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15|第 15 章   
  
15|第 15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賀行之眉頭緊皺, 視線默然,不客氣道:"抱歉."

林又晴沒想到自己如此清純無害, 又笑得這般純真, 這男人竟然不上鉤.這不符合常理!她一時被回過神,下意識笑問:"是因為不順路嗎?"

"不, 順路."賀行之清清淡淡, 有一說一.

"順路?那……"林又晴咬著下唇, 似乎有些受傷.

賀行之抬眸, 不耐地看向手表, 耐心余額不足, "順路, 但我不喜歡我的車里有陌生人的味道."

林又晴沒想到這男人如此不留情面, 笑容差點沒崩住,心碎了一地,她扯扯嘴角, 努力維持笑意:"那能不能問一下賀先生的電話號碼."

賀行之眉頭皺的更緊了, 那眉間的川字以及臉上的不耐都是赤/裸而不加掩飾的,林又晴會察言觀色,哪里看不懂, 當即無辜地為自己找補:"不是我要問的, 是是……是我妹妹,我妹妹她讓我來的,我也是被她逼迫才來的,希望賀先生不要討厭我, 我是寄養在林家的,處境特殊,這真的不是我本意."

賀行之耐心用盡,沉沉注視她許久,"說完了?"

"啊?"

"說完了就請讓開,你擋著我的路了."

車門關上,林又晴氣得扭曲尖叫,她是什麼狗屎嗎?還擋著他的路?這男人是瞎子嗎?她這麼年輕漂亮,成績又好,哪里入不了他的眼?不過有錢人眼光高她能理解,她就不信她攻不下這個賀行之.

車子快速向前,車里,賀行之目視前方,修長的手指耷拉在腿上,"你要我的電話號碼?"

一旁的林奚夏翻白眼,"你猜."

賀行之這種有錢人注重隱私,貼的車膜從外面絲毫看不見里面,是以林又晴不知道她坐在車里,林奚夏都替她尷尬,打臉打得這麼快,只可惜被打臉的人自己不知道.

車里又恢複沉默,賀行之似乎在看財經雜志,許久才忽而開口:"從電影上看,你的演技不錯."

林奚夏懷疑自己聽錯了,摘下耳機,"嗯?"

賀行之瞥了眼被黑框眼鏡和劉海擋住半邊臉,略顯木訥的小孩,略有些頭疼,"演技好還被人碾壓?你這童星怎麼當的."

林奚夏哦了一聲,推推眼鏡,面無表情,"怎麼說呢,就因為我演技好,所以不需要練習,而林又晴演技不好,所以更要給她機會,這不,她不是來找賀總練習演技了嗎?"

"……"

-

姜中來講完最後一節複習課,看著班上同學無所謂的樣子,忍不住搖了搖頭,哪怕他在上面講的嗓子都啞了,下面聽課的人依舊寥寥無幾,不管他怎麼做思想工作,這些學生都不把自己的人生當回事.

他們班的文化課一向落後,在年級排不上名次,他也習慣了,其實考不考得好對他影響不大,他只是擔心這些學生,現在不當回事,以後進入社會總會後悔,可人生沒有重來的機會.

姜中來視線掃過,後面那幾排學生都在開小差,睡覺的睡覺,化妝的化妝,玩手機的玩手機,沒一個認真的,哦,不,有一個,林奚夏她自始至終都看著老師,像是在等老師繼續講題目,姜中來心里好受了一些.

下課鈴聲響起,姜中來到林奚夏身邊,"跟我出來一下."

林奚夏跟在他身後走到一半,才聽姜中來問,"最近學習狀態怎麼樣?"

林奚夏扶扶眼鏡,想了片刻,"挺好的."

"你倒是不謙虛,"姜中來一樂呵,一般學生都會回答還行,就林奚夏說挺好,算了,這學生上學期考了年級倒數,最近狀態不錯,最起碼能前進個幾百名,別的不談,以後參加三校高考問題不大,"不論如何,老師都希望你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學習一定要努力,三校高考一定要參加."

"謝謝老師,我知道的."

