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九百章 魔高一丈   
  
第九百章 魔高一丈

g,更新快,無彈窗,!

隨著長云子身死,所有人都仿佛呆在了那里.

在場這幾位,除了陸長流外,誰都沒有見過楚休出手.

雖然幻虛六境那一戰被描述的極其恢宏恐怖,不過那畢竟只是其他人的描述,除了當事人,其余的人還是感覺有些誇張的成分在其中的.

不過等到現在他們看到了楚休,贏昭等人卻是覺得,那一戰絲毫都不誇張,甚至還有些低調了.

陸長流那一邊已經停下了手,他收手,商天良自然也不會再進攻了.

長云子並非是陸長流的好友,實際上以長云子那種火爆的性格,他也不會跟陸長流成為好友.

但同為道門一脈,看到長云子死在這里,他卻是仍舊有些不是滋味.

而且還有楚休.

在場只有陸長流是那一戰的目擊者,其他人用各種手段重生後肯定是自身實力大減,慢吞吞的才能修煉回來.

結果楚休卻是從來都沒有按照套路出過牌,他重生之後,實力甚至要比昔日在幻虛六境時更強,而且還是強上一大截!

最後聽到楚休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時,陸長流的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所幸的是陸長流並非是那種性格偏激之人,他做事溫吞,什麼事情有想要和稀泥,哪怕是在正魔兩道之間的一些事情也是如此.

就在這時,周圍的空間卻是也都開始劇烈的扭曲著,之前那些還留存的影像遺跡甚至也開始大范圍的崩塌.

在場的眾人神色都是一變.

方才楚休和長云子交手時的威能太強,怕是已經徹底攪亂了本來就脆弱的空間.

這下好了,什麼都沒了,像是赫連長鋒這樣的,他悟性本來就不算太出眾,而且也跟獨孤唯我和甯玄機的武道都有些不太相合,這短短的時間內,他甚至還沒感悟出什麼像樣的東西呢.

不過其他人或多或少的也是有一些收獲,眼看這地方已經徹底崩塌,也沒有什麼太有價值的東西,他們直接便拿著鑰匙,將內力灌注到其中,身形撕裂虛空離去.

空間坍塌的太厲害,速度也是極快,楚休這邊也顧不得其他,連忙離去.

只有陸長流還稍微顧及著一下長云子的尸體,歎息一聲,用拂塵卷起長云子的尸體,同時也離開了外界.

商天良和商綺雖然沒辦法破開虛空出去,不過有商天良這個高手在,他光憑肉身所爆發出的速度也是足夠驚人了,在空間徹底坍塌之前便逃了出去.

站在那片坍塌的空間外,商天良輕輕的歎息了一聲道:"那小子不簡單,能以真丹境便斬殺真火煉神境的,哪怕是在上古典籍的記載當中,也沒有幾個.

再看看其他幾人對他的態度,在外界,他應該也是大人物.

不過我卻是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有破開空間的秘寶.

若是外界之人能夠徹底打開這座空間,我等便可以解脫了."

商天良之前一直都以為楚休他們是誤入這片空間的,但聽到楚休要找獨孤唯我和甯玄機的遺跡時,他便有些懷疑了.

直到楚休他們離開之時商天良才可以確定,對方並不是誤入的,而是帶著明確的目的性來綠都的.

不過商天良也能夠猜到,對方能夠來到綠都,靠的應該不是強行打開一座門戶.

雖然現在綠都內的人都已經落魄到這種程度了,不過一些上古典籍有些聚集地還是保存的很完整的,比如商天良這一脈,他對于一些陣法等東西也有些了解.

對方若真是有一座大陣的話,那應該是傳送到一起,並且綠都就這麼大,他們這些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雖然在這里沒什麼用,不過也能夠感知到天地間的一些異動.

所以他猜測,楚休等人身上應該有單獨的秘寶,只能讓一個人進入其中的那種.

哪怕他拼了性命,殺了楚休或者是其中之一拿到這種秘寶,其實也是無用.

商天良想要的可不光是自己出去,而是帶著他的孫女,帶著整個商城的人一起出去!

商綺呆呆的站在那里,她沒有她爺爺想的那麼多,不過她這時卻忽然想起來了什麼,大喊道:"爺爺,那家伙還沒有把承諾給我們的另外一半丹藥給我們呢!"

想起那堆積如山的丹藥商綺便肉痛,楚休他不講信用!

摸了摸商綺的腦袋,商天良搖搖頭道:"不用為了這種事情生氣,你連生死都看得開,還看不開這種事情嗎?

你騙了他一次,他也騙了我們一次,反正沒虧本.

剩下的那些丹藥也足夠我們撐過這一次黑風暴了,甚至如果省著點用,下次黑風暴都可以撐過去."

商綺點了點頭,臉上綻放出了一絲笑容來.

這是她這段時間以來,第一次笑.

在綠都之內,笑容是十分稀缺的東西.

