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第四十八章 與他的句號   
  
第四十八章 與他的句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八章與他的句號

"--這點你放心,"司徒雷焰的聲音戛然響起,"這種機會,你恐怕這輩子等不到了!"似笑非笑地,他擎著就被來到兩人之間.

知道是個氣氛很好的宴會,蕭曦曦無奈地笑了笑,司徒雷焰盡管這麼說,還是不會有什麼真的威脅語氣的.畢竟,如果沒有冷之清,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司徒雷焰微眺了一眼蕭曦曦,走得離她更近了一些,仿佛宣示著占有欲.

冷之清對他這種態度了然于心,淡淡地再次笑了笑.舉起手中的高腳杯,他的臉色再次恢複了冷然,目光凝聚到司徒雷焰臉上:"等不等得到,還得看夢想與現實間的差別了."

說完,他提起酒杯,放在唇邊,輕輕地啄了一口.

毫無語氣,卻帶著猜不透的意味.

"你們兩個...要當我不存在嗎?"實在是有些窘迫,蕭曦曦斷然開口.

再怎麼樣,她還是在這里的,枉費她故意干咳了半天,兩個大男人卻還是熟視無睹的樣子.再說下去,也只能是個無解的求解.

"最後一次,我和你單獨談."冷之清沒有掩飾想法,直接地轉向蕭曦曦.他不再在意司徒雷焰的反應,多少能看得出來他這種迫切.司徒雷焰和她的時間還多,而他,也許,辭別了,下一次不知道還會什麼時候.

蕭曦曦條件反射地看了看司徒雷焰那張冷沉的臉,她的他如果不樂意的話,那麼,她是絕對不行的.

司徒雷焰的薄唇微微向下拉了一點兒,多少看得出不痛快.只是,他也覺得,是時候讓他們也做個--道別.

默認了,蕭曦曦才對冷之清點了點頭.

拎著裙角,一步一步認真地跟在他身後.熟悉了已久的,跟從的步伐,想到他也曾經像騎士一樣地守著身邊,那些從始至終的告白,抑或是親密的小接觸,蕭曦曦有些不自然.

不過,還是要畫句號的.

天台的風微微地拂過面頰,輕柔的,很能讓人安靜下來.

"說實話,我會很想你."冷之清第一句,開口,便是讓她一陣詫然.語氣里沒有很濃厚的依戀,卻像說著最為普通和平常的家常話.

這種態度,倒是很符合他慣常的形象.

"你不要...想我,希望沒有我的日子,你會過得幸福."蕭曦曦的眼神很堅定.站在天台,獨處的環境,給了她一種毫無束縛地表達自己想法的空間.

不自覺地,說什麼,都還是會想到司徒雷焰.或許有些話很不含蓄,但是,她也還是要給一個明確的回應.

"這種事情,不是我決定,就真的可以控制的."冷之清卻釋懷地笑了笑,目光不看蕭曦曦,聲音里加了幾分沉穩,似乎一切都看開了一樣.

蹙了蹙眉心,他還是展開,露出罕見的笑容.

"想念,也分很多種,我希望你的那種,是...親人之間.可以嗎?"蕭曦曦嘗試著,往親情上引導.

這種時候,她還是盼著有一線希望.

不知怎麼的,現在,想把他和嚴睿歸為一類.他們對她的悉心照顧與寬大的包容感,不同于司徒雷焰帶來的那種怦然,相反,是一種讓她從心里溫暖的厚重感.

除了小爵和小蕙之外,已經再無親人的她,現在,又有種需要親人的感覺.

"呵..."冷之清蠕了下薄唇,沒有接這句話,卻開始交代另外一件事,"我想,你還沒有忘記仲易軒吧?"

蕭曦曦愕然.

--仲易軒?!--仲易軒!

頭皮一陣發涼,冷意,逐漸地蔓延到全身.其實,那一次冷之清把他嚇跑之後,她就再沒見過他,慢慢地,甚至要淡忘了.

當然,不會完全淡忘.這個夢靨,實在是很深重.她敲了敲自己的頭,讓自己清醒一下,不要再沉浸在一種設想的恐懼中.

想想他之前對她做過的那些事,有底線無底線的全部都做過了,一想到此,滿心的,蕭曦曦只有倉惶感.簡直想要找個他永遠找不到的地方,深深地藏起來.

和司徒雷焰在一起,也不能完全確保就沒有什麼問題...

想著,她有些心慌意亂.

"有我在,他不會騷擾你."冷之清安穩地道,他看得出蕭曦曦想要逃避的感覺,語氣里的放心感,慢慢地緩釋著她的胸口堵意.

"你就那麼...確信嗎?"只顧著關心他話里的結果,蕭曦曦沒有再多想,只有重複他的問題,"只要有你在,他真的不會再干擾我的生活嗎?"

"看你的樣子,好像是想要他從這個世界消失一樣,不過--"冷之清又笑了笑,"也不是不可以.那回去,我就解決了他..."

