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22|第 22 章   
  
22|第 22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麼晚還不睡?"

"看書."

林奚夏抿了口牛奶, 熬夜不是主要目的,但學習上癮她能怎麼辦?她也不想學, 可就是忍不住, 每次沒事干就想把書掏出來,坐車想看書, 吃飯想看書, 上廁所想看書, 看書讓她快樂, 如今熬夜都不能傷她皮膚了, 她看看書也很正常的吧?大晚上的, 年輕人不看書又能干什麼呢?

賀行之折回廚房, 很快廚房傳來鍋碗瓢盆的碰撞聲, 林奚夏做物理題,不時抬頭偷瞄了一眼,話說這男人的生活技能還不少, 只是看他做飯莫名有種違和感.

他這種高嶺之花就該插在花瓶中供養著, 人間煙火跟他無關才對.

他忽而掀起眼簾,"等我把飯端過去?"

"……"

"去拿餐具."

林奚夏跑去碗櫃里,把消毒好的餐具取出來, 走到一半發現賀行之做的是西餐, 又回去換了西餐的餐具,賀行之個子高,他穿一件黑色襯衫,站在中島台前, 有條不紊地把食物倒進盤子里,林奚夏坐下時,他已經把那誇張的保護措施摘下來,她暗暗打量,他做的三明治味道還行,但三明治這種東西是不需要廚藝的,所以她真心好奇,賀行之這種精英做出來的食物是不是也跟他的長相配套.

他煎的牛仔骨,配干煎海蝦,看著挺有食欲的.

應該要說點什麼吧?人家辛辛苦苦做了晚餐,她吃現成的,怎麼著也該拍點彩虹屁,但怎麼開口呢?以她的性格怎麼才能說得不尷不尬,還能在信號塔這刷個好感?

林奚夏扶著眼鏡,終于想到一句絕佳的--

賀總的烹飪水平真是絕了!

賀行之淡淡地掀著眼皮,"哦?說說看,絕在哪?"

"……"這就難為她了,她這人本來話就不多,也從不愛拍人馬屁,好不容易想出這一句,已經耗費了她二十多年的修為,竟然讓她說說好在哪?"就……食材很好,牛仔骨很嫩,蝦也鮮."

"你的意思是食材本身很好,與我的烹飪水平無關?"

"……"她是那個意思嗎?

算了,她還是放棄吧,她干嘛跟這人說話找虐?

于是,他們又穿越到了啞劇中,從頭到尾便只有微不可聞的咀嚼聲,倆人面對面坐著,話沒講一句,眼神沒一點交流,就連呼吸似乎都不在同一個頻率上.

她發現她跟賀行之就適合這種利用完就兩不相干的狀態,嘮家常彩虹屁什麼的,真心不適合她.

吃完飯,林奚夏默默跳回自家陽台,在賀行之那待久了,她肯定要消化不良的,說起來他還是睡著的時候更可愛.

次日林奚夏吃完早飯准備去蔣老師那自習,早餐時,林又晴瞥了眼她的書包,笑笑:"奚夏,周末還要出去?是要和朋友一起自習嗎?你們職高生也這麼刻苦啊?"

林奚夏頭也不抬.

林又晴面色僵硬,又笑笑,"今天叔叔帶我和又晨去郊區玩,你要不要一起去?"

傅宛如似乎恰好想起來,她忘了告訴林奚夏了,便笑著找補,"又晴馬上就要進組了,正好又晴和又晨這次月考都考得很好,尤其是又晨,考了年級前20,你爸爸說要獎勵他們,昨晚你不在就沒告訴你,對了,奚夏,我再補一張票,你也一起去吧?"

"不用了,"林奚夏聲音冷冰,毫無情緒,"你們一家去吧,我還有事."

林振濤哼道:"不去就算,還求著她不成?宛如你去收拾一下,我們待會就出門."

林奚夏拎起包面無表情地站起來,"以後這種事就不用假惺惺地通知我了,你們尷尬我也尷尬,就當家里沒有我這個人吧?這樣大家都自在."

林奚夏背著書包直接去了蔣老師的補課班,那邊都是一起打拼的同學,有幾個同學成績不錯,也不藏私,聽說她是職高生跟不上進度,經常給她補課,林奚夏也很喜歡跟他們相處.

