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九百七十二章 慫!   
  
第九百七十二章 慫!

g,更新快,無彈窗,!

PS:感謝書友裝完逼就跑丶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雖然對于現在的江湖來說,前輩後輩只說只是一個笑話,哪怕是在一個宗門內,大家也都是看實力,而不是看所謂的前輩後輩.

但司徒棄可並不認為自己要比楚休弱,而且他們這麼多人都在這里等著,各個都比楚休大了不知道多少輩兒,他楚休就讓這些前輩在這里等著他?成何體統!

就在這時,楚休從內堂走進來,一步步走到主位上,看著在場的眾人,一言不發.

方才眾人還顯得有些不耐煩甚至是不滿的情緒一瞬間便已經消失了.

對于他來說,楚休是小輩沒錯,但這個小輩所做出的事情,卻是他一輩子都做不出來的.

此時楚休就那麼靜靜的看著他們,那股威壓氣勢也並不明顯,但卻讓他們竟然有一種緊張的錯覺.

明明是他們前來准備興師問罪的,他們緊張什麼?

司徒棄當即便冷哼一聲道:"楚休,你難道不想解釋一下嗎?"

楚休淡然的反問道:"解釋什麼?"

"當然是解釋你為何要殺李湫荻一事!同門相殘,你可知道後果?知道影響?你究竟有沒有把自己當成是隱魔一脈的人!"

司徒棄這番話說的是義正言辭,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正派掌門,而不是魔道宗主.

楚休冷笑了一聲道:"你們要解釋?那好,我便給你們一個解釋!

我為何要殺李湫荻?因為她該死!

我現在想要做的是什麼你們可知道?那是謀一國的大事!

當世三國當中,東齊尊真武教為國教,那里雖然地大物博,能夠容得下我隱魔一脈生存,但卻並非是我等的長居之地.

西楚雖然沒有國教,但龍虎山便在西楚,拜月教也在西楚,早就已經沒有了我隱魔一脈紮根的余地.

唯有北燕,因為項隆之前的手段,使得大光明寺都無法染指北燕地域.

這一次我若是能夠謀算成功,北燕便在我的掌控當中,自然也能容我隱魔一脈發展.

結果她李湫荻卻是投入我死對頭項沖的麾下,她這般做,可曾想過她是隱魔一脈的前輩?可曾想要要幫扶我這個後輩?"

江湖就這麼大,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新鮮事.

李湫荻之前的去向眾人也知道了,為了一個小白臉,李湫荻竟然跑去跟楚休作對,之前他們還在說這李湫荻的腦子肯定是進水了.

楚休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不過這也用不到殺人吧?

之前跟楚休打過幾次交道的俞魔涯站起來道:"楚小友,事情的經過我等也都已經了解了,不過也用不著殺人吧?畢竟大家都是隱魔一脈的人,有話好商量,不是嗎?"

楚休淡淡道:"俞前輩這話說的好,有話好商量.

但是諸位可以去打聽一下,看看當時是什麼場景.

李湫荻那女人都已經瘋了,我只不過是殺了她的一個小白臉而已,她竟然便要跟我拼命.

這可不是我非要殺她的,而是她執意要跟我拼命,死了又能怨誰?"

這下就連俞魔涯等人都沒有話說了.

若是這麼算的話,的確是不應該去怪罪楚休的.

反正在俞魔涯這等修煉了上百年的魔道大佬來說,什麼情情愛愛之類的東西都是扯淡嘛.

為了一個小白臉,結果便去跟同門死戰,值得嗎?

司徒棄冷聲道:"楚休,你狡辯了這麼多,但歸根結底有一點你始終無法解釋.

殘殺同僚,這件事情你就准備這麼算了?隱魔一脈的規矩何在?"

楚休大笑了一聲道:"規矩?什麼規矩?

你想要規矩,那我就告訴你,我楚休的規矩是什麼!"

冷眼看著司徒棄,楚休冷聲道:"諸位若是肯幫我共謀大事,我把諸位當同門,事成之後好處共分.

但若是有人擋我的路,那抱歉,擋路的,就不是同門了,而是死人!"

楚休一揮手,商天良穿著一身麻布長袍從後堂背著手走出來,手里面還拎著一個小鋤頭.

他本來是在商城內種菜呢,結果隱魔這邊突然來人,這才被楚休忽然喊來裝逼.

看著下方的幾人,楚休淡淡道:"李湫荻,我殺了,事情便是這麼事情,情況也是這麼個情況.

現在誰還想要解釋,我跟這位商城主好好跟諸位解釋一番."

看到這一幕,巫馬鮫直接站起來一拱手道:"告辭."

俞魔涯也是一拱手道:"打擾了."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規矩是留給守規矩的人用的,有人若是連規矩都不想守了,那還要規矩有什麼用?

殘殺同門這件事情哪怕他楚休說破天,也是不好解釋的,但現在楚休都把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給拉出來了,誰敢聽他解釋?

