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三十三章 你把孩子拿掉   
  
第三十三章 你把孩子拿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三章你把孩子拿掉

只顧著忙,經過她的提醒才猛然想起,父母的確是下周就要回國了,他深深地喘息了一下.說實話,自己並未整理好思緒,也沒做好十足的充分准備.

當日,他確實是因為激動與對顧若藍遭遇的血淋淋的心疼,斷然說出了要照顧她一輩子的話.顧若藍,她的確是自己心里斷不掉的牽絆,只是,她一直讓他覺得感覺上缺了點兒什麼,不太對勁卻又說不清楚.

但現在看著她溫柔如水的表情,略帶祈求的目光,他的心又有點微動,這種動容讓他難以抉擇與取舍.

司徒雷焰稍稍松開了顧若藍的擁抱,沉靜地走到茶幾前倒了一杯馬爹利,擎著酒走到陽台上.紅棕色的液體散發著濃郁的酒的甘醇味道.

酌幾口酒,呼吸著屋外純淨的空氣,能讓他的心相對靜緩一些.

"焰,知道嗎...我等這一天很久了."顧若藍跟了過來,從背後輕柔地環抱著司徒雷焰,臉頰輕輕地貼在他堅實的後背上,聽著從他身體里隱隱傳來的震撼的心跳聲,悄然道,"我真的很愛你,你愛我嗎?"語氣里含著一點點的撒嬌和不舍.

顧若藍真的是出自肺腑的,為了他,為了得到他--她什麼都可以去做.現在更多了一點勝算的把握,她心扉里充滿了愜意.

夜色中,涼風吹透陽台的薄紗,清涼地拂過司徒雷焰的臉,他軒昂的眉宇間的微蹙隱約融入了黑暗中.

"嗯,顧兒,"司徒雷焰有些回避她的問題,"這件事緩一下,不急."他的語氣里有種紛揚卻壓抑的語調.先擱置下來,其實他還是不太明晰,他需要弄清楚自己的心.

顧若藍的心猛然一跳,如此看來,他還是不堅定了.

但司徒雷焰一旦說出來的話,無論誰苦苦哀求都是沒有用處的,她深知這一點.緊咬著自己的嘴唇,抱著他的手臂逐漸有一種無力感.只是,為什麼?明明把蕭曦曦趕出了他的世界,為什麼還是不能得到他最後的認可?

他就像永琲漱諞G一般,永遠銀魅誘人,卻又讓人不懂時不時的陰晴圓缺.但也正是這一點,多少女人為之沉迷心醉,不能自拔.

另一頭,蕭曦曦剛剛和店員聚餐完,回到家里嫣然已經入夜了.

當店長也還是要有點犧牲精神,一開張生意就完全超出預期的"好",犒勞一下員工也還是應該的.即使懷孕了也還是要陪著大家一起樂呵,推門進家才覺得有點兒累了,她慵懶地坐下來.

把自己深陷沙發中,她繼續發呆,回想白天的一切,剛剛想到司徒雷焰那張臉,卻猛然被手機鈴聲震得驚了一下.趕忙拿起來瞥了一眼,瞳孔隨之放大了一下,屏幕上清晰地顯示著:"司徒雷焰".

她卻猶豫起來--到底要不要接?都已經入夜了,他又來電話...是干什麼?手機一直在堅持著響,仿佛不接它便不罷休一樣,蕭曦曦微歎了口氣,輕輕地觸碰了接聽鍵:"喂."

對方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猜不透他的意圖.

蕭曦曦微微閉合了眼睛,又緩緩睜開,輕聲道:"已經很晚了...有事嗎?--如果沒事的話,那我..."

"別掛."令人無法拒絕的音線響起,在暗夜里更充滿了無形的男人性感,"開門,我在你門外."幾個字,讓蕭曦曦心頭毫無預期地陡然悸動起來.他在門外,但此時此刻,她也根本沒有整理好頭緒.只要一想到他,她的心里和腦子都是混沌的.

蕭曦曦順眼瞥到門口,緩緩站起來走了過去,佇立在門口半分鍾,她還是咬著嘴唇不敢開門.靜靜地聽著聽筒里傳來對方微微的呼吸聲,設想著外面的他是什麼樣的狀態,倏地電話里傳來幽幽的聲音:"不開?"莫名的威懾力.

蕭曦曦悻然地擰開了門把手,不敢抬頭看司徒雷焰那張低沉的臉,她把頭沉沉地低下去,幾乎都看不到任何表情,返回去給他象征性地倒了杯水.

聽著身後門被輕輕地關上,她的心跳猛然加速起來.白天的一切,她還沒有從那種混亂中掙脫,他居然又找到家里來了.現在,不是該和顧若藍在一起嗎?

司徒雷焰看著她走過去的背影,近乎都可以確定,是她,他要的是她.不是她之外的任何人,沒有任何人能讓他如此踏實與安然.在這樣一個普通的房子里,卻有一種從內心深處傳來的安心.