她走後,林又晨看了林奚夏一眼,歎氣道:"姐,你跟林奚夏就不能好好相處嗎?"

"我一直想跟她好好相處,可她呢?她總是對我發脾氣,大呼小叫的,你不是都看到了嗎?"林又晴咬著牙,委屈極了.

"她脾氣確實不好,陰陽怪氣的,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她總是看我們不順眼,可我們寄人籬下,不忍又能怎麼辦?"林又晨沉默片刻,"等我們考上大學就能脫離這里,再也不用看別人臉色."

林又晴眸光漸冷,林奚夏那種沒腦子的哪里是她的對手?等她進了娛樂圈,在這個家有了話語權,她會讓林奚夏低頭的.

-

周一一早,林奚夏找到了姜中來,其實姜中來也想找她談談,畢竟那天那通電話刷新了他的三觀,他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林振濤這樣的父親.一個當父親的人,聽說女兒成績變好,努力學習,怎麼都該鼓勵才對,怎麼會揣測孩子抄襲,甚至惡語相向?一想到林奚夏活在那樣的家庭中,他忽然能理解為什麼林奚夏這種童星還要來職高讀書,為什麼高一還算活潑的林奚夏漸漸變得沉默.

"你爸爸沒難為你吧?"

"沒事,我習慣了."

林奚夏只是實話實說,不帶任何情緒,可聽在姜中來耳中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什麼叫習慣了?老師要告訴你,你父親的行為是錯的,你努力學習考得好成績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千萬不要受家里人影響而變得灰心喪氣."

林奚夏這才明白他誤會了,其實,林振濤已經影響不到她,她絕不會為外人心緒不甯,如今她每一分鍾都很寶貴,學習,努力地學習,不僅讓她更有力量,更讓她越來越美,一個人所求的內在美和外在美她都能通過學習得到,哪里還有空去計較那些有的沒的?再說林振濤不是把林又晴姐弟當親生的嗎?她倒要看看等林振濤老了,林又晴姐弟能不能給他養老.

只是沒想到姜老師真情實感了.

"老師,其實我這次來不是為了這事."

林奚夏說了請假補課的事,姜中來微怔,"去校外補課?你家里人知道嗎?"

林奚夏搖搖頭,"他們要是知道的話,肯定不會同意的."

如果是以前,姜中來一定不會同意林奚夏的補課申請,可在打完那通電話後,他是無論如何也會支持她的,但上課時請假出去,萬一學生發生點什麼老師都是擔責任的.

"把你補習班的地址和上課時間寫給我,留個聯系電話."

林奚夏照做了.

"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嗎?"

林奚夏聽話地點頭.

"還有,一定要好好學習,努力考進普高,讓外人看看,我們普高學生要是認真起來,可是很可怕的!"

林奚夏第一次覺得姜老師如此可愛,她笑著點點頭,姜老師連忙擺手,"快去上自習吧!"

"奚夏,那天那人是誰啊?"孫格格八卦.

"那車很貴吧?確認過眼神,是買不起的."姜小淘嘀咕.

林奚夏笑笑,"是普通朋友."

"你怎麼會認識那麼有錢的朋友?"

她扯了個謊,"畢竟進過娛樂圈,認識幾個人也很正常."

孫格格和姜小淘聞言對視一眼,似乎很沒有真實感,有時候很難相信身邊一起吃路邊攤的朋友竟然是童星,孫格格端詳了林奚夏一會,忽而驚訝道:"奚夏,你今天擦粉了吧?還是用了高光?是不是用的那個很火的fentybeauty的星鑽高光?聽說很多明星都在用,掃蘋果肌和鎖骨特別自然."

林奚夏微怔,摸著自己的臉,"我沒化妝."

"沒化妝?怎麼可能?"孫格格很誇張地在林奚夏臉上擦了一下,"我看你氣色好了很多,臉頰像是塗了腮紅,有淡淡的一層,你別告訴我那是你的自然氣色."

林奚夏這才明白是好氣色卡起了作用,確實,有好的氣色真的能讓人有很大改變.

孫格格手指上沒有沾一點化妝品,這才明白,林奚夏真沒化妝.

"你最近用的是什麼護膚品?"

