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6|第 6 章   
  
6|第 6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你一直在吃的藥?"

林奚夏點頭,"別人告訴我是維生素,但我除了這個就沒吃過別的了,我年紀輕輕不可能內分泌問題那麼嚴重,想請您幫我看看這藥是什麼成分."

醫生眉頭緊皺,看了林奚夏好半晌才問:"這是誰給你的藥?"

"我媽,也可能是我媽的養女."林奚夏實話實說.

"你吃多久了?"

林奚夏眉頭輕蹙,不是很肯定,隱約記得她吃過幾年的維生素,這藥是傅宛如買的,但每次都是林又晴拿給她的,因為別人總說她皮膚不好,長得沒小時候好看,為了變漂亮她一直很努力地吃維生素."有幾年了."

醫生臉更黑了,"幾年?那就難怪了,這藥不管是誰給你的,你都要提防著點,這根本不是維生素,是激素類藥物,主要是開給別人治病用的,效用強,我們醫院現在都不開這藥了,而是開同類副作用小的替代藥,你一個女孩子年紀輕輕吃了這麼久的藥,對卵巢的傷害很大."

林奚夏手攥的更緊了,"那這藥有什麼副作用?"

"向心性肥胖,滿月臉,皮炎,多毛,痤瘡等,甚至還會引起精神異常,不容易長高,總之後遺症很多,"醫生邊說邊用同情的眼神看向林奚夏,想到她小小年紀遇到這種事,當下溫聲道:"總之,先停藥觀察一段時間,有什麼不舒服的可以去內分泌科就診."

林奚夏卻還抱有一絲希望,"醫生,您怎麼確定這藥就是您說的激素類藥物?"

畢竟都是白色藥丸.

醫生拿出一片藥,"你看這藥上面刻著字母,很容易認,一般的維生素上面哪有這些東西?再說現在你們外面買的維生素大部分是複合維生素,體積比這個要大許多."

而且這藥他老婆吃過一段時間,很熟悉.

望著林奚夏離開的背影,醫生忍不住搖頭,這就是個童星,還是個過氣的,就遇到這些醃漬事,希望她不要太難過,畢竟還年輕,停藥後要是運氣好,說不定臉和身材還能救一救.

林奚夏握著藥丸失神很久,吃了幾年的維生素竟然是激素?難怪她前世莫名發胖,不管怎麼控制食量,卻還是胖的離譜,臉也遠遠不如從前漂亮了,她記得她幼時很高挑,也不知從哪一年,莫名就不長個兒了,或許對普通人來說,她身高也夠了,可對一個童星來說,這實在太殘忍了.

握著手里的藥,她冷笑一聲,給她下藥是吧?真當她好脾氣?這麼好的藥扔掉了豈不可惜?林奚夏想著,便把藥拿出來,用筆蓋碾成粉末,全部包在紙里面.

次日一早,林又晴笑眯眯地吃了顆維生素,"奚夏,你今天的維生素吃了嗎?"

林奚夏難得應了聲.

林又晴笑得更真心實意了,"阿姨買的維生素還挺好的,我吃了皮膚更好了."

林奚夏沒做聲,轉身去了廚房幫傅宛如端飯,傅宛如看到她也是一愣,以往林奚夏從不進廚房的,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幫忙,不由笑道:"我看你最近越來越胖了,早餐要少吃一點,中餐和晚餐更不能多吃,這樣才能減肥."

林奚夏充耳不聞,只看向手里的碗,林家盛飯的碗是按照顏色分的,每個人一種顏色,謹防拿錯,林振濤是灰色的,傅宛如是米色的,林又晨是藍色的,林又晴是粉色的,她是橘色的.

她勾了勾唇,把碾成粉末的藥丸倒入林又晴的碗里,白色藥丸混合著白色的粥,絲毫看不出來.

林又晴嘗了口粥,"阿姨,你這粥煮的太好了,粘稠噴香,入口即化,我感覺我能喝好幾碗."

傅宛如笑意更深,"你這孩子,喜歡喝就多喝點,山藥粥本來就養顏,好好把皮膚養養,過幾天我帶你去劇組……"

林奚夏舀了勺粥,裝作不經意地問:"媽,是不是鄭導聯系我了?"

傅宛如干笑兩聲,"是聯系過了,但是鄭導這次對角色要求比較高……"

"比較高?那不是正好?其他不敢說,我演技還是可以的,又在職高讀表演,應該會符合鄭導的要求."林奚夏毫無感情地回答.

傅宛如臉色不自然,和林振濤對視一眼,就聽林振濤不高興道:"你還要你媽說的很明白?人家鄭導要找瘦一點,楚楚可憐的女孩子演窮苦人家的小孩,你看你這體重和皮膚,鄭導怎麼能可能看的上你?"

或許前世聽到這樣的話會難受,可如今林奚夏已經毫無感覺了,只道:"所以,你們打算帶林又晴去?把我的機會讓給林又晴?"

傅宛如明顯尷尬,她何嘗不想帶自己的親生女兒去面試,進娛樂圈當大明星?可林奚夏的外表就是在普通人眼中也不顯眼,去娛樂圈哪里有勝算?而林又晴長得楚楚可憐,用現在年輕人的話來說,就是長了一張初戀臉,勝算比林奚夏大很多,他們在娛樂圈的資源有限,要是只能捧紅一個的話,她當然要帶機會大的那個去.

"奚夏,你最近不是想好好學習嗎?你看你去了也面試不上,還不如把機會讓給姐姐了,又晴她很努力,學習成績又好,她去的話勝算會大一點,到時候等她紅了還可以帶帶你."

"是啊,奚夏,你別擔心,"林又晴扯著嘴角,"等姐姐紅了,姐姐一定會拉你一把的,還有我一定給阿姨買車買房,報答你們一家."

