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一百零三章 關于水的,可怕記憶   
  
第一百零三章 關于水的,可怕記憶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三章關于水的,可怕記憶

"有時候這種恰得其反."冷之清輕緩地攬上了她的肩,半撫著.兩個人一同從沙灘走上竹板的蜿蜒小徑.

蕭曦曦沒有拒絕,擔心再刺激了冷之清,她還需要應付一些不想應付的事,只有低頭悶著往前走.

不遠處,從海邊走入沙灘上,司徒雷焰的腳上還沾著濕潤的海水,踩在白質的沙灘上,狹長深邃的雙眸緊緊地盯著跟著冷之清離開的蕭曦曦身上.

剛才,又是那麼簡單而短暫的一碰.熟悉的柔軟,細膩的碰觸...他不舍地轉眸,對上了已經走到沙灘邊沿的顧若藍身上.

"焰,手機拿來了,"顧若藍欣笑著,微開口,"怎麼又下水玩了?"

"嗯,隨便走走."司徒雷焰隨口答.接過手機,隨意地點翻了屏幕,"回去麼?"

"我...想和你浮潛,還有,可不可以再曬會兒太陽?"她也下了一番功夫觀察了司徒雷焰的臉龐,他雖然微蹙眉頭,但還算是放松.

"還要玩麼?"司徒雷焰挑了挑眉,看著顧若藍充滿期冀的目光,點了頭,"好,過去戴泳鏡."他累積的對她的縱容,並不能偶爾的一次猶豫而喪失.

沒有辦法時光倒流,所以,只有把握每刻,便不會前功盡棄.

"幫你倒點酒?"冷之清坐在圓形的溫泉池沿,看著坐在里面享受愜意的蕭曦曦,拿起了酒瓶.

"謝謝!--不過不用了,不用了,我想喝水.還有,我自己來."蕭曦曦拒絕,真沒有被他這麼個男人服侍的習慣.半溫熱的水,不同于大陸的溫泉,根本不會出一頭汗,更像泡個常溫水浴.

"泡著,別著涼."冷之清掃了她一眼,按了她的肩膀,"我去取."

"謝謝."蕭曦曦沒有選擇的余地,只能點了點頭,看著冷之清的踱步走到屋里,她伸手托起水里的玫瑰花瓣,吹了吹.

"水."半分鍾,冷之清把水杯放到了池畔.

蕭曦曦拿起杯子開始灌水,邊盯著冷之清光腳走向一旁的游泳池,她索性變了個姿勢,趴在池沿,看著冷之清走過去,沒等她看清楚,他已經一個雀躍跳進了水里.再一秒,已經從幾米遠的地方鑽了出來.

蕭曦曦頓時傻了眼.

看著冷之清猶如一條善泳的魚一樣,心里油然升起一種佩服和愕然.她自然是怕水怕慣了,想不到,這個男人強健的體格簡直不是蓋的,利索地片刻便游到另一畔,潛入水里一個蹬岸,便就著沖力從幾米外的水中露出烏黑的發.

"好厲害..."蕭曦曦不禁暗歎,看著他在水里迅捷地游動,她也不禁有種摩拳擦掌的興奮.不過,她還是有隱憂的,不敢,還是不要嘗試了.

她搖了搖頭.

冷之清已經再次回到了始發的岸,站在水底,胸膛以上露出水面,他雙手滑去了臉上的水珠,抬眸,看著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的蕭曦曦,不禁泛起了淡笑:"在看什麼?"她居然還會對這個感興趣.

"你游泳真不錯,"蕭曦曦一五一十地回答,"不像我,一看水就害怕,你游得和魚沒什麼兩樣."她一副佩服,卻興趣缺乏的樣子.

"這還是和你..."冷之清剛剛開口,卻硬生生地把後面的話吞了進去,"沒什麼."立即,臉上顯出了一副頹然,目光黯淡不已.

"和我...什麼?"蕭曦曦盎然地追問.

"沒什麼,"冷之清放下了剛才的餒然,像什麼都沒有說過一樣,抬眸又看她,"過來學?別怕,有我."

不知為什麼,許久以來放開的那種她不是丁柔的堅定想法,竟然又會有那麼一絲的悵然.一瞬間,像是又看著丁柔一樣,他想說,這還是和你比過之後,經常獨自游的結果.

眼前,浮現出許久之前塵封的記憶.

......

"比麼?"丁柔的臉上帶著冷豔的興致.

"我,從不和女人比."冷之清薄唇輕啟,斷然拒絕.

"呵,"丁柔的唇角泛起一絲略帶不屑的笑意,"真男人,從來不說這種話.說的話,不過是--"她只是笑了笑,搖了搖頭.

"不過是什麼?"冷之清問道.

"不過是,怕輸,而已."丁柔的杏瞳里充滿自信的凜然,說完,從岸邊滑入水中,試著在水中踮起腳尖,順手把水撩到脖頸適應著水溫.戲謔地看冷之清一眼,又轉目看向泳池的另一頭,目不斜視地,她似自言自語感慨了一句:"虛有其表."

"我麼?"冷之清剛剛開口追問,卻見她已經沉入水中,從岸邊蹬著池壁,隱隱地游出了幾米.

