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二十章 你知不知道她也懷孕了!   
  
第二十章 你知不知道她也懷孕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章你知不知道她也懷孕了!

"什麼,你瘋了!"蕭曦曦詫異至極,想不到仲易軒居然草率地說出來這麼句話.

仲易軒的話像這秋風一樣,不冷不熱,不苦不膩.他難得認真的語氣,迷醉低厚的嗓音,不大不小,卻著實讓人感動.

蕭曦曦回想起司徒雷焰對待自己的暴戾,面前討厭的仲易軒卻不可否認地,讓人心里暗暗地湧起一種依靠感.只是,她不會,不可能因為這麼句令她心懷微動的話語,就改變自己的想法.

蕭曦曦的淡然笑了笑,輕輕開口:"還是謝謝你.不過,不會的,他不會出生,所以更不需要什麼父親了."即使真的需要,司徒雷焰...也始終是他的父親,這是不爭的事實.盡管他不知道.說實話,縱使怎麼失望,絕望,她想起司徒雷焰,心還是會隱隱作痛.

茶坊間充滿了淡淡的茶香氣,隱約能讓她疲憊的心放松下來.不想再讓仲易軒說什麼其他的話,她微微閉著眼睛,偏著頭迎著玻璃窗外颯茫的陽光.午後的秋日,有一種舊舊的令人懷念的氣息.

這個憂然的季節.

"蕭曦曦,你…"仲易軒剛剛轟然膨脹起來的男性責任感,和想給蕭曦曦嶄新生活的熱情,卻被她一句話就澆滅了.他感覺自己很是失敗,可是張張口想再說點兒什麼,只看到蕭曦曦陶然地沉浸在安靜中.

長長的睫毛垂下來,明亮的陽光灑在她微弧的頭發上,滿是秋日的芬芳.

他硬生生地把接下來想說的許多話都壓了下去,難得能和蕭曦曦享受片刻的安甯.伸伸手,他很想撫摸一下她嬌嫩白皙的臉龐,卻不承想在就要觸及的那一瞬間,蕭曦曦忽然睜開了眼睛,條件反射地躲到一邊,她又換上了警備的語氣:"你干什麼!"

仲易軒尷尬不已,失望至極,卻又不敢惱怒.唯有對蕭曦曦,他現在才能收起所有的暴戾.

***

"焰,我不想喝."顧若藍靠著床頭硬生生地把保姆遞著勺子,舀著一勺雞湯的胳膊推倒一邊,有點兒賭氣地看著沙發上坐著的司徒雷焰,"喝湯喝得我很難受,感覺不舒服."

才剛剛第二天,他就安排了最好的保姆,最專業最頂級的滋補廚師熬制雞湯,骨湯…各種湯,給她補身體,導致她一見湯就難受.

司徒雷焰抬眼看過來,漫不經心的眼神泛起厚重的寵惜,難得見一頭黑豹有柔情的時候.他淡淡地開口:"顧兒,不要像個孩子."說著,卻從深陷的沙發上起身,像一團黑色的烏云籠罩在顧若藍的面前.

她感覺他的氣息就縈繞在身邊,陰霾的眼神卻對自己獨獨存有一絲憐愛.不管怎麼樣,她的犧牲很大,苦心積慮也很費心神,但至少他的確是被自己牢牢地抓住了.

司徒雷焰接過了保姆手中的碗和勺子,小心地舀了一口,送到了她唇邊,顧若藍這才服氣地喝下去.

這一天,她終于盼來了.司徒雷焰緊盯著她咽下去的樣子,他強大的氣勢充溢著周圍的空氣,流轉著一種冷冽卻又令人向往的氣場.而他卻對她,極盡溫柔.

"聽話,喝下去,對身體好."盡管如此,司徒雷焰還是惜字如金,抽出紙巾給她擦拭了一下嘴角,手機卻不管顧若藍是那麼享受這一刻,忽然不合時宜地鈴鈴響了起來

司徒雷焰把碗交還給了保姆,起身走到窗台前,低聲應答了幾句:"好,知道了.一會兒過去."轉身回到病床前,指尖撥了撥顧若藍的頭發,又滑過她略微蒼白的臉頰,歉意地道別了.

臨走前,顧若藍撒嬌打賴地非要求一個擁抱.司徒雷焰冰凝的面龐上,起了一絲猶豫,但還是過去淺淺地擁了她一下,才離開.無論是責任感,還是愧疚感,他分不清楚,但從哪一方面而言,她都該得到他的照顧.

司徒雷焰破例沒有牟勁開車,平日里他習慣開快車,但此刻,他卻想開著車"徜徉"一番.凌亂,難道他就不凌亂麼.一切來得快,卻也去得快.在他毫無心理准備的時候,兩個女人的生活卻因為他而軌跡決然轉變.

又想到了蕭曦曦那張蒼白可憐渴求的臉,但此刻,一旦不經意地想到她,他竟會帶著一種惱怒.她…居然做這樣的傻事,這樣的…狠毒.知道自己還留意她,念及她,就絲毫不顧忌地,這樣做麼.他想不明白,卻也只能接受這陡然發生的一切,帶著濃郁的悲壯色彩.

