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七十九章 她自殺的新聞   
  
第七十九章 她自殺的新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九章她自殺的新聞

冷之清揚了揚眉,薄唇扯起一絲凜冽的弧度:"下去吧."

同處一室的三個人,動作都戛然定住了一般.

司徒雷焰看著蕭曦曦停住的姿勢,她那微翹的嘴唇,像略微撒嬌一般,剛剛還凝望著冷之清的眼神,猶如帶著曾經那份純淨的期冀.

片刻,她反應過來他突如其來地出現,收起了剛剛的神情,轉身扭向另一側.

"早."冷之清冰冷的雙眸看著司徒雷焰.

"早."算不上刀戈相見,司徒雷焰也難掩語氣里的戾氣.

他無聲地看著蕭曦曦,努力讓自己忘掉剛才的一幕.他緩步走到病床前,看著她的背影,剛剛要開口,手機卻戛然響起.

司徒雷焰蹙了眉心,看了眼屏幕,並不忌諱冷之清與蕭曦曦,低聲接了起來:"嗯...什麼?...我知道了."繼續看了眼蕭曦曦,扼制著自己彌漫了肺腑的感覺,他把手中的保溫煲放在了茶幾上,漠然叮囑:"粥,趁熱喝.我先走了."

踱到門口,冷之清卻忽然開口:"以後,不需要了."有自己在的話,她並不需要他的關心.

司徒雷焰駐足了幾秒,未應聲,不動聲色地離開.

此時的病房里,氛圍才逐漸緩和.蕭曦曦也有些苦惱,她可能低估了司徒雷焰的關切,想不到自己明明生硬地拒絕,他卻更是春風吹又生般地起早送來了早餐.

失語.

試圖趕走司徒雷焰盤旋在自己腦海里那沉悶的聲音,然而,卻悻然地喪失了自我調節的能力一般.

"吃早餐."冷之清漠視剛才的插曲,仿佛一切並不曾發生.

蕭曦曦有些無語,他這個時候,竟然還可以故作無事地催自己.她從被窩里斜著看了他一眼,沒吭聲.

"全天下的人,都在關心你的早餐."冷之清的話語依舊冰凍,卻不乏玩味.

"冷之清,你故意的."蕭曦曦終于忍耐不住開了口,臉色並不好看.

冷之清聳了聳肩,隨手拎起司徒雷焰送來的保溫煲.

他的動作一開始,蕭曦曦條件反射地撐起了半邊身體,緊張地注視著他:"你干什麼?"

"早餐."冷之清說著,拉開了保溫煲外面的藏青色皮套,露出了里面堅硬的不鏽鋼煲體.

"扔掉."蕭曦曦毫不客氣.司徒雷焰的出現,攪亂了一個清新甯靜的早晨,而冷之清,又像是故意刺激自己一樣,受不了.

"可惜."冷之清看著蕭曦曦,作著兩個字對仗的回答.

蕭曦曦索性半臥在床頭,雙眸噙著不自在的神情,冷盯著他的手,有些氣惱.她還是解不開心結,對于司徒雷焰,她還是無法置若罔聞.

一想到他,自己的心緒就會莫名地亂起來.心里有些黯然又摻雜著遲疑,像被拉拽著的感覺一樣,很奇怪地不淡定起來.

剪不斷,理還亂.

"你把它..."蕭曦曦歎了口氣,再次重申自己的要求.

沒說完,卻忽然聽到電視里凌亂的聲音,直播著一條算是舉世聚焦的新聞.她的目光也瞬間被吸引過去了.

屏幕上,許多的醫護人員正抬著擔架,舉著點滴,為擔架上的女子掛上了氧氣罩,而女子顯然已經陷入了昏迷狀.

伴隨著交織了醫護車的鳴笛聲,醫護人員的緊張解救聲,還有周圍凌亂的腳步聲的背景中,現場記者也神情凝重地在做著闡述:"據多家媒體報道,凌晨時分,經路人報警,警方在路邊發現了一欲輕生女子,該女子系割腕自殺."

鏡頭繼續拉伸了已經閉門疾馳的救護車背影,直至在鏡頭前變得模糊不清.記者的臉上帶著一襲凝重,繼續道:"據傳,該女子身份系司徒集團皇太子之一的司徒雷焰未婚妻,顧若藍..."隨之,屏幕的一角配上了顧若藍往昔高調出席宴會的照片.

"冷之清,你看到了嗎?"蕭曦曦有些恍然,不可思議地把手指收到了唇邊,看著電視屏幕,像做夢一般.是顧若藍嗎?她...割腕輕生?!

回想起之前的點滴,蕭曦曦詫異,難道,是因為司徒雷焰所說,他知道了是她推自己下樓了,所以...他與她的相處變得不愉快嗎?胸腔里一陣涼意緩緩滲透開來.

"這種新聞少看."冷之清提手按下了關閉鍵.他不想她在這個時候受什麼驚.

"冷之清!"蕭曦曦有些急切地想看下文.她想不出會有這麼驚天的新聞出現,尤其是在自己剛剛住院的第二天.昨晚的雨,原來竟會讓顧若藍在那樣的冰涼之晨,做出這樣的選擇.