林奚夏從書包中掏出擦痘痘的藥膏,"因為長痘痘,我什麼都沒用."

她們看著那藥膏明顯不相信,什麼都沒做,皮膚就好成這樣,這科學嗎?如今的林奚夏臉上痘痘都快沒了,氣色好了不少,臉也小了一圈,模樣雖然沒有太大的變化,可看著精神很多,再加上她的發型多變,顯得比從前亮眼了不少.

"奚夏,你變了!說好了一起做摳腳大漢,你卻偷偷美成小仙女?"

林奚夏垂眸,唇角微微勾起,"唔,大概是瘦了吧?"

"我天哪,你瘦下來真好看!"說完,她緊緊握住林奚夏的手,激動道,"姐妹,答應我,一定要瘦下來!我覺得你還可以拯救一下!"

"……"

接下來的時間,林奚夏每天都請假去蔣老師的補習班,准備轉學去普高,林奚夏不太想上專業課了,畢竟當幼師照顧孩子什麼的,她真的很不擅長,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准備普高考試.

再來……她還有私心,心里隱隱覺得是賀行之給她托的關系進學校,如果她考試不及格,以他的性格覺得會懷疑為什麼天底下還有學渣這個物種,學渣就不要面子的嗎?于是她學的更努力.

前世,林又晴也是差不多這時進組的,當時鄭導看不上她,覺得她少了點靈氣,辨識度也不高,雖然是清純掛的,卻並沒有觀眾緣,而觀眾緣這事十分微妙,有的明星觀眾緣莫名其妙的好,不管怎麼作,觀眾還是對她自帶濾鏡,有的明星明明什麼都沒做,可觀眾就是不買賬,而林又晴雖然長得不錯,可她清瘦臉上也沒肉,不屬于有觀眾緣的類型.

林奚夏原想著,等林又晴進組了,家里會安靜許多,誰知就在林又晴進組的當晚,林奚夏上網時,卻莫名其妙發現自己上了熱搜.

#童星林奚夏長殘#

林奚夏微怔,前世她軍訓時被曬得又黑又丑,滿臉痘痘,人浮腫還胖,照片被偷拍發到網上,引來網友的群嘲,當時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新聞大到同學們上課時都用擔憂的眼神看她,可即便如此她也沒上熱搜.

就連圈外人都知道,現在很多熱搜都是花錢買的.

嘖嘖,誰那麼舍得花錢給她買熱搜?

她面無表情地點開,就見某個八卦群主發了個微博:

"林奚夏又被偷拍了,如今正在某職高讀書的林奚夏已經泯然于眾,從偷拍中可以看到她戴著厚厚的眼鏡,眼睛沒有小時候有靈氣,人也有點微胖,身高更是不出眾,不得不說她真是長殘到令人心碎,童星們的顏值賽道太殘酷,有人彎道超車,有人卻陷入長殘怪圈,相比之下,林奚夏的姐姐林又晴顏值很高,是海新高中的校花,正要出演鄭導的新戲,當初鄭導把林奚夏捧紅,如今又要捧她姐姐,不知道林奚夏作何感想,大家覺得林奚夏姐姐的顏值如何?"

-林奚夏被碾壓的好慘,她姐姐好漂亮啊.

-童星都逃不了長殘的怪圈嗎?不過林奚夏的長相實在是太虐了,小時候那麼可愛的說.

-親姐姐嗎?長得一點也不像,姐姐漂亮很多.

-林奚夏心里應該不舒服吧?畢竟姐姐這麼漂亮呢.

-姐姐好清純是校花級別的.

-姐姐名字也很好聽,期待林又晴的新戲偶爾.

-演鄭導的戲?起點很高啊.

-樓上都是認真的嗎?雖然林奚夏確實長殘了,可這張照片也還行吧,是微胖沒錯,可她才高二,難不成就要她減肥嗎?還有她的五官其實不錯,只是沒有小時候有靈氣了,天天這樣黑她真的好嗎?

-捧林又晴干嘛要拉踩林奚夏,連我這個路人都看不下去了,天天黑她,這個林又晴長的雖然不錯,可太沒有辨識度,也沒有觀眾緣,反正我不看好.

-坦白講,林奚夏長得太丑了,還是姐姐好看.