姜中來一怔,心里莫名舒坦.記得上學期林奚夏整天戴隱形眼鏡畫濃妝,跟後面那群學生出去玩,一點學生樣子都沒有,自甘墮落,當時他以為這是個懷孩子,可後來林奚夏的照片被發到網上,面對那些惡言惡語,他才明白,一個孩子要吸收那麼多攻擊的話,不是容易的事,他去林奚夏家里進行過家訪,遇到過林奚夏的父母和家里養女,聽林奚夏父母話里話外抱怨女兒不聽話,說養子女好,他那點護短的小心思就冒了出來,從此他一直提點林奚夏要努力學習.

孩子小時候不知道,兄弟姐妹之間都是存在競爭關系的,資源就那麼點,林奚夏這種不會爭不會搶的性子肯定要吃虧的,可當時林奚夏毫無觸動,他以為自己的心思白費了,沒想到這學期林奚夏就跟開竅一樣,竟然一點就通,且她竟然對自己說謝謝.

付出被人感知是件很美妙的事,他當下心里一軟,"好好努力,你永遠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能做的只有做好迎接未來的准備."

林奚夏把這話聽進去了,點頭道,"我知道的,我這次考試會好好考."

"去吧,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有進步就是好的."

只要別考個8分他就謝天謝地了.

因為明天要考試,晚上沒上晚自習.

林奚夏早早便回去了.

出來吃飯的林又晴盯著林奚夏的背影看了一會,一旁的同學問:"又晴,你看什麼呢?"

"沒什麼."

"話說你爸對你真好,每天早上送你來學校,還給你這麼多零花錢,我媽一個月只給我三百塊錢吃晚飯,但你家竟然給了你快一千,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林又晴笑起來,林振濤確實對她不錯,原本傅宛如只給她五百的,林振濤又塞了三百給她,怕她吃不好,她打聽過,林奚夏的飯錢也只有三百.

"哎,你真是個千金大小姐,家里住別墅,給的零花錢多,長得還漂亮,而且你這麼有教養,人也好,跟我認識的其他女孩子都不一樣."

"我就一般般,哪有你說的那麼好啊."

"你就別謙虛了,你聽說了嗎?我們學校論壇校花評選,你奪冠了."

林又晴心撲通撲通跳得厲害,"真的嗎?"以前都是大家嘴上說說,沒想到評選她也勝出了,傅宛如提到過,等她進了娛樂圈就先拿校花來炒作,給她弄一個清純的人設.

"當然咯,跟校花做朋友,我好榮幸啊,而且你成績好長得漂亮,很多男生都打聽你,想給你送情書呢,那個富二代周嘉澤從我們班門口路過很多次了,他好像挺喜歡你的."

林又晴勾了勾唇,周嘉澤家庭確實不錯,只可惜在賀行之面前就顯得很不夠看,她怎麼可能看的書周嘉澤?嘴上謙虛,"我們還小,要以學習為重,談戀愛還太早了."

"哇,你好純啊,我們學校很多人談戀愛."

"我以後要進娛樂圈的."

同學更羨慕了,"你這麼漂亮,家世又好,要是進娛樂圈肯定能一炮而紅,對了,又晴,麻辣燙吃嗎?"

林又晴得意的笑笑,又搖頭,"不吃了,我最近臉上總癢癢長痘,再說我還要減肥拍戲呢."

她說著撓了撓臉,不知為什麼,她下巴起了一排暗痘,臉也浮腫了不少,雖然她的臉還是漂亮的,皮膚也依舊通透,可這些痘痘就像是白紙上氤開的墨水,破壞了心情,想著,她又忍不住用手去摸下巴,嗯,臉頰好像也有點癢,臉似乎也比從前腫了一些.

晚上林又晴到家時,就見林奚夏屋里的燈亮著,她推門進去,挑眉,"奚夏,學習呢?"

林奚夏蹙眉,她在賀行之那待了幾個小時,只可惜今天信號塔不在,她便又回來了.

"有事?"

林又晴要笑不笑,"沒事,就是第一次看你學習覺得挺稀奇的,不過你們職高的題目真的好簡單哦,跟我們高一題目差不多,真羨慕你可以考那麼簡單的題目,我就不行了,我們海新的題目在全省都很有名,超級難的,一般人答不出來."

