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拜見教主大人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眾矢之的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眾矢之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心魔雖然已經重塑了身軀,成為了一個真正的'人’,不過之前他還是在楚休的腦海中留下了一絲精神力,所以楚休依舊可以聯絡到心魔.

不過這種方式會造成精神力上的震顫,所消耗的精神力極大,現在的心魔可是幻惑天王宮的宮主,若是經常把自己的精神力給大量消耗,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懷疑,所以只要梵教這邊沒有特殊的情況,他是不會主動聯系楚休的,楚休這邊也是如此.

精神力溝通到了心魔之後,楚休問道:"做人的感覺怎麼樣?"

精神力當中傳來了心魔歡快的波動:"相當不錯,人的七情六欲很有趣,以前我只能感受到其他人的七情六欲,而現在我自己也能感受到到這種情緒了.

不過想要模仿這種情緒卻是太容易了,甚至有些時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所展露出來的情緒究竟是真還是假."

心魔以吉新羅的身份可以說是在梵教內混的如魚得水.

正因為他可以完美的控制七情六欲等種種情緒,他可以在其他人的身上察覺到種種情緒,然後用最合適的方式來應對.

所以在梵教內,心魔可以說是沒有敵人的,任何跟他接觸過的人都會感覺他很不錯,甚至就連閻摩這種精神性格都不太正常的家伙都對心魔贊不絕口.

當然他模仿的東西太多,自然也會導致自身的情緒有些虛假的,就好像他有時候都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模仿偽裝,還是真的產生了這種情緒.

"楚教主,沒有事情你肯定是不會主動聯系我的,說吧,你准備干什麼?難不成准備總攻梵教了?"

楚休淡淡道:"我還沒這麼膨脹,只是用一些手段,算計算計梵教,順便給自己某一些好處而已.

你在梵教內的地位如何了?能否影響樓那伽和閻摩這兩個人的決定?"

心魔道:"閻摩沒有問題,樓那伽做事比較沉穩,影響他有些困難."

楚休沉聲道:"那好,我現在給你的任務便只有一個,那就是盡量鼓動閻摩去東齊朝廷找麻煩,強行管東齊朝廷索要武者,做的越過分越好."

心魔幾乎一瞬間便猜到了楚休在想些什麼.

"你是准備讓梵教在整個西楚稱為眾矢之的?"

心魔畢竟是在楚休的腦海內呆了這麼長時間,論及了解,他對于楚休還當真算是非常了解的那種.

楚休淡淡道:"我這只是添一把火而已,梵教在大羅天霸道習慣了,但他們卻是忘了,下界的情況可是要比大羅天更複雜,在西域他只需要面對一個梵教便足夠了,但在下界可不一樣.

就算沒有我暗中出手,梵教若是繼續堅持這種風格,早晚也會惹得天怒人怨的."

心魔笑了笑道:"了解,這種事情我拿手,保證給你辦的妥妥的."

說完之後,兩個人便直接切斷了聯系.

搖了搖頭,心魔起身奔著濕婆殿所在的方向而去.

在大部分梵教武者的眼中,哪怕是在同為濕婆殿武者的眼中,閻摩都算是一個精神不太正常的人.

他性格暴躁易怒,特別是一旦進入了戰斗狀態後,極其容易瘋狂失去理智,甚至要比梵教教主更甚.

梵教教主那邊起碼還有一個善相的一面可以在關鍵時刻把他給拉回來,而閻摩若是陷入了這種瘋狂狀態,可以說是基本上拉不回來的.

所以大部分的梵教武者對于閻摩總是帶著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

敬畏他的實力,但卻並不想跟他打太多的交道.

唯有心魔這種能夠洞悉情緒的存在,才能夠討得閻摩的歡心,每句話都說到他的心底,讓其感覺十分的舒服,甚至連一次發怒都沒有.

所以心魔就算不是濕婆殿的人,但他卻要比濕婆殿的武者更像是閻摩的心腹.

推開濕婆殿的門,心魔臉上帶著笑容道:"殿主,聽說最近東齊的那些武林勢力已經有主動將人送過來的了?"

閻摩輕哼了一聲道:"下界這幫家伙實力不強,心眼兒卻是不少,不給他們來硬的,他們會主動交人?

不過那些弟子我看了,數量倒是可以,不過質量卻是太差了,根本就不能跟天羅寶刹那邊得到的弟子相比.

我看那幫家伙一定又是在耍心機,把天賦好的弟子都留著,把那些平庸之輩扔給我梵教!"

心魔搖搖頭道:"殿主息怒,拜入天羅寶刹的可是之前在下界便名聲極大的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他們自然沒辦法比的.

不過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地方,或許能找到跟他們兩脈所比肩的弟子?"

"哪里?"

"東齊朝廷!"

閻摩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朝廷?"