車穩穩地停在了矗立在天藍云淡的司徒亞泰集團總部大樓下,他遲緩了一會兒,一只手靠在方向盤上,手背抵在棱洌的下顎沉思,好一會兒才打開車門,沉沉地走過去.

一腳踹開總裁室的門,司徒雷焰絕大的力氣讓門"咣當"一聲大敞開,直接貼到了門後的牆壁上,牆壁旁的茶幾,都隨之微微地顫動.

走進去,他的目光習慣性地掃過那個熟悉的座椅,依舊有著蕭曦曦熟悉的身影.只是,今非昔比.他眼中的她,不再是那個嬌嫩得如晨曦中的小花一般,清新潔淨,相反,卻透著一種讓他難以自制的憤怒感.

蕭曦曦聽到門聲,條件反射地扭過頭去,卻只見司徒雷焰冷酷輕藐的眼神,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勢,眼眸里像有一種邪火苒苒燃燒.頓時,她的心里猛然撕裂般疼痛了一下,他似怒非怒的表情,穩重陰沉的踱步過來.

每一步,都走得蕭曦曦心速猛跳.她說不出話來,因為知道他不想聽她的聲音.

"你怎麼還在這?"司徒雷焰深重的一句話,讓周圍的空氣霎時降溫.

聽到他的問話,蕭曦曦咬著嘴唇,沒有回答.是啊,自己還非要在這里,妄圖想解釋或者緩和兩人之間凝固的關系.只是,他已然變成了之前那個--對其他女人都視作無睹的陌生男人.但,是為了顧若藍.

她又能做什麼呢,一切不容她主宰,只有做好手頭的事.

司徒雷焰看著蕭曦曦盯著電腦屏幕,依舊照常打字動著鼠標的樣子,忽然站起來疾步過去,狠狠地一把將她的電腦全然掀翻在地上.沉悶的顯示屏掉落在地上的聲音,牽絆著桌上的數據線,連帶著杯子文件一片凌亂地掉落在地上,狠絕的破碎聲中,瞬間一片狼藉.

蕭曦曦強忍著淚水,依舊不吭聲.心痛,或許不只是心痛吧.她眼眶里盈滿淚水,努力抑制著不讓它們流下來.他覺得她…很多余,他看到她.她依然沉默著,蹲下身子,試圖將地上的凌亂一點兒點兒收拾起來.

司徒雷焰卻難以遏制胸中的怒火,她做了那麼多不堪的事情,現下卻還能夠如此淡然地在這里,安然享受著平靜!他眼前又出現了顧若藍那張略帶憂傷的臉,他絕不能接受--司徒雷焰忽然鉗住蕭曦曦,死死地抓得她生疼.

蕭曦曦被迫抬眼看著他,真的,很疼.她低聲道:"很疼,你放手..."

"你還知道疼--"司徒雷焰冷笑一聲,"你知道顧兒有多疼麼!"

顧兒,又是顧兒.蕭曦曦忽然覺得好笑起來,司徒雷焰的力氣越來越大,疼得她眼淚都快掉下來,她努力地掙紮卻掙脫不開,只能兀自徒勞地喊:"我不知道,我是不知道,你也根本就不相信我!是她自己跳下去的,跟我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她到這個時候,還這麼嘴硬,司徒雷焰恨不得將她碾成碎片,這時候門口卻忽然出現了西府揚夜的身影,他剛剛進門便看到這個場景,奔了幾步上前,用力地扒開司徒雷焰的手:"焰,不論怎麼樣,她...只是個女人."

蕭曦曦雖然被奪了過來,但司徒雷焰手上的力氣,仿佛還殘存在自己的身上,疼得難忍.但更疼的是心,他總是一句話就能夠把讓她難過得近乎窒息.她清清楚楚地聽到他接下來的話:"她?--她是女人,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夜,你不是有興趣麼,送給你了,隨便怎麼玩都行!"

一字一句,如同利刃一般錐心的疼.蕭曦曦禁不住要流下眼淚來,她兩步走到自己的座椅,拿起包轉身就要離開,但忽然想到了什麼,轉身哽咽著說:"司徒雷焰,本來,我還在猶豫,最後這件禮物要不要給你,可是你告訴我了,你根本不需要.那從現在開始,我們誰也不欠誰的."

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蕭曦曦一手撫著還平坦地看不出任何端倪的小腹,轉身跑了出去.

西府揚夜聽到她離去的話,心頭猛然一緊,本來是想找司徒雷焰來問問具體經過,來了就看到這幅場景,眼下容不得多想,他焦急地丟了一句話:"焰,你知不知道她也懷孕了!"轉身跟著蕭曦曦跑了出去,她千萬別做什麼傻事!

什麼,司徒雷焰沒由來地一驚,她...也懷孕了麼.但是卻一點兒跡象也沒有,不過--顧若藍當初也沒有.那孩子的父親...沒有多想,他緊跟著也追了出去.

上篇:第十九章 我做孩子的父親    下篇:第二十一章 兩條小生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