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十四章 不經意的關切   
  
第十四章 不經意的關切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四章不經意的關切

"沒…沒什麼啊."蕭曦曦停住了步伐,她不會像某些賭氣的女人一樣氣郁離開,淡淡地笑著,"真的…沒什麼."有沒有什麼,都與她無關吧.

司徒雷焰精雕一般的容顏頓時充滿了惆悵的色調,目光氤氳著云霧一般,大手用力地握著蕭曦曦的手臂,生怕一松手就又要失去,"你聽我解釋,我…是為了讓她滾開."

"沒錯,他是為了讓我'滾開’!"顧若藍的聲音隨著司徒雷焰的聲音翩然而至,盡管聽到他口中的自己有些不堪,臉上卻並未表現出不快的神色,"--蕭曦曦,其實你也不必誤會.我們倒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次,是最後的終結而已."

話說完,她臉不改色地看了兩個人一眼,居然露出了一點兒笑意.即使輸,也要輸得有她的風格.

沒錯,當初的司徒雷焰,是她的.曾經她篤信,他永遠是屬于她的,唯一的.

"--夠了,按照你說的,該滾了."司徒雷焰的目光連掃都不掃視顧若藍一眼,更不對她提及姓名,冷沉地下了逐客令.

"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們記得,你們之間,永遠都會有個我."放下一句話,顧若藍似笑非笑地咬牙離開.

永遠,只要有她在的話,就不要期待有什麼所謂的--安甯.呵…

"蕭曦曦,你聽到了,"看顧若藍離開的背影,司徒雷焰轉向了蕭曦曦,"的確…我的方式做的不對.只是她要求…最後一次…"

"我不想知道,你不用說了.沒關系,真的沒關系."再度淺笑了一下,她忍著心頭微微泛起的小酸楚.

如此看來,顧若藍是索要了最後一吻,告別之吻.然而,她的話,就是這樣的意思嗎?疑惑著,樓道已經恢複了安靜.

轉眸,蕭曦曦看到司徒雷焰帶著歉意和擔憂的目光,機械地抬了抬嘴角,意思是笑著.她這樣的笑容,反而讓他有些放心不下了.不過,總這樣僵持下去,反而會更尷尬.

幾秒鍾後,他岔開了話題,"孩子們呢?"他是讓蕭曦曦帶著孩子們過來的,眼下卻只有蕭曦曦在.

"他們在休息室里,"蕭曦曦一五一十地回答,想起出來前小爵的表現,她輕歎了句,"小爵這孩子,真的是…越來越像你了."像他一樣不太講道理,對待人和事物,偶爾會一副很古靈精怪的樣子,偶爾,又帶著蠻橫無理.

"是麼?"她的反應很快引起了司徒雷焰巨大的喜悅,沒想到她會親口承認孩子們和他愈發的相向了,"他哪里和我像?"光是想她腦海中這種判斷,他熱血都沸騰起來了.

"他--"蕭曦曦若有所思,"蠻橫,不講理,有時候決定很草率和武斷,偶爾會犯臭脾氣,說也不聽,只管自己的事…"說完,才發現仿佛在細數一堆缺點.

自然,這樣誠實的回答,讓司徒雷焰剛剛升騰起來的歡悅立即頹然了.

原來,是他自己想歪了,自作多情而已.說小爵的,居然是他身上的那麼多缺點,整體上感覺他就好像是個沒有優點的人一樣.

"我會教育他和小蕙,責無旁貸."司徒雷焰輕緩地將手臂放在蕭曦曦的肩頭,往休息室走去.

走出雷布斯公司的大門,顧若藍的眼淚才如同決堤一般傾瀉而下.

沉痛,生疼…沒錯,是心痛的感覺.到了難以呼吸的地步.

她抬手撫了撫嘴唇,剛才,司徒雷焰的溫度和氣息都在,那種味道,那種她深深依戀了很多年的他的專有味道,竟然有一天如同幻彩的泡泡一般,升到了很高很高的空中,卻戛然破碎了.

四處,滿是四濺的水渣.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兩行淚順著臉龐流了下來,弄花了她為了見他而無比精心地妝飾的面容.

不再氣急敗壞,不再落荒而逃,現在的她,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的東西.最重要的,是司徒雷焰.

眼前沒有圍堵在家門口的記者.沒錯,從一早起來,她是突破了重重的記者圍堵,才可以安然地站立在他們面前.

只是,是站立在他們兩個人面前!

顧若藍緊緊地咬著嘴唇,咬得口腔里充滿了血腥味道,處于絕望的時間了,已經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其他的方法或者途徑.

"喂,冷之清我…喂?--喂!"電話接通了,她剛剛打算開口,卻聽到對方掛斷了.

再撥,依舊掛斷.再撥,掛斷…

呵,原來,全世界的人都將她拋棄了!

擦了擦眼角的眼淚,顧若藍抬起雙眸,死死地抬眼向空中望去.雷布斯公司的標志在湛藍天空下熠熠發光.然而,看上去很近,卻覺得亮得晃眼,簡直像是對她冷笑一般.