傅宛如笑得眼睛都眯一起去了.

"不必了,"林奚夏面無表情地放下筷子,擦擦嘴,"你這話就等于在說賺到了一千個億,會給我一個億一樣,你給我多少錢我不關心,請你先賺到一千個億再說."

這話像是隔空在扇林又晴巴掌,林又晴本就是嘴上說說,至于以後到底怎麼樣,等以後再說,卻沒想到林奚夏竟然會當面戳破她,她臉紅白相間,火辣辣的疼.

"還有,爸媽我提醒你們,空頭支票是很容易跳票的,別看話說得好聽,到時候怎麼做就不一定了,反正人家都紅了,怎麼對你們都行,又不是親生兒女,還有法律的約束,說到底就是個養女,人家紅了還能記得你們?"

林奚夏嗤笑兩聲,放下碗筷走了.

林振濤啪的拍了桌子,"她什麼意思!人家又晴好心好意,她卻要曲解別人的意思!"

傅宛如干笑兩聲,低頭時心里卻咯噔一下,雖然林奚夏的話不中聽,卻也有一定的道理,要是真把林又晴捧紅了,總要能拿捏住對方才行,否則她費了那麼多心思培養,等林又晴紅了一把把她踹開,該怎麼辦?

林奚夏躲在屋里看書,很快門外就傳來林又晴的哭聲,"奚夏,你開開門,你是不是對姐姐有什麼誤解?姐姐想好好解釋給你聽,我真的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林奚夏捂著耳朵,被她吵的頭疼,十幾分鍾後她還在哭,門外不時傳來林振濤的怒吼聲,林奚夏嫌煩,當下拿著書和習題從窗戶跳到了院子里的樓梯上.

"又晴?"林振濤怒道:"我現在就把門踹開,讓這個不孝女跟你道歉!"

"叔叔,你別生氣,奚夏只是對我誤解太深了,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故意不給我開門,我只是想對她解釋清楚啊."

傅宛如在一旁和稀泥,林振濤卻怒極了,想到林奚夏那涼薄的眼神他心里莫名煩躁,當下提腳,一腳把門踹開了.

"林奚夏,你什麼意思?是故意想要又晴難堪是吧?你這兔崽子,你給我出來……"

然而他找了一圈,屋里哪里有人?暖風拂過,空蕩蕩的房間像是隔空打了所有人的臉.

林又晴先掛不住,當即搖頭,"不可能,奚夏怎麼不在屋里?她剛剛還在的."

林振濤也沒想到自己發了半天火,最後踹了門卻是這樣的結果,當下尷尬地收回腳,看著被踹壞的門鎖,莫名尷尬.一旁的傅宛如眉頭緊鎖,"又晴,不是你說奚夏在屋里卻故意不給你開門的嗎?下次能不能弄清情況再哭?"

誰天天處理這些雜事,都沒那個耐心,更別說林奚夏是她親閨女了,如今林奚夏不在,她自然要把火發在林又晴身上.

林又晴又要擠眼淚,卻又不敢哭怕惹人嫌,"我……我不知道啊,她明明剛才還在的."

被踹門聲引下樓的林又晨歎息道:"姐,你下次別這樣了."

林又晴有苦難言,林奚夏明明剛才還在的,怎麼可能這麼快就不見了?白哭了.

-

林奚夏抱著書去了學校附近的咖啡店,這附近是大學城,物價不高,咖啡店卻都很文藝,她找了家安靜的咖啡店,坐下點了杯果汁,便把書掏出來看.

傍晚,一輛豪車停在了咖啡店門口.

周圍路過的學生不時指著車議論,從車里下來幾個人,進了屋里,盯著座位上的人,一副探究模樣.

"他竟然睡著了?"

"真是稀罕事,這家咖啡店到底有什麼稀罕的?"

"真是怪了,賀家找了那麼多心理師催眠師醫生,都不能讓他睡個好覺."

"我還以為助理驢我呢,原來是真的,"季號說完,拿出相機咔嚓兩聲,"賀行之在外面睡著了,這種足以載入史冊的事,我得拍下了,對了俞冬,他睡多久了?"

"三個半小時了."

"我對著他拍了半天照他都沒醒,睡的還挺沉,真應該發給那些世界級的專家看看,他們解決不了的課題,這家小咖啡店做到了,話說,這家咖啡店到底有什麼特別的?"

單奕辰環視一周,只看到背靠背的座位上,有個劉海很長的小四眼兒,那小姑娘沒啥特別的,穿著也很普通,他立刻把視線移開,得出結論:

"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家不怎樣的咖啡店."

林奚夏伸了個懶腰,學了一整天,也有些乏了,她抱著書推開咖啡店的門.

與此同時,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猛地睜開眼,一雙狹長深眸清冽冷淡,不帶一絲情緒.

季號拍著胸口,"媽呀,嚇我一跳,你創紀錄了,竟然睡了快四個小時了!"

"你是不是喜歡這家咖啡店?喜歡的話,咱們把咖啡店買下來?"

賀行之面無表情地坐起來,眼神清醒,神色防備疏離,不似剛醒.

"你們來多久了?"聲音也是一貫的疏離.

"我們站了快半小時了,你都沒醒,話說你怎麼會在這里睡著?"

賀行之環視四周,並沒有回答好友的話.事實上他今天像是被什麼吸引,莫名其妙走入這家咖啡店,原想點一杯咖啡就走,誰知坐了會竟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倦意,這對他來說實在是稀罕事,之後他竟不知自己何時睡著了.

而這家咖啡店並沒什麼特別之處,或許只是巧合吧.

上篇:5|第 5 章    下篇:7|第 7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