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三十二章 不再如同白紙   
  
第三十二章 不再如同白紙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二章不再如同白紙

明明眼前的她這麼真切,美好,卻,不再屬于他.

蕭曦曦的笑容盈盈,投注在小爵和小蕙身上的目光,眼眸里,臉上,都有著自然而然的親昵與關切.永琲熒贗X如水,明眸意情都那麼的欣然,極盡各種寵溺.

然而,這種無罅隙無瑕疵的愛,一旦當她注意到他,或者余光掃視到他的時候,卻戛然停止.

蕭曦曦,他朝思暮想的女人,日夜企盼的女人,現在對他,有著絲毫不掩飾的,那種不容商議的抵觸.每每注意到他,她多少都有些嫌惡.

司徒雷焰略微泛起酸苦的思緒,此刻只圍繞著眼前的三個人,手機在鈴鈴響著,他卻無心接聽.除了他們三個,一切統統不重要.

"爹地,我們什麼時候去?"小爵開了口,司徒雷焰這才脫離開想法.

他眼中閃著淡淡的甚少的笑意,開口:"等你媽咪也吃過早飯."

一句話,兩個小孩的注意力馬上轉到蕭曦曦身上,巴望著媽咪能趕緊完成他們的念想.

蕭曦曦知道,司徒雷焰的睿智自然得不可思議,她歎了口氣,算是默認.稍抬頭,便對上了他一絲不苟的注視.

客廳高高的格窗照射進來陽光,打在司徒雷焰的身上.他身高體健,起碼有一八五以上的身型,精致的五官深邃,舉止間,有渾然天成的不羈,如果不是他自甘示弱,她甚至覺得他這樣的人,耀眼璀璨得不真實.

不論如何,即使披著金玉其外的無可挑剔的外貌,他,在她眼里,也只是敗絮其中得一文不值.

蕭曦曦只能和司徒雷焰一人抱著一個寶貝,來到了裝潢典雅溫馨的餐廳,傭人輕聲細語地端上了早餐.不得不承認,這個超級豪宅別墅,占地與格局恍若一個小型王國.只是,這種奢靡華貴,讓蕭曦曦感覺不真實.

"小蕙,還要吃一點嗎?"蕭曦曦舉起手里的牛奶杯,想喂給小蕙,但她卻不情願地往回扭頭,沒幾下,掙紮著從她懷里下去.

"媽咪,我吃飽了."小蕙的注意力顯然不在食物上.小小的頭腦,早就被寬闊的新環境所吸引.

如同小蕙,小爵更迅疾地從司徒雷焰的懷里掙下去,兩個孩子由傭人寸步不離地跟著跑到了遠處的客廳.聽著漸行漸遠的嬉笑聲,蕭曦曦淡淡地收回了目光.

傭人很是有眼力,上完早餐,沒有任何喧嘩與不雅,退下去了,蕭曦曦和司徒雷焰之間,卻形成一種靜謐的尷尬感.

"蕭曦曦,多吃點."司徒雷焰開口,打破了安靜.昨天晚上本來給她准備了豐盛的餐飯,沒想到,還沒嘗到,她就也燒起來.看著她小瘦的身型,他有些隱隱地擔心,一陣空氣稀薄就會暈過去,虛弱得如此容易發燒感冒,這樣的小身體,是如何承載那麼強的倔強.

他不解,眼眸盯著蕭曦曦擎起的牛奶杯.

"我不用照顧."蕭曦曦咽下了一口牛奶,停下來,頭也不抬地回道,說完,繼續往下灌.喝牛奶,吃東西,避免和他這種別扭的交流.

司徒雷焰卻絲毫不管她的語氣,繼續娓娓道來:"你太瘦了,腰太細,腿也是,身上一點肉都沒有..."這次感覺她的身體,比上次還要瘦一些,該有肉的地方倒算是豐滿,當了母親更是豐滿了些.但,抱著她實在是太輕盈了.

"咳咳咳..."聽到司徒雷焰的話,蕭曦曦忽然嗆起來,他...口無遮攔!腦海里閃現著他對她的強取豪奪,沒錯,他這個變態,是很了解她的身體沒錯.只是,這麼隨意地當做一個討論話題,也太過了吧.

司徒雷焰看到蕭曦曦的劇烈反應,這才想到自己無形中的話涉及到了肌膚之親.趕忙給蕭曦曦遞過去一杯水和餐巾,置若罔聞地拿起刀叉,開始吃煎蛋.

終于咳完了,蕭曦曦看著司徒雷焰,干瞪了兩眼,看他也一副老實的樣子,她也無處再說什麼,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吃.

雖然他的話讓她覺得敏感,但,此刻的他並不像一個壞脾氣的人.話里的真誠,她能感覺到,但是她依舊提醒著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假象騙了.

司徒雷焰的手機再次作響,打破了兩個人的沉寂.

他皺了皺眉頭,看著屏幕,輕輕地接了起來.放下的刀叉與骨瓷餐盤碰觸的輕聲,在安靜中,更是清脆.

