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嫂子抱緊我34, 第34章 用感情包就的餃子   
  
34, 第34章 用感情包就的餃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管怎麼說,光盤的事讓我愧對高菲菲,一連三天我們沒有聯系.好幾次我有一種沖動,想把阿飛的事告訴高菲菲,讓她相信我是清白的,但我下不了這個決心.

我在辦公室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周嵩進來了.

"哎,夏宇,你又怎麼招惹高菲菲了?剛才她給我打電話,聊著天兒,突然就哭了."周嵩劈頭蓋臉地問.

"她沒跟你說為什麼?"

"沒有,問她也沒說,就掛電話了."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那她哭什麼呀?那丫頭很少哭哭啼啼的,肯定你丫又欺負人家了."

"你不也欺負嫂子嗎?"我心情不好,不想聽這家伙的嘮叨.

"我們能和你倆一樣嗎?我們結婚了,兩口子過日子有點兒磕磕碰碰很正常,你們可是在熱戀期呢!"

"行了吧你,你也不是什麼省油燈!"我的話有點沖.

"嘿,你丫有本事了啊!敢跟你哥這麼說話了!你信我拿巴掌抽你不?"周嵩做了一個要打我的手勢.

"行了,你就別添亂了.讓我清靜清靜吧,我都快瘋了!"我極為不耐煩地說.

"你怎麼了?又出什麼事兒了?"周嵩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問.

"難以啟齒,倒血黴了!"想起那件事我就犯暈.

"跟哥說說,看看我能不能幫你."周嵩一屁股坐到我的辦公桌上.

"唉,幫什麼呢?誰也幫不了!"

"說吧,天塌下來有你哥我頂著!"

周嵩是真誠的,我不想憋在心里,也只有對他能說這種事.所以,我把心一橫,豁出我這玉樹臨風的清白帥哥之身了,可憐我在好友心中一貫的清高致雅的形象就這麼被無辜地糟踐了!

"哈哈,這是真的嗎?我弟命遇桃花劫,好可憐的帥哥噢!我說你這幾個月來身子這麼虛呢,原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此時,周嵩居然還能開得出玩笑!

"操!你丫找死吧,我現在還是清白之身好不好!"我上去掐住周嵩的脖子,這厮簡直氣死我了.

"行了,行了,要出人命了……逗你開心下嘛……咳咳……"差點沒憋死周嵩.

"操,這個王總也真他媽不是東西!不過呢,在男人與女人的戰爭上,你也犯了一個兵家大忌!"周嵩煞有介事地說.

"什麼大忌?"我一臉的認真.

"嘿咻!子彈都上了槍膛,你丫怎麼能偃旗息鼓呢!MY GOD!給正向前猛沖的蝌蚪一個猛回頭,受得了嗎?"

"媽的,今天你是真不想活了是嗎?"我氣急敗壞地拿起牆角的一個網球拍狠狠地朝周嵩的背打去.

"操,你丫真狠!夠了,夠了,外邊還有一辦公室人呢……"周嵩連連告饒.

"那盤呢?"周嵩平靜下來問我.

"早銷毀了!"

"沒錯,焚尸滅跡!不過,我挺想看看的,看看我家帥哥是怎麼和……"

"你再往下說試試,還沒完沒了了你!"

"對,對,說正事兒!我相信你說的都是真的,咱倆這麼多年,我沒見你說過一次謊,不過阿飛怎麼能得到這種絕密資料呢?我也很奇怪啊.這有點不靠譜!"周嵩同樣提出了這種疑問.

"光盤的確是阿飛給我的,但要問他怎麼得到的,我不能說,出賣朋友的事我不干你也知道.我發誓我和那個女人從那兒以後沒有任何來往,你們愛信不信吧."我解釋得自己都累了.

"哥絕對信你!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高菲菲那兒我去說,你放心."

周嵩開玩笑歸開玩笑,但他真正辦起事來,我是一百個放心的,我相信他能說通高菲菲.

"不過,哥,今天我們都說到這了,有件事兒,我不知道該不該提醒你?"我對周嵩說.

