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四十七章 我會對你負責任的   
  
第四十七章 我會對你負責任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七章我會對你負責任的

不,不是僅僅針對冷之清.司徒雷焰很清楚,對方,是要把他們集中在一起,一同解決.腦海瞬間搜索著,和自己有仇的,難道會是...祁志明?!

依舊有子彈射入周身旁邊的聲響,短暫停頓之後,門被反方向的子彈擊中,黑影顯然受到了阻卻.

"別動."司徒雷焰暗聲叮囑了蕭曦曦,撐著半弓著起身,隨即靠在沙發一旁.

掏出暗藏的槍,毫不猶豫地加入冷之清的回擊中.

"可是你…"蕭曦曦沒來得及把"受傷了"說出口,便感覺身上的重量瞬間減輕,司徒雷焰已經全身灌注地摸索著起身.

司徒雷焰皺眉,眼神緊鎖在門口的人影上.他不是中規中矩的頑石,所以,在美國也入鄉隨俗地帶著槍支防身.沒想到,真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司徒雷焰慣常暗沉的面孔,手指放在扳機的位置,眼里閃過森猛的銳氣.很快,與冷之清互使了個眼色,兩個高大身形乍然貼在包廂兩側的遮擋物後,瞄准時機,果敢地回擊.

黑影原本搶占上風的趨勢,沒幾秒鍾便被翻了盤,包廂內的燈光昏暗,而門縫的光線卻映照得相對清晰.對戰逐漸勢頭轉向屋內,狼狽中,趁著匆亂,人影迅速消失在門口.

冷之清起身追了上去.

包廂外已然逐漸混亂,而兩個人的手下也獲悉消息,穿過紛亂的人群,直奔過來.

"在這里待著!"司徒雷焰起身,強按著正在汩汩流血的彈眼,支撐著往屋外追去.

兩個瞠目結舌的女人,怵目驚心地留在原地.

好一會兒,司徒雷焰才腳步有些勉強地走回來,身後的下屬們全部跟了上來,臉色顯然僵硬又擔憂.

"沒事,送她們回去."司徒雷焰坐在沙發上開口.

手下有些猶豫:"可是您…"

"聽不見?!"司徒雷焰揚了揚眉,問道.

三個字,下屬瞬間領悟到了威脅的味道,忙不迭答應:"…是!"起身便去攙扶顧若藍和蕭曦曦.

"司徒雷焰,你受傷了,我…我不走."蕭曦曦緊張不已.自己身上有些濕漉漉的涼意,不用問,剛剛為自己擋著子彈的司徒雷焰的傷口留下的.

"是麼,你確定?"一抹淡淡的玩味竄進司徒雷焰的眼中.身上的槍傷不輕,兩處都精准地射入了胸腔,他能隱約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氣力不足.

不過,值得,為蕭曦曦擋的,值得.

"…嗯."蕭曦曦咬著嘴唇,直覺告訴自己隱憂的擔心.

司徒雷焰蕩開一個笑容,但渾身散發的凜冽氣息依舊不容忽視.不錯,不論他怎麼氣憤,妒忌,最後蕭曦曦終于還是善意地要和自己走.

別說兩顆子彈,十顆子彈也是物超所值.但是,他的額頭流了汗珠.

"焰…"顧若藍翩然開口,臉上滿是緊張.不只是緊張司徒雷焰的傷,更重要的是,她唯恐蕭曦曦會送上門去.

"還不送她回去?"司徒雷焰眉頭緊蹙,抬眼看著手下,並不與顧若藍有任何交集.現在,他的眼里哪還有她,全身心都為了蕭曦曦才是.

"是,顧小姐…"手下人心領神會地上前一步.

"不用,我沒事,我自己會走."顧若藍終于有些忍不住,她簡直有些無地自容了,在蕭曦曦面前,如此得尷尬!看了看司徒雷焰,她癡心,她等待,只是想不到司徒雷焰對自己愈發沒有耐性,對蕭曦曦卻是苦苦哀求一般.

只要她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激起他那麼大的妒意,還有,那麼大的快樂.

咬著嘴唇,她翩然開口:"焰,那我先回去,你,你有事隨時叫我."明明是多余的人一般,卻要強迫自己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嗯."司徒雷焰冷哼一聲,看了下屬一眼.

"是,總裁."對方肅然攙扶著顧若藍離去.

司徒雷焰捂摸了一下身上的傷口,觸到一片粘膩,抬手撚了撚,一片鮮紅.傷口還在流血,從剛才到現在為止,失了不少血.隨著剛才的危機時刻過去,他開始可以隱約地感覺到疼痛.

"對不起,我們趕緊去醫院,好不好?"蕭曦曦試探性地開口.

"你陪我?"拗指繼續玩味地撚著指尖,司徒雷焰問道.

"陪你,是我害的你,我會負責任."蕭曦曦腦海依舊驚懼,她是不理解司徒雷焰這個時刻怎麼還能這麼肆意地拷問她.她滿心擔憂的,不過是他的槍傷罷了.

"好,走."司徒雷焰捂著傷口站起來,輕勾唇角,蕭曦曦隨之走了兩步,卻停下腳步,引起他的詫異,"你改主意了?"心里不無緊張.

