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四十五章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第四十五章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五章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司徒雷焰!"蕭曦曦終于忍不住,忿然地脫口斥道.然而,礙于冷之清在一旁,她又不好表現得十分明顯.自釀苦果,誰讓自己當初裝作不認識司徒雷焰呢.現在,反被他將了一軍.

她咬著嘴唇,內心相當複雜.

他怎麼可以這麼殘忍決絕,她不解,更是氣憤.

"怎麼,"司徒雷焰沉沉地看著蕭曦曦,目光里帶著同樣的忿然與說不清的痛楚,他轉眼看著蕭曦曦,一字一頓地說,"蕭小姐,我只是在教孩子而已."

故意傷她,他又何其不痛.尤其是,面對著的,是自己那麼無辜的孩子.

"...我的孩子,我自己會教.--不用外人插手."蕭曦曦不再客氣,話語里"外人"兩個字不由分說地暗暗加重,聽上去格外刺耳.

司徒雷焰的耳膜,毫無意外地的確被刺痛了.她現在很果敢,學會回擊了.他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爹地..."小爵並不懂大人們之間的火刃冰箭,眼神疑惑地看著司徒雷焰,"爹地不認識小爵?"即使不明原因,他聰慧的頭腦也明白司徒雷焰態度的明顯轉彎.毫無疑慮,他開口確認.

司徒家的男孩子,從天性中,帶著那股凜然的氣息.

"小爵!"蕭曦曦沒等司徒雷焰再次開口,皺著眉頭看著小爵單純的小臉,說道,"--快去旁邊玩."她體味到司徒雷焰的決然了,絕不想稚嫩的孩子再攙和進來.

"我要爹地陪著玩!"小爵不撞南牆不回頭的語氣,眼神依然緊鎖在司徒雷焰臉上,毫不罷休.

"夠了."司徒雷焰的語氣里有些惱怒,兩個字截住小爵的話.名義上對著小爵,實際上自己紛亂的心緒已經露了馬腳.他實在不能忍受自己只是在孩子單純的目光下,就可以潰敗得如此一塌糊塗.

司徒雷焰的目光凝聚在蕭曦曦的臉上,帶著死灰一般的沉寂與十足的悲慟,他開了口,語氣過于清淡:"忽然胃口有些不舒服,冷董,蕭小姐,失陪."

"焰,你沒事吧?"顧若藍知道司徒雷焰想要離開的意思,來不及多想他意外的反常,她忙不迭關心地問,"回家吧,回去我給你煲粥."目光里不禁流露的,都是深重的柔情蜜意.

她特意輕描淡寫地帶出"回家"二字,旁敲側擊地,眼神無比自然,猶如已經與司徒雷焰彼此難分一般.

"爹地,原來是你不想要媽咪!你是要和這個丑女人在一起!"小爵頓時明白了幾分,看著顧若藍話音未落,便緊緊地纏在自己爹地胳膊上的手臂,他心里不爽.

顧若藍的臉色頓時一變,繞在司徒雷焰胳膊上的手腕,僵持不已.眼下,卻不好發作.看司徒雷焰並未注意到她的感受,她只能依舊維持著悠然端莊和從容.

"小爵你..."蕭曦曦心頭一緊,自己根本想不到本來就要塵埃落定的氣氛,隨著小爵的話端,又有些硝煙味道.

沒等她說的"閉嘴"說完,小爵卻死死地盯著司徒雷焰的臉,目光忽然堅定得都不像一個三歲多的孩子,他毫不留情地開口:"怪不得,就像媽咪說的...爹地果然沒有uncle冷的一半好."

這句話,在場的幾個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忽然間,小爵身上帶著一股天生的冷冽,不再開口,轉身走開.瀟灑的將蕭曦曦尷尬與緊繃的心,全部拋在腦後.

童言無忌.然而,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局勢忽然大轉彎,司徒雷焰的注意力,瞬間到蕭曦曦和冷之清身上.呵,簡直是一場噩夢.他遙遙期冀的蕭曦曦,竟然會給冷之清那麼高尚的評價.

"孩子的話,司徒總裁不必當真."冷之清適時開口,沒有一絲語氣的言語,更是加重了本來就凝滯的空氣,"曦曦的話,也是隨口拈來."說完,似有似無地看了蕭曦曦一眼.

這句話,適時地讓蕭曦曦本來冷肅的表情有了些許融化,她訕訕地笑了笑,勉強為剛才的不淡定收尾.

司徒雷焰本來是心血來潮地想把自己的憤怒一泄痛快的,甚至,當他聊以自慰地想要轉身戾然離去的時候,一切都翻轉過去了.自己仿佛變成了一個煞費苦心的角色,機關用盡,頹然不已地扮演著無理取鬧的反派.

"焰,我們走吧,這里空氣不好,我也有些不舒服了."顧若藍再度開口.倘若讓司徒雷焰繼續下去,他對蕭曦曦的那種情感,必然外露無疑,如此下去,她難以把握.

