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嫂子抱緊我35, 第35章 一路上有你   
  
35, 第35章 一路上有你

g,更新快,無彈窗,!

接到一個電話,居然是崔誠這小子的,好長時間沒有音信了,這個"老冤家"居然還活著.

"這個周末請大家去錢櫃飆歌,年底了大家聚一聚,要不過年回來又開始忙啦,兄弟們要賞個臉喲." 崔誠說.

"哎呀,你的摳門兒像你的臭腳一樣有傳統,這次你是良心發現,改過自新了呢,還是自我感覺有愧于黨和人民?"擠對崔誠可是我的長項,他上學時可沒少把他自己的快樂建立在我的"悲傷"之上,有個機會我就得好好折磨折磨他.

"瞧你說的,那時候哥們兒不是窮嗎?你有夏豐哥這個財神爺供著,弟弟沾你的光也不過分吧?別計較那麼多,我的帥哥哥--"崔誠嗲勁兒犯了,能把人給酸死,酸不死也得惡心死!不過,上學時我們就這麼互相惡,越惡感情越深,這只有上大學才有的感覺.但我不喜歡他叫我哥,本來比我高一屆,只是年齡比我小一個月而已.

"靠,這個世界上最惡的事兒就是聽你崔誠犯嗲,比這更惡的事兒就是你這麼老了還丫這麼嗲!"我邊說邊樂.

"哎,哥哥,你什麼時候能不跟我較勁呢?你小子是夠沒良心的,陳婭淑我都讓給你哥,成了你嫂子,當時我心里邊可是窪涼窪涼的,想死的心都有,對了,跳了次樓還沒摔死……"

"那是你在一樓擦玻璃,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好不好!你丫也就這點出息,玻璃擦了只一塊,把腳還給蹲了……"

"我那是種什麼精神,為了兄弟可以犧牲愛情的國際人道主義精神!你弟那幼小心靈和健美體魄受到的傷害,可沒法用金錢衡量……"崔誠這小子轉起來絕對在我之上.

"得了,得了,你的邀請我賞光還不行嗎?我不去的話,那卡拉怎麼能OK得起來呢!你還叫誰了?"

"江一帆,劉磊,耗子,趙潔瑩,花兒……對了,陳婭淑你叫吧."

"還是你叫吧."

"我剛才打電話了,沒打通,你一會兒打個告訴她吧.我得馬上出去辦事了.對了,周五晚上9點,朝外錢櫃,有家屬的歡迎帶著.你小子最多只能帶一個家屬,太多了我怕出事,拜拜嘍."崔誠忘不了最後再擠對我一把,說完匆匆掛了電話.

從剛才的話中看,崔誠可能還不知道嫂子早已經離婚.

我挺想見見這些老朋友的,都快一年沒見了,上次相聚是在今年一月份江一帆的新房里.再有,這些天心情很不好,高菲菲還是沒答理我,和朋友們去飆歌是個不錯的選擇,盡管我的歌沒有嫂子和崔誠唱得好.

不過,我還是試著給高菲菲發了一條短信,要她和我一起去.沒想到她居然回短信同意了.難道周嵩的勸解起作用了?

晚上,我給嫂子打電話.撥著電話號碼,我心里還在忐忑,她會同意去嗎?

"算了吧,星期五晚上我已經有其他約會了."從她的語氣中我就能聽出她在搪塞.

"不管有什麼約會,你都推了吧.這群人攢齊了容易嗎?"我第一次對她這麼不講道理.

她顯然沒有料到我會這麼說話,因此電話那頭一時無語.

"多久不聽你唱歌了,想聽了,大家都想聽了,以前你不是麥霸嗎?你忘了你還是廣院之春的冠軍?"此時,我剛入大學第一次聽她在學校小禮堂迎新晚會上唱梁靜茹的《勇氣》的場景浮現在眼前,我癡癡地在台下聽著,這一切就像昨天剛發生過的一樣.突然,就有一種淡淡的感傷繚繞在心頭.

