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三十五章 原來,那是他們導演的一場戲   
  
第三十五章 原來,那是他們導演的一場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五章原來,那是他們導演的一場戲

可眼下...她的腦海中又浮現出司徒雷焰在機場,投注給她那種冷漠狂妄的目光.

躊躇在原地,她卻也只是歎息了會兒,繼續溜溜便回去了.

司徒雷焰一行離開了機場.

一路上,顧若藍把握著車廂內空氣的基調,時不時地向安琳討巧地聊兩句天.另一邊還忙不迭地觀察著司徒雷焰開車的神情.他的臉色顯然沒有一早晨起來那麼好,沉靜地打著方向盤,像副駕駛座位上的司徒煜一般,面目毫無波瀾.

司徒雷焰的腦子里翻轉著剛才蕭曦曦和嚴睿站在一起的樣子.他有些像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如嚴睿了?明明已經低三下四地對她一再忍讓,也從不曾做什麼傷害她的事,她卻絕然把自己推出去.

而嚴睿明明那一晚和她...兩個人卻始終能相安無事地和諧相處?

這點,他苦思冥想也不明白.

車穩停在別墅的車庫,車子與行李交給傭人們,四個人便上了樓.

"今天晚上有歡迎宴."司徒雷焰交代著,如水般平靜的聲音,一點的淡然.

作為司徒亞泰集團的開山元老,司徒煜出現在大陸的公司總部,早已經像轟然的重磅炸彈投入一般,這個新聞打破了公司與全市的平靜.更有許多國外媒體報紙紛紛前來購買宴會入場券.

聽著司徒雷焰的話,顧若藍喜不自勝起來,如此進行下去,司徒集團元老出席,而自己作為司徒雷焰的女伴,加之媒體近日來總不停息的炒作,在全世界人的面前炫目一把,便無人在質疑什麼了.

今晚,她勢必要精心打扮一番,幽然出場.她嘴角泛起一絲得意的微笑.

"我累了,焰."安琳毫無征兆地來了一句,瞬間打破了顧若藍的幻想,"--坐了這麼久的飛機,想休息一下,可以推遲嗎?"說完輕歎了一聲,顯示著自己的疲憊.

司徒煜聽到了她的話,本來堅毅的眼神便目不轉睛地投過去.司徒雷焰把一切盡收眼底,他顯然知道,一旦母親不舒服,父親必是當做最重要的事情.其他事情無條件退讓.

據說年輕的時候他為母親瘋狂的舉動多年來都為媒體所熱衷撰寫,現在取消區區一個宴會算什麼?"好.我去安排一下,臨時取消掉."他的語氣不容拒絕.這個決定立即讓顧若藍如泄氣的皮球一般.

本來在機場時安琳毫不在意地說出誇贊蕭曦曦的話,就讓她到現在為止都有些介懷,沒想到,這個看上去心無城府的司徒家女主人,竟然可以這麼輕描淡寫地就讓這父子取消了晚宴.

要知道多少人多少媒體為這一天都精心准備,只因為她一句話,就取消了!

重要的是自己滿心盤算的計劃,也泡了湯.但顧若藍知道,自己本就是個局外人,不過想搭個順風車,趕忙堆笑著關心地詢問:"伯母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用不用去看醫生?"

安琳搖了搖頭:"沒有,就是累了."起身便上了樓.司徒煜沒多言也跟了上去.

顧若藍感覺像自討了沒趣一般,便不再吭聲,不論心里是如何咬牙切齒,她也練就了一番面不改色的好本領.

轉眼看著司徒雷焰根本毫無意識地擎起了電話,她有點兒悶然,但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後,心頭不由一驚,司徒雷焰對著手機說:"對,取消花店訂單,蕭曦曦..."

什麼,蕭曦曦?!--她沒聽錯,是蕭曦曦,無名的火蔓延到了她的整個心室.又是她...她掩飾著自己的動容,一臉無辜地走近司徒雷焰.

確認了,她清楚地聽到,他們交談中的她的名字和花店的話語.一陣狐疑泛起,原來,自己竟讓對那個小女孩掉以輕心了!

第二日,蕭曦曦像往常一般來到店里.

聞著幽靜的馨香,隨意地擺弄一下花筒里面的花枝,猶如置身童話世界一般,這樣的生活確實是自己想要的.

身後的店員招呼著進進出出的顧客,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幸福的表情.這樣的生活,讓她覺得很有意義,或許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她的臉上不自覺地微笑著.

一個店員走到她身邊,耳語了幾句,蕭曦曦停下腳步,抬眼望去,那個讓她極不舒服的女人身影正悠然自得地坐在木椅上,得意地看著她.

"對,就是她,那位顧客說請您過去一下."店員毫不知情地說著.

"我知道了,去忙吧."蕭曦曦收起剛剛的微笑,凜然地走了過去.

和顧若藍坐在對面聊天是那次樓道事件之後的第一次.蕭曦曦說不出來面對她是怎樣一種複雜的感覺.