"哦?什麼事兒?你說--"

"上次你喝醉酒被嫂子趕出來住我家,其實,其實那天晚上我正好去工體附近和朋友吃飯,過酒吧的時候看到你了,你和一個女人摟摟抱抱的……"

"啊?呵呵,你肯定看錯人了,那天我是在中關村和朋友吃飯的.你小子自己掉進河,還想把你哥拉下水?這可不是你夏宇的風格,我也不跟你湊這個熱鬧!你放心好了,高菲菲我替你去擺平."他說話的時候明顯臉色不對,流露著一絲慌張.

他撂下這句話就趕緊出去了.他夠狠,把風流韻事否認得一干二淨,再來個打死也不承認,周嵩現在本事也見長了啊,我服了.

我知道,這段時間以來,周嵩的心里也裝著不少事兒,只是他不想對我說.他不說有他不說的理由,他否認有他否認的原因,我不必細究.我絕對相信周嵩,因為我害怕我連周嵩也不相信了,那這個世界上我還有可信賴的朋友嗎?的確,爾虞我詐充斥于社會的每個角落,但我堅信會有一方淨土,那是心靈休憩的地方.如果這方淨土也被自己的胡亂猜疑破壞了,那心會有多累?

我一直在公司工作到很晚,不想回家.

回到家,會感覺很空,很煩,倒是工作的時候很有精神.

從寫字樓出來的時候,我突然有一個想法,自己步行在城市里走走.

很久沒有一個人在北京的街道上轉了.以前有,上大學的時候,我一個人背著包,帶著相機,到處亂逛.

有時候,我會信步在後海的胡同里,欣賞那些斑駁的老房子,看四合院門口安詳端坐的老人,深深地嗅聞最真切的老北京生活味道;

有時候,我會漫步在皇城根,撫摸那傷痕累累但依舊威嚴堂皇的牆,聽老樹下戲迷們拉著京胡有板有眼地唱,在夕陽的余暉里觸感曆史的心跳;

有時候,我還會懷著一種頂禮膜拜的心踱步在神聖的清華園,看半畝水塘的碧葉和紅蓮,聽濃蔭里的肥蟬鳴叫,找尋大師的足跡,感悟崢嶸的人生;

……

想到這些,我就有了一種心情,身上輕松了一些,腳步也自由了一些.

今晚,並不是太冷.幸好,我還穿著羽絨服,戴著帽子.

我把雙手****白色羽絨服的口袋里,暖暖的,斜挎著那個從淘寶店里好不容易淘換來的時尚包,耳朵里聽著MP3播放的音樂,一刹那間我仿佛找到了大學時代的自己.這種感覺很妙!

在這個鋼筋水泥的叢林里,我們是不是都這樣容易迷失自己?像找尋不到方向的蝸牛,背負著沉重的殼,在被生活擠壓出的慣性的驅使下,被迫向前爬.這是不是真正的自己?找回一點童真,學會一點遺忘,取消一些目標,放下一些重量,我們可以更輕松,快樂地活著.

我走著,想著,心里逐漸安靜了,聽不到這個城市的喧囂,只有音樂在我的心海里緩緩地流淌……

北京冬天的夜,也可以很美.

站在三環的一座橋上,一眼望去,五彩斑斕的光里,所有的建築都升騰著一種希望,在高低錯落之中有著音樂一般和諧的旋律.

車流里,有多少顆正在被愛召喚回家的心,我在想象,他們回家進門的那一刻,他(她)的愛人和孩子笑臉相迎,而熱騰騰的飯菜已經上好了桌……

想到這些,我身上也暖暖的.

"小伙子,吃點什麼呀?"也許想到飯,我也餓了,不知不覺竟然來到一家小吃店.

老板是一個花白頭發的老大爺.

"哦,水餃吧,三鮮的."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這是一家很小的店,只有四張桌子,但收拾得很乾淨.屋子里暖暖的,開著電視,電視是很老的那種款式,有一點古樸.

"小伙子,我們家的餃子要現包,您不著急吧?"大爺很客氣地問.

"大爺沒關系,現包的才好吃,今天我有的是時間,您慢慢來."我把羽絨服脫下來放在旁邊凳子上.