"呵呵,都什麼時候的事兒了."她輕輕地笑了一下說.

"去吧,你不去,大家有什麼意思?你可是我們的頭兒.你不去,崔誠也得把你拽去,你信不?"

"我看看吧,有時間就……"

"其他事可以沒時間,但這件事一定會有時間的,就這麼定了!這個周五晚上9點,朝外錢櫃."我不由分說,為她作了決定.

我知道她是想去的,但內心的顧忌太多,我理解.

想到她的顧忌,我給崔誠發了一條短信:我嫂子和我哥已經離婚,周五晚上你們誰也別提我哥,你告訴其他人一聲.

崔誠馬上回複:晴天一聲霹靂!怎麼可能?那麼好的一對啊,什麼時候離的?究竟為什麼呢?是夏豐哥的問題吧?

我回:離了大半年了,其他的你就少問吧,星期五千萬別讓她難堪!你知道該怎麼做!

周五下班,我開車先去昆泰大廈,找高菲菲一起吃晚飯.

在寫字樓的大廳里,我等她下來.

在這個地方,我曾經多少次等這個丫頭,她從電梯里出來,小跑幾步,來到我面前,把雙手放在我的雙手里,那眼神充滿甜蜜……每次我都注意到,周圍進出的人們都會向我們這對俊男靚女投來羨慕或嫉妒的目光,我的心立刻就會被驕傲填滿.

可今天,我的心里卻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滋味.甚至,我有一種對不起高菲菲的感覺,盡管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但冥冥中我卻深深自責.驀然我發現這個曾經留下幾多美好畫面的場所是如此陌生!我開始焦躁不安.

一個電梯的門又打開了,一個個年輕男女從這個封閉的箱子里逃出來,帶著滿身的疲憊,邁著匆匆的腳步,穿過大廳,消失在冰冷的夜色中……我又把目光送回電梯口,等著另一扇門的開啟.

另一個電梯門打開,高菲菲終于出現……

還是那一頭長發,只不過臉似乎消瘦了……

她邁著小小的步子向我走來,走出七八步,她的步伐加大,加快,似乎突然充滿了自信和堅定.

我迎上去幾步.

我們面對面地停住,高菲菲對我笑著,笑得那麼天真無邪!

從她的笑容中,我找不到一絲嗔怨.

她沒有說話,只是笑著把那雙纖纖的手伸過來.

我愣了一下,趕忙伸出雙手把她的手輕輕握住,我也給了她一個微笑,這個微笑里多少有些愧疚.

"你請我吃什麼呀?"高菲菲有點調皮地望著我的眼睛說.

"哦,由你決定."

"先生,吃了你行嗎?"

"你想吃就可以……"我有點像做錯事的孩子,傻傻的樣子.

"哦喲,你這個笨笨!呵呵--"高菲菲挽住我的胳膊,"走,去吃生猛夏宇!"

"嗯,去吃了這個壞小子!"我的確有點感動.

和高菲菲吃完飯,我們開車到朝外錢櫃.

進到包房,崔誠,江一帆等已經七歪八斜地坐在沙發上,耗子正撕聲裂肺地唱BEYOND的《光輝歲月》,慘不耳聞,即便黃家駒早已駕鶴云游,你耗子也不能這麼糟蹋人家的代表作吧!

"靠!夏宇,你遲到了十分鍾!我忘了告訴你,今天誰遲到誰埋單!"崔誠見我進來從沙發上騰地站起來說.

"切!我就知道你丫崔誠沒安好心!你什麼時候這麼大方過?"我摟著崔誠的脖子,用胳膊使勁地夾他.

"哎,這美女是……"崔誠問.

"我女朋友,高菲菲."

"哦喲,我真沒法活了!怎麼多漂亮的妹妹你都能搞到手啊?嫂子,幸會幸會,我叫崔誠,夏宇的死對頭,哦,不!因該是患難好弟兄,呵呵--"崔誠嘻嘻哈哈地說著,和高菲菲握了握手.

