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致命之愛(冷與柔32)   
  
致命之愛(冷與柔32)

g,更新快,無彈窗,!

"丁柔,你記住,沒有我的允許,你絕對不許出任何事!"

訓斥一般的口氣,卻飽含著無言的痛感.丁柔聽上去,卻是滿心的寬慰,她沒有多余的力氣再說什麼,只覺得自己身上發涼,似乎是被抽空了什麼一樣.緊緊地捂著傷口,血像流水一樣地向外潺潺而出.

"你不許睡,聽懂了嗎!"冷之清緊皺著眉頭,竭力地用最大可能性的油門向前行駛,看著丁柔羸弱的狀態,愈發空洞的眼神,忽而她的眉頭不再皺了,卻像一個渴望酣睡一場的孩子一樣,淡淡地,緩緩地,閉合上了雙眸.

很不妙的感覺沖到心頭,冷之清瞬間有些手忙腳亂起來.

他沒法放下手頭的方向盤全然撲到她身上,然而,所有的一切,也敵不過她更重要.

"我覺得有點困…就睡一下…"丁柔淺淡地說著.她顯然明白這種態勢是不應該的,然而,確實困倦和疲乏.有種睡意越來越強烈地籠罩著自己,身邊原本是跌跌撞撞的,車開得不穩,甚至,隱約還會撞到什麼.

但,她想睡,周圍漸漸地變得舒服起來.

"不許睡,聽到了嗎!馬上到,我們馬上就到!"冷之清已經顧不及任何其他的話了,只有命令性的語氣.直線前行,他沒有其他的選擇.

擎著手機,他看著後視鏡的方向,對著電話另一頭急促地說著,"馬上給我帶救護車來!我們在威爾二號大道,第三個十字路口,馬上!"

不知道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吼勁,他邊忿恨著不能再開快點,語氣里全是濃厚的威脅氣息.斜看著在一旁已經低低不語的丁柔,他全心都是最為沉重的心疼.

******

十足的藥水味道,刺激著鼻翼.

"救不活她,我要你們都死!"將已經昏迷過去的丁柔打橫抱進手術室,冷之清像一頭憤怒的黑豹一般,對著瞠目結舌的醫生護士道出這句.

手術室的燈亮了,其實並不算刺眼,卻讓人焦灼.

冷之清雙手交叉著,手肘靠膝蓋支撐,將額頭抵在雙手合攏的骨關節處.丁柔的一言一語,一舉一動似乎就在剛才.而轉眼,卻是滿身是血地躺在那張床上…

"先生,要不要喝點什麼?"李管家的聲音忽然在一旁響起.

冷之清緩緩地抬起頭,看著他,良久,才面無表情地詢問,"有酒麼?"

酒,可能是現在唯一能夠讓他達到麻醉自己,控制這種噴湧而出根本無法制止的沉重感的東西.手術室里,不知道還在經曆著怎樣的一場生死力搏.

"先生恐怕也應該知道了."李管家並沒有回答他的話,"她…"看著冷之清的臉色,他終究還是沒有說下去.

冷之清機械地愣神,隨意地聚焦到某個點,點了點頭,卻也搖了搖頭,"她是有怎麼樣?不用查了,無所謂…她說了,她是."

天知道,他居然會愛上一個要緝拿自己的,所謂的fbi!

天大的諷刺!

冷之清皺著眉頭,仍然是失神地看著某處,許久不語.

經曆了這麼多的顛簸,他本來該是累了的,甚至比丁柔還要疲乏的,然而,他卻硬是撐了幾乎一夜沒有合眼.布滿血絲的眼神,沒有往日里的炯亮,卻仍然帶著關切.

一個略顯嬌俏的身影出現在醫院的走廊里,直到走到冷之清的身旁,才輕緩地安撫一樣地淡淡開口,"冷董,您先休息,這里有我來照看.你放心!"

冷之清抬眸,看到眼前的人有些意外,"華雪?怎麼…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看到冷之清有些憔悴的眼神里,終于因為自己的到來而散發一種特別的光芒,華雪還算滿意地舉了舉手里的便利袋,"喏,知道你要喝酒,清哥,接著!"

冷之清沒有拒絕,伸手從便利袋里取出一聽啤酒,清脆的響聲之後,泡沫飛濺.他無心理會這些,等泡沫淨了,放到唇畔,大大地灌了幾口.

麻醉靈魂,他想要麻醉自己.

"我看,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是我還差不多."華雪淺笑,輕快的語氣,盡量想讓冷之清放松下來.

她抬眸,看著手術室,苦笑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人了解我,包括我自己."如果他真的了解,那麼,此刻也許會開導自己,而非讓自己如此痛苦地在這里等待.

"呵,難得我從德國特意飛過來,"華雪嫣然一笑,話說著像是不滿意,卻只是一種嗔怪,"看你這副落魄的樣子,我就知道你這次可能碰到真命天女了!"

"何以見得?"冷之清吶吶道.

"一個眼神就知道,"華雪看著手術室里的人,放下手中的袋子,雙手合攏,閉著雙眸默默地禱告了幾句,"我希望她能好起來,不論你們之前是糾結和糾纏過什麼,我還是相信她是有苦衷的."

冷之清微揚了眉毛,"李管家?"

"嗯哼."華雪聳了聳肩,"他是個忠貞不二的人,很久以前,我父親也這麼慨歎過.當然,我也贊成這一點.其實當初他的話你是該相信的,不過…愛情這種東西,也是毫無辦法的事情.就算你相信他了,又怎麼樣?或許,結果還是一樣的,就是你還會為了里面的女人而心碎心痛…"

冷之清又一抹無奈,"看不出來,你這幾年是成長了不少,一點兒都不像相親時候的那個小女孩兒了."

時光,果然是一把刻刀.可以把很多很多的東西,甚至很多很多的人,改得幾乎認不出來.

"嗯,有時候我會想,是不是如果再晚幾年的話."華雪的眸底閃過一絲落寞,"如果是現在,我們相親,那麼…你會不會愛我?又或者,躺在里面的那個人,是我?"

蝴蝶效應的可怕的,又是巨大的.如果當初冷之清真的同意了和她在一起,那麼,冷家的事情,是不是就不會那麼發生了?

談及此,幾年之後的今天,冷之清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物是人非嗎?

上篇:致命之愛(冷與柔31)    下篇:致命之愛(冷與柔3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