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褚無忌的演技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褚無忌的演技

g,更新快,無彈窗,!

司無涯等人既然送上了門來,褚無忌倒也不用客氣.

他雖然自認為自己演戲比不過楚休,但起碼也不會太差.

看到幾人進來,褚無忌黑著臉道:"司徒棄,你們來干什麼?是來看我笑話的?"

司徒棄搖搖頭道:"褚兄,你說的這是哪里話,我們這麼多人趕路來魏郡,就是為了看你笑話,那我們也未免太閑了吧?

你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那楚休做的屬實過分.

眼下教主轉世的消息剛剛出現在江湖上,他便要先上昆侖山,這不是逾越是什麼?簡直不懂規矩!

而且魏老剛剛一閉關,他便跟你翻臉,足可見那楚休的涼薄心性了.

我們這次來,只是想要邀請褚兄你一起,去找那楚休討要一個公道去!"

褚無忌冷笑道:"你們都是些什麼貨色,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們會這麼好心的去幫我?還不是為了你們自己.

都滾遠點,公道,我自己會討要,用不到你們插手!"

褚無忌的態度可以說是十分的不客氣,但司徒棄和司無涯卻並沒有發怒.

在他們看來,褚無忌剛剛跟楚休翻臉,十分淒涼的帶著人退走,此時有怒氣是正常的,這才是正常表現.

司無涯上前一步,沉聲道:"褚兄,八百年時間停滯,你我也就平輩論交了.

在我那個時代,無論是正道還是魔道,那可都是要講究一個順序,講究一個規矩的,長幼有序,猶如皇朝一般.

雖然武道一途不是看年齡了,不過輩份長者,年齡大的,那在宗門之內也是有一定地位的.

褚兄你被魏老看重是在那楚休之前,現在楚休所有的地位,他所有的權勢和隱魔一脈的支持,其實都是屬于你的.

楚休有實力,他把這些東西都拿走,那也說得過去,但他如今卻是將你趕出北燕,這就過分了."

褚無忌輕哼了一聲道:"我可不是被人趕出來的,而是自己走的."

司無涯笑了笑道:"這點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楚休在,你這輩子都沒有出頭之日!"

說著,司無涯喊過來一名同樣是八百年前那一撥出身的武者道:"血蛟道長,把你推算的結果說一下吧."

司無涯指著那一身血色道袍的道士道:"這位血蛟道長乃是精研天機卜算之術的宗師,實力可是不比大光明寺的虛靜和須菩提禪院的蕭摩訶差."

血蛟道人拿著一柄拂塵,神神叨叨的看著褚無忌道:"褚兄,你姓褚,那楚休也姓楚,音同字不同.

但加入隱魔一脈,獲得魏老的賞識,卻是你先他後.

這份因果,這份機緣本就是屬于你的,但無奈天道總有疏忽的時候,讓楚休截斷了你的氣運,正因為你們兩個人姓氏音相同,才會這般.

這次有我等助你,幫你奪回隱魔一脈的權柄,以褚代楚,這是因果,也是天命!"

聽到這血蛟道人這般忽悠,褚無忌差點笑出聲來.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天機卜算這種東西褚無忌的確是不懂,但楚休麾下的袁吉大師才是精研此道的宗師級人物.

這血蛟道人明顯就是在瞎扯淡,還姓氏影響因果氣運,簡直笑死個人.

褚無忌強忍著自己沒有笑出聲,沉聲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那血蛟道人道:"當然是真的!貧道在八百年前,天機卜算之術就已經是在江湖上少有的高手了,能與貧道比肩者,江湖上屈指可數."

褚無忌在暗中撇了撇嘴,你若真是會算,那就不會被困在原始魔窟內八百年前了.

不過心中如此想著,褚無忌表面上仍舊做出一副意動的模樣.

他遲疑道:"就算是這樣,你們拿什麼跟楚休斗?

你以為我便不想跟楚休爭嗎?那是因為爭不過!

楚休身邊有著商天良這麼一位天地通玄境界的大高手,哪怕魏老站在我這邊都沒有用.

恕我直言,就憑你們這點力量,就算是再加上我,在面對楚休時依舊無用.

我還是老老實實在這里等著吧,等到教主轉世重出江湖,我再上教主那里告楚休一狀.

或者等魏老出關了,再去請魏老來主持公道."

司無涯眯著眼睛道:"不光是你,也不光是我們.

司徒兄,你來說說,我們還聯絡到誰了?"

司徒棄在一旁道:"赤練魔宗的秦朝先,還有俞魔涯等人,此時都已經在昆侖山腳下等著他楚休了.

昆侖山不是那麼好上的,他楚休一句話便要重上昆侖山,他憑什麼?他又是以什麼身份上的?

褚兄,只要你當著眾人的面跟那楚休對峙,指出他的狼子野心,我敢保證,沒有人會站在楚休那邊的."