"經常聽夏宇提及你……"

"他在背後怎麼誣蔑我的?"高菲菲還沒說完,崔誠就搶著說.

"沒有,他經常誇你,說你最講義氣……"

"嫂子,你這話太假了!這話要是從夏宇那張破嘴里說出來,我立馬會暈死.呵呵,不過,我和夏宇的關系那是越擠對越鐵的那種……"

"崔誠,你見到美女就來瘋的毛病是越來越嚴重了.小心一會兒你老婆進來,打你個鼻青臉腫!"在一旁的江一帆看不下去了.

"崔誠你結婚了?"我問.

"沒呢.結婚能忘了你嗎?你們都得給我包大大大大……這麼大的紅包."

"靠!我把你上大學四年那些一次性的臭襪子都給你包里邊,在洞房里你就和你老婆好好享受吧!"耗子說.耗子和崔誠一個宿舍,忍受了他四年的空氣汙染.

我喜歡大家一見面就這麼互相擠對,這才有氛圍,這才是哥們兒!那些場面上的客套話都統統見鬼去吧!

我們正在說笑的時候,門開了,嫂子進來.

她穿著一件很時尚的大衣,那頭卷發不知道哪天拉直了,樣子就像上大學的時候一樣.

"婭淑姐來啦,領導就是不一樣啊,總是要最後姍姍來遲."崔誠說.

"有點事兒,剛辦完……大家來得挺齊的啊!"嫂子脫了大衣,放到沙發上.

"陳婭淑,快上演你的保留曲目!我就等你來呢,他們這幫人唱歌都是鬼哭狼嚎,不要錢要命的主兒,聽你的歌才是享受呢,絕對是天籟之音."江一帆說.

"對,對,唱梁靜茹的那個什麼,什麼來著?"崔誠搶過耗子手中的一個麥克風,塞到嫂子手里.

"《勇氣》."

"對,《勇氣》!\t"

"看來婭淑姐,真是個大歌星啊!有這麼多忠實歌迷呢."高菲菲靠著我肩說.

終于作了這個決定

別人怎麼說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樣的肯定

我願意天涯海角都隨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溫習說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說要放棄

愛真的需要勇氣

……

這首歌,多長時間沒有聽她唱過了?第一次聽就是在迎新的晚會上,當時她那活潑歡快的音色,今天卻變得如此滄桑,但似乎此時才能深諳這首歌的內涵,她唱得更有韻味了.然而,我卻想聽那首歡快版的《勇氣》,因為我們的青春在那里.

歌聲未落,崔誠已經帶頭鼓掌.

"美女,再來一首!"江一帆起哄.

我靜靜地在沙發上坐著,沒有鼓掌,沒有說話,也許我的意識還沒有從這奇妙的歌聲中走出.

"夏宇來首吧,夏宇也有保留曲目吧?"花兒說.

"對了,夏宇喜歡張學友的歌.來首吧,盡管我知道你那破鑼嗓子不好意思在這兒唱,但看在美女的面子上,我們忍受一次你對我們耳朵的蹂躪."崔誠半貶半激地說.

"對了,你們小兩口兒合唱一首才好,找首男女對唱的."耗子提議.

"我們唱《知心愛人》吧,行嗎,夏宇?"高菲菲挺高興.

"我不會唱這首歌,換首別的吧."事實如此.

"《選擇》,《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會唱哪首?"高菲菲已經站了起來,拽著我胳膊問.

"《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吧."我說.

看時光飛逝

我祈禱明天

每個小小夢想能夠慢慢實現

我是如此平凡卻又如此幸運

我要說聲謝謝你

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看時光飛逝

我回首從前

曾經是莽撞少年

曾經度日如年

……

唱歌的時候,我的目光不自覺地看了看嫂子,她笑著,但那笑容里分明包容著許多苦澀……

"夏宇,單獨唱首送給美女啊!"江一帆說.

