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四十六章 兩個男人的直面   
  
第四十六章 兩個男人的直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六章兩個男人的直面

"嗯,喜歡就多吃點."冷之清罕見地對女人體貼起來,這句話聽上去並不突兀,只是他習慣了這些年來,從不對任何人說什麼軟話.一時間注意到此,他自己都不禁有些肉麻.

所幸,看蕭曦曦並沒有什麼突兀的反應.他佯裝忽略掉自己的兀自尷尬.

蕭曦曦根本不知道冷之清腹中的秘意亂想,隨口答應著"好",繼續自己的動作.

不知為何,現在,他會愈發注意起蕭曦曦的氣息來,她本身,作為她自己,而非丁柔的影子,更加明朗地在自己眼前清晰起來.

這種感覺...冷之清說不清楚--到底是好,還是壞.

"這個,還真是很好吃!"蕭曦曦忽然舉起叉子,炫意地展現自己剛剛切好的一片牛排,"這味道還真是很經典,既有香草味道,又有檸檬...關鍵是,吃著一點都不膩."舉著叉子上的牛肉,她滿眼欣賞.

怕自己不能接受太生的肉質,冷之清點了八成熟的火候.想不到沾著特調的醬汁,牛肉的馨香沁入唇齒,這種味道不禁讓她吃得不亦樂乎.隨之而來的愉悅,馬上驅走了剛才司徒雷焰帶來的不快.

蕭曦曦的眼神閃亮地看著冷之清,情不自禁露出開懷的笑容.

冷之清由此卻怔住了,眼前的蕭曦曦,臉龐白皙嬌嫩,因為開心綻放的笑意更是迷人,流光溢彩的眼神不含一絲雜質.心髒的枷鎖,像被什麼東西輕輕地震動了一下,發出輕微的隱隱的響聲.

"真的很好吃,你不覺得嗎?"蕭曦曦看冷之清面有疑色,以為是質疑自己的說法,隨手晃了晃叉子.

"是麼?"冷之清問道.

看他終于覺醒一般,仿佛對自己的觀點也有了注意,蕭曦曦忙不迭點頭:"是,你還沒吃?可惜,你應該嘗嘗才對."她抬手,要把自己手中的叉子送到口中.

不料,手沒等收回來,卻被另一股力氣拉走了.

蕭曦曦沒反應過來時,便看到冷之清奪手捏著她的手腕,徑直把刀叉挪到自己嘴邊,絲毫無疑慮地,吃進他的口中.

"你..."蕭曦曦頓時愕然,轉而,臉上泛起些許紅暈,"你..."想說點什麼,半響都說不出話來.

"確實,味道不錯."冷之清的臉上,依舊帶著高山仰止的冷然表情.

蕭曦曦對這種表情見怪不怪,只是,他...他竟然絲毫不介意地,用自己的餐具,吃掉自己正吃著的牛排!

蕭曦曦正心思忖度著,冷之清的手機忽然作響.趁著空檔,她趕忙低下頭,忽視剛才的小插曲,佯裝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悶頭切著牛肉.

冷之清擎著手機,目光隨意地落在餐廳一處,又緩緩地回到蕭曦曦身上,對著話筒,只是清然開口:"嗯,知道了.告訴他,我會去."言語間,毫無波瀾.

"你--"他對著蕭曦曦吩咐,"晚上和我去金瀚麟."

"什麼?"蕭曦曦一個驚愕,手里的動作僵住了.金瀚麟...不是剛才司徒雷焰所說的,晚上要和顧若藍去的地方麼?!難道他...

"司徒雷焰的邀約."冷之清輕描淡寫地解釋.

天,怎麼會這樣.剛剛徜徉在美食的快樂中,好不容易忘記了不愉快,現在,又忽然得到這麼個消息.

簡直就是過山車,她抿了抿嘴唇,食欲頓無.無論如何,她都不想剛剛見面交鋒了,晚上還要讓自己受虐.蕭曦曦忙不迭問:"他硬要我去?我不想去,我不去."

"不是,是我,要你去."冷之清的話更是讓她詫然.

"你讓我去?!"蕭曦曦看著冷之清平淡的表情,一副無所顧忌的樣子,讓她頓時匪夷所思,"你--你既然知道我們...我們之間有瓜葛,你還要帶我去?!我不去,我要帶孩子."

冷之清卻玩味地淡笑了一下.

想不到,她窘迫的樣子,頗有些逗趣.而她嗔怪的表情,提及她要帶孩子,讓他瞬間有種小夫妻之間的錯覺.

"你剛剛說的,'當斷不斷’."冷之清重複著她剛才的話,更讓蕭曦曦坐不安席起來.

"是,所以,我這就是要斷的表現.我和他不來往,井水不犯河水,勢不兩立...不就好了.每次見面我都覺得很尷尬."蕭曦曦一口氣說完了,一碰到司徒雷焰的話題,她不是憂心不已,便會畏首畏尾.

她想過,還是直接避免接觸就好了啊,這個是絕佳之選.

"錯了."冷之情毫無疑問的語氣.

"嗯?"蕭曦曦困惑,不禁看著他冷潭的目光.

"不見,說明你介意,或者害怕."他的話讓蕭曦曦沒由來地心驚肉跳了一下.

