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二十五章 依舊未能見好   
  
第二十五章 依舊未能見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五章依舊未能見好

蕭曦曦皺著眉頭,遲疑了一下,打開手機通訊錄,沒幾聲,對方接了起來,她這才稍稍放了一下,但依然著急地開口:"若藍姐嗎?"這個時候,她實在也想不起太多的人了.

她宅在家當小主婦好幾年,朋友太少,近來比較熟悉的,也只能是顧若藍了.

顧若藍的聲音在聽筒另一頭翩然響起:"怎麼了,曦曦?"聲音滿是關懷.

"若藍姐,對不起,這麼早打電話給你."蕭曦曦的目光再次投注到兩個孩子身上,語氣里掩飾不住焦急,"小爵和小蕙,他們發燒了,不知道你能不能陪我去醫院一下?如果你有事的話,那也不麻煩你了..."

"曦曦,沒關系,我馬上過去,"顧若藍聲音依舊熱情無比,安慰著,"你也別急,上午沒有急事,我推掉就好,你先別急."清晰的聲音,讓蕭曦曦頓時安了一些心.

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是要靠她來幫助自己.蕭曦曦不無感激:"真的謝謝你,若藍姐..."越是急事的時候,越感覺需要人.而顧若藍滿毫無疑慮地答應著,這種類似雪中送炭的感覺,她心里很暖.

不再多客氣,蕭曦曦准備了一些幼兒用品,在兩張小床前憂慮地看著,時不時用濕巾擦一擦額頭.而小爵和小蕙,只是偶爾對外界的碰觸,皺皺眉頭做反應.

顧若藍的動作很快,一會兒便到了,而帶來的司機也行動有素,很快,便到了醫院.

在醫院里,蕭曦曦更感覺自己找她是對的.顧若藍的人脈很熟,醫院里特意安排了單獨病房,兩個孩子在很安靜的環境里,不用掛號直接有醫生和護士診療.

雖然一切都安排妥當了,但是,打著點滴的小爵和小蕙,依舊昏迷不醒.蕭曦曦看在眼里,急在心頭.

追問了醫生幾次,每次答複都說只是幼兒肺炎.蕭曦曦雖然著急,但聽著醫囑,說已經打上了點滴,還要等藥效發揮,才能見效.

她有些失神地坐在病床旁,看著臉色不佳依舊沉睡著的兩個寶貝,有些坐不住地起身徘徊觀察.一會兒為這個擦擦額頭,一會兒摸一摸另一個的臉,心里滿是自責.

如果,沒有昨天自己的不負責任,或許今天他們根本就不會受這樣的病苦.蕭曦曦的眉頭從一早起來就沒有松過,手心里也是涼的.她最最寶貴的就是他們兩個,而自己一時疏忽,又...

她不禁再次長歎了一口氣.

顧若藍看到眼里,語氣舒緩地寬慰著:"曦曦,不要著急,還是要等時間.你也不要把自己熬壞了."盡管心里只是冷笑,臉上卻掛著同情.

"謝謝你,若藍姐."蕭曦曦忽然想起身邊的顧若藍,趕忙動容地說,"如果不是你,我真的又要耽擱他們."

"客氣什麼,曦曦,"顧若藍翩然一笑,滿臉溫柔,"有什麼事,隨時找我就好."如果不是找她,這麼好的機會...她繼續暗笑.

蕭曦曦沒再多說什麼,眼里只有沉睡不醒的小爵和小蕙.自責,愧疚,後悔...一瞬間,全部湧上心頭.

顧若藍有事先走了,蕭曦曦早請了假,在醫院里心如焦火地在病房里寸步不離.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到了下午,小爵和小蕙依舊不醒.摸了額頭,燒得依然很厲害.

這時候,她才更加驚慌了.

三年來,兩個孩子從出生至今一直都很健康,她始終悉心地看護照顧著.雖然偶爾的感冒或者發燒,但都是一旦醫院介入治療,不出半天便好了.

她再次按捺不住,找到醫生.沒有了顧若藍,醫生也有些不耐煩,只是一再重申著,需要觀察,需要觀察.

蕭曦曦黯然地坐在病房里,看著兩個孩子沉睡著.心頭,愈發心痛.

夜色已經逐漸降臨,今日的她卻無心關注這些,只是病房的掛鍾上,秒針每走一秒,心頭都更緊一些.多一秒,他們不醒,心里的石頭,便壓得更重.

手機戛然響起,在沉寂的病房里,擾亂了安靜.

蕭曦曦緊皺著眉頭,沒有細看,便直接接了起來.沒想到,電話另一頭卻是那個昨天剛剛氣憤地離開的人,他的聲音低低地響起:"蕭曦曦,你在哪?"

司徒雷焰昨天離開以後,無比沮喪與憤然.

錐心的痛一直縈繞在心頭,許久,都不能消散.他不解,困惑,憤恨,疼痛...五味陳雜.形容不出來,自己是多麼地極力想與蕭曦曦重新開始--回到從前那種想法,他近乎不再奢望.

