大師立刻在暗中傳音,詢問一下關中刑堂以及楚休的一些消息.

龍天英聞言頓時一愣,他雖然有些疑惑為何曇淵大師會想要楚休的消息,不過眼下曇淵大師既然這麼問了,那龍天英也是立刻將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如實的跟曇淵大師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曇淵大師也是一皺眉,思來想去,楚休跟批語中的形象有些相似,但卻又不相似,不過仔細推敲起來,倒也有那麼幾分道理.

路逢華蓋遮兩口,這是一個官字,而提到官,曇淵大師下意識的便以為對方是朝廷的人,應該說這是所有人下意識的反應.

但現在曇淵大師才反應過來,批語只是一個'官’字,又不是朝廷兩個字,不在朝廷內,貌似也能為官,就比如楚休,現在他的職位便是關西掌刑官,正好對應了這個'官’字.

而潛龍在淵心難守則是有些對應不上,現在的楚休已經位列龍虎榜第六,說他是潛龍,怕是有些不妥.

不過若是再仔細推敲的話,楚休雖然位列龍虎榜第六,不過他跟龍虎榜前五的那幾位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楚休雖然是關中刑堂年輕一代最為傑出的弟子,但現在無論是外人還是關思羽,他們都沒把楚休當成是關中刑堂的繼承人,只是有人推測,楚休有一定的可能繼承關中刑堂.

而像張承禎和宗玄等人呢?甚至從他們幼年開始,他們將來的命運便已經注定了,只要他們不死,那便是掌教或者是方丈的繼承人,是未來注定的江湖巨擘.

所以若是跟他們相比,現在的楚休倒也算是前途未卜的一條潛龍.

曇淵大師沉吟了片刻,忽然問道:"楚小友,你現在身為關中刑堂掌刑官,更是位列龍虎榜第六,對于你前路,可有什麼看法?"

聽到曇淵大師這麼問,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

這里可是有這麼多人等著邀請曇淵大師去呢,還有呂隆基這個太子和宗玄這麼一位同為佛宗的年輕俊傑,結果曇淵大師卻是拉著楚休在這里閑聊,這算是怎麼回事?

他們怎麼也沒看出來,這楚休到底何德何能,能夠獲得曇淵大師的青睞.

難不成是因為那楚休所拿的禮物?不過也有些不對,那盒子可是連打都沒打開過,曇淵大師又哪里知道這里面是什麼東西?

而就連楚休此時都有些發愣.

他是准備去奪李元的機緣這沒錯,所以最開始楚休便打算先接近曇淵大師,搭上話之後再徐徐圖之,但他卻沒想到曇淵大師竟然會主動跟他說話,自己難不成真有氣運在身,殺了李元之後便可以立刻頂替他嗎?

不過在短暫的驚愕之後,楚休便立刻平複下心境.

他還沒膨脹到認為自己乃是氣運之子,站著不動就有機緣往下砸的程度,雖然他不知道曇淵大師這麼問是為了什麼,不過楚休還是下意識的把自己往李元的思維方式那邊靠.

此時的李元的前路應該是什麼樣的?按照楚休的分析,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前途未卜.

他雖然是國公之子,太子的心腹,但實際上臨國公府已經沒落,而太子麾下的心腹也不只有他一人,最信任的也不是他.

最重要的是太子本身便前途未卜,上面有呂浩昌死活不讓位,下面還有呂隆光步步緊逼,所以呂隆基這個太子都過的前途渺茫,更別說是他這個依附于太子的人了.

所以楚休也是懷著這種心情,歎息一聲道:"曇淵大師說笑了,似我這等出身之人,又哪里能有什麼看法?

我楚休乃是草莽出身,在江湖上口碑毀譽參半,沒有師門傳承支撐,當初更是被人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幸得關中刑堂收留才安穩一些,如今,也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聽到楚休這話,在場的眾人都是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毀譽參半?你楚休的名聲在江湖上有譽嗎?

而聽到楚休這麼說,曇淵大師的目光卻是一亮.

這楚休此時的心境倒是很符合批語中的第二句,他既然缺的是傳承,那現在自己給了他傳承,這便是畫龍點睛,彙聚風云了.

至于這最後一句話預測未來的批語嘛,曇淵大師倒也找到了理由.

關中刑堂地處三國之地,位置異常的敏感.

昔日楚狂歌都能夠力敵萬軍,以武止戈,讓兩國軍隊暫時罷手,萬一日後三國再次大戰,楚休在得到他的傳承後實力大增,很可能也會做出楚狂歌那樣的事情,甚至會做的更好,使得三國休戰,拯救無數百姓.

不得不說,巧合有時候便是這麼來的,楚休身上只跟批語有那麼兩分的相似之處,但曇淵大師卻是硬生生根據這些蛛絲馬跡推演出來了八分來.

配上那還在綻放著微弱光輝的玉簡,找遍整個江湖,李元死了,那可沒人比楚休更加符合曇淵大師的要求.

不過曇淵大師畢竟是將死之人了,他只有一次選擇傳人的機會,雖然楚休現在很'符合’玉簡和批語的要求,不過直覺告訴曇淵大師,他還是需要慎重一些為好.

但就在此時,曇淵大師的內腑卻是傳來了一陣絞痛,雖然他外表看似無恙,但體內卻是已經開始翻江倒海了.

曇淵大師的嘴角頓時露出了一絲苦笑來,看來他連慎重選擇的機會都沒了.

他的暗傷爆發的要比他想象的更加重一些,原本曇淵大師還以為自己能夠撐幾個月的,不過現在看來,他卻是連撐幾天都困難了.

曇淵大師修煉的乃是佛宗功法,雖然不如大光明寺的煉體功法那般強大,但卻也一樣不弱.

但這些年來曇淵大師卻是一直都在不停的奔波交手,導致他體內的那些暗傷越來越重,此時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根本就再也挺不下去了.

身體已經不給曇淵大師選擇的機會了,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依舊綻放著微光的玉簡,曇淵大師對楚休沉聲道:"楚小友,這次我來中原落葉歸根,但卻不想把我這一身武功也帶到土里去.

所以我便想要找個人傳承我這一身的武功,讓其濟世救人,使其成為救人的武,而不是殺人的術.

現在我准備將我這一身所學和最後一絲功力都傳承給你,我也不需要你來拜師,你我之間只是授業,並不是傳道,你可想答應?"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頓時都驚呆了,誰都沒想到曇淵大師竟然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曇淵大師沒有徒弟這點江湖人都知道.

甚至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都這麼有誠意邀請曇淵大師來這兩個地方講道,除了刷名聲和敬佩曇淵大師外,心中也是有著一些小九九在的.

曇淵大師既然沒有弟子,那他是否會在講道的過程中把自己的武道也順便留在大光明寺或者須菩提禪院?

結果誰也沒想到,曇淵大師沒把自己的武功留給須菩提禪院的人,也沒留給眼下江湖上整個佛宗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宗玄,他竟然想要留給跟他非親非故,還在江湖上聲名狼藉的楚休!

上篇:第四百八十七章 回歸    下篇:第四百八十九章 善與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