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懷春前妻致命之愛(冷與柔69)   
  
致命之愛(冷與柔69)

g,更新快,無彈窗,!

但現在,他還是禁不住握拳握得骨頭都咯咯作響.

華雪死死地暗暗抓著冷之清的手臂,生怕他會爆發出來,導致一發而不可收拾的場面,窘迫地訕笑,"你的意思,是我們兩個人為您敬酒?..不知您喜歡什麼年份的酒?"

華雪的笑容太過僵持,幾乎讓丁柔覺得她快要哭出來一樣.

冷之清的態度很明顯,看著如此的場面,丁柔平靜的臉龐下,狂躁的心像是暴風驟雨來襲一般.老板是刻意的,不知道這種刻意的程度會到什麼時候,但一定不會輕易地就放掉了這個機會.

原來,卑鄙是沒有底線的...

正想著,抬眸看到服務生已經為桌上開了幾瓶紅酒,除了自己之外,每個人面前的酒杯都已經傾注了半杯的深紅色液體.余光看向冷之清,丁柔不由地松了一口氣.

他的表情已經不像剛才一樣難看,或許是因為老板終究還是沒讓她這個懷有身孕的人喝酒,還算沒有什麼大的起色.

"來,清哥,我們一起敬老板!"華雪有些勉為其難地舉起了酒杯.

她知道這個時候是需要有個人來找台階下的,不論冷之清,還是坐在對面的臉色透著猙獰的人.名門淑媛慣了,被嬌寵得不得了,這樣令人心驚的場面她還是見得太少.努力地咽了咽喉,她仍舊帶著比哭還痛苦的笑舉著杯子.

"看起來,冷董好像不大樂意?!"老板提高了聲音,慵懶隨意地倚靠在椅子上,一手撫著酒杯,遲遲不肯端起來.

華雪深諳他的弦外之音,恐怕冷之清不舉杯的話,她再怎麼努力也只是惘然.想到此,她不禁再度笑起來,解釋道,"老板誤會了,清哥最近胃不舒服,對酒精很敏感,不過..."

話已至此,她悄然在冷之清的耳畔低嚀了幾句.

丁柔靜靜地看著,大底華雪還是說了和自己有關的話題,叮囑也好,威脅也罷,冷之清稍稍往自己看了一眼,緩緩地算是勉強舉起了杯子.

老板索性也跟著舉了起來,嘴上仍然不依不饒,"..呵呵,他胃不舒服不能碰酒?..我倒是聽說,他為了某個女人整日整夜地傷心買醉呢!好了,干杯!"

聽到這句話,丁柔的心不由地抽緊起來.

"哪有,"華雪熟能生巧地迎著酒杯,笑開來,似乎嬌嗔著,"老板公然質疑我和清哥的感情,就算他承認,我還不大樂意呢!干杯!"

丁柔機械地一同佇立在餐桌前,舉著晶瑩的酒杯,緩緩地飲下了毫無任何雜質的水.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水似乎有些苦,就如同自己此刻的心情.

一杯酒過後,桌面的氛圍算是好了一些都市邪王全文閱讀.

老板卻再度拋出了一個有些防不勝防的話題,"你們既然這麼恩愛,show給我們看一下,怎麼樣?"語罷,他頗具玩味地看著面前演著恩愛戲碼的兩個人.

冷之清沉沉地捏著酒杯,目不斜視地盯著桌上的一點.他感覺有股沉重的怒氣,從腹中一直升騰到胸腔.除了父母過世之外,他已經許久沒有嘗試過如此暴怒的滋味.全身的血液幾乎都在噴湧著,向頭部沖去.

桌上,在問題提出之後,變得死一般寂靜.

丁柔的臉色微微地有些泛白,她可以佯裝不在意,但這個問題意味著老板要逼迫冷之清和華雪在自己眼前作什麼,她再清楚不過了.這個問題,只要是女人,都不可能不在乎...

她努力地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竭力讓心情保持平靜,然而,胸悶的感覺是怎麼也忽略不掉.

"你說..."

華雪愕然地看了看老板,皺起了眉頭,極度無奈地看向了丁柔.她已然有些不知道如何去做了,即使真的是演什麼恩愛戲碼,她絕對沒有問題.而眼下,卻是要當著已經全然真相大白的丁柔和冷之清...

..即使她能做,冷之清又怎麼可以?!

忽然,隨著"啪啦"一聲清脆的響聲,華雪發出一聲尖叫.丁柔的眸子不由地睜大,看著眼前徒手將酒杯捏碎的冷之清,心髒又一陣狂跳.

他的手掌被酒杯的碎片刺破了,汩汩的鮮血里,還混雜著順著手掌而流下的紅酒的酒液,一定很疼...

光是想著,丁柔已經無法忍受下去.

"抱歉,我上一下洗手間!"她忽然開口,不等任何人反應,三步並做兩步地往門口沖去.

冷之清見罷,失控般地想要繼續跟上去.只是,想要去保護丁柔的可能性是絕對沒有的.他剛剛起身,便有三名彪形大漢圍了上來,伸手制止.

"滾開!"冷之清略一蹙眉,倏然一拳將第一個人打倒在地.第二個人,仍然如同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他一腳將對方踹開.只是,接下來的動作卻戛然停止了.

"..清哥!"華雪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冷之清停滯在原地,前額碰觸著第三個人頂過來的黑洞洞的槍口.氛圍驟然變得緊張起來,華雪不住地向門口瞄去,試圖看丁柔是否已經返回來.

"好,你干脆可以殺了我!"冷之清只是停頓了一瞬間,再也不猶豫地直接踱向門口,將生死置之度外一般.

華雪感覺一陣陣的暈眩,凝神看著走向門口的那個高大頎長的身型,仿佛他下一秒就會死在槍口下...

撲在洗手間的水池前,丁柔捧起冰涼的水,努力地拍打著自己的臉.如果這是夢的話,她希望這種冰涼的刺激,可以讓它趕快醒來.

生不如死的感覺,她今生不想再感受了.

"丁柔!"一聲呼喚響徹在耳畔,丁柔以為出現了幻覺,並沒有在意地繼續撲著冷水.

然而,下一秒肩頭忽然撫上了一只寬厚的手掌,耳畔的聲音伴著氣息更近了一些,"...不是說過,不要總碰涼水麼?"像是帶著責怪,卻又像是情侶之間的嬌嗔一般.

丁柔定定地抬起頭,透過眼前的鏡子,幾乎像是做夢一般,看著冷之清在自己面前憐惜卻隱隱透著痛楚的臉龐發愣.

上篇:致命之愛(冷與柔68)    下篇:致命之愛(冷與柔7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