"顧兒,頭疼?"司徒雷焰話鋒一轉,緊張不已地湊近了顧若藍的臉龐.

他與她臉龐距離近得讓蕭曦曦感覺有些尷尬,似接吻,又有些距離,這種曖昧的氣息不斷地散發出來.她不知為何甚是窘迫.

"謝謝你的擔心,焰."顧若藍的語氣含著些許嬌羞,盡管司徒雷焰是故意為之,做給蕭曦曦看的,她又何不充分利用呢,索性溫婉起來,"只是累了."

"那我們回去休息."司徒雷焰覺得自己對自己都惡心至極,但是,迫不得已地,只能把這場戲演完.

"既然兩位都不舒服,回去休息最好."冷之清開了口.

只是,這句話在司徒雷焰而言,聽著仿佛逐客令.當然,這種疑慮與動容,他並不表現在臉上.他依舊平靜如初,彬彬有禮地絲毫不露破綻:"冷董,我們告辭了."話音未落,手臂又收緊了顧若藍的腰肢,轉身離去.

蕭曦曦的臉色還是不能完全恢複得安然,她的情緒顯然受了影響.看司徒雷焰親昵地摟著顧若藍離去的背影,她有些恍然.

輕輕地落座,她的胃口盡失,拿著餐具望著食物出神.

"你們之前有過什麼?"冷之清毫無征兆地開口,頓時嚇了蕭曦曦一跳.

蕭曦曦臉色更是不自然,灰溜溜地不敢抬眼,盡量敷衍了事:"沒什麼,這個是什麼?--看上去很好吃的樣子."太過明顯的掩蓋,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說不說,悉聽你便."冷之清淡笑.

蕭曦曦更是心神不甯.想不到,這些都逃不過冷之清的眼睛,她到底是怎麼了,明明並不在意司徒雷焰,但剛剛他的表現,著實讓她六神無主起來.

冷之清一定是察覺到什麼了,她這樣的掩飾,反而更讓自己陷入一種騎虎難下的樣子來.抬眼看看冷之清,他並未帶著任何介懷的表情,當然--他想來基本毫無表情的.

蕭曦曦輕歎了口氣,停住了刀叉,淡然開口:"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怪自己,也怪司徒雷焰.說不清道不明的凌亂,湧上心頭.

"他是孩子的父親."冷之清直截了當地開口.

語氣,介于疑問與肯定之間.

蕭曦曦立馬有些心慌.沒錯,剛才小爵說得太過明顯,孩子的表情向來不會欺騙人的.盡管司徒雷焰話端突起,一副絕情的樣子,但冷之清的洞察力足夠明晰.

"嗯,他是.不過,我真的不記得之前發生過什麼了,那部分記憶我沒有."蕭曦曦苦澀地笑了笑.自從遇見司徒雷焰之後,她已經重複了太多次,她關于他那部分記憶根本不存在.

然而,每每的遇見,根本不給她喘息機會.

"什麼都不用很刻意,"冷之清的話在她亂七八糟的心緒里,像吃了一顆靜心丸一樣,他的話雖然冷沉,卻能讓自己平靜下來,他繼續道,"任何事,任何人都是這樣."

蕭曦曦點了點頭,沒再作聲.

冷之清看著滿腹心事的蕭曦曦,有一刹那的失神.

與她坦白了自己的心事,像忽然能放松了一口氣一樣,積郁幾年的沉悶得到了極大的緩釋.每次看到她,他便也甯靜不已.這種感覺,不同于丁柔帶來的那種冷豔,更多的是一種安心.

蕭曦曦與丁柔不同,盡管面容那麼得相似.一次次他逼迫自己放棄,放棄那種她就是她的想法.只是總是欲罷不能.

但現在,她與丁柔的不同,日益明晰起來.

蕭曦曦無形中散發出來的平和靜柔的氣息,竟然可以讓他逐漸地從思念丁柔的苦悶中解脫出來.他想不到,眼前她澄澈的眼神,卻如此具有靜默的爆發力.

"你還好吧?"蕭曦曦疑問地看著冷之清,"你不吃點東西嗎?"她本來是釋懷了,開始一點點地切盤子里的牛排,放到口中,感覺味道甚佳.這食欲,也呼之即出,想叫冷之清一起吃,卻看他盯著她出神.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已經很久了,這種眼神與之前審度自己的並不相同.之前那種審度,像脫離自己的一種思考,可能因為對比有關系,而現在他那種投注過來的目光....說不清楚.

蕭曦曦有些詫然于此.

"嗯,喜歡就多吃點."冷之清罕見地對女人體貼起來,這句話聽上去並不突兀,只是他從不會說什麼軟話,想到此,他自己都不禁感覺有些肉麻.

上篇:第四十四章 假得真實    下篇:第四十六章 兩個男人的直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