-沒人覺得林奚夏的發型很漂亮嗎?還有她臉型也不錯,氣色更是好到爆,隨便拍拍就這麼漂亮?

-樓上的是托吧??那麼長的劉海,那麼大的黑框眼鏡你都能看出氣色好?

-你說別人是托,那你自己呢?林奚夏的臉被那麼長的劉海和那麼大的黑框眼鏡蓋住,你都能看出人家丑?這微博吹林又晴吹的太過分,我不得不懷疑這個莫名其妙的熱搜是買的,所以林家是什麼意思?打算踩小女兒捧大女兒出道?真要這樣這父母夠絕的.

林奚夏默默關了電腦頁面,她的老古董手機上網不方便,只有周末才會上網,沒想到一上來就看到了這個熱搜,看這樣子,林又晴是打算踩她上位了,也不懂傅宛如有沒有參與,真要拉踩親生女兒給養女作配,這樣的媽真是不要也罷.

不過,她倒是一直在等這次熱搜,這段時間她之所以一直用劉海和眼鏡遮面,就是不希望變化的太突然,讓別人覺得奇怪,否則一下子變美只會讓別人懷疑她整容了,如今熱搜說她丑,曝光她的照片,倒是間接為她做了個時間證人.

她深知這種情況下說什麼都沒用,當務之急是先考入普高.

她又把書拿了出來.

次日一早,同學們看她的眼神都帶著擔憂,林奚夏笑笑:"怎麼了?以為我會被網上的人罵哭?"

幾個男同學嘻嘻哈哈的,"我們怕你抑郁,你要是心情不好,我們帶你去打地鼠."

"打地鼠?好幼稚啊,奚夏跟我們一起去吃雞!吃幾把心情就好了."

"那有什麼意思?去看校草打籃球吧?"

"還是來點實在的,姐姐我請你喝奶茶!別理網友,他們只是沒想過自己的話會給你帶來多大的影響."同學們紛紛安慰.

林奚夏樂了,班上的同學們雖然學習不好,可說起交朋友講義氣,大家都無可挑剔,對她也是真的不錯,看著桌子上擺著的奶茶,糖果,巧克力,辣條,林奚夏的心頓時一暖.

"其實我已經找到排解郁悶的方法了,"林奚夏在眾人的疑惑中,面無表情掏出一疊試卷,"何以解憂?唯有刷題!刷題讓我快樂!"

"……我去!"大家紛紛擺手,見她真沒事,這才散去.

林奚夏笑著把零食裝進袋子里,孫格格見她真沒事,才笑道:"奚夏,你真的變了,要是以前你肯定會難過地哭鼻子,但是這學期你豁達了許多,網友的評論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那些攻擊的話確實看著很難受,但關掉網絡,不看,不聽,不想……那些傷害就與我們無關了."

林奚夏摸摸她的腦袋,"我家格格長大了,會安慰人了."

孫格格好不容易說句人話,聞言臉驟然一紅,"林奚夏,你能不能正經點?"

-

林又晴看著坐在一旁的傅宛如,討好地笑笑:"阿姨,你還在生我的氣?"

傅宛如蹙眉,她雖然不是專業的經紀人,可從小帶林奚夏入圈,以前林奚夏的活動都是她在張羅,不說對這個圈子一清二楚,但多少是了解的,又怎麼可能看不出林奚夏這個熱搜有問題?林奚夏不可能花錢買熱搜黑自己,那種拉踩手段她很多年前在劇組就見過,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你至于這麼急嗎?你都進組了,憑的也是奚夏的關系,要不是因為奚夏,鄭導怎麼可能見你?你都出道了還用這種手段."

"我也不知道……"林又晴滿臉自責的表情,"是我那個表演培訓的老師,他那也有包裝服務,他說先讓我試一下,暫時不用付錢,等我紅了再從我的合約里扣下來,我也不知道他會拉踩奚夏,真的,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會同意的."

傅宛如蹙眉,"你還跟人簽了約?"

"我沒,老師就說讓我試用一下,但我肯定不會跟他合作的,我還是讓你當我的經紀人."

傅宛如這才放松下來,她打量養女片刻,"鄭導叫你,這場戲你好好表現."

