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攘外必先安內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攘外必先安內

g,更新快,無彈窗,!

楚休的態度之強硬,直接超乎了司徒棄等人的預料,甚至司徒棄直接被楚休懟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一旁的司無涯看到司徒棄這般模樣,不由得一陣皺眉.

這位遇到楚休簡直就如同遇到克星一般,幾乎被懟的毫無還嘴之力.

明明是他們來質問楚休的,結果現在卻成了楚休來質問他們,簡直可笑.

若不是因為自己這邊的力量,需要拉攏一些人手一起行事,他才不會選擇跟司徒棄這種廢物一起合作.

講道理,論規矩這種東西若是有用的話,江湖上便不會有這麼多的殺戮了,到頭來,還不是要靠拳頭和刀劍來解決問題!

司無涯站出來,沉聲道:"楚休,你說那麼多東西簡直可笑,你是你,魔道是魔道,威名大,實力便可以當魔主的話,那這昆侖山,夜韶南早就上了.

隱魔一脈容不得你亂來,我等也不會答應的.

今日你若是非要一意孤行,就算你實力足夠強,我等也不會屈服的,只能聯合在一起,衛我魔道最後一絲規矩!"

聽到司無涯這話,一旁的秦朝先已經感覺有點不對味了.

其他人若是這幅態度還好說,但你們這幫八百年前的人在這里扯這麼多干什麼?

雖然你們也是魔道,但眼下是關乎到昆侖魔教的事情,規矩不規矩的,你們這麼激動干什麼?

不過還沒等秦朝先反應過來,楚休那邊就已經面色沉靜的點了點頭道:"廢話這麼多,到頭來不是依舊要動手嗎?早這麼來不就得了,非要弄那麼多的套路,想找死的,那就來啊!"

司無涯拿出一具上面布滿了魔紋,仿佛是酒壺一樣的東西,對著秦朝先等人厲喝道:"諸位,楚休冥頑不靈,我等也不能坐以待斃了!

就讓他們這麼上了昆侖山,魔道一脈的規矩何在?就算將來教主出現,我們又有何顏面去面對教主?"

隨著等司無涯的話音落下,司徒棄等人立刻將各自的一縷鮮血逼出,融入那吞天魔壺當中.

瞬間,那吞天魔壺之上便綻放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來,周圍的天地規則都在那吞天魔壺散發出的魔威下,發生著某種改變.

秦朝先等人有些反應不過來,怎麼說著說著,便要動起手來了,他們要幫誰?眼下他們可是站在了楚休的對立面,總不可能要幫楚休吧?

司無涯的吞天魔壺有缺陷,其中的魔紋有著一些破損,必須要用真火煉神境武者的鮮血為引,方能夠修複那魔紋所帶來缺陷.

之前司無涯已經算好了,他們這邊的武者每個人都拿出一些精血出來,在不傷及到自身戰斗力的情況下,足以修複吞天魔壺所帶來的缺陷.

但此時吞天魔壺的效果卻並沒有發揮到最大,有人還沒有出手.

在場就那麼幾個人,司無涯很容易便猜到是誰沒有出手.

他剛想回頭去問,結果還沒等回頭他便感覺到一股極致的鋒芒與煞氣襲來.

一柄猶如彎月般的鋒刃斬來,所過之處,天地元氣都被斬出一聲爆響來.

"褚無忌!"

司無涯怒喝一聲,身前一陣黑霧升騰,其中妖鬼嘶吼之聲響徹不覺.

他這邊九成的注意力都在操縱著那吞天魔壺,倉促之間出手,根本就擋不住褚無忌那蓄謀已久的一刀.

月刃之威直接斬入黑霧當中,月華跟鋒銳煞氣凝聚,不光直接將那妖鬼撕裂,更是讓司無涯一口鮮血噴出,身形忍不住後退數步.

他不敢放松精神,一旦松懈,吞天魔壺那邊可就徹底失效了.

司徒棄等一眾人都用驚駭的目光看著褚無忌,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褚無忌竟然會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反水!

之前司徒棄便感覺有些不對勁,但那個時候他還說不出哪里不對勁.

現在他才猛然反應過來,從一開始褚無忌的存在感便低得驚人.

本來之前他們商量好的計劃是,司徒棄那邊先出面指著楚休種種作為不合規矩等等,然後再由褚無忌那邊站出來,痛斥楚休心性涼薄冷漠等等,最後再由司無涯站出來登高一呼,聯合秦朝先等人跟楚休交手,徹底讓隱魔一脈分裂成兩方面.

他們能不能擊敗楚休這不重要,只要這次司無涯能夠成功攔得住楚休,秦朝先等人也跟著楚休交手,那便算是跟楚休翻臉決裂,他們就只能繼續站在司無涯這邊.

司無涯算計的好好的,他上次沒能動得了楚休那一邊的根基,那這次只要他成功,便能夠將秦朝先等人都拉到他這一邊來,雖然秦朝先等人不會就這麼以他為尊,但也算是一個聯盟了,一個對付楚休的聯盟.