大羅天沒有朝堂這個概念,所以東齊朝廷閻摩聽說過,但卻不了解.

心魔點點頭道:"就是東齊朝廷.

殿主您可以把東齊朝廷理解成一個大宗門,雖然實力不夠強,但人數卻是絕度夠多的,而且能夠管理到整個東齊.

這麼大的地域在手,東齊朝廷內符合我們要求的武者定然不少,所以我們只要前往東齊朝廷,要求對方交出一定量的武者來,說不定其數量質量都要比那些江湖宗要好."

閻摩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心魔,況且對于下界的這些武者的印象,在他的認知當中,這些都只是螻蟻一般的角色而已,自己難道還要去顧慮螻蟻的感受不成?

所以閻摩連想都沒想,便直接要帶著濕婆殿的人前往東齊朝廷.

這時候心魔忽然道:"殿主,您用不用去跟樓那伽殿主溝通一聲?"

閻摩輕哼了一聲:"他只是梵天殿的殿主,又不是梵教的教主,不用什麼事情都跟他說,我們直接去便好了."

梵教三大殿內都有爭端,但閻摩看不慣樓那伽可不是一天兩天了.

這其中有性格的原因,更有這次梵教教主把梵教的主要掌控權交給樓那伽,所以讓閻摩有些不爽有關.

心魔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笑容,徑直跟在羅摩身後東齊.

數日後,東齊大梁城內.

當東齊的武者聽說梵教的人前來時,所有人都是一片慌張的模樣.

可以說哪怕就算是之前楚休來東齊朝廷,他們都沒有如此慌張.

因為之前不論是東齊的江湖勢力還是楚休,他們都沒用脫離江湖人的范疇.

而現在面對梵教,對方所能夠掌控的武力早就已經超過江湖二字了,所以東齊現在是緊張加上忌憚.

東齊的皇宮大殿內,不論是皇室還是軍方或者是其他東齊朝廷的武者都已經齊聚,准備迎接著梵教來人.

呂浩昌坐在龍椅上,都已經老的不成樣子,甚至就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但就算是到了這種程度,他還沒有退位,每年還要給他的後宮里納十幾個妃子.

當然現在他是有心無力,只能看不能碰了,以後還不知道要便宜了誰.

當閻摩等梵教的武者進入大殿內,看到坐在龍椅上的呂浩昌,閻摩不禁皺眉道:"你們這朝廷也當真是有趣的很,竟然把一個快死的家伙擺在主位上.

嘖,連真丹境都不是,讓一個螻蟻在頭頂發號施令,你們究竟是怎麼想的?"

閻摩這話只是純粹的好奇而已,但所有東齊的武者卻是面色一變,聽在他們的耳中,這簡直就跟嘲諷一樣,呂浩昌更是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東齊皇室供奉堂當中,一名皇族的老者站出來沉聲道:"殿主大人,您是武仙境界的至強者,哪怕就算是想要滅掉我東齊都是輕輕松松的,何必如此羞辱我們?"

閻摩冷哼了一聲道:"誰有閑工夫跑來羞辱你們?本尊來只是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聽說你們東齊朝廷很大,那好,挑選出一千名天賦潛力合格的武者來,送到我梵教內.

記住了,要天賦和潛力都上乘的那種,不能比那勞什子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的武者差."

一聽這話,整個東齊朝廷的人臉都綠了,他們上哪里去找這麼多有天賦,有潛力的武者去?

竟然還要跟大光明寺和須菩提禪院去比,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嘛.

雖然這兩派都被楚休給滅了一遍,但能活著的弟子卻都是大浪淘沙當中篩選出來的,各個都不是凡俗之輩.

他們若是有一千名這樣的武者,早就鎮壓住東齊武林了.

呂浩昌強撐著坐直了身子,一遍咳嗽著,一遍用含糊不清的聲音道:"我……我東齊願意配合殿主,但這種條件卻太過苛刻,恕……恕難從命!"

"不知所謂!"

閻摩冷哼了一聲,一股磅礴的氣勢驟然散發開來,在場的眾人頓時有一種感覺,他們好像距離死亡只有一步!

"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你們讓一個快死的螻蟻坐在那里跟本尊談論這些事情,本尊都忍下了,現在你這螻蟻還敢推三阻四,是嫌自己死得慢嗎?

一個月,本尊只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我便要在梵教門口看到人!"

說完之後,閻摩一揮手,徑直帶著人離去,都沒給東齊眾人解釋的機會.

等到東齊的眾人都從那恐怖的氣勢中掙脫出來,松了一口氣之後,有人下意識的回頭向著呂浩昌看去,卻只看到呂浩昌坐在龍椅上,瞪大眼睛怒視著前方,已經沒了生息.

"陛下歸天了!"

上篇: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失望    下篇: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唯楚教主馬首是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