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嫂子抱緊我48, 第48章 悲傷在血液里流淌   
  
48, 第48章 悲傷在血液里流淌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些天,我給嫂子打了兩個電話,就是問問她媽媽的病情怎麼樣,她說還可以.聽她的感覺並不想談得太多,我也就不再多問.我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就說,她說一個舅舅也在,不缺人手.

下午下班,我到小寶幼兒園接他,發現嫂子家的小保姆在門口站著.

"今天你要接小寶回家?"我問小保姆.

"不是,我是有點事兒想跟你說."小保姆說.

"什麼事?"

"我覺得不說吧,心里老不踏實,除了你我也不知道找誰說了."看樣子,這事又不小.

"有什麼你就說,沒關系."

"你知道陳姐她媽得的是尿毒症吧?"

"哦,知道啊."

"這病要換腎的!"小保姆這話說得我一激靈.

"難道嫂子她……"我的心跳猛然加快.

"陳姐決定要捐一顆腎給她媽媽!"

"啊……"我打了一個寒戰,驚得說不出話來.

"陳姐人太好了,太善良了.要說自己的親媽得了這種病,做兒女的能有這份孝心,應該得到大家支持.但我勸她,你得考慮考慮小寶,小寶這麼小,萬一你有個好歹,那可怎麼辦?再說,是她媽拋棄了她,都二十多年不聯系了,母女感情畢竟不會那麼深……"

"她現在在家嗎?"我打斷小保姆的話問.

"在,下午剛回來,正睡覺呢.她太累了!"

"你先帶小寶玩會兒,我去趟她家.一會兒我給你打電話."

來到嫂子家門口,我按響了好幾次門鈴,等了很長時間,她才開門.

"怎麼是你?"她眼睛紅紅的,臉瘦了不少,一看就是勞累過度.

"哦."我沒說什麼話,徑直來到沙發前坐下.

"小寶呢?還沒下幼兒園?"她說.

"在外邊和保姆玩呢."

"你喝點水吧."她想給我去倒水.

"不用了,你坐吧."

她似乎感覺到我已經知曉一些什麼.

"伯母的病是不是很嚴重?"我看了她一眼問.

"哦,是."她回答得很平靜.

"一定要換腎才能挽救她,是嗎?"我單手托著腮,低著頭.

"嗯."她的聲音很小.

"一定要你捐嗎?小寶還這麼小!她沒有其他的孩子嗎?其他的孩子干嗎呢?"我的聲音提高了許多.

"她沒有其他孩子了.她改嫁後,懷過一次孕,但流產了,以後就再也沒有懷上.其實,十年以前那個男人就和她離婚了,那個男人在外邊和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她淡淡地說著.

"哦.可是,捐出一個腎不是小事兒啊,你還這麼年輕,還有一個不到六歲的兒子.你考慮了別人,但你們以後的生活怎麼過呀,這你想過沒有?"我著急地看她說.

"我想過,這些天我一直在想!可你叫我怎麼辦啊?她是我親媽,生了我,也養了我幾年.盡管她絕情地拋棄了我和我爸,我恨過她,但她畢竟是我媽呀!她才五十多歲,我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她死掉嗎?你知道嗎,夏宇?二十多年來,我經常做夢夢到和我媽在一起,我想有個媽……嗚嗚……"她說著捂著臉哭了起來.

我沒有立即說話,我等著她哭完,哭出來就會好受些.我能理解這幾天來她身體和精神所受的巨大煎熬.

"可你少一顆腎怎麼辦?怎麼辦……"我不斷重複著這句話,我感覺這個大屋子里充滿了無盡的悲涼.

"醫生說,一顆腎的功能完全可以承擔身體的需要,少一顆不會對身體造成什麼影響."她似乎在安慰我,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他們都他媽瞎扯!如果一顆腎就可以了,那人干嗎有兩顆腎?"情急之下,我帶出了髒字.

她低著頭不說話.

"我們還是相信科學吧,醫生不會亂說的.我也在網上查了資料,都是這麼說的."過了好一會,她才說道.

我開始沉默.我知道她心里也是掙紮的,但女兒對母親那種天然的感情促使她下定了決心.這種情感似乎並不會因為母親的一次錯誤抉擇而變淡,相反經過長時間的沉澱和發酵,這種情感更為濃烈.

"你已經決定了是嗎?"我知道我說什麼也無濟于事了,事實是我也沒有說什麼的資格,一個旁人有什麼理由去阻止這種無聲大愛呢?

