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四十二章 誰敢動她   
  
第四十二章 誰敢動她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二章誰敢動她

"嗯,"司徒雷焰一點兒不容商議,認真的看著她,"我要她,把欠你的,全部還會來."

全部,還回來.

蕭曦曦看著司徒雷焰那張堅持的臉龐,俊美得無可挑剔,滿腔都是為了她而憤恨的樣子.一時間,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往事重提是折磨,然而,有些東西,或許還是需要一個結果的.

又開始了等待.

蕭曦曦一言不發已經有一個多小時了,她靜靜地凝視著地板上的某處,目不轉睛地盯著,思緒卻明顯飄向了遠方.

終于,手機的振動聲打破了整個屋內的靜寂.

"喂,"司徒雷焰的聲線低沉又冷感,"帶過來."由于身體仍未完全複原,他還只是坐在寬大的沙發上,不過多地挪動身體.

聽著外面逐漸響起的喧鬧聲,蕭曦曦的心不知不覺地往上提著,聲音到了門口,明顯是顧若藍的攪亂聲.蕭曦曦的心到了嗓子眼,更有些糟糕的凌亂起來.

真的是,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一天這麼相見啊.

不知是該用"尷尬"形容,還是什麼.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顧若藍的聲音毫無顧慮地提高,"就是見焰而已,我告訴你們,他絕對不會這麼..."

說著,她被人拉扯到了房門口.

屋內.

"去把門打開."司徒雷焰吩咐著.

"哦."蕭曦曦的聲音很低,屋里只有他們兩個,不是叫她是在叫誰呢?

即使再也不想與顧若藍有任何瓜葛,而眼下這些是絕對也躲不開的了.

"放開我..."顧若藍正反著身與身後的人糾纏,轉身朝向屋里,赫然發現房門已經打開了,而蕭曦曦正抿著嘴唇怯怯地站在她面前.她的表情頓時僵住了,"怎--怎麼是你?!焰呢,我要見焰,你這個--"

說著,她伸手要抓向蕭曦曦的衣領.然而,這個動作,卻被"陪同"而來的幾個人驟然抓住了.

掙紮了幾下,她沒法動彈,只能嘴上表達了極度的不滿.

"放開她."屋里,繼續響起了那個足以震住所有人的聲音,空氣像凝固了一樣,"蕭曦曦,你過來."

顧若藍倏然安靜了.

屋內,沒錯的,蕭曦曦亦步亦趨地走向的,正是那個她為之折騰許久的男人.

司徒雷焰猶如暗夜里的星芒一般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顧若藍.這個遠沒有看上去那麼惠質溫婉的女人,曾經一次次作梗,夾雜在他和蕭曦曦之間,造成了那麼多無可奈何的過往.

而就在剛才,她還要對她用出讓他想要撕碎她的方法,試圖傷害蕭曦曦.

"顧若藍,你是要走上絕路麼?"司徒雷焰開了口.

一陣冷沉.

"焰..."顧若藍緩緩的,卻沉重地走向司徒雷焰.眼眸里帶著萬念俱灰中的一點點期冀,她強撐著有些發軟的腳腕,走到了他的跟前.

"有什麼想說的麼?"司徒雷焰的雙眸不帶任何表情地看著顧若藍的臉,那張曾經他也為之心碎心痛的臉龐,此時像是在嘲弄當初他的所有的傻.

"焰,我,我是因為愛你,所以才..."顧若藍無力地道著,企圖希望他能夠相信她,"就算整個世界我都不要了,我都只要你,焰,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沒有你就沒有辦法活下去.真的,你不要,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說著,她癱坐在地上,帶著哭腔,眼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蓄滿淚水.

已經逐漸蒼白的臉龐,輕緩地抬起來,注視著司徒雷焰,渴望得到一點點的原諒.即使,是命懸一線,孤注一擲...她,也還是要試一下.

只是,沒想到,司徒雷焰依舊不為所動,仿佛雷打不動的態度已經完全固化了,薄涼地問:"就這些?"

機會給她了,贖罪與哀求,都是她的事.

"我真的...我已經對你期待到無奈了,焰,我的心每天都像是被放在烈日下暴曬,然後,又瞬間拿到冰窟里冰凍起來,"顧若藍伸手撫過臉頰上的眼淚,"我已經為了你,變得足夠優秀了,你還覺得不夠嗎?那麼多的不安,那麼多的委屈,我都在默默承受,為什麼...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

仿佛,哭天不應,叫地不靈.顧若藍想著一次次自己像是漂浮在水里的荇草一般,浮浮沉沉,沉沉浮浮,卻始終,不會永遠地生長下去.

水,始終還是愛著魚的,而非,荇草.