一時間,顧若藍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休息室里.

"來,司徒爵,過來,爹地要和你談一談."司徒雷焰故意冷著一張臉,佯裝有些慍怒.

這幅表情似乎奏效了,小爵一聲不吭地走到他的身邊.這個反應,讓蕭曦曦都有些詫異,明明是沒人能降得住這孩子的,想不到,司徒雷焰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讓他如此地恭敬.

只是,令兩個大人根本想不到的是,貌似表現不錯的小爵的確是一言不發地聽從著走到了司徒雷焰身旁.但立即,他開始擠眉弄眼地諂笑起來,"爹地,我就知道,你一定又是聽媽咪的!唉,天底下的男人,怎麼越來越不像個男人了!"

一句話,簡直讓司徒雷焰要噎死.

蕭曦曦愣了半秒,馬上情不自禁地笑出了聲.小鬼頭,真是越來越人小鬼大了,竟然還會調侃司徒雷焰.太歲頭上敢動土,恐怕這孩子是第一個.

"司徒爵,你放正經一些,"盡管冷汗了一下,司徒雷焰還是竭力保持著鎮定,"你和爹地說,你是不是對人對事的態度不夠禮貌?"蕭曦曦在旁邊,弄得他都有些緊張起來,更怕小爵又來一個語不驚人死不休,連招都接不上.

"唉…"小爵才根本不理會這一套,沉思了幾秒,看了看司徒雷焰,"爹地,你能給我做一個好榜樣嗎?"態度很是認真.

"那是自然."司徒雷焰信誓旦旦,看兒子終于對自己開始有了崇拜的期冀,心里相對松懈了一些.

這個兒子,讓他玩味地疼惜和喜愛不已.不知道,二十多年前的自己,是不是也是如此的樣子.

正想著,小爵卻話鋒一轉:"你做榜樣給我看的話,就不能不那麼怕老婆嗎?!"質問的語氣肯定無疑.

"哈哈哈…"沒等司徒雷焰反應,蕭曦曦已經笑得喘不過氣來.看司徒雷焰吞了青蛙一樣的表情,雖然小爵的教育問題是毫無進展,但現在這個場景,實在是忍俊不禁.

"不許笑."為了達到小爵口中所說的"榜樣"樹立,司徒雷焰故意端了架子,冷漠地掃視了蕭曦曦一眼.

蕭曦曦心領神會,極力地忍了忍,可是心里依舊癢癢得不行.讓司徒雷焰有挫敗感的,恐怕帶孩子這件事應該是其中之一吧.

"你敢欺負我媽咪!"小爵卻一改剛才的冷靜,有些沖動地脫口而出,後面緊接著要說出威脅的話語一般.

司徒雷焰卻瞬間伸出大手,鉗住他的兩只小手,弄得他掙脫不得,只能干瞪著他.半響,還有些恨意地開口:"即使你是爹地也不行,誰敢欺負媽咪,我就…"

"哈哈哈!"司徒雷焰忽然滿意地大笑起來,松手,撫著小爵的頭,"不錯,是我的兒子.你這麼說出口,爹地才明白,這個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男人在保護你媽咪.不過,司徒爵,你記得,只能智取,不能強奪.聽到沒?"

疑惑著司徒雷焰的態度,小爵皺著眉頭,也沒再發飆.

一旁睹視著一切的蕭曦曦,一時間不置可否起來.司徒雷焰的話,分明是在說自己.他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流露著對自己最自然的關切.

這,不是錯覺.

"在想什麼?"看到她在失神,司徒雷焰問道.

"沒什麼."蕭曦曦淡淡地說,看著小爵像從父母之間解脫了一樣,朝著落地窗旁邊跑去的背影.

視線落到落地窗旁的仿古瓷瓶上,在洛杉磯待久了,想不到還會偶然碰到中國的東西.忽然想到了父親,當初,他也是時常來美國的,但是,總是會教育自己,不要忘本之類.

這也是蕭曦曦為什麼一直以來,始終堅持兩個孩子務必說國語的原因.正恍然著,蕭曦曦的眉頭猛然皺起來,看得到小爵正拿著手里的東西拋向天空,轉而起身跑向東西飄落的地方.

而那個地方--分明就是大瓷瓶!--不出所料,瓷瓶被碰到了,小爵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這還好,而下一秒鍾,蕭曦曦倒吸一口涼氣,比小爵還要高好幾頭的瓷瓶搖晃了兩下,旋即搖搖欲墜地就要往他的方向倒過去.

不顧一切,她猝然起身奔了過去,但,另一個身影比她更迅疾了一些.

沒等她趕到跟前,瓷瓶已經轟然倒下,伴隨著巨大的破碎聲,她愕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小爵安然無恙地被司徒雷焰抱在懷里,司徒雷焰重心偏斜地倒在地上,再一旁,是一地凌亂的碎片.空氣里,微微飄灑著一種瓷器破碎掉的氣息,像是舊舊的塵土味道.

上篇:第十三章 驚人一幕場景    下篇:第十五章 陰謀下的恬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