"沒有,我和冷之清說一聲."蕭曦曦自然地要掏手機.

"和他說什麼!"司徒雷焰頓時憤然,直接拉起她的手,扯得自己傷口有些生疼,他的臉色已不如剛才,驀然開口,"你,蕭曦曦--做什麼,去哪,都只和我彙報."

"可是他…"蕭曦曦依舊不放棄.

"他知道."司徒雷焰不得已開口,這才安撫了她.看著她放心下來的表情,不再皺著眉頭,他的眼里卻閃過一絲失望.不過,畢竟她還是會陪自己,他安心地踱步出門.

醫院里帶著蕭曦曦一直不喜歡的藥水味道.

坐在走廊里,她滿心忐忑.

雖然知道司徒雷焰這樣重要的人物受傷了,不論大病小病,必然是有最最出色的醫生治療,但眼下,手術室門外,自己空和十幾個下屬在一起默不作聲的等待,著實令她心慌意亂.

她守著雙腿緊張不已地坐在真皮沙發上,看著下屬時不時遞過來的水,她只能客氣機械地拒絕一下,繼續等待.

但願,他沒有大礙.蕭曦曦握著手指都感覺血液不循環了,終于手術室傳來了聲音.她慌忙起身走上去.

穿著病號服的司徒雷焰此刻依舊冷峻得無可挑剔,他的臉色比平日稍微泛白,只是,目光依舊堅毅.

司徒雷焰凝注在蕭曦曦臉上,知道她一直在外面等著,倒是欣然不已:"蕭曦曦,你一直都在?"

"當然,你別說話了,省一省力氣."蕭曦曦怕他牽動傷口,忙囑咐.

"我沒事,除了--"司徒雷焰頓了頓,目光瞥向蕭曦曦,陡然升起不以為然,"沒什麼."

"嗯?"蕭曦曦抿著唇角,沒再理會,而是小心翼翼地跟著推著的病床往病房走.

司徒雷焰此刻很無語,眼前這個憂心忡忡,又帶著愧疚感的小女人,剛才他的話她竟然不懂,他這麼冷酷倨傲的形象,怎麼可能說出除了想看見她之類的話?!

雖然明明自己是這麼想的…司徒雷焰慵懶的音調響起:"慢一點."終于到了他發揮特權的時刻了.

"哦,那我們更小心一點."蕭曦曦不明就里,此刻又只能灰溜溜地遵從他的安排.

看著蕭曦曦低眉順眼的樣子,司徒雷焰這才開懷.

存著對她頤指氣使的爽快感,他還是在躺在床上的時候,握著她的小手睡了過去.盡管是部分麻醉,卻還是勁道十足的.

看著司徒雷焰躺在床上靜靜沉睡過去的樣子,閉合的眼眸上睫毛很長,想不到,男人也可以這樣精致.蕭曦曦審視著他的臉,如果不是那麼暴戾冷然的氣場,不得不承認,他如此炫目的外貌,很容易讓人沉迷.

"別走."司徒雷焰的低嚀聲傳來,握著蕭曦曦的手隨之倏然更緊了一些.但只是一瞬而已,馬上又松了下來.

原來是夢,蕭曦曦謹小慎微地把手慢慢地抽離出來,把司徒雷焰的胳膊放回到身旁,用被子蓋好.

為他抻了抻胸前的被子,蕭曦曦看到他微合的衣領依稀露得出來脖頸與胸膛,而那隱隱現出來的白色,不就是繃帶麼.

當那種白色收入眼眸的時候,她心里不禁又泛起一陣愧疚感.怪自己,他是為了保護自己,才會受傷.無論之前發生什麼不愉快,他未自己擋槍這個,足夠她內疚好一陣子了.

至少,也要到他傷好吧.最不情願的,自己盡然背負了如此抵觸的司徒雷焰的人情債.

她歎了口氣,走出門外,拿出手機.

"喂,冷之清嗎?"蕭曦曦淡然開口,"…嗯,在醫院.好,他們還好麼,嗯…"

掛斷了電話,轉身回了屋,一眼便看到司徒雷焰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睜開有些迷蒙的眼眸正盯著自己.不知為何,蕭曦曦有些心虛,訕訕開口:"你,你怎麼不接著睡?"

"你走了,我能接著睡麼?!"司徒雷焰的眼神逼視得蕭曦曦不自在.

不過,她還是抗爭兩句:"我走了你就不能自己睡?這沒有道理."

"蕭曦曦,你是照顧我的,還是氣我的?"司徒雷焰又拿出自己詭譎的表情,嗔怪著,"誰說…要對我負責的?"耍無賴這種招數,偶爾對她用用,心中竟然無比舒爽.

"你…"蕭曦曦頓時無語.這個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縱橫整個商界的冷調男人,此刻竟然對自己一副反常的表現.

忽然,她伸出手摸了摸司徒雷焰的額頭,若有所思:"看來,的確是發燒了."怪不得,無理取鬧.她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睛.

上篇:第四十六章 兩個男人的直面    下篇:第四十八章 病床深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