再看電視,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報道.

蕭曦曦一時半會兒有些反應不過來.以往的場景在腦海恣意地翻騰,和顧若藍的回憶不多不少,久久思索,她也只是最近才有些凜冽強勢.

想不到,她愛司徒雷焰,可以愛得這麼深刻.

"別想了,"冷之清看的出蕭曦曦格外凝重的表情,淡然開口,"她...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況且,她並無大礙."

蕭曦曦聽了,心里卻有些難受.不能怪他冷血,但更多的怔然是抹不掉的,她淡淡地開口,似自言自語:"有勇氣自殺,還真的是令人無法釋懷的深刻."

那份愛,讓自己都覺得好沉重.

"你希望我也自殺給你看?"冷之清忽然開口,一句話弄得蕭曦曦果斷接不了話.

她看了看冷之清,不能理解他的鎮定.顧若藍雖然傷害了自己,卻並不引起自己的快樂,包括冷之清現在略帶譏誚的言語,她怎麼也輕松不起來.

司徒雷焰,會去看她嗎?...如果去看的話,會不會和好?

這些,其實自己並不該關心,只是,知道了這個新聞,心里多少有些芥蒂.

冷之清不管幾分鍾里蕭曦曦的失神,只是抬起了手中的碗,用湯匙舀了一口粥,遞到她嘴邊.蕭曦曦沒有多想,機械地喝下去,第二口,第三口...忽然,她幡然醒悟,往後撤退般皺著眉頭:"這粥..."難道,是司徒雷焰送來的?

冷之清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默默地點了點頭.

蕭曦曦的表情頃刻停止了,不會吐出來,但看著冷之清,很是無語.

司徒雷焰,和他...

蕭曦曦歎著氣,搖了搖頭.

這個新聞,讓司徒雷焰的確消失了幾天.蕭曦曦偶爾會想到事情的進展,但轉而,努力告訴自己,疑惑總會被解開的.

偶爾看看新聞,那一天的消息,卻仿佛像幻夢一般,戛然打住,並沒有任何只字片語的後續報道.一時間,她也感覺空落落的.

終于在醫生那里獲准,可以下床走一走.

像剛剛學步的孩子一般,一觸及地面,像終于擺脫了床一般興奮地失控.她甩開冷之清的手,在病房里來回徘徊,臉上綻放著舒服的笑容.

"我接個電話."冷之清看了看蕭曦曦,擎起正震動著的手機,轉身走出門外.

蕭曦曦並未介意這個電話是要躲閃著自己接的,她倒覺得沒有他的看護,很是松快.

"蕭曦曦,我有事出去一趟."冷之清進門,淡然開口,走到沙發前,拎起外套穿了上去,沒等蕭曦曦反應過來,上前捏著她的肩膀,在額頭輕輕地印上了一吻,等她在一秒鍾之後想要開口並且動手,他卻迅疾地離開了,"我稍後回來."

轉身,不見蹤影.

蕭曦曦有些嗔怪,但他已經悄然離開,自己也只能依舊在病房里徜徉.近日里,他總是保持著這種略微的親密,要麼距離保持得很恰當,要麼,時間很短暫.

每每她剛剛要燃起小火,他便戛然停止,又換做初始的冷漠.這種小的跌宕起伏,蕭曦曦逐漸地習慣了.

幾分鍾後,蕭曦曦聽到身後門口有悉悉索索的聲響,頭也不回地,她笑道:"你是不是又落什麼東西了?我就知道你..."話說著,轉身,卻不由得往後退了兩步.

怎麼可能...又是司徒雷焰?!

渾身緊張的神經瞬間繃緊.整個屋子里也仿佛漲上了陰霾.

他看上去比往日里憔悴了兩分,但是,渾身的冷調與霸道氣場依舊不改.雙眸暗沉地投注過來,無可挑剔的臉龐,此刻毫無表情,帶著很精致的弧線.

"蕭曦曦."司徒雷焰看著蕭曦曦戛然停滯的笑容,輕聲開口.心髒疼得很難受,此刻的他,太需要她的一個微笑來支撐.

"你...來這干什麼?"蕭曦曦語氣里帶著嚴肅與警惕性.本以為他近日里終于可以罷手消停下來了,沒想到,他又突如其來地出現在自己眼前了.

"我...想你."司徒雷焰的聲音微弱得像一個犯錯的孩子.

什麼?蕭曦曦有些納悶.納悶的不是司徒雷焰出現了,說想自己之類的話,而是這種語氣,仿佛有種穿透人心的頹然,像受了很大的傷害一樣,一改外貌看上去的凌厲,語氣真摯得讓人同情.

不過,自己不會再這樣為難.

蕭曦曦抿了抿唇,淡然開口:"我不需要."

料到她會說這樣的話,司徒雷焰並沒有打破自己的平靜.他帶著最低落的一面,出現在她面前,並不是想收獲她一句話就離開的.

上篇:第七十八章 我會等你    下篇:第八十章 沒有他,還有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