"不用,我,我不是那個意思!"蕭曦曦從渾渾噩噩中脫離,臉上還有點兒泛著蒼白.不過,看冷之清這種口吻,好像是仲易軒的生死都放在他手里一樣.

而現在,他這種信誓旦旦的樣子,倒是讓她逐漸地從緊張感中慢慢地放松下來.

如果早知道如此,那麼,當初她無論如何,也還是要多和冷之清在一起,把他嚇跑了的.雖然這種"利用"冷之清的想法不太道德,不過,想想,對仲易軒那種人...還用得了"道德"二字嗎?

想著,蕭曦曦又歎了口氣,神思暇游著.

她這種一會兒歎氣,一會兒露出笑意,一會兒心事忡忡的樣子,著實讓冷之清有些匪夷所思.他皺了皺眉頭,問著:"你不舒服?--就提一下他,你就這麼不舒服?"

蕭曦曦的舉止,實在是轉換得太快了.

和丁柔相比,她總是帶著不同于她的靈動,可愛,又帶著一些嬌嫩和羞怯的樣子.

兩個人,無數次在他的夢里交織出現,到底是誰,他也一直在問自己.還找不到答案的時候,他已然看到,她回到了她的最初.

謎,是他的生活吧,真實,卻又像是在夢境里.

"這次...你沒事吧?"蕭曦曦的目光捕捉到冷之清一瞬間的失神.她有些奇怪,愣住和i清又不像她,想要走神,都還是不容易的.

"沒有."冷之清看著眼前已經恢複了正常的蕭曦曦,不禁有些自嘲,只有她讓他引起遙遠的思緒,"記得,你要幸福.如果哪天,讓我知道,你不幸福的話,我還是..."

"我會幸福的."堵住他接下來的話,蕭曦曦不想他繼續重複下去,強調來強調去,她只會覺得歉疚,"--不過,幸福的定義又是什麼呢?"

腦子里,想到的是司徒雷焰那一刻的表情.

他是要給自己什麼呢?從始至終的一切,就像一場美麗又曲折的幻夢.現在,就走到幸福的終點站了嗎?可是,自己,和司徒雷焰的幸福,又到底是什麼呢?"是你自己的感覺,還有,你們的歸宿."冷之清言談舉止中,帶著過來人的意味.

蕭曦曦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宛如明白了,片刻之後,卻兀自輕微地搖了搖頭.她不明白,其實,還是不明白.

自己期待的是什麼?而他,又要給她什麼呢?緩緩地走回宴會廳里,目光機械地看著餐桌上的食物,不忙不慌地踱步走著,忽然腰間一只宣示性的手臂又緩過來.

她抬眸,不用想,又是司徒雷焰.他現在,總是在公開場合隨意地攬著她,像是抓住一切機會宣告主權.

然而,她卻淡笑了一下,身體微動了一下,有些掙脫的意味.但司徒雷焰的手卻並不如同她所期冀的,相反,更收緊了一些.

蕭曦曦也便不再掙紮.而目光,卻躲著他.

司徒雷焰沒有注意到這種微妙的變化,他輕探下身體,毫不避諱目光地,唇又湊到她的唇邊,自然而然地找尋那片柔軟.

"不要,這里這麼多人."蕭曦曦略帶羞怯地抬手,捂著他的薄唇.說著話,望了他一眼,又有些不自在地把視線挪回去,手,也縮了回去.

這下,司徒雷焰感覺到了她的變化.

只是和冷之清談話之間,就產生了無形的變化.他沒有太多想,緊蹙了眉頭,手將她收到懷里更緊了一些,另一只手,硬是掰著她的下顎,硬要她將臉頰面對著自己.

水晶燈下,盈潤的光芒中,一對璧人又吻著了.

當然,只有當事人知道,一個不情願,另一個,硬要抹去這種不情願.

"說,你怎麼了?"離開了她的唇,司徒雷焰帶著薄涼開始發問.

"沒什麼啊,我能有什麼?"蕭曦曦反問,不是發自內心的吻,她顯露出了心不在焉.

"說實話."司徒雷焰命令性的語氣.

"實話就是什麼也沒有."蕭曦曦還是堅定地做出回答.要她說什麼呢,她又能,怎麼說呢?司徒雷焰睥睨著雙眸,仔細地審視著懷里蕭曦曦的反應.看著她,熟悉,卻忽然有些陌生.她向來單純慣了,一向,也都是由著他,現在忽然有了心事,讓他一時間不知從何下手.

"你...有什麼不滿意麼?"司徒雷焰不多慮地接著問,懷里的她,卻帶著落寞與無聲的抵抗,這種滋味,他不喜歡,很不喜歡.

經曆了這麼多,她還對他有所遮攔和掩蓋的話,那麼,他覺得...遺憾.

蕭曦曦咬著嘴唇,搖了搖頭.

上篇:第四十七章 如有某天厭倦    下篇:第四十九章 它根本沒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