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嫂子抱緊我20, 第20章 邂逅我的曾經女友   
  
20, 第20章 邂逅我的曾經女友

g,更新快,無彈窗,!

"今晚那個宴會你去參加吧夏宇."我正在辦公室看一個藝人的資料,周嵩推門進來.

"不是說好了你去嗎?"我頭都沒抬,因為我不喜歡去那種場合應酬.

"我不去了,你去吧!晚上7點,凱賓斯基酒店……"還沒等我說話,這小子撂下這句話就出去了.

看來周嵩是真不想去,也是,這種場合除了喝酒,就是像演戲一樣賠著笑臉,的確很無聊.但為了工作,又必須這樣,那只有我去了.

下班後,我開車直奔凱賓斯基.

今晚是中天傳媒做東,宴請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大堂里,中天傳媒的老總已經在迎候大家.我過去,和他寒暄幾句,由服務生引導來到電梯門口.

"稍等一下!"我進了電梯,門正緩緩關閉的時候,我聽到有人喊,于是我用手擋了一下.

一個女人跑了進來.

"謝謝啊."

啊?是她,是葛婕!我曾經的發朋友,跟我一起度過近兩年美好時光的女孩,最後為了"追求事業"毫不猶豫地把我給蹬了,嫁給隆盛集團老總兒子的那個女人!我們從廣院畢業後,再也沒見過.我也從來不打聽她的消息,因為我的心被她傷透了,她的所作所為讓一個男人無地自容!

能看得出,她過著她先前所設想的那種高貴生活.一套華麗的晚裝,肯定價格不菲,她手里那個LV的皮包也抵得上北京工薪階層一年的工資.她好像沒注意到我,因為電梯里有五六個人.我絕對不想和她說話,也許是男人的尊嚴注定讓我對她耿耿于懷!我不是聖人,對一個剛剛和我在床上纏綿,然後對我說她要和別的男人馬上結婚的女人,我不可能不恨她!兩年的時間,我付出的最純真的愛抵不過銅臭味的誘惑,此事深深刺痛了我高貴的自尊……

"咦,夏宇,怎麼在這兒碰到你了?"那個女人還是認出了我,她不可能認不出.我們分開只有兩年多的時間,我沒有什麼變化,只是她有了一種貴婦人的味道.

"您好."我的話冷得像從寒武紀的冰川里提煉出來的一樣.

"呵,你怎麼還這麼客氣?"她嫵媚地笑著,那笑容讓我有點惡心.

"真是巧啊!好多年都不見了."她說話的語氣極為平靜,好像我們之間只是普通的同學關系,那兩年轟轟烈烈,卿卿我我的愛似乎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說著話,電梯停到了三樓.我和她不約而同地走出電梯.

"你是不是也來參加中天的宴會?"葛婕問.

"是."

"好呀,我也是.呵呵,沒想到我們還能共進晚餐."我認為這個女人的笑容有點輕浮.

富麗堂皇的宴會廳里,賓客們紛紛落座.主人先發表了一番祝酒詞,而後大家就開始動筷子.

葛婕和我坐在一桌,就在我對面的那個位置上.她眉飛色舞地和一桌子的人聊著,能看得出她應酬這樣的場面揮灑自如.

既然來到這樣的場合,我也必須學著演戲,我認識的人不多,所以我還得謙虛地問著別人的尊姓大名,出身門第.一口一個"總",一口一個"前輩"地叫著,不停地敬酒,我不勝酒力,自己都能感覺到臉開始發燒.但這樣做真有效果,我身邊一個電視台的總監拍著我的肩盛贊,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啊,這麼年輕就當上副總了,小伙子日後肯定了不起.我頭腦很清醒,這只不過是句場面上的話.這一屋子的人,哪個不是業界的大享,我初出茅廬,還嫩著呢.

葛婕認識的人相當多,跟這桌喝了跟那桌喝,而且越喝臉越白.她喝酒有多深的道行,沒人能看得出來,有些人都怕她這樣的酒場殺手.

"夏總,我跟你干一杯吧."葛婕回到我們這桌,沖我笑著說.

我端起酒,站起身,臉上應該沒有任何表情.

"夏總,葛總可是女中豪傑啊!你得多跟她喝幾杯!"有人開始起哄.

"方主任還想喝的話,我小女子一定奉陪!至于夏總,他能跟我喝這一杯就很給我面子了."葛婕一句話,讓剛才說話的那個方主任立馬閉上了嘴.

"看來還是帥哥的魅力大啊!美女還憐香惜玉了!哈--哈--我們這些老家伙,葛總是看不上眼了."一個肥頭大耳的"豬頭"又開起玩笑.

和葛婕干了杯中的酒,肚子里就感覺很難受,一陣一陣地往上湧,我趕忙到洗手間去吐.每次喝酒這麼急,我都會吐.不過吐了還好,不會大醉.剛才頭暈暈的,吐完後立刻清醒了不少.

我在洗手台用手捧著水正漱口,葛婕走了進來.

"吐了吧?不能喝就少喝點."

"沒事!"我連看她一眼都沒有.

