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九百九十六章 井底之蛙(第十更)   
  
第九百九十六章 井底之蛙(第十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獨孤唯我究竟是什麼性格,楚休不太清楚,但獨孤唯我看不上的人,他也是一樣看不上.

反正不能為自己所用,那就讓這幫人在這里自生自滅去吧.

司無涯等人看到楚休油鹽不進,他們也是沒辦法,自己都出不去,再怎麼威脅也是無用的.

所以司無涯等人直接將目光轉向了其他魔道一脈的武者,大聲道:"誰若是能夠放我等離去,我等必將有重利相贈!

哪怕就算是我等現在的宗門不存在了,我們身上還有功法,還有之前所留下的種種積蓄在!"

此話一出,在場的魔道武者還真有些心動了.

被困在這里的魔道武者昔日也都是魔道大派的長老甚至是宗主,都是魔道巨梟級別的人物.

那時候的魔道雖然不像昆侖魔教雄霸江湖時那般的輝煌,但也不像現在這般落魄,家底肯定是很豐厚的.

這些東西楚休不想要,不稀罕,但對于他們來說誘惑力卻是很大的.

不過就在這時,楚休卻是將目光轉向那些魔道武者,冷聲道:"諸位,今天誰若是敢放這些老家伙出來,那可就別怪我不給他面子了.

正道宗門在一旁虎視眈眈,我是真不想殺,自己人的!"

話音一落,在場的眾人心中頓時一寒.

跟楚休打過交道的絲毫都不意外,但那些沒跟楚休打過交道的,卻是一臉的不敢置信神色.

都說這楚休行事瘋狂,以前他們還都不信,現在他們算是信了,這楚休,根本就是一個瘋子!

他們絲毫都不懷疑楚休敢動手殺人,之前當著大光明寺那些武者的面,司徒棄只是質疑了楚休一句,楚休二話不說便動手,從這點便能夠看出來楚休的性格了.

但有些人還是略有些不滿道:"楚大人,這些人都是我魔道一脈的前輩,放他們出來,也能夠增強我魔道一脈的實力,這樣有何不可呢?"

說著,那些人還將目光望向了魏書涯,他們可知道,魏書涯一直都是最心系隱魔一脈的,一旦有能夠增強隱魔一脈力量機會,魏書涯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不過面對眾人的目光,魏書涯卻好似根本沒看到一樣.

楚休冷笑道:"隱魔是魔,明魔也是魔,這幫家伙可是八百年前的人,放他們出來,到底算是隱魔一脈,還是明魔一脈?

獨孤教主來過這里,既然他都沒有放人,我自然也不會放人的.

有些話,我只說一次,有人若是拿我的話當放屁,那也就別怪我拿他的腦袋當球踢了."

當眾被楚休如此威脅,在場的眾人臉上都是露出了一絲隱隱的怒容來.

這些人當中有些人也是隱魔一脈的大佬,他們可還依稀記得,昔日隱魔一脈議事的時候,他楚休可是連一個坐著的資格都沒有,只能站在魏書涯的身後聽從吩咐.

結果誰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楚休竟然有了這種實力,這種勢力,能以一人之力,硬撼整個隱魔一脈.

看看商天良,再看看楚休手下那幫人,現在已經不是楚休需要他們隱魔一脈的時候了,而是整個隱魔一脈需要他楚休.

在場的幾人都不是白癡,沒人想要在這種時候跟楚休翻臉,就算他們心中有再大的怨氣不滿,也只得忍下.

司無涯等人看到這一幕頓時目瞪口呆.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八百年過去了,整個江湖,或者說是魔道一脈怎麼就變得這麼亂了?

雖然他們因為困在深潭下,所有力量都被封禁,包括感知力也是如此,所以他們看不清楚休的實力,但看楚休的面相便知道了,絕對是年輕一代的武者.

結果就是這麼一個年輕人,竟然壓得一眾魔道一脈的老人不敢說話,現在的魔道江湖,已經亂到這種程度了?

大光明寺那邊看到這一幕也是無奈,他們此時甚至還希望隱魔一脈內部的矛盾能夠少一點,這樣也能夠順便將圓廣等人給放出來.

圓廣詫異道:"既然此人不願意動手,那你們便隨意去找相熟的魔道武者動手便是嘍,為何非要找他呢?難不成這次進入原始魔窟的魔道中人,都是那年輕人的手下?"

虛言聞言卻是一愣:"相熟的魔道武者?我大光明寺跟魔道不共戴天,怎麼會有相熟的魔道武者?勾結魔道,乃是大忌中的大忌!"

圓廣聞言更是錯愕:"只是找一個熟人而已,利益交換也可以,又不是出賣宗門的利益,怎麼就成大忌了?"

這兩個人差了八百年,但互相的三觀卻是有著極大的差異,造成這種原因的,還是因為獨孤唯我跟昆侖魔教.