褚無忌一揮手道:"天地通玄境之下,皆為螻蟻.

這天下除了楚休,康洞明等少數幾個怪物外,沒人能攔得住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

你們不了解楚休,以他的狠辣程度,萬一到時候他直接不要臉面,甚至連借口都不要,真動手殺人,你們怎麼辦?"

在司無涯等人看來,此時的褚無忌已經是意動了,算是他們半個自己人.

所以司無涯准備的底牌也就不再隱瞞了.

他微微一笑道:"楚兄可曾聽說過上古魔道大派,吞天魔宗?"

褚無忌眯著眼睛道:"聽說過,據說是上古時期頂尖的魔道大派,但結果好像是因為研究著什麼晉級秘法,所以自己把自己給搞死了,還沒到上古大劫呢,便已經覆滅了."

司無涯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道:"我昔日便得到過吞天魔宗的一件至寶,吞天魔壺.

雖然那吞天魔壺已經有些破損,不過只要諸位每人都獻祭出一份鮮血來,那便足以彌補吞天魔壺內損失的陣紋.

到時候臨戰之時,吞天魔壺有著改天換日之威,硬生生扭轉一方天地中的規則,讓天地通玄,再也通不了天地!

沒了天地通玄境界的威脅,他楚休還敢掀桌子嗎?"

褚無忌表面上露出了驚喜之色,但心中卻是暗道一聲好險.

這幫家伙之前被楚休連懟了好幾次,就連褚無忌都有些小看他們了.

他卻是忘了,他們可是八百年前出身的武者.

那個時代,獨孤唯我還沒能雄霸江湖,所以魔道一脈的至寶,幾乎都分部在各大門派的手中,誰家都有一些壓箱底的寶物在.

褚無忌思慮了半晌,猛的一咬牙道:"那好!我跟你們干了,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才好."

司無涯大笑道:"褚兄請放心,我等這麼做,也是為了整個魔道一脈的未來不被那楚休那狂徒所把持,眾望所歸,我們,是不會敗的!"

褚無忌點了點頭,又將目光轉向了趙元豐,淡淡道:"這位趙閣主聽了我們這多話,沒有事情吧?"

趙元豐頓時悚然一驚,連忙道:"褚兄,你來魏郡這麼長時間,我可沒虧待你啊,你放心,我這個人嘴嚴的很,知道什麼東西可以說,什麼東西不可以說."

司無涯隨便一揮手道:"無事,我等這是光明正大的陽謀,他就算是告訴了楚休,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等到一眾人離開之後,趙元豐擦了擦頭頂的冷汗.

他第一次感覺,中原武林有些太危險了.

趙元豐已經後悔了,還是海外之地安全.

不過仔細一想,自己若是留在海外,說不定此時也跟著他義父一起下地府去了.

"造孽啊."

趙元豐搖了搖頭,直接讓弟子最近這段時間都小心行事,他則是直接閉關去了.

三個月後,西極之地.

楚休已經帶著一眾鎮武堂和隱魔一脈的精銳穿越了西極荒漠,終于看到了眼前和橫貫西極之地的昆侖山脈.

西極之地人煙稀少,大部分地域都是荒漠,氣候時而炎熱,時而寒冷,並不適合人生存.

所以這偌大的西極之地,算得上中原一脈的武林勢力,便只有一個劍王城,其他的都是一些西域小國.

而西極之地再往西走,海拔越來越高,眾人這才能看到,那被白雪所覆蓋的昆侖山脈.

看到昆侖山脈的一瞬間,陸江河頓時歎息了一聲,但卻沒有說話.

他並非是昆侖魔教從小培養起來的武者,而是半路加入的那種.

但就算是如此,他也經曆過了那段昆侖魔教最為輝煌的時光.

結果一夢五百年,大廈已經傾,昆侖魔教沒了,昔日的好友,敵人,看不順眼的家伙,甚至是他所愛慕的人也都沒了,就算陸江河為人有些不著調,沒那麼多愁善感,但再次看到昆侖山,他也是有些思緒萬千.

之前陸江河還是對獨孤唯我有些不滿的,雖然不至于怨恨,但卻也不滿獨孤唯我就因為那麼一點'小事’就關了自己五百年.

但現在嘛,他甚至還有點感激獨孤唯我.

若是沒有獨孤唯我把他關在血魂珠內,說不定現在,就輪到其他昆侖魔教的小輩來吊唁他了.

梅輕憐站在楚休身後,輕聲道:"現在便登上昆侖山嗎?"

楚休搖了搖頭,眼中露出了一絲冷芒道:"褚無忌傳來消息,有人上鉤了.

登昆侖之前,先把那些家伙都解決了再說!"

上篇: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作死路上的司徒棄    下篇: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我為魔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