"哦,那姐姐你可要好好考,小心考不好掉下來被人追上,可就難看了."

林又晴蹙眉,只覺得她這話莫名其妙的,又一嗤笑,"被誰追上都不可能被你追上的."

林奚夏面無表情地掏出手機,"忘了告訴你,我的手機開了錄音功能,剛才你所有的話都被我錄音了."

林又晴面色蒼白,扯了扯嘴角,又笑起來:"奚夏,姐姐是在跟你開玩笑,姐姐是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麼不會的題目可以去樓上問姐姐."

林奚夏挑眉,撥弄了一下手機,"哦,錄音功能忘了沒開,你又白演了."

"……"

次日就要月考,林奚夏拿出書複習了好幾次,從軍訓到現在她每天都在努力學習,職高的內容簡單,她已經把所有題目都背了下來,已經到了看到一道題就條件反射的地步,語文沒什麼難的,英語也不難,考得都是代詞或者複數,變化一下所有格之類的,這些內容林奚夏初中時就學過,其實林又晴說的沒錯,職高卷子真的很簡單,可就是這樣簡單的卷子,前世的她依舊經常不及格.

次日她拿著試卷進了倒數第一考場,進門時,所有學生竟然都到了,大家都在奮筆疾書.

孫格格把答案抄在自己大腿上,姜小淘抄在課桌內部,王文旭把英語單詞縮印了粘在課桌上,見林奚夏進來,孫格格瞥了她一眼,蹙眉,"奚夏,你怎麼穿長褲?這樣怎麼抄答案?"

林奚夏怔了一下,"抄在大腿上?"

"當然!"孫格格靠近了,低笑,"我們以前的學姐都是這樣干的,抄在大腿內側,要是男老師來抓,就喊非禮."

"……"林奚夏以前雖然很混,卻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她面無表情掏出筆袋,"不用了,我自己做."

孫格格覺得她有些無趣,"你別到時候讓我給你抄,再說就你那成績,什麼時候才能逆襲啊?還不如抄的好看一點,省得下一次成績單又被人掛到網上."

林奚夏不為所動,默默掏出書本,孫格格見狀回頭繼續把答案抄在大腿內側.

第一門考的是語文,進來的是一位男教師,他環視一周,而後面無表情地出門了,回來時手里拿著抹布和洗液精,身後跟著的女老師手里端了一盆水.

所有學生低聲痛罵,王文旭要瘋了,"不是吧?我剛貼上去的答案!英語單詞抄了一早上."

孫格格得意地笑,"還好我抄在大腿內側了,老師檢查不到."

誰知下一秒,男老師面無表情道:"某些同學別以為抄在身上我就搜查不到,待會由女老師查女生,我查男生,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抄."

"……"

還有有恃無恐的,比如許瑞這種男生,靠的是手機傳答案,他從來不屑于自己抄答案,因此抖著腿得意地看著大家笑,下一秒,男老師露出邪惡的表情,"忘了告訴你們,我們學校剛裝了信號屏蔽器,考試時所有信息都進不來,不過也沒關系,考試結束你們可以看看答案對對自己考了幾分."

"……"這才徹底炸了!

林奚夏自始至終低著頭背書,考試鈴聲打響,拿到卷子,林奚夏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見所有內容都在自己複習范圍內,便放下心從頭開始寫.

考試才二十分鍾,這個考場幾乎所有學生都放下了筆,沒東西抄又不會寫,想交卷可老師不允許,大家便開始東張西望.孫格格瞥了眼不遠處的一直在寫的林奚夏,忍不住盯著看了一會,說起來,林奚夏這學期變化真的很大,不僅是氣質氣場有微妙的變化,她的皮膚也好了不少,剛經曆過軍訓,很多人皮膚都恢複不過來,可林奚夏自軍訓以來,皮膚一直白皙透亮,從前臉上的痘痘淡化了許多,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她這種變化其實挺明顯的,可她一直戴著黑框眼鏡,劉海擋眼,整個人顯得有些沉,以至于大家很難把視線投給她.