道佛魔三脈從古至今就沒有哪一個時間段是可以和平共處的,所以這三方互相攻伐乃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但在八百年前的江湖上,大家卻也不至于一上來便跟見到殺父仇人一樣,直接沖上去便殺.

因為那個時候道佛魔三脈之間的實力分部很平均,互相攻伐的同時又互相制衡,所以損失反而是最少的.

但等到獨孤唯我出世之後,他卻是打亂了這種平衡.

昆侖魔教獨霸江湖,那魔焰滔天的威勢讓人心生恐懼.

經曆過那個時代之後,沒有人願意再經曆一次那個時代,所以自從五百年之後,道佛魔三方的對立雖然是有,但卻又形成了道佛兩脈聯手針對打壓魔道一脈的局勢,變成了正魔對立,雙方的關系異常的敏感.

這些東西自然是圓廣等人所不知道的,虛言用了好大的力氣才讓他們簡要的明白了這件事情,這讓圓廣失落的同時,還有著深深的無可奈何.

自家人是成功找到了他們,結果卻因為種種原因而救不了他們,這可是尷尬的很.

所以虛言只能道:"祖師莫要著急,大不了我們抓一名邪極宗或者是五毒教的弟子來,讓他們強行切斷陣法."

眼看著大光明寺的和尚都在想辦法幫著自己人,司無涯等人也只得對著楚休開始破口大罵了起來.

當然他們罵也是無用,只要被困在這深潭當中,他們便好似一個個植物人一般,全身上下除了嘴和腦子,其他的東西都不太好用.

其他人還在那里猶豫糾結,楚休卻是已經帶著人離去.

一邊走,楚休一邊道:"先不用過去找獨孤唯我留下的腳印了,沿著那魔紋,去找那些魔紋的源頭."

陸江河一愣:"你不是說不去救那些老家伙嗎?"

楚休眯著眼睛道:"我當然沒打算救那些老家伙,看他們的態度便知道了,救出來也是一個麻煩.

我是對那天生的魔紋感興趣.

這些魔紋乃是天地生成,其中的力量精純無比,吸納它們,好處可是想象不到的."

商天良在一旁冷哼道:"是想象不到,你直接就會被那股龐大的力量給炸死的!

那深潭中的力量你也看到了,甚至可以凝固時間,哪怕你只抽取一條魔紋中的力量,也足以撐爆你,甚至老夫都不敢這麼做."

楚休淡淡道:"消化不了那就鎮壓嘍."

"你拿什麼鎮壓?"

"鎮魔當然要用佛法,畢竟我也是讀過佛經的人."

隨著楚休話音落下,他周身法相莊嚴,炙熱的佛光將他籠罩,站在魏書涯等魔道中人的那里,簡直就好像是隱魔一脈中混入了一個叛徒一般.

商天良一陣愕然,不過他又冷哼道:"就算你用佛門武功將其鎮壓,你便沒考慮過佛魔兩種力量在你體內沖突嗎?

堵不如疏,如果這魔氣的力量很弱,完全可以讓你鎮壓之後將其慢慢煉化.

但是,這一條魔紋中的力量如此之強,越是鎮壓,便越是危險."

楚休慢悠悠道:"堵不如疏我當然知道,道法自然,堵不住的,便用道蘊之力流轉,將其散到天地當中便是了,反正這魔紋中的力量這麼強,也不擔心浪費."

說著,楚休手中一縷縷道蘊流轉著,那竟然是最為正宗的道家法門.

商天良瞪大了眼睛不說話了,他卻是忘了,楚休可是江湖上少有能夠將道佛魔三脈的武功都修煉到極致的家伙.

道佛魔三脈本身就是殊途同歸,一種力量干不了,三種力量合一便沒有問題了.

回頭看了一眼,此時正道一脈的人還在那邊糾結著怎麼救人和攀親戚,找自家的老祖.

其他魔道一脈的人也是在糾結,自己到底救不救他們,救了之後,又能否承受得起得罪楚休的代價.

趁著這個時候,楚休等人沿著那魔紋走出了十余里的距離,這才找到了一處魔紋的源頭.

猶如鎖鏈一般的石柱延伸到了一座泛著無盡黑芒的地洞當中,這便是那魔紋的源頭了.

抽取魔紋中的力量並不是切斷,所以也放不走那些人,至于楚休抽取力量會不會造成深潭那里魔氣的平衡被打破,把他們全都炸死,那就不是楚休會管的了.

深吸了一口氣,楚休將自身力量延伸到那石柱魔紋當中,刹那之間,一股強大的魔氣狂湧而來,一瞬間,楚休的雙目都被染成了漆黑之色.

但順著那股力量,楚休卻是隱約看到了一個影像.

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同樣有一個人也在做著跟楚休一樣的事情,吸取著那魔紋的力量.

那只是一個背影,但楚休卻是立刻便認出來,那個人,就是獨孤唯我!

PS:爆更結束,求訂閱,求月票啦啦啦o( ̄ε ̄*)

上篇:第九百九十五章 八百年(第九更)    下篇:第九百九十七章 圍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