語罷,她抽泣著,抬起眼眸帶著一種油然可憐的樣子,坐在地上看著司徒雷焰.哪怕只有一次,只有一次機會,她...也希望喚回他.

"我已經相信,有種人,是蛇蠍心腸一般,"司徒雷焰娓娓道來,像說著最為平常的話一樣,"縱使外表惹人愛憐,甚至,有時候,還可以用眼淚去換取同情,但--這種人,不堪為人."

字字,一針見血.

像是頭上直接敲了沉悶的鍾一樣,顧若藍想不到司徒雷焰對自己會用這麼直截了當又徹骨冰涼的話.

有些不可置信地,她抬起眼,不再流眼淚,愣愣地看著他.

站在一旁,蕭曦曦也有些詫然,或者說,更精確的是驚訝好一些.她從來沒想過司徒雷焰會對一個女人用上這麼殘忍的話,一直覺得他縱使再怎麼渾然憤恨,也都不會這麼去形容一個女人的.

尤其,是當面,去傷害.

自然,對待自己的那些與此不同,這種敞開天窗說亮話的態度,她還是第一次見.

一直站在一旁聽著,注視著昔日曾經親密無間卻又走到這樣的兩個人,而這些,與她是完全脫不了干系的.

"你...都是你!"顧若藍的嗓音忽然提高,一下子將正失神的蕭曦曦嚇了一跳,沒等她反應過來,全身都被一股巨大的力氣撲過來,踉蹌著,她險些往身後倒下去.

"啊--"隨著一聲驚呼,蕭曦曦身上的力量消失了,代替的,是一雙溫和的大手,正舒適地扶著她.

仔細看,發現顧若藍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摔倒在了地上,那雙怒目仍然耽然地盯著她.

"顧若藍,你知道,我從來不對女人動手,"司徒雷焰暗暗地攬著蕭曦曦,"只是,我重申一遍,誰敢碰蕭曦曦一下的話,我,司徒雷焰,絕對不會輕饒."

"你...你們..."顧若藍咬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想讓她如何?"司徒雷焰碰了碰蕭曦曦,示意她做出決定.

"什麼?"蕭曦曦愣了愣.轉而,明白了,他這是在讓她想一想怎麼對待正癱坐在地上的顧若藍.

可是,要...怎麼辦呢?她遲疑著,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去決定另一個人的命運.

蕭曦曦抿著嘴唇,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她...我決定不了."無論如何,她也想不到要去決定顧若藍的路.

"要讓她死,還是讓她活,你一句話的事."司徒雷焰根本無視坐在地上的另一個女人.

什麼?

蕭曦曦的心髒莫名地撲通一下.

要她--死?

眼眸,緊緊地去追隨顧若藍的臉.那張已經愈發蒼白的臉上,泛起了陣陣的恐懼,但依舊緊咬著牙關,不肯松口說一句道歉.

"我決定不了,"蕭曦曦還是淡然地開了口,目光轉回到司徒雷焰臉上,"她的命運是她自己的,司徒雷焰,無論你,無論我,都改變不了."

"你不要以為你裝作一副善良單純的樣子,我就識破不了,蕭曦曦,你..."顧若藍再次抬眸,用著凶惡的語氣.然而,後面的話,卻被司徒雷焰一個眼神堵了回去.

"司徒雷焰,你可以回避一下嗎?"蕭曦曦忽然提出,讓另外兩個人都著實吃驚,"我想和她談一次,就一次就好."

無心標榜贊頌自己,她只是,忽然覺得顧若藍無比可憐起來.

"和她在一起太危險,這個女人,已經無所不為了."司徒雷焰沒有離開的意思,他絕對不想一切都終于宣告平息的時候,蕭曦曦還會被顧若藍傷害.

"若藍姐,我相信你,你相信我嗎?"她補充了一句.

拋開司徒雷焰的態度不管,她只是感覺有些東西還是應該挽回,或者,人心相惡這種事,她是從來沒有想過的.

顧若藍沒有說話.

蕭曦曦繼續追著司徒雷焰的眼睛,被她實在是"逼迫"得夠嗆,司徒雷焰思慮了良久,才深深地長出了一口氣.一只手撫著她的臉頰,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仿佛在叮囑最為寶貝的小孩子一樣,輕聲在蕭曦曦耳畔說:"如果有什麼事,我會立即過來.記得,這輩子,死我也要捍衛你."

說完,薄唇似有似無地在她的臉頰上蹭了過去,高大挺拔的身型翩然離開.盡管由于傷痛還有些步履不夠沉穩,但,整個的氣場在他離開了之後,空氣才不那麼壓抑.

蕭曦曦走到門口,輕緩地確認了門的確關緊了,才走回到顧若藍旁邊,默然遞過去紙巾.

上篇:第四十一章 全部還回來    下篇:第四十三章 我恨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