顧若藍先開了口:"蕭曦曦,好久不見."臉上微微蕩漾出笑容.

"昨天我們不是剛見了麼?"蕭曦曦冷冷地回答,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顧若藍肆無忌憚地笑出了聲,止住了笑,她緩緩道:"想不到,蕭小姐你的生命力是很頑強.現在居然開起了花店."眼神四處打量著整間屋子,只要一想起來司徒雷焰口中說出她的名字,她便怒上心頭.

"你有什麼事嗎?"蕭曦曦不想再繞圈子.

"希望你離司徒雷焰遠一些,既然斷了就別藕斷絲連,當一個寄生蟲.最好帶著你那莫名其妙的孩子--哦,你不會最後還是選擇了嚴睿吧?!"顧若藍面帶著笑容卻吐出譏諷的語氣,"其實,無論嚴睿,還是我的師弟仲易軒,對你而言都是不錯的選擇."

"你..."蕭曦曦努力抑制著自己不要動怒.

"想不到,你真的因為那一晚你們的有名無實,便順理成章地有了後文,睡到有了孩子."顧若藍不無得意,"但,我還是要感謝你,這樣司徒雷焰才根本不會娶你.司徒家怎麼會要別人的野種!"說完又嫣然一笑.

蕭曦曦沒往後面惱怒,卻注意到她前面的一句....她怎麼知道他們有名無實?她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我們之前沒有...過?!"該死,她還是難以啟齒,也明白現在這樣的追問只能徒增對方的氣焰,但她真的很想弄明白.

這筆舊賬,到底是要記在誰的頭上?

顧若藍看她反應劇烈起來,更是爽朗得意地笑起來,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猖狂.

蕭曦曦更是驚懼地看著她的臉,這個美麗的女人,遠比想象中更可怕.

"我和易軒,出現的不夠及時嗎?"一語道破天機.顧若藍看著蕭曦曦煥然呆住的表情,兩個人心知肚明對方的意思.

她緩緩吐出了最後一句,"我來,是要告訴你,不要再和司徒雷焰有任何瓜葛,既然你要開什麼花店,就不要仰仗著司徒雷焰養著你!"說完翩然離去,只剩下坐在對面座位的蕭曦曦.

蕭曦曦全心都深陷在過去那一晚的回憶里,是,那一晚,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暈過去,醒來便是嚴睿和自己的凌亂.

除了她自己,沒有人知道兩個人只是赤裸著上半身,根本就沒發生什麼.

現在想來,司徒雷焰,顧若藍....還有仲易軒,出現的都好及時.

原來,她是那麼好騙,根本就是在看著顧若藍和仲易軒盡情的表演!想到這里,蕭曦曦震驚得好一陣才回過勁來,居然,是自己根本想不到的他們兩個人,導演了那麼一出戲.

生活,怎麼這麼好笑.

兩個導演,一群不知情的演員,居然一直苦苦演到了現在.

她感覺自己的心,恍然破裂著.

手機忽然響起來,她機械地接了起來,拿到耳邊,眼睛還是愣愣地看著顧若藍早已離去的空座位.

手機另一頭響起了那個讓她現在痛恨萬分的聲音,仲易軒正戲謔著叫著:"蕭曦曦,蕭曦曦...喂,你有沒有在聽啊?!"

蕭曦曦掛斷了電話.

無論對方再怎麼撥過來,她都像沒有聽到一樣.腦子里充斥著都是那一晚的樣子,後面仲易軒的種種話語,樣樣表情...真是對著自己冷笑一般.

好傻,她好傻,司徒雷焰,也好傻.

為什麼,明明曾經深愛的他們,就這樣被一出小鬧劇拆散?她的心頭隱隱作痛.努力忍著淚水不往下流.

她坐在座位上,手不自然地撫摸著小腹,心像掉入了冰窟一般寒冷.渾身上下,從里到外都暖不起來.

晚上失神地回到家中,她坐在沙發上良久都不動一下.

直到門鈴戛然響起來,她才從自己的思緒中猛然抽離,她無力地問:"誰?"嚴睿已經走了,而曉雯最近加班很多很忙,都很少聯系.難道是...她心頭一驚.

開門後,果然是仲易軒帶著一如既往魅惑的笑容,拎著熱乎乎的精致盒子,討好地說:"蕭曦曦,你最近又抽什麼瘋?我打多少電話你都不接,大白天家里也沒人,看--我給你送好吃的來了,快點兒,寶寶來吃點兒!"

他因為那一日早上碰到嚴睿和蕭曦曦在她的家里而生著悶氣,當然,蕭曦曦自然是不理會他的感受,更不會哄他的.

他要是生氣了,每次都只能像現在這樣無可奈何地--自愈.今天他又自愈完全了,直接過來獻媚討好,絲毫沒注意到蕭曦曦眼神里的不對勁.

上篇:第三十四章 機場相遇寶寶的爺爺奶奶    下篇:第三十六章 求你放了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