沒有接蕭曦曦遞過來的水,司徒雷焰猛然將她一把攬在懷里,蕭曦曦邊擔憂著手里的杯子別碰掉了,只能機械地被他摟在懷里.依舊是白天那種熟悉的溫熱,她感覺到他的體溫與氣息縈繞起來.

蕭曦曦掙紮起來:"你不要這樣."手胡亂地推著,司徒雷焰卻抱得她更緊,在她耳畔輕輕道:"你,不想回我身邊嗎?"只要她肯,他便能接受.

什麼意思?蕭曦曦茫然了,絲毫沒有想到他還是會這麼問.

司徒雷焰感覺到她的遲疑,便悄然道:"蕭曦曦,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就不會想你想得頭疼,忘你忘得心痛."許久以來,他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在思考些什麼,有時候總是想忽略她,只關心這個世界,但卻常常忽略了世界,而只想著她.

"你..."蕭曦曦錯愕于他的表白,應該是算表白嗎?她感覺自己的心也仿佛動搖起來.白天明明才感受到他接聽顧若藍電話時,自己那種屈辱的疼痛感.曆曆在目一般,現在,他只要一旦柔和起來,她仿佛就毫無招架能力了.

"你把孩子拿掉,回來,回來我身邊."司徒雷焰輕聲道,即使她有他決然不能接受的過去,但只要她肯回來,那他也會接受.

呵,蕭曦曦心里冷笑起來.真的很可笑,她一直以為他是那麼高大偉岸的,威懾強勢的,雍容大氣的...集天下霸道男人之首的大男人,只是,想不到,他的心卻這麼小.

蕭曦曦感覺自己的心剛剛被溫情暖起來,卻驀然得知這種溫情是幾把尖銳的刀鋒,瞬間劃得心房絞痛,只要她意識到他的話意多幾秒,心里就止不住流血一般,薄涼難忍.

"你,好惡毒.--司徒雷焰,我恨你."她清清楚楚地告訴他,目光里充滿了受傷與憤怒,這是他的孩子啊,他是他們的親生父親--即使他不知道,卻也是一個父親了,他居然會讓她把孩子...拿掉!

"蕭曦曦,我給了你最後的讓步!"司徒雷焰沒想到她會反過來怒斥自己,轉瞬也怒不可揭起來.他挑眉直視著她,嘴角的邪笑泛起俊毅的弧度:"敬酒不吃吃罰酒!"從沒有任何女人能讓他這麼低三下四地說出這種話,更不會反過來斥責他.

蕭曦曦的臉色很蒼白,原本純淨的大眼睛帶著點悲壯的意味,她靜靜地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怒氣,"你走.我們永遠都不要再見!"

"你不要後悔."司徒雷焰沒有再說什麼,他第一次覺得,蕭曦曦不再是一個小女孩了,而是一個小女人,像張開了翅膀保護著自己的孩子,有了種天性.他不再那麼輕易就駕馭得了了.

他轉身離去,頭也不回.

門被關上的聲音已經過去了很久,卻仿佛依舊響徹耳際,猶如在空蕩蕩的客廳里余音繞梁.蕭曦曦失神地站在客廳里,都忘記了要坐下來思考.

沒有想到他會對自己妥協,或者說讓自己對他妥協.只是,這種妥協的代價,竟然是犧牲他們兩人的孩子.本以為,隔在他們之間的是顧若藍,但現在,她明白了,不是顧若藍,不是嚴睿,不是仲易軒,而是...信任與寬容.

她還是忍不住獨自流了眼淚,黯然神傷.許久,她才撐然平靜下來,這些痛不欲生,到底什麼時候可以成為一種回憶?或許,有一天,連回憶也不是嗎?

別墅里有著一種專屬于高檔住宅區特有的靜謐.

司徒雷焰沉浸在暗夜中,猶一座雕像,經久不動一絲一毫.他的眼神是死灰般的寂靜.

她拒絕了,她放棄了.她的心里,還是另外一個男人更為重要.想到此,他心里暗暗冷笑,為了別的男人,為了保全他們的孩子,她竟然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韙一般來怒斥自己,有了前所未有的勇氣.

自己,又何苦勉強自己掛念著她的一切?

司徒雷焰冷冷地掃視著夜空,沉默不語.

第二天,總裁室里.

嚴秘書一早送來了傳真,司徒雷焰一眼看到了父母親航班號的彙報,想不到這麼快,他們就到大陸了.他皺皺眉頭,提起手機撥了出去:"顧兒,明晚和父母吃飯."話筒另一頭傳來顧若藍掩飾不住的喜悅語氣.

或許,這是自己最好的選擇?司徒雷焰狹長的雙眸掃向一旁,空空如也的座位上,蕭曦曦的身影已經許久不再.

[親們,今日白天補更+加更.抱歉久等!]

上篇:第三十二章 總裁室里的凌亂    下篇:第三十四章 機場相遇寶寶的爺爺奶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