結果誰承想楚休那邊的態度根本就是超乎他們想象的強硬,根本就沒輪到褚無忌上場,他們便已經翻臉了.

沒想到最後,被忽略的褚無忌竟然在這種關鍵時刻反水!

吹了一聲口哨,褚無忌輕笑道:"鬼王宗的人我之前接觸過,廢物的很,沒想到八百年前的鬼王宗武道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嘛,這樣還不死."

秦朝先等人此時一臉的懵逼狀態,他們才是最糊塗的.

楚休這邊和司無涯這邊都是各有算計,唯有他們,是一路被人帶著走的.

褚無忌不是跟楚休翻臉了嗎?現在他又怎麼會對司無涯出手?

司無涯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凶厲的神色,他死死盯著褚無忌道:"你從一開始,就沒有跟楚休決裂,這是你們布下的局,是不是!"

褚無忌攤了攤手道:"猜到了啊,可惜晚嘍.

我吃飽了撐的會在這種時候跟楚休決裂,他成為隱魔一脈執掌者,我將來又能得地位,又能省心,何樂而不為呢?為什麼非要翻臉決裂?"

楚休淡淡道:"司無涯,你太高看你自了,我跟褚前輩翻臉,只是做給整個正道看的一場戲,讓他們不要來打擾我重登昆侖.

結果你們卻是一頭撞了上來,簡直就是找死!

攘外必先安內,昔日我聖教是怎麼崛起與江湖的,你們誰還記得?

第一步可不是去對付那些正道宗門,而是先把魔道內部那些鼠目寸光的家伙給清理掉.

似你們這幫人,除了拖後腿還有何用?所以,都去死吧!"

隨著楚休話音落下,他身形直奔司無涯而來.

這幫八百年前的家伙可是給他找了不少的麻煩.

正道那邊的人挑動了東齊對北燕出手,掀起了一場正魔大戰.

魔道的這幫家伙又在暗中不斷的落井下石,早就已經讓楚休的忍耐力達到了極限.

這一次楚休也終于是懶得再忍了,正好趁著這麼一個機會,將他們一並解決.

商天良跟在楚休的後面,他看著那吞天魔壺倒是很感興趣.

這東西竟然能夠影響到天地規則的變化,現在就算是沒有完全發揮到作用,但實際上已經影響到他了.

若是讓這東西真正發揮出全部威能來,說不定它還真讓一方領域內的規則改變,使得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都無法操控天地.

"楚休小子,其他人交給了你,老夫對這個酒壺很感興趣,准備玩玩."

隨著商天良話音落下,他直奔那吞天魔壺而去,單手一揮,直接撕裂了無邊的魔氣.

楚休也沒有去管,對付司無涯這幫家伙,他也沒什麼壓力,用不著商天良幫忙出手.

邪月刀被楚休握在手中,無邊的血煞凝聚在刀身之上,猩紅色的血月扭曲著空間,吞噬著一切力量.

司無涯低喝一聲,他周身三尊猙獰的惡鬼浮現,隨著他手捏印決,下一刻,那三只猙獰的惡鬼竟然被他徑直給吞入了腹中.

刹那之間,司無涯的臉上便暴漲出了無數的黑色魔紋來,他整個人的氣息也是暴漲了一大截,邪異暴虐,恐怖無比.

陣陣黑霧繚繞在司無涯的身邊,竟然在他腳下形成了一座詭異的陣法來,身處那陣中,司無涯仰天怒嘯,面色猙獰猶如惡鬼,氣息卻也是提升到了巔峰.

像是血蛟道人這樣跟司無涯同一個時代的武者,他們都用駭然的目光看著司無涯.

鬼王宗的武道偏向于陰邪詭異,所以鬼王宗的武者對敵,通常都是動用各種邪異無比的手段硬生生磨死對手.

結果現在司無涯在面對楚休時,竟然接連動用了兩門鬼王宗的秘術,直接便全力出手,擺出一副搏命的姿態來,他到底有多重視楚休?

實際上他們卻是不知道,司無涯別說是重視楚休,計劃失敗,他都想要逃了.

但看眼下楚休等人擺出的姿態,若是不搏命一擊,他們甚至連逃離的機會都沒有!

看著司無涯擺出這麼一副姿態來,楚休的刀勢沒有絲毫的變化.

唯有在落下的那一瞬間,天地間的一切都好似變了.

時間在停止,空間在凝滯,好似整個天地之間,唯一能行動的便只有楚休這一刀!無堅不摧的一刀!

破字決刀意斬來,不管什麼陣法,什麼惡鬼化身,一切的一切都在這一刀之下徹底碎裂!

司無涯臉上的魔紋消散,一道血線從他額頭上浮現,下一刻,他整個身體瞬間分成了兩截,轟然倒地!

下意識的甩了甩刀身上那並不存在的鮮血,楚休淡淡道:"花里胡哨的,有什麼用?"

上篇: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我為魔主!    下篇: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趕盡殺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