司徒棄等人直接被氣的面色通紅,但最後卻連一個人都沒有說話,直接轉身便走.

因為他們是真的不敢確定,楚休是不是會真殺了他們.

如果之前他們還認為楚休會顧忌著他們隱魔一脈大佬長輩的身份,但現在嘛,他們已經可以確定了,這重身份對于楚休來說,就是個屁!

李湫荻他都已經殺了,他自然也不介意再殺第二個了.

同時他們也是在心中暗罵俞魔涯等人實在是太不成氣候了,被人家一嚇就走了.

否則他們這麼多隱魔一脈的大佬一起威逼,楚休他還敢這般囂張嗎?

等出了燕京城之後,司徒棄發現俞魔涯等人竟然還在那里等著,他不由得冷哼了一聲道:"諸位,咱們之前是怎麼說的?不是說了,這件事情他楚休必須要給我等一個解釋嗎?否則隱魔一脈的規矩何在?

結果你們卻是就這麼走了,平白惹人笑話!"

俞魔涯的面色一紅,冷哼道:"要什麼解釋?李湫荻那女人自己找事情被殺了,我們還能怎麼辦?她若不是不往楚休跟前湊,楚休還能滿江湖追殺她去不成?

況且人家連天地通玄境強者都給搬出來了,你讓我們怎麼辦?真撕破臉皮嗎?

楚休雖然不守規矩,但起碼他現在還是隱魔一脈的人,魏老對他恩重如山,他就算是再囂張狂妄,也不會公然叛出隱魔一脈的.

不撕破臉皮那還是自己人,撕破了臉皮,那才是被人笑話,被整個江湖人笑話!"

司徒棄被俞魔涯堵的說不出話來,最後他值得冷哼道:"這楚休為人鷹視狼顧,根本就是那種無法無天之輩.

現在他都敢無視隱魔一脈的規矩,你們卻還顧忌這,顧忌那,不敢發作,我怕是到了最後,整個隱魔一脈都會毀在他手中的!"

說完之後,司徒棄直接轉身便走.

氣勢洶洶的上門質問,結果碰了一鼻子灰,他心情好那才叫奇怪.

此時鎮武堂內,商天良並沒有走,而是拎著一把鋤頭問道:"我說,他們跟你乃是同門?既然是同門,又為何要拆你的台?都已經成這幅模樣了,你們還不趕快分道揚鑣,竟然還同時在一個勢力之內?"

楚休搖搖頭道:"這里面的東西太複雜,商城主你是不會懂的.

在綠都之內,一個人活不了,但在外界,一個人也可以活的很滋潤.

所以,長久以來沒了目標,一些人便只能看見自己眼前的利益,而看不到整體的利益.

昔日昆侖魔教被剿滅之時,隱魔一脈之人還算是團結,大家都卯足了勁,想要等到獨孤唯我回來之後重建昆侖魔教.

但五百年過去了,獨孤唯我還沒有回來,這幫人的心氣兒也散了,各自也有著各自的心思在,能團結在一起,那才叫奇怪呢."

商天良點了點頭,總結道:"說白了,就是你們這群人吃飽了撐的,活的有些太滋潤了,這才互相之間勾心斗角."

楚休一愣,商天良這話雖然不好聽,但貌似還真沒有毛病.

若是現在他們所在的這方世界也變得想綠都一樣,估計還真沒有人會在這里勾心斗角了,連活著都費力,還管什麼面子,管什麼規矩不規矩的?

"對了商城主,聽說你最近一段時間都在商城內種地?這種事情交給一些普通的老弱婦孺便好了,你還親自上陣?"

商天良淡淡道:"在商城內,城主也是要親自上陣拼殺的,現在種田,自然也是要我這個城主在打頭陣了.

而且這段時間我又重新翻閱了我商家先祖所留下的典籍,重溫了一遍上古時期,我商家先祖所留下的武道傳承.

天地通玄修的不光是自身,也是這方天地.

在綠都之內,天地都已經殘破了,我修出來的天地,並不完整.

但在這里,我重新開始感悟這片天地,卻是悟出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說著,商天良手中一絲綠色光芒閃過,滲入地下.

下一刻,一株仿佛是雜草一樣的東西竟然直接把地磚給頂裂,頑強的生長冒頭.

"星星之火可燎原,一株雜草,野火燒不盡,只要有一絲生機,也能夠重新生長.

這天地太大,大到只要你能夠悟透一丁點的東西,都能讓你受用不盡.

我在種田,但耕耘的,卻是自己的一片丹田."

說完之後,商天良繼續拿著他的小鋤頭走了出去,身上已經不見絲毫在商城時,那股凶厲的氣息,反而帶著一些出塵的飄逸氣息,仿若世外高人一般.

楚休看著地面上碎裂的地磚和半人高的雜草,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鎮武堂的大堂可是才裝潢沒多久呢,自己是讓他賠呢?還是讓他賠呢?

上篇:第九百七十一章 問罪    下篇:第九百七十三章 駕崩和登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