如今林奚夏低頭努力考試的樣子,莫名有種吸引力,以至于她忍不住在想,要是林奚夏沒發胖,要是臉小一些,不這麼腫,也不長痘痘,換掉礙眼的眼鏡框,把劉海撩上去換個發型,那她一定漂亮到讓人驚豔.

"咳咳咳!"男老師走過來,瞥了眼孫格格,蹙眉,"盯著人家看什麼?"

孫格格一愣,才意識到自己竟然看林奚夏看得入迷,呸呸呸!她性取向很正常的好嗎?老師干嘛用一種"我都懂"的眼神看她.

她趕緊低下頭.

林奚夏從沒寫過這麼多字,寫完作文她才長長籲了口氣,男老師看她從頭寫到尾,以為她是哪個頭部考場因為錄分錯誤被錯分到這個考場的,和隔壁監考老師聊天時才知道,她就是那個童星林奚夏,也沒傳說中的那麼差嘛,最起碼態度很端正,看這考卷,作文格子寫完還不夠,自己還畫了格子寫,怎麼可能是傳說中只考了8分的差生?

這一天三門課都考完了,英語卷特別難,這卷子像是從普高的卷子里抽出來的題目混合在一起考的,題型跟普高的卷子很像,她很興奮,終于可以練練手了,但其他同學顯然不這樣想.

"英語太難了吧!最後的閱讀理解我一點也看不懂."

"作文好難啊,那個閱讀理解到底什麼意思?"

"好像是說環保的,又有聯合國什麼的,雖然標注了意思,但我還是看不懂."

"真的好難啊!"

"數學也不簡單,數學最後一題什麼意思啊?我看都沒看過."

"是不是考錯試卷了?還是說學校想給我們下馬威?"

孫格格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對考多少分無所謂,反正她成績一向很爛,可考試成績關系到她的生活費,"奚夏,你考得怎麼樣?"

"還行."

這話說完,孫格格並沒當真,林奚夏的成績有多爛她是知道的,她都覺得難的題目,林奚夏怎麼可能會做?不過林奚夏上學期底子太差,怎麼考都不可能比8分差吧?再說林奚夏的父母都不管她的."你太幸福了,你爸你媽都不管你學習."

林奚夏的學校只考三門,考完後學校改卷,正值星期天,所有人都可以休息兩天了,林奚夏把周末要用的書放進書包里,把寫完的試卷都塞進桌肚,准備過幾天拿去扔掉,這些題目她已經做過很多次,倒背如流,留著也不會看的,扔了省心.

回去的路上,孫格格八卦,"奚夏,有人說我們班周瑤懷孕了?"

林奚夏一愣,周瑤是他們班長得最漂亮的女生,當之無愧的班花,可周瑤這個班花並沒有像林又晴那般受歡迎,主要是周瑤長得偏成熟偏女人味,加上眼窩深邃眼骨高,長得像混血,這個年紀大家喜歡的都是林又晴那種清純的長相,總之,所有人都不喜歡周瑤,甚至有不少人在背後偷偷議論說周瑤是交男朋友交太多了,還有人造謠她在外面做那種生意.

"不可能吧?"

"你沒注意她這幾天穿裙子肚子凸的厲害嗎?別的班都在傳,也就你傻傻的什麼都不知道."

林奚夏扶扶眼鏡道:"沒有證據不要亂說,這種話傳出去對女孩子不太好."

"可大家都這樣說啊."

"我相信你不是那種人云亦云的人,而且肚子凸出來可能是長胖了,也可能是消化系統不太好,有些人經期肚子還會大呢."

"是嗎?"孫格格一愣一愣的,見林奚夏對八卦不熱衷,她又找其他人聊八卦去了.

林奚夏推開家門,見家里熱鬧一片,不僅布置了氣球,桌子上還擺放著滿滿的食物和水果,門口的院子里也有燒烤架,林奚夏進門時,傅宛如的好友蘇琴愣了一下,"奚夏回來了?你媽說你上學忙,就沒等你,快過來一起吃吧?"

林奚夏挑眉,"家里開派對?"