蕭曦曦故作無視,但司徒雷焰低沉的聲音依舊傳過來,他的嗓音暗啞:"嗯,知道了."幾個字,簡單扼要,更多的是在聽對面的聲音.

忽然一陣擔憂從心底升騰起來,蕭曦曦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等司徒雷焰掛斷電話,輕緩地開口問:"是...什麼事?"不知道,是不是和顧若藍有關系,一早他的話著實讓她失望,也很擔心.

司徒雷焰沒想到蕭曦曦會不再顧忌與他說話,這樣的發問更像相處許久的人一般,他開口:"沒什麼."

"你不會輕易罷手--剛才是若藍姐的事,對不對?"蕭曦曦緊追不舍,他依舊不停止去所謂的"調查"她,她略帶忿然,"我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去猜忌,她那麼愛你,你卻這樣對她."

"蕭曦曦--"司徒雷焰終于沒了耐性.他不在乎她對他不屑一顧,不在乎她置身千里之外的距離感,只是,他不能接受她又一次把他推給其他的女人.

三年了,她不再如若以前一般,是那個完全單純得如同一張白紙的小女人.她開始有了她的初熟,會觀察,會把用言語提及反抗.

許多年前,他曾經故作挑釁地,當著顧若藍,把她剛剛沏好的咖啡一次一次打翻.那時,她也只是默默無聲地撿起來,隱忍地重新去一杯杯再次沏好.

其實,如果不是失憶的話,她本不該這麼善待顧若藍.即使失憶,也不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僅僅這一點,已經讓他覺得有些狐疑.而現在,她對她的那種信任與憐憫,更是讓他覺得不可思議.但眼下,更重要的是,她不再是當初那個小女孩了,盡管,眼神依舊澄澈.

現在,今天,她已經初熟,會觀察,會體恤別人,為了別人,她會說對他說不.甚至,算得上譴責麼,只是,這樣的她--不知道,算不算做一件好事?

"你怕我說."蕭曦曦的聲音緩緩地發出,"說明,我說的對."為了顧若藍,她與司徒雷焰之間產生點火藥味,又有什麼.她只是不想再想起顧若藍流淚的樣子.

司徒雷焰不再說話,沉浸在自己紛亂的思慮中.他拿起手里的杯子,悶頭喝了一口,隨手放在桌上.就算她再說什麼,他也打算不再辯駁.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有如此的耐性與隱忍.

蕭曦曦也索性不再說話.兩個人的對話到此為止,她仔細的吃完了早餐,沒人和吃飯過不去.尤其,是在昨天餓了一整天的情況下,一早...還經曆了他奮勇的折騰,體力耗費殆盡.

司徒雷焰看她最後對早餐算作滿意的表情,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氣,她倒是無論什麼情況下,對食物都不會拒絕.

蕭曦曦沒感覺到司徒雷焰的觀察,長舒了口氣,站了起來.

"洗完澡,我們就出發."司徒雷焰的薄唇輕啟,微微瞟著蕭曦曦的側影.早晨她汗涔涔地落在床上,卻趁他不備,徑自穿了衣服找兩個孩子.

蕭曦曦的臉頰稍稍一紅,扭臉回了一句:"好."便起身上了樓.

直奔司徒雷焰的臥室,除了他的臥室,她對這里並不熟悉,只能用他用過的,這點雖然介意,也是無可奈何之舉.

司徒雷焰示意了傭人,緊跟著上了樓,臥室配套的浴室里,已然響起了潺潺的水聲.

蕭曦曦脫掉自己都覺得很不舒服的衣服,感受著溫和的水流順著身體滑過,像洗脫了許多的不適.

忽然水聲中隱隱響起了叩門聲,她不禁心頭一緊,難不成司徒雷焰又過來了麼.她趕忙環住胸前,頓了頓,鎮定地問:"誰?"不大不小的聲音很清晰地傳遞到門外.

"蕭小姐,按司徒先生的吩咐,給您送衣物."傭人的女聲透過隔間,隱隱地,規規矩矩地傳來.

"...哦,麻煩你放在門口,謝謝."虛驚一場,蕭曦曦的心整個剛剛經曆了急速的緊張,聽著傭人進了隔間,悉悉索索幾步,又告知了一聲出去.

關門聲響起來,她才瞬間放松下來,額上冒出了小冷汗混雜在水里,趕忙用抱得有些僵硬的手撫了撫.

他想安排得盡善盡美.蕭曦曦眼前又浮現出司徒雷焰那張冷傲強勢的臉,狹長深邃的眼眸像盯著她要看穿一樣的神情.

他為了她,似乎是有不同于"初見"的改變.他的眼神里,不是單純的占有欲,而是有著絲縷的為她的忍耐,這種想法讓她感覺怪怪的.

水流依舊在嘩啦地響著,沖擊著她滑潤的背部.雖然,她會迫于整潔接受那件衣服,但是,心里不無悵然.

如果,一步步地在他的行動中,她會不會漸漸地淪陷.

上篇:第三十一章 妥協同意    下篇:第三十三章 非她不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