他的薄唇勾起一絲興趣的笑意,縱身躍入水中,追逐過去.

......

"冷之清,冷之清--"蕭曦曦看著冷之清陷入沉思的樣子,不禁有些疑惑,看著他,"你在想什麼?"剛才他的目光,簡直像穿越了一般.

"沒事."冷之清看著正睜大雙眼看著自己蕭曦曦.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情願自己從不曾認識過丁柔,或許,這樣的自己,不會永久性地陷入那片魔怔,隨時都會這麼不可自拔地幡然陷入沉思.

"我其實,真的是很希望學會游泳,"蕭曦曦說著,起身從溫泉池里走出來,抻了一條浴巾,把身上的水分吸了去,圍著,緩步走到泳池旁邊,坐下淺笑著看著冷之清.

這種居高臨下的姿勢,她到覺得自己忽然很頂天立地.

禁不住,笑出來:"我還第一次從上往下看你,這樣看你...撲克臉也變得好看了一些."終于忍不住,她樂呵呵地開起玩笑.

泡了溫泉,果然舒服了很多.

"你...當心,我會給你懲罰."冷之清干瞪了蕭曦曦一眼,想不到她會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是嗎,我才不怕."蕭曦曦往後挪了半步,更是分外愉悅,臉上綻放更快意的笑容.

"是麼,你真不怕--"冷之清對她對自己的激將法就要功成名就的做法,充滿玩味地看著她的臉.

"當然不怕,你碰不到我!"蕭曦曦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引火燒身,依舊愉悅地逗趣.不想,冷之清的雙臂從水里撐著岸邊,猛然彈跳上來,一把將自認為安全的她拉入水中.

蕭曦曦還沒來得及錯愕,已經被泳池里的水淹沒,池水不深,卻也不淺,身邊的冷之清並未特別了解她對于水的巨大恐懼,尤其是看到了剛才她站在海水里的樣子.

相反,他還有些玩味地看著她,等她自己從水里掙紮著站好.

豈料,太過緊張的蕭曦曦剛落水的一刻,條件反射地想要呼吸空氣,一口水邊湧入口中.緊接著,想要再呼吸也只有被水圍著,能觸碰到池底,但還是由于過分緊張不斷地歪斜著滑倒.

幾秒鍾的時間,像半年一樣漫長,她不僅沒有如同他預期的那樣站穩,反而掙紮著越來越往池中央的方向挪動.

"救我..."蕭曦曦慌亂地開口,只是微弱的呼聲在一開口,就又有水灌進來.

冷之清忽然意識到蕭曦曦的不對勁.臉上的玩味笑意消失,忙不迭傾身往前探過去,捉住掙紮不已的蕭曦曦,猛然托舉起來,發現她已經意識斬斷,臉色發白,呼吸費力.

"咳咳咳..."被放在岸上的蕭曦曦不住地咳嗽,眼眸都有些通紅,想把嗆的水咳出來,呼吸像被水凝滯了一般,好困難.

她的意識都有些模糊,雙眼蒙了水霧,白花花的一片,根本看不出來.

全身乏力...好害怕.

到底,怎麼了?只有慌亂和機械的想,反應著,腦海,卻有些反應不過來.

"蕭曦曦,--蕭曦曦!"冷之清頓時愕然,沒有想到自己只是隨意的玩笑,竟然會造成她這麼巨大的反應.險些,釀成大禍.

此刻,看著蕭曦曦無力地咳到半伏到地上,他簡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時間,數不盡的悔意沖到心頭,他心里著實亂起來,極為不舒服與形容不出來的擔憂.

輕拍著蕭曦曦的後背,他不住地喊著她的名字.

"你..."頭腦忽然懵了一瞬,有那麼一刻,蕭曦曦的眼前浮現出仲易軒的臉.渾身,像被什麼擊中一樣,她顫抖起來,用力地環抱著自己,用力地喊,卻也只是微弱地反抗一般:"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不要碰我..."

臉上,分不清楚,是池水,還是淚水.

"蕭曦曦,蕭曦曦!"冷之清焦慮地看著蕭曦曦,一向沉穩的他,猛然有些慌了,顧不得再詛咒自己,他掰起蕭曦曦的肩膀,用力地搖晃,雙手托起她的臉,要求她麻木的目光對准自己的臉:"是我,蕭曦曦,我是冷之清!"

冷...之清...

頭腦很遲鈍,到底是誰?

是他...他是...仲易軒?可是,還是...冷之清?

蕭曦曦的思緒終于開始從驚懼的停頓中,逐漸地緩慢恢複,剛剛發愣的目光,開始緩慢地轉移到眼前的男人身上.

好怕,是不是...仲易軒,那個魔鬼?

不,不是,蕭曦曦的眼眶忽然熱起來,顫抖中,充滿著恐懼.終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冷之清,不是...仲易軒!她忽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流著眼淚,呢喃著:"冷...之清,我害怕..."

冷之清看著眼前終于恢複了意識的蕭曦曦,無辜可憐的眼神,噙著淚水,滿腹的悔意湧上心頭,將她緊緊地抱在懷里.

上篇:第一百零二章 想回岸上去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 不對勁的午餐時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