她竟然不知道,雖然每天住在這家里,卻像是被別人排擠孤立一樣,這不像是她的家,反倒更像是林又晴的.

傅宛如尷尬了片刻,咳了咳,"我開個派對慶祝又晴進娛樂圈,主角是又晴,知道你要上晚自習就沒叫你."

林奚夏勾了勾唇,笑得有些諷刺,蘇琴察覺到事情不對,意外道:"怎麼?奚夏不知道這事?宛如,你怎麼不跟奚夏說?"

"這小孩跟我鬧了好幾天了,我也沒機會說啊."

見林奚夏面無表情地離開,蘇秦心里咯噔一下,她在家里也不受寵,父母更寵妹妹,什麼好東西都給妹妹,她找家里多要五十塊錢生活費家里不給,轉頭卻給妹妹買了大幾百的隨身聽,那個年代隨身聽多金貴的,她在學校沒衣服穿,回家看到父母給妹妹買了兩件新的棉服,回屋里她就哭了,被忽視的孩子總是敏感的,那種自卑來源于父母的輕視和精神暴力,偏偏父母就像是家里的掌權者,總是對此視而不見,還把一切怪給孩子不懂事.

"宛如,奚夏是你親閨女,你可不能跟她生分了."

傅宛如一向要面子,覺得閨蜜的話像是在打自己的臉,"我哪里對她不好了?不少她吃不少她穿,她總要跟又晴計較,天天忤逆父母,我這不是怕叫她來,又鬧得不愉快,索性不叫了."

"那可是你親閨女,林又晴再好那就是個養女,養女對你也沒義務,你就知道她會給你養老?"

傅宛如很得意,"那當然,又晴說了要給我沒別墅買豪車買貴婦護膚品,等她進娛樂圈我就發達了."

蘇琴可沒她這麼樂觀,再說傅宛如總說林奚夏不懂事,長得不漂亮,穿衣服也不好看,可在她看來,林奚夏根本沒有她說的那麼差,相反,這小孩足夠隱忍,身上也有種從容沉靜的氣質,看著並非等閑之輩.

"你以後別後悔就行."她歎了口氣.

傅宛如怪她多事,蘇琴就是嫉妒她養女進娛樂圈了,就是嫉妒她命好,她笑著把林又晴招呼過來,"又晴啊,給大家唱首歌?蘇琴你們不知道,我家又晴可多才多藝了,以後進娛樂圈一定會火."

幾個閨蜜對視一眼,都沒說什麼.

家里太吵,林奚夏干脆翻欄杆去了賀行之那屋,賀行之正好在家,見了她道:"轉學的事辦好了."

林奚夏一愣,沒想到會這麼順利,要知道現在本地戶口上學卡的很嚴格,海新是省重點,國內數一數二的學校,升學率很高,這種學校特別難進,除非你給學校捐一棟樓,不然花幾十萬都不一定能進去.沒想到賀行之這麼快就給她搞定了.

賀行之不指望她會有什麼表情,仰頭喝了水,才道:"不過轉學生必須入學考試."

林奚夏盯著他,剛才賀行之仰頭喝水時,襯衫袖子卷了幾折,細長的手指握住被子,有種說不出的禁欲感,她推推眼鏡,回神,"考試?"

賀行之眼皮都不掀,一臉"你別告訴我這都有問題"的表情,入學考試這是天經地義.

"問題還真有一個."

賀行之蹙眉,就聽她道:"你應該知道我們職高只上三門課,也就是語數外,普高的其他課程我一點也沒學過."

賀行之又一臉"你從哪看出來我應該知道職高只上三門課""怎麼可能有人學習都搞不定"的表情,雖然賀氏跟職高簽訂了合作協議,但那都是面子上的,賀氏集團的用人標准一向嚴苛,他幾個助理都畢業于頂級名校,平常接觸的員工也都是智商情商兼具,聰明人在一起說話都省勁兒,林奚夏是他接觸到的第一個學渣,當然不知道學渣的世界是這樣的.

"去補課!"

"把其他科目補一下,給你一個月時間,沒問題吧?"

上篇:14|第 14 章    下篇:16|第 16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