一個比大爺看上去還老一點的奶奶給我端上一杯熱茶.

"小伙子,你這件毛衣可真漂亮!"大爺一邊包著餃子一邊說.

"不是毛衣漂亮,是人長得好看!"呵呵,奶奶更會說話.

"謝謝奶奶誇獎!"我高興地說,一點都不客氣.

"瞧瞧,現在的年輕人,心態和咱們那時候就是不一樣.那時候,被人誇長得好,會不好意思,直說那個什麼,'也不行’,'一般帥吧’……"

"哈哈,大爺你太逗了,這是你們那個時代的語言嗎?這可是現在的流行語."我被大爺逗得哈哈大笑.

"我老頭沒啥能耐,就是嘴好使,說話幽默,呵呵."奶奶包著餃子很滿足地笑著.

"奶奶,聽你說話也是東北人啊?"

"對,正宗東北人,黑龍江的.被這老頭子給拐騙到北京來了!"奶奶一臉調皮地說.

"啥叫拐騙呢?你得沖實事說.就我年輕那時候,用句你們東北話說,小伙子長得是賊帥了,帥得鋼鋼的,我不要你你也不干呢,那家伙,黏上我像萬能膠似的,我甩也甩不掉啊."大爺完全像在表演趙本山的小品,但比小品更真實.

"我說不過你.呵呵,是你帥."奶奶樂得合不上嘴.

"小伙子,你還別說,我老伴年輕的時候那才漂亮呢,追她的人海了去了,她家隔壁伍老二,為了追她,那是長追不舍,完了,沒追上,還弄了一個半身不遂……"

"小伙子,別聽他瞎貧.他看趙本山的小品看多了,還是個人來瘋."奶奶說著,把包好的餃子下了鍋.

"奶奶,這樣挺好的,感覺你們特年輕."

"不年輕啦,我七十三,她七十八,都奔八的人嘍."大爺給我端上醋.

"那你們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開店啊?很累的."

"不累,店又不大.我跟我老伴不缺錢,我退休金一個月兩千多,足夠我倆吃了.但見天沒點兒事活著就沒意思,我們開這小店兒不是為了掙錢,就是要讓日子過得樂和,有個活頭."大爺說著,奶奶把煮熟的餃子端了上來.

"小伙子嘗嘗,我老兩口兒的手藝怎麼樣?"大爺笑眯眯地看著我說.

我夾起一個餃子,咬了一口.

"哇!很好吃,真的很好吃!大爺,你們家有做餃子的祖傳秘方吧?"這句話絕對沒有奉承的意思,餃子的味道確實與眾不同.

"哈哈,我這餃子鋪開了二十年了,吃過的顧客沒有一個不誇的.你知道為什麼味道不一樣嗎小伙子?"

"不知道."我想一口吃一個,但剛出鍋的餃子很燙,只能一邊在嘴里來回倒著餃子一邊囫圇地說.這個吃相像陳佩斯在小品里吃面條一樣,真是不雅.但感覺這一刻自己好真實!

"小伙子,要說秘方呢其實很簡單.我家的餃子是用感情做出來的,用感情做出的飯菜就是不一樣啊.每天我和我老伴一大早就樂呵呵地去菜市場買菜,回來我倆邊說邊笑邊擇菜,剁餡,然後開開心心地包餃子.這餃子呀,把我老兩口兒這日子的感覺,熱愛都包進去嘍……"

大爺說得很滿足,很驕傲!

我吃著這用感情包就的餃子,有一股暖暖的感動湧遍全身.

吃完餃子,走出小店,我禁不住回頭望,透過門上潔淨的玻璃,我看到大爺和奶奶一起忙碌著收拾我剛才用過的桌子,他們有說有笑.這一刻,我明了,什麼才是幸福.

今晚,我能感覺到自己像一個詩人,或哲人.我就是這樣捉摸不定,有時開朗,有時發悶,有時詼諧,有時深沉……誰又能說自己不是這樣呢?

上篇:33, 第33章 高菲菲的震怒    下篇:35, 第35章 一路上有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