"把這首《一路上有你》送給你老婆吧,我們早就聽出了趼子,今天也得讓嫂子受受折磨."崔誠說著,已經把歌曲切換過來.

"崔誠,換首別的吧."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非常不想唱這首歌.

"就唱這首,就唱這首.這首歌很好聽,你就唱吧,我跟你一起唱."高菲菲接過一支話筒.

沒辦法,我只能唱了,但心里卻有一種淡淡的苦澀.

你知道嗎

愛你並不容易

還需要更多勇氣

是天意嗎

好多話說不出去

就是怕你負擔不起

你相信嗎

這一生遇見你

是上輩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嗎

讓我愛上你

才又讓你離我而去

也許輪迴里早已注定

今生就該我還給你

一顆心在風雨里飄來飄去

都是為你

……

我雙眼盯著屏幕,不想有任何移動,也不想看別人,就這樣把這首歌唱完,而高菲菲和我一起唱.

"靠!唱得太有味道了,你們倆簡直是珠聯璧合呀!"耗子還把兩個空啤酒瓶子當成鮮花"獻"給了我們.

"讓婭淑姐說說,以前夏宇唱歌有這感覺嗎?現在真是情感充沛啊,看來有愛情的滋潤就是不一樣……"崔誠說.

我瞪了崔誠一眼,這厮閉嘴,知道有些話不應該說.

嫂子拿起一瓶啤酒,喝了一口,用手擦了一下嘴.

"崔誠,給我點一首周傑倫的《青花瓷》,別老唱這些老掉牙的東西了!"嫂子突然說.

"啊?真看不出是孩兒他媽!"崔誠很驚歎.

"哪那麼多廢話,你小子以為我落伍了嗎?"嫂子說著,站起來,往上拽了拽衣袖.

色白花青的景已躍然于碗底

臨摹宋體落款時卻惦記著你

你隱藏在藥效里一千年的秘密

急溪里猶如羞花沾落地

……

她一開口便震動全場,所有人都為她叫好,包括高菲菲.我從中卻找到時光的影子,那里有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孩……

曲終人散的時候,已經將近凌晨1點.

我們一伙人從包房里出來在走廊里一轉彎,看到一對熟悉的身影從另一間包房里走出.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正是阿飛和王總!

他們也看到了我,因為我和高菲菲走在最前面.

正和那個女人說笑著的阿飛突然僵住了,那個女人的臉色也極為不自然.

阿飛嘴角向上動了一下,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下意識地抓緊了高菲菲的手,沖著阿飛做了一個很輕很輕的點頭動作.

他倆站在那兒沒動,就這樣我從他們面前走過.

"開車來的嗎?"走出錢櫃大門,我問嫂子.

"沒有,我打車."

高菲菲挽著我胳膊,我目送嫂子坐進一輛出租車.這一刻,突然來了一陣風,把她的頭發和大衣吹起,她扭頭關門,我看到她一臉的孤獨……

來到我和高菲菲的汽車旁,高菲菲笑容滿面地看著我,還不放開挽著我右臂的手.

"怎麼了?干嗎這麼高興?"我問.

"剛才我看到阿飛和那個女人的一瞬間,我有一個沖動,但被你拽住了.我馬上冷靜下來,突然相信那張光盤的事你說的話都是真的了."

我沒有說話,此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的眼神不會撒謊.夏宇,這就是我為什麼這麼喜歡你,很少有一顆男人的心像你的這樣一塵不染."高菲菲注視著我的眼睛說.

"謝謝你,我,我……"

"你什麼也不要說,這件事以後不要再提.你對朋友的那份赤誠我也理解!"

我輕輕把高菲菲攬入懷中,心中充滿了感激……

上篇:34, 第34章 用感情包就的餃子    下篇:36, 第36章 未婚家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