沒錯,他說的是.她以為自己並不介意,只是,每次看到司徒雷焰,莫名的心慌,自己都不理解的凌亂情緒,每每都泛在心頭.

只要一看到他,她就會心里像風雨搖曳中的一片葉子一般,有些零落.說不清道不明的思緒,糾結纏繞.

"可能...是吧."蕭曦曦淡淡地回答,"這一點,我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總之,算不上是耿耿于懷,我還是有些介意的."

"和我去."冷之清不再多解釋,繼續用不可逆的語氣.

"我..."蕭曦曦想拒絕,忽然又被蜂擁過來的三個孩子打斷了.

"媽咪,媽咪!"快樂的小呼喚,不禁讓她心頭再次暖起來.蕭曦曦忙應聲一一回答.只是間隙中,她腦海浮現著剛才司徒雷焰就要對小爵冷語相對的樣子,有些惶然.

也好,既然他這麼凜然地對待小爵,那麼,她也無需介意.或許,冷之清的意思是對的,自己不介懷的話,才是真的放下吧.

夜色漸沉,低隱了許多的不可名狀,暗潮湧動.

金瀚麟會所的喧鬧卻才剛剛開始,這是彙聚了眾多豪門世家,上流名門的高檔會所,光是門檻的費用就極其昂貴,奢侈無比.當然,對于司徒雷焰而言,皮毛而已,直接忽略不計.

他想不到,蕭曦曦竟然悄無聲息地就和冷之清親密熟絡起來,他絕不能接受也無法理解.不過,不得不承認,自己嫉妒得要死,憤恨得失控.對冷之清,知己知彼才行.

"冷董,歡迎!"司徒雷焰高大頎長的身型從沙發上躍然起身,與冷之清一同孑立,兩個人的魁梧威猛,在包廂中霎時形成一道黑云.

"蕭小姐也來了!"司徒雷焰的目光瞟到站在冷之清身旁的蕭曦曦,語氣很是客套,卻不掩妒意.

"沒錯,"沒等蕭曦曦開口,冷之清接了下去,順勢把蕭曦曦往身上攬了一攬,靠在自己懷里,"習慣帶她."不多言,幾個字卻在兩個男人之間,形成了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硝煙.

"若藍姐,你也來了."蕭曦曦不想多去想紛繁的思緒,對著司徒雷焰身邊的顧若藍露出了笑容.

白天,顧若藍的話雖然有些不對勁,但她並沒有深說下去.而此刻,自己也只能和她多聊了.

"是啊,曦曦,焰執意要我來呢."顧若藍面露羞澀,眼含光芒地看了司徒雷焰一眼.

"一醉方休."司徒雷焰開口.

"說到做到."冷之清並未推辭.

十幾瓶馬爹利已經在鑲金的精致茶幾上擺好,水晶酒杯在滑動的繽紛燈光中,熠熠閃爍.

司徒雷焰冷冷地看著蕭曦曦和她身邊的冷之清.兩個人用眼神意會地交流著,讓他嫉妒得要發瘋.

本以為,冷之清只是相對具有神秘黑道背景的董事長而已,他的過往,自己並未仔細思慮.卻想不到,他竟然在蕭曦曦的身邊.

桌上的空瓶逐漸多了起來,司徒雷焰已經醺然,看著同樣醉意的冷之清,他不再掩飾任何的敵意,雙方暗自較著力氣,終于忍不住,司徒雷焰爆發出來.

他起身,借著酒意抓住了冷之清的衣領,嘴里喃喃道:"你...敢打她的主意!你知道她是我--"

"她不是你的女人."冷之清毫不客氣,伸手把司徒雷焰的拳握住,打算直接掰過去.

"你們..."蕭曦曦頓時大驚失色,剛要開口起身阻撓,卻聽到酒瓶轟然破碎的聲音.

幾個人的目光頓時凝到酒瓶上,轉而,兩個男人停下手,目光迅速移到包廂門口的黑衣身影.沒等作出反應,黑衣身影瞬間進了房門,緊接著酒瓶更猛烈地破碎.

"趴下!"司徒雷焰與冷之清異口同聲地喊道.

蕭曦曦卻愣在原地.她並未見過如此場面,盡管美國槍支管理向來混亂,而上次冷之清也確實是受過槍傷的.只是,沒想到這樣的混亂會這麼近距離地發生在自己身上.

她的心髒怦然跳動,腦海一片空白,忽然,又返回去想到了冷之清...沒錯,是,是冷之清,這些,應該是沖著冷之清來的!

蕭曦曦下意識地往冷之清的方向跑去,身邊還有子彈打在各處作響的聲音,她也不再顧忌了,只管大聲喊著:"冷之清,快跑!"然而,沒等她跑幾步,身體卻忽然被司徒雷焰跳過來撲倒在地上.

一枚子彈,不偏不倚地瞬間擊入他的身體.

不,不是僅僅針對冷之清.司徒雷焰很清楚,對方,是要把他們集中在一起,一同解決.腦海瞬間搜索著,和自己有仇的,難道會是依然活著的...祁志明?!

上篇:第四十五章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下篇:第四十七章 我會對你負責任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