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嫂子抱緊我50, 第50章 大愛無聲   
  
50, 第50章 大愛無聲

g,更新快,無彈窗,!

嫂子的檢查出來了,各種指標顯示完全符合換腎條件,下周三實施手術.說實話,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結果.我給她發過去一個短信,說我很擔心,很難受.她回過一條說,你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我本來就是媽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現在還給她一塊是應該的,我想上天會保佑我們.我們分離開已經二十多年,絕對不可以剛見面就永別.

在嫂子換腎手術的前一天,高菲菲要去上海出差兩天,她給我打來一個電話.

"夏宇,明天我就去不了醫院了,你多照顧一下吧,陳姐很可憐."高菲菲說.

"我知道,謝謝你菲菲."高菲菲的話讓我很感動.

"謝什麼呢,我們都是女人,她的處境我能理解."

晚上,我把小寶送回嫂子家,交給了小保姆.

第二天早上5點多,我就開車來到了醫院.

嫂子在病床上躺著,等待9點鍾的來臨.

"你來了?真是抱歉,麻煩你了."嫂子見到我對我笑了一下說.

我什麼也沒說,默默地在床邊站著.

"你媽在哪兒?"過了好一會兒,我問.

"在另外一間病房."她平靜地回答.

這時候,一個六十多歲的女人走了進來.

"哦,我介紹一下,這是我姨媽.這個是,是夏宇."嫂子在床上坐起來說.

"你就是夏宇呀,辛苦你了!真是太感謝你了!"姨媽很客氣地說.

"應該的,應該的."我說.

我在病房里待了一會兒,那種蘇打水混合著其他藥物的味道讓我感覺有點惡心,所以來到走廊上,打開一扇窗戶,呼吸新鮮的空氣.望著正在泛白的天空,我想太陽就要出來了吧.

"夏宇,"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姨媽來到我身旁,"謝謝你對他們娘倆兒的照顧."

"您別老這麼客氣."我微微笑了一下說.

"唉!這可憐的孩子,她太偉大了!我妹妹對不起這孩子,她現在很悔恨."她姨媽憂傷地說著.

"畢竟是母女,血濃于水!"我安慰道.

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原來是周嵩,他想來醫院.我說不用,公司的事很忙.他堅持來,我拗不過他.

半個小時後,周嵩到了.他手里拎著幾袋"肯德基".

"還沒吃吧?先墊點兒."周嵩說.

我給了她姨媽三袋,因為她舅舅和舅母還在另外一間病房看護她媽媽呢.

我被周嵩逼著吃了一個漢堡,喝了一杯熱橙.

這個時候,主治醫師走過來.我趕忙迎上去,詢問手術的相關情況.

大夫介紹,醫院會采用一種全新的手術方式--腹腔鏡從嫂子體內取出一顆腎.這種腹腔鏡取腎手術只需在供腎者身上打開一個很小的口子,將微型攝像探頭及手術器械置入體內,醫師通過放大後的圖像顯示,用儀器操縱手術器械進行取腎.傳統的取腎手術切口一般在十五公分左右,而腹腔鏡的切口只有五到六公分,且對腎髒周圍組織損害小,對她的生活質量沒有影響.

大夫的一番話讓我的心踏實了許多.

"這個手術得需要多少錢?"我問她的姨媽.

"錢對我們來說不是壓力,你不用擔心."她姨媽說.

我靠在牆上,抱著胳膊,低著頭盯著自己不斷點動的腳尖.

"放心吧,這不是高難度的手術,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大家都會好好的!"周嵩拍了拍我的肩說.

快到9點鍾的時候,嫂子被護士從病房推出,我的心猛然緊張起來.

我手扶著推車跟著走向手術室,嫂子在上面安靜地躺著,眼睛微閉,臉色似乎異常平靜.

離手術室還有十多米遠的時候,她突然睜開眼睛,左手緊緊抓住我的左手,我的身子立刻顫抖了一下.

"醫生,能稍微等一下嗎?"她小聲地說道.

護士停住腳步.

"夏宇,我現在好想聽《年輕的白楊》,你,你能唱兩句嗎?"她望著我輕輕說道,那眼光溫順而流露著幾分恐懼.