當你每日里睜開眼睛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否活得過今天時,笑容就變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此時外界,他們再次出現在那片荒山之內.

或許這地方便是整個綠都空間唯一最薄弱的點,所以他們便都從這里出來.

呂湛瀘和赫連長鋒只是略顯奇怪的打量了一下楚休,兩個人直接轉身便走.

東齊皇室跟楚休沒仇,而赫連長鋒也摸不准現在楚休究竟是算隱魔一脈,還是算青龍會的人,所以他們都決定暫且不招惹楚休,只是把消息帶回去,靜觀其變.

花鬼婆婆嬌笑了一聲,靠過去道:"原來大龍首便是名動江湖的楚休啊,嘖嘖,楚大人可是我魔道一脈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奴家可是仰慕已久了,不知道楚大人是否有時間跟奴家探討一下武道呢?當然是在床上."

楚休瞥了花鬼婆婆一眼,直接從嘴里吐出一個字來:"滾."

對于花鬼婆婆,楚休其實是沒什麼好感的,因為他不喜歡跟精神不正常的家伙打交道,容易壞事.

這花鬼婆婆明顯就是屬于精神不正常那種類型的,當初她便膽大包天到去動那些大派弟子,之前還當著長云子和陸長流的面用內丹派的禁忌功法,現在更是來撩撥楚休,精神正常的人可干不出這種事情來,她若不是實力還不錯,恐怕早就被人游街示眾去了.

而且羅刹教屬于明魔一脈,跟拜月教這種跟昆侖魔教沒太大仇怨的明魔不同,羅刹教昔日雖然不算是昆侖魔教的附庸,但他們在昆侖魔教最為危難之時卻是曾經落井下石過,屠了一個了昆侖魔教在西極荒漠的據點,奪得了一部分昆侖魔教的功法.

這筆仇怨隱魔一脈可都還記著呢,雙方的仇怨一樣不小.

看到楚休竟然是這種態度,花鬼婆婆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怒意來,不過她卻也沒有發作,只是冷哼一聲,扭著腰走了.

花鬼婆婆只是精神有點問題,又不是真的白癡.

方才楚休斬殺長云子那一幕的確是有些駭人的,她也有點被嚇到了,想到這里,她便有些慫了.

這時贏白鹿卻是走過來跟楚休打了一聲招呼,道:"楚兄,當初聽聞你跟須菩提禪院的和尚同歸于盡,我還有一些惋惜.

江湖年輕一代最為出類拔萃的人就這麼死了,死的如此莫名其妙,當真是有些可惜的.

但沒想到楚兄你不光沒死,竟然能夠走到這一步,能跟你同一個時代,也不知道究竟是幸事,還是不幸."

其他人若是說這番話,或許還有些虛偽的意思在其中,但贏白鹿卻是沒有.

哪怕他知道年輕一代中比他強的有很多,但他卻從來都沒感覺自己要比其他人差.

他沒楚休強,但他比楚休人緣好.

他沒有張承禎強,但他可是要比張承禎更受女人歡迎.

他也沒有宗玄強,但他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比宗玄那只會念佛經的腦子要強多了.

哪怕他在某個方面輸給了別人,但他總可以在另外一個方面找回來,這才是天下無雙的公子贏白鹿.

楚休沉聲道:"幸事或者不幸這種問題,對于每個人來說都不一樣,但對于贏兄你來說,肯定是幸事的,因為你肯定也不願意跟一幫庸人同生在一個時代."

贏白鹿想了想,笑道:"正是如此."

贏昭這時候也走了過來,不過他也沒多說,只是對楚休道:"小心了,這次你的身份暴露,還殺了長云子,純陽道門不會善罷甘休,一直想殺你的那些人,也不會善罷甘休,隱魔一脈,未必能夠護得住你."

楚休點點頭道:"多謝贏家主提點,不過我也從來沒想要人護住我."

聽到楚休這麼說,贏昭也沒有繼續多說什麼.

這麼多年來,商水贏氏一直都保持著中立的立場,若不是贏白鹿跟楚休的關系還算是不錯,他也不會多說這些.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後,陸長流那邊才帶著長云子的尸體從綠都內出來.

看著楚休,陸長流並沒有恨意和惡意,他只是歎息了一聲道:"冤冤相報何時了,何苦非要用殺來解決問題呢?

你殺了長云子,只會惹來更多的麻煩,江湖又不太平了."

楚休淡淡道:"陸掌教,您是真正的道門高人,道家清淨無為,可惜有人卻喜歡在紅塵濁世當中打滾,既然沾染了因果,那始終有報應那一天.

粗俗點說,那就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從你踏入江湖的第一天開始,你既然殺了人,那就要做好被人殺的准備.

我相信冤冤相報何時了這句話,等把對方全都殺光了,這恩怨不就了了嗎?"

上篇:第八百九十九章 血雨天哭滅純陽    下篇:第九百零一章 楚休,未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