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滾就滾!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滾就滾!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極樂魔宮跟楚休同為魔道,不過楚休卻並沒有什麼認同感.

在他眼中,其實只有兩種人,一種是自己人,一種是敵人,從來都不分正魔.

況且他在下界之時,死在他手中的魔道武者可不少,隱魔一脈的,甚至要比明魔一脈都多.

顏悲風對他一絲好奇,進而上升到了懷疑,楚休早晚都要解決這個麻煩的,所以現在,這名極樂魔宮的武者也得死!

他此時已經被陸江河還有陸三金等皇天閣的武者聯手纏住,脫不開身.

方才楚休摧枯拉朽一般,直接廢掉了兩個,打跑了一個,這些他可是都看在眼里的,這豈止是恐怖兩個字能夠概括的?

此時看到楚休那充滿了殺機的目光望來,他頓時也是哆嗦了一下,猛然間一咬牙,他手中那散發著魔氣的大旗轟然爆裂,一股精純之際的魔氣融入他的體內.

與此同時,他周身一股血氣爆發,夾雜著魔氣,身形速度快到了極致,果斷的動用血遁秘法逃離.

不過就在這時,楚休卻是手捏印決,一瞬間天哭血雨降臨,強大的力量瞬間便將那名武者給籠罩,魔神巨手撕裂了他周身的魔氣血氣,將他整個人都給拉了回來.

與此同時,陸江河獰笑道:"小子,落到了本尊的手中還想逃?想多了吧!"

話音落下,陸江河周身一縷縷血線直接將那名極樂魔宮的武者給包裹在其中,瞬間便將其化作了一個血繭困在其中.

不過還沒等陸江河有所動作,鋒銳至極的刀芒轟然斬落,直接將那名極樂魔宮的武者斬殺.

陸江河一臉的愕然,不滿的看著楚休道:"過分了啊,你又搶本尊的人頭!"

話雖然這樣說著,但陸江河卻是不浪費,血氣絲線瘋狂的吸納著對方的氣血之力.

此時凌霄宗的一眾人都已經目瞪口呆.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南域這幫武者竟然在楚休的手中連一刻鍾都沒有支撐到,便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之前軒轅無雙還准備等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再出手,現在這哪里是兩敗俱傷,分明就是碾壓才對.

軒轅無雙緊握著雙手,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同樣也不願意相信的神色.

雖然他先被楚休擊敗,又被呂鳳仙擊敗,但這兩次他是雖敗,但卻不服.

他自認為都是自己沒發揮好,真正打起來,勝負尚未可知.

結果今天看到楚休出手,他才算是死心了,真正的死心.

就以現在楚休所展現出來的戰斗力,他哪怕是拼了命,都是追不上的.

特別是那法天象地的一拳,他是無論如何都擋不住的.

但軒轅無雙卻是不甘心!

他咬著牙對身邊的林師叔道:"林師叔,出手!"

林師叔皺眉道:"無雙,莫要胡鬧了,這種時候出手,你是想要送死嗎?"

"我讓你出手!"軒轅無雙低喝道.

林師叔看了一眼軒轅無雙,冷哼道:"軒轅無雙!別忘了,你現在還不是凌霄宗的宗主呢,就憑你現在的表現,你認為你自己夠資格當這個凌霄宗的宗主嗎?"

軒轅無雙面色漲得通紅,但卻最終一句話都沒有說.

像是凌霄宗這種頂尖的大宗門,繼承人肯定不會只有一個,只不過他是繼承人當中最為優秀的一個.

那位林師叔乃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是凌霄宗的執事長老,給你面子,原意聽你的,不給你面子,你又能如何?

這時楚休卻是走到了最開始,被他用大日如來印轟成重傷的那名極樂魔宮武者面前.

那名武者之前被楚休的大日如來印轟碎了全身近半的骨骼,更是被佛光入體,自身早就已經沒了戰力,此時看著楚休緩緩走來,雖然楚休身上並沒有多少殺意,但他卻也知道楚休想要干什麼.

那名武者也是極樂魔宮一座分殿的殿主,雖然沒有明玄羽強,但卻也是個人物,心中雖然有畏懼,但卻也沒做開口求饒這種事情.

他只是冷聲道:"楚休,你當真要趕盡殺絕嗎?跟我極樂魔宮不死不休的代價,是你絕對無法承受的!

而且你好歹也是古尊傳人,也是要臉面的,這種時候對我這種沒有絲毫戰力的人出手,你就不怕丟臉面,不怕被人說是不講江湖道義嗎?"

楚休輕輕搖了搖頭道:"趕盡殺絕?我都已經殺了你極樂魔宮一名天地通玄境界的武者了,此時再殺一個又能怎樣?反正殺一個是殺,殺一雙,也是殺.