"你還在恨我?"

我用紙巾擦了擦嘴,把紙揉揉扔進垃圾桶,沒說任何話就回到了宴會廳.

不一會兒葛婕也回來了.

她很豪放地又和其他人喝,能看出她喝得有點多了.

宴會散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多鍾了.不少人喝得醉醺醺的,東倒西歪,豪華典雅的宴會廳一片狼藉.這就是中國特色的聚會方式,說實話,我很討厭.

大家互相告別,說著那些言不由衷,假惺惺的客套話.當面一堆笑臉和奉承,說不定背後會冷不丁地給你一刀,讓你措手不及,防不勝防.我雖涉入江湖不深,但在面兒上混,還得學著去適應.

我從電梯出來剛到大堂,葛婕跟了上來.

"夏宇,我們一起喝杯茶吧."她用一種懇求的語氣說.

"不了,我還有事."我依然很冷.

"我們還是同學吧?你還是師哥吧?師妹請師哥喝一杯茶,你也要拒絕嗎?"葛婕依舊笑著,但那笑容似乎有一點苦澀.

我真的不知道再說什麼,我想徑自而去,但又覺得那樣做太沒有男人的風度.

在大堂西側咖啡廳的一個臨窗的位置,我和葛婕面對面地坐下.

"今天,我請師哥喝茶,呵呵--"葛婕要了上好的鐵觀音.她酒喝得有點多,能發現她微微有些醉意.

"你怎麼不說話?"葛婕點上一支煙,吐了一個煙圈,一手托著腮說.

"有什麼好說的呢?"我望著窗外,終于開口.

"呵呵,兩年多不見了,師哥當上了總經理,就不認我這師妹了嗎?"她把掉下來的一縷頭發別到耳後,輕笑了一下對我說.

"跟您比差遠了.隆盛的少奶奶,豈是一般人做得了的?"不可否認,我的話里都是辛辣的諷刺.

"呵呵,你還是記恨著我."她停了一會,見我不說話又接著說,"你恨我是應該的.但不管你怎麼恨我,你還是我師哥吧.是,我糟蹋了你對我的一片真情.我以前沒覺得感情這東西有多珍貴……你知道,我家里窮,上廣院讀書不容易.從我走進廣院那天起,我就覺得我得成為敬一丹,王小丫,否則我就對不起我自己,對不起我為考廣院付出的努力和吃過的苦!可你知道嗎?我快畢業的時候才發現,沒關系,沒背景,我他媽甭想在這個圈子里混得出人頭地……我絕望了,我沒辦法,我一無所有,只有愛情可以出賣,呵呵--"她說得很投入,又點上一支煙,眼睛里開始閃爍著濕潤的光.

"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你現在過得好就行了."

"什麼叫過得好?上學的時候,認為自己能開寶馬,住別墅,能登堂入室,過上流社會的生活就是夢想.可現在這些都有了,還有什麼才是好的呢?"葛婕把手****頭發,用力彈了彈煙灰.

"我相信你做事業會做得很好."

"我除了這個還有什麼!"葛婕提高了聲音,她的醉意更濃,酒的後勁可能上來了.

"你早點回去吧."

"回去干什麼?"

"太晚了家里人會著急."

"呵呵,著急?他著急摧殘我……"葛婕的眼淚順著眼角落下來.

我不明白她在說什麼酒話.

"夏宇,你說我為什麼要回家?你看看--"葛婕說著,把裙子往上撩起來,我看到她的大腿上有一大塊青.

"這是怎麼回事?"我非常吃驚.

"他打的!"葛婕仰起頭,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怎麼可能?他挺溫文爾雅的啊!"我曾經在學校見過那男人一面.

"他溫文爾雅?呵呵,外表是!"

"他為什麼要這樣?"

"他是性無能!你知道嗎?他是性無能!他沒那個能力,就變著法兒地折磨我!嗚嗚--"葛婕說著就哭了起來,但她又不想哭得太大聲.

唉!這個可憐的女人!曾經那個我窮追不舍的天真爛漫的師妹!可我現在還能說什麼,她早已為人妻.再不幸的生活,是她們自己的,我無能為力.看著葛婕在我面前哭,以前對她的怨恨也煙消云散了,她其實很可憐.

"對不起,我干嗎要跟你說這些呢?"葛婕抬起頭,對我苦苦地笑了一下.

"也許壓抑太久了吧!我知道跟你說,你不會看不起我,也不會出去傳."她接著說.

"嗯."

"不早了,我回家了!"葛婕站起來,很瀟灑地甩了甩頭發.

"你怎麼回去?你喝得有點多."

"我有司機,你不用擔心."

我倆走出凱賓斯基,寒風頓時撲面而來,我禁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有時間,叫上崔誠,耗子,思思他們一起去K歌怎麼樣?你們應該還有聯系吧?"臨分手前,葛婕對我說.

"行,你一定要保重!"

我看著她走向一輛寶馬,不知怎地心情越發沉重.

上篇:19, 第19章 一場噩夢    下篇:21, 第21章 兩個女人一台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