林又晴笑了笑,轉頭時表情短暫一凜,又很快恢複如常.

林又晴拍的這部戲是一部圍繞校園暴力展開的戲,女主的女兒出身貧寒,從農村轉學進入城市,卻在城里的學校遭受了嚴重的校園暴力,她多次被毆打,辱罵,侵犯,甚至還遭受到男同學的XQ,女兒想不開跳樓自殺,女主跑出租回來卻接到了去認領女兒尸體的消息,當即崩潰,可那些犯人只因為年齡不夠,就不用受到任何懲罰的,失去唯一的女兒,又看著那些欺辱女兒的罪犯逍遙法外,她決定親自出手為女兒討回公道,于是她設計了一個又一個陷阱,最後殺死了所有傷害女兒的人.

林又晴天生楚楚可憐,又是農村上來的,很符合人物設定,鄭導也是找了許久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無奈之下,覺得她是最適合的,這才用了她.

但是林又晴雖然經過演技培訓,卻一直很難入戲.

一場戲結束,鄭導眉頭皺得緊緊的,這演的是什麼東西,試戲那一場演得雖然也很差,卻還算樸實,至少點撥一下還能看,可如今林又晴這哭戲怎麼看怎麼假.

"又晴,這一場我不是和你說過戲嗎?你還找不到感覺嗎?"

林又晴哭喪著臉,不停地鞠躬道歉,"對不起,鄭導,我會繼續努力的,一時找不到感覺."

演媽媽的聞清是圈內知名實力演員,去年還憑一部小眾電影摘下了影後桂冠,聞言,眉頭緊蹙,"你就是林奚夏的姐姐?"

林又晴吸了吸鼻子,可憐兮兮道:"抱歉,我給你添麻煩了."

"知道添麻煩就好好演,這場戲已經重來六次了,你要是不能演就用替身,"影後蹙眉,甚至懶得掩飾,"我看過林奚夏的電影,她演技很好,哭就是哭,笑就是笑,觀眾看了很容易入戲,既然你是她姐姐,怎麼不跟妹妹學學?實在不行,改改設定和劇情,讓林奚夏來演更好."

說完,黑著臉走了.

也不怪她生氣,這部戲哭戲很多,身為女主,聞清每次都要醞釀情緒,因為拍戲並不是按照電影的順序拍的,她雖然剛進組,卻需要拍女兒死後的戲,一個失去愛女,孤苦無依的母親情緒崩潰是顯然的,可林又晴倒好,每次都在她哭得歇斯底里時出岔子,不是表情不夠,就是哭戲太假,要麼就是哭不出來,有一次更絕,她哭一半,林又晴竟然要去上廁所.

聞清當時便一肚子氣,可偏偏林又晴各種禮貌周全,各種天真無邪,大家都不好說什麼,進娛樂圈十多年,看多了圈子各種白蓮花綠茶婊,林又晴那點心思她哪里看不透?也因此,自打進組她就不喜歡這個戲中的女兒.

"聞姐,別氣了,就是個孩子."助理遞水.

"孩子?這年頭的孩子都這麼多心機?"聞清冷笑一聲,"剛出道就買熱搜拉踩,踩得還是自己親妹妹,小小年紀,心倒是夠狠."

林又晴被她說完,哭喪著臉站在一旁,一副我見猶憐的表情,以往只要她示弱她委屈她弱不禁風,總會有人上來安慰她,可這一次,大家該干嘛干嘛,誰都沒有多看她一眼,來往的人甚至嫌她礙事,不耐地把她推開,讓她別擋道,林又晴這才吸了吸鼻子,把出來的眼淚又憋了回去.

林又晴的戲份不多,多是穿插回憶用的,可她的每次出現卻是重要的煽情節點,所以她的戲雖然不多,導演卻很看重,一早,她連續好幾次被喊停,就連一向好脾氣的鄭導也沒了耐心.

這幾天拍的戲很重要,可林又晴卻怎麼也入不了戲,冷冰冰的像個外人,想當年她給林奚夏說戲,只說了幾句,那小丫頭就哭了,進入狀態非常順利,明天是姐妹,差距怎麼這麼大?鄭導心氣不順,喝了口水眉頭皺得緊緊的.

上篇:21|第 21 章    下篇:23|第 23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