況且你極樂魔宮行事狠辣凶殘,在南域濫殺無辜,屠戮蠻族,做盡那些喪盡天良之事!

跟你這種邪魔外道還用得著講什麼江湖道義,去死吧!"

隨著楚休的話音落下,那名極樂魔宮的武者還沒有反映過來,便直接被楚休一刀梟首!

後方的陸江河面色一陣古怪,楚休這話他怎麼聽著那麼耳熟呢?這貌似是下界那些正道武者曾經罵他的話.

一刀斬了極樂魔宮那名武者之後,楚休將目光望向凌霄宗的人,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一個字來:"滾!"

這一個字出口,軒轅無雙立刻便炸了,但還沒等他說話,那林師叔便已經二話不說,直接拖著他強行離去.

滾就滾,凌霄宗雖然是東域第一大派,但命卻是自己的.

楚休威勢正盛,殺天地通玄猶如殺雞一般,這種時候滾蛋,起碼要比送命強.

等到所有人都清空了之後,楚休直接一刀斬出,刀芒撕裂了小山,將其中那一枚晶體給帶了出來.

那是一枚血紅色的,好似心髒模樣的天然晶體,楚休拿在手中,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種其中竟然有什麼東西在律動著,很有規律.

而且在楚休將這東西給拿到手之後,他立刻便感知到,這方洞天福地都顫抖了一下,所以楚休已經可以確定了,這就是這方洞天福地的核心,也是其支撐之物.

將其收入空間秘匣中,楚休沒有第一時間將其毀掉.

這東西是核心,但卻也是寶物,當然要找個安全點的地方等自己研究一番之後,再毀掉了.

陸三金湊過來,搖搖頭道:"楚兄,我發現每次見你出手,我都有一種挫敗感.

我怎麼感覺你閉關苦修的時間還沒有我長,但你的實力卻進步的如此迅猛呢?"

楚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這種事情要看天賦的,你強求也是無用.

不過不用擔心,再來這麼幾次,你就會習慣的."

陸三金:"……"

雖然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不過他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味兒呢?

"對了楚兄,你從那邊過來,可看到了閣主他們?我在這里都能感覺到,武仙境界強者交手時的強大波動,那里莫非也是出了什麼重寶?"

楚休點了點頭道:"看到了,他們在爭奪一只上古魔神所留下來的豎眼.

這座洞天福地本身就是一座上古魔神的軀體所化,而這上古魔神生有三目,那最中間的豎眼定然蘊含著極其強大的威能所以引來眾多武仙強者的爭奪.

閣主跟凌霄宗的方應龍還有令狐仙山,此時正在跟南域的武者爭奪激戰著呢.

不過那幫南域的武者下手倒是真的狠,天下劍宗那位,出手招招都是奔著奪人性命去的,簡直猶如生死斗一般."

聽到楚休說完,陸三金卻是感覺有些不對味兒,他猛然間抬起頭問道:"你說南域那幫人下殺手了?"

"是啊,怎麼了?"

陸三金的面色一變道:"糟糕!南域那幫人可能不是想要奪寶,而是想要重創我東域武者,圖謀不軌!

只是一個洞天福地開啟而以,其中的寶物除非是能夠造就出武仙九重的至強者,否則是不會然讓武仙境界的強者都拼了命去爭奪的."

楚休並不是大羅天的人,一個東域他還沒有了解清楚呢,更別說是南域了.

所以之前看到那麼多人爭奪,並且南域之人還下了死手,楚休和陸江河雖然都感覺到奇怪,但他們卻還以為這是正常的呢.

楚休想了想道:"你准備要去幫方應龍?那邊的戰斗雖然閣主也參加了,不過他們的主要目標卻並不是閣主,而是方應龍這位東域第一人."

陸三金沉聲道:"不是幫方應龍,而是幫我們自己.

其實東域和南域之間的一些隱藏的矛盾早就已經是暗流湧動了,老閣主在活著的時候便跟我說過這些事情.

東西南北四域,現在東域的實力最弱,南域的情況最差.

這樣一來,南域必將不平衡,而且南域之地的宗門,魔道偏激,劍宗偏執,戰武神宗和大千門這等後來崛起的宗門也都不是易與之輩,早晚都會鬧出事情來的.

唇亡齒寒,凌霄宗雖然跟我皇天閣斗了這麼久,但雙方卻都沒有想徹地將對方覆滅的心思,只是想要將其削弱而以.

但若是換成了南域的那些宗門,他們可是真的會動手滅門的,所以這件事情,我皇天閣不能置之不理!"

楚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卻也跟著陸三金前往那些武仙強者激戰的地方.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所向披靡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及時雨楚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