"嗯.我相信不會有問題的!你也不要擔心."她眼含淚光,對我抿嘴一笑,臉上寫滿了堅毅!

"那你,符合捐腎的條件嗎?"我甚至很卑劣地希望她不符合.

"我正等待配型結果,醫生說如果淋巴細胞配型結果均為陰性,再加上我們有最近的血緣關系,那麼從我身體里移植的腎就可以在她體內長期存活."

我聽著,眼睛澀澀地看著她,不知不覺蒙眬起來……

為什麼上天這麼不公平,讓一個這麼好的女人承擔如此多的磨礪和苦痛?從小被媽媽拋棄,長大後又被深愛的老公甩掉,到頭來一個人帶著孩子孤苦地生活,結果還要挖掉一顆腎給那個無情的母親.這到底是為什麼呢?都說好人有好報,為什麼對這個女人,上天沒有一點憐憫之心?

上大學時,她是一個多麼開朗活潑的女孩啊!她喜歡和我們嘻嘻哈哈,喜歡唱歌,甚至喜歡打抱不平,而現在……嚴酷的現實把她蹂躪得氣若游絲……

而她還要堅強地活著,勇敢地面對風風雨雨!

我真想大聲地說,陳婭淑你可不可以不這麼善良?你現實一點,自私一點,惡一點,是不是一切都不會是現在這樣子?

我帶小寶回到我家,小寶還是那麼歡快地和我聊著天,但他說什麼我根本無從去聽,我的心像漂在陰霾的大海上,隨著狂濤翻滾……小寶全然不知道要發生什麼,看著這個小精靈無憂無慮,天真爛漫的樣子,我的胸就悶得喘不過氣來.

叫了外賣,我潦草地吃了幾口,之後哄小寶睡著,便迫不及待地給我一個在某著名醫院當外科醫生的朋友打電話.

這位大夫的意思很明確, 我們平時只需要兩個腎功能的五分之一就夠維持身體的需要,捐出一顆腎後仍然有正常所需功能的二點五倍的儲備.從腎功能的角度看,如果另一側腎完全正常的話,那麼對身體不會有什麼影響,因為有一個腎就完全能維持一個人的腎髒排泄和分泌功能.只是需特別小心保護剩余的一顆腎,如果唯一剩余的腎保護不好,出現了損害她就不會再有另外一顆正常的腎了.

放下電話,看看在床上正酣睡的小寶,我的鼻子就開始發酸.

我打開電腦想聽音樂,哥在MSN上卻和我說話.

哥:你來了?最近工作很忙吧?

我回:還好.

哥:前幾天給小寶打電話,聽他說他姥姥病了,這是怎麼回事?他哪來的姥姥?

我:嫂子的親生母親聯系上她了.

哥:哦,這樣啊,那她得的什麼病?

我:沒什麼大礙.

我不想對哥實話實說,因為那樣,無非讓他增加負罪感,其他的還有什麼意義?對于嫂子來說,哥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罪人,此時此刻我甚至又開始恨起他.因為我想如果他們沒離婚,哥會讓嫂子捐出一顆腎嗎?即便哥同意,至少嫂子還有他呵護,境況也會大不相同.而如今,她只能一個人去面對那種徹骨的孤獨與淒涼,去面對未來慘淡的生活,她只是一個女人!

哥接著發來:我對不起她!

這幾個字真的好蒼白,沒有任何價值!現在還說這句話,顯得很滑稽!

我沒有再回話,關了MSN,點開劉德華的《男人哭吧不是罪》:

在我年少的時候

身邊的人說不可以流淚

在我成熟了以後

對鏡子說我不可以後悔

在一個范圍不停地徘徊

心在生命線上不斷地輪迴

人在日日夜夜撐著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明明流淚的時候

卻忘了眼睛怎樣去流淚

明明後悔的時候

卻忘了心里怎樣去後悔

無形的壓力壓得我好累

開始覺得呼吸有一點難為

開始慢慢卸下防衛

慢慢後悔慢慢流淚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強的人也有權利去疲憊

微笑背後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驚得那麼狼狽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嘗嘗闊別已久眼淚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種美

不如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痛哭一回

不是罪

有好幾年不聽這首歌了吧,當這旋律重新在耳畔響起,我的血液里都開始流淌著一種悲傷,隨著歌手蒼涼的樂聲,不斷地凝滯,不斷地膨脹,以至血管就要爆裂!不知為什麼,我卻流不出一滴眼淚,也許已化成血流在心底……

上篇:47, 第47章 殺出一個情敵    下篇:49, 第49章 莫名其妙的酸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