鼓起勇氣,想了一肚子的軟話,他決心去打動蕭曦曦.

以前送過她花,和她有過許多的場景,他回憶著,還是挑了玫瑰花.畢竟,女人都是愛花的.只是沒想到,還沒等他拿出所有的花,便被她冷言冷語地直接回絕了.

如同手無寸鐵的人,直接迎上了明槍暗箭一起襲擊,他敞開的心扉,瞬間又閉合了.就此,他放不下自己的冷傲強勢,轉身離去,一整天都為此而壓抑.

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是最冷情薄涼的哪一個,除了蕭曦曦之外,他從未有過挫敗感,而蕭曦曦卻生冷得無情,言語像銳利的刀鋒一般,劃過他的心口,直擊中他的耐心.

一天里,兩個聲音在腦海里,為蕭曦曦的話而互相搏擊.

司徒雷焰感覺自己都要分裂了,一個強硬的自己狠狠地說著絕不回頭再去哀求,另一個柔軟的自己,卻不住地勸說著,蕭曦曦失憶了,只是因為失憶而已,她毫不知情...

一整天一整夜都在徘徊和拼斗著的兩個思緒,最終,竟然是以柔克剛,那個柔軟的他,還是讓強硬的他屈服了.

司徒雷焰拿著手機,沒想到只是響了幾聲,蕭曦曦便接了起來,他滿心油然升騰起一種欣喜,剛剛要開口,卻發現蕭曦曦的聲音飄渺淡然,有氣無力.

他不禁有些詫然,繼續問:"你怎麼了?"

蕭曦曦的目光依舊鎖在病床上的兩個孩子身上,喃喃道:"我...在醫院."不管是司徒雷焰與否了,她現在,只擔心小爵和小蕙,不知為何地醒不了.

"醫院?--你怎麼了?!"司徒雷焰的語氣瞬間急促起來,難道她出了什麼事麼,他失去了剛剛的所有思慮,只有對蕭曦曦透過電話傳來的一切信息.

"我沒事,小爵,和小蕙..."蕭曦曦想說"病了"兩個字,卻覺得有些哽咽,這個時候,她感覺自己很是無助,無論如何也有些扛不住了,眼淚不知不覺流了下來.

"他們病了?還是出什麼事了?!"司徒雷焰的語氣更加焦急起來,無數種可能性瞬間在腦海爆發出來,他不敢再想,只是屏住呼吸,等蕭曦曦的回複.

"嗯..."蕭曦曦強忍著,繼續答道,"病了.他們...病了,醒不了..."眼淚又一次蒙了上來.

"等我."司徒雷焰只有兩個字,隨即掛斷了電話.

蕭曦曦腦海凌亂地看著病床上兩個小人兒,焦慮與茫然,不知道為什麼,除了怪自己之外,她更急切地希望他們快點醒來.只是肺炎而已,為什麼打了點滴,卻昏迷過去了呢.

眼淚干了又流,流了又干.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麼,只是機械地在兩個病床之間徘徊,摸摸額頭,擦拭一下...

"蕭曦曦!"司徒雷焰的聲音在病房門口戛然響起.

蕭曦曦抬眼看去,再次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眸,此刻,毫不掩飾著,他帶著同樣焦慮的神情.頓時,蕭曦曦的心里又充盈起一絲說不清的東西.

司徒雷焰看著神情呆滯茫然的蕭曦曦,只是一天不見,她像換了一個人一般,眼角的淚痕還沒干,只有一種擔憂感.

床上的一雙兒女睡得沉,蕭曦曦看到他,反應了一下,麻木地走過去,卻忽然有些站不穩,條件反射地抓著床沿,撐住身體.

實在忍不住,她的眼淚又無聲地留下來,半響,她看著司徒雷焰,不管不顧了,開口:"救救他們,是我錯了,我沒有照顧好..."

"好了,不怪你."司徒雷焰的心中有些凝滯,像擠壓了一般,看著這樣的蕭曦曦,他壓抑的痛苦迸發為一種心疼,他輕輕地攬著她,低聲道,"不怪你,別急,不怪你."

她白皙的臉龐因為憂慮更加蒼白,緊咬的嘴唇引人惆悵,空氣里,是藥水味道,還混雜著她身上傳遞過來特有的氣息,低垂下去的眼眸,讓他不由心里悵然.

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不該更加關注蕭曦曦,極力從對她的注意力中抽離,他開口問:"他們病了是麼?"

蕭曦曦抬眼,眼眸里流露著一種苦澀,語氣里蔓延著無助:"是,醫生說是幼兒肺炎,可是,打了兩瓶點滴,還不見好..."說著,她的眉間又緊緊地鎖住了.

司徒雷焰眉頭微蹙,狹長的眼眸再次投向了病床上兩個嬌小無比的身影.

上篇:第二十四章 晚餐    下篇:第二十六章 水火相隔的距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