"校園里大路兩旁,有一排年輕的白楊,早晨你披著彩霞,傍晚你吻著夕陽,啊,年輕的白楊……"

這是母校北廣的校歌,我小聲地哼唱,她認真地聽,漸漸地,臉上露出淺淺的笑……

"進去吧,醫生."她說完,向我們微微點了一下頭.

這時,我把左手上一個紫檀木的佛珠手鏈摘下,戴在她的手上.這項佛珠是在禪宗祖地少林寺開的光,她的大愛會給予它更高的法力,我相信能保佑她的平安.

推車進入手術室,門漸漸關閉,她還在望著我,那種眼神從她的眼睛里我還未曾看到過,純淨得沒有一丁點修飾,我能讀到里面有一種堅毅,還有其他……

門緊緊關上,我愣愣地站在門前,很久很久……

與此同時,她的母親被推入另外一間手術室.

手術室外休息廳里,我,周嵩和她的姨媽在焦急地等待.

兩個小時,漫長得足以讓滄海化為桑田;等待像山谷里奔騰的河,洶湧而倉皇.心中虔誠的禱告,一分一秒都未曾停止,唯恐一絲的怠慢會惹來任何意外.

我在休息廳里默默地來回踱步,莫大的緊張蔓延至每個毛孔,同時感覺有一座山岳重重壓在胸口,連呼吸都困難起來.

"別太擔心,一切會平平安安的!"周嵩過來摟著我的肩說.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她?"我喃喃地說道.

"放心好了,身體上的傷很快就會康複,而她對媽媽的愛會讓她一生都感到充實而滿足,不會是你想的這麼悲悲切切."

"也許吧.但她以後的生活怎麼辦?畢竟少了一顆腎……"我的擔心絕對不是多余的!

"她肯定都已經想好了吧."周嵩的語氣也帶出一絲感傷.

"她會不會已經決定就這樣一個人帶著小寶過下去?"這個問題似乎是在問我自己.

"誰知道呢?即使是,又怎樣?我感覺也不錯.有時,愛把人傷得太深,那刻骨銘心的痛,經曆過後,人就沒有勇氣再去愛了,確切地說是不敢再承受別人的被愛了."周嵩說.

我沉默,不再說話.

……

"爸爸,媽媽不會有事吧?"在離休息廳最近的一間搶救室門口,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偎依在一位青年男子的懷里,她問他.

不知道什麼時間他們出現在這兒的.某個時候,我的確聽到了一團亂糟糟的聲音,似乎有一個推車慌慌忙忙地進入了這間搶救室.

"當然不會!你媽媽舍不得你和我!你忘了,她答應今年國慶長假我們一家三口去香港迪斯尼呢."那男子說道.

就在此時,那間搶救室的門開了,一個推車出來,上面蒙著一張潔白的布,白得刺眼……

緊接著,一個男人和一個女孩撕心裂肺的哭聲響徹了走廊.

我趕緊把臉扭過去,不忍心去看這一幕.

很快他的妻子,她的媽媽,被那架冰冷的推車推走,他們伏在上面,跟著,哭得死去活來……

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心弦崩得更緊更緊.

我看到周嵩也把臉扭向牆的那邊……

兩個小時過去了,真的過去了,已經是上午11點鍾了!

然而手術還沒有結束.

我,周嵩,嫂子的姨媽早都站在手術室的門口,萬分焦急地等待.透過毛玻璃,只能看到里面無影燈的光.

11點16分,手術室的門終于打開了.

手術推車出來,她安靜地躺在上面,閉著眼睛.

"手術很成功!大家都放心吧.腎已經送到隔壁手術室了,那邊的手術正在進行,三個小時後就會結束."醫生對我們說.

我長長出了一口氣.

"好人一生平安!那邊肯定也會一切順利!"周嵩也語氣輕松地說道.

下午2點多,腎移植手術勝利完成!

嫂子的舅舅興奮地跑過來告訴她的時候,她的淚像決堤的海一樣,洶湧而出,臉上卻露出無比溫馨的笑容,那笑容里滿是幸福,但在幸福的深處卻有無盡的悲涼……

下午3點多,高菲菲發來短信,問手術怎麼樣了.我回信說,托你的福,一切順利.

上篇:49, 第49章 莫名其妙的酸楚    下篇:51, 第51章 驚天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