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25|第 25 章   
  
25|第 25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林奚夏拿著試卷回家, 剛走到家門口就見林又晨和林振濤一起往外走,林振濤板著臉, 似乎還在氣頭上, 面無表情地掃了林奚夏一眼,林奚夏懶得跟他多說, 側身要走.

林又晴看看她, 覺得尷尬, 難得開口:"我們要去吃飯, 你要不要一起去?"

林奚夏蹙眉, 想不通他怎麼這麼好心.

他似乎也覺得, 自己跟林奚夏沒什麼可說的, 便道, "姐姐在劇組拍戲不回來,正好中秋放假,叔叔帶我去劇組, 看看姐姐和阿姨."

林奚夏當然是知道是中秋節, 畢竟她學校剛放了假,其實節假日對她而言沒什麼不同,只不過換了地方學習, 只是明明過節, 傅宛如卻沒給她打過一個電話,林振濤對她也是冷淡,她在這個家倒像個異類,每個人都覺得是她錯, 覺得她不體貼不懂事,覺得她應該低頭道歉.

人家都准備出門了,才客氣一下喊她去,林奚夏覺得沒意思,繼續往前走.

身後又傳來林振濤罵罵咧咧的聲音,"又晨,我們自己去,管她干什麼!我早說了別理她,你越理她她越是不知道自己錯在哪,我們去看又晴,我們一家在一起過節."

林奚夏毫無反應,她剛進屋子里,忽然聽到敲窗戶聲,一抬頭,便看見單奕辰那張放大的臉.

"你怎麼過來了?"林奚夏打開窗戶.

"我們正在燒烤,快來幫忙!"

林奚夏愣了一下就被拉走了,隔壁院子里正燒著炭火烤肉,食材是專門有人備好的,桌子上有煮好的螃蟹和食材,單奕辰等人負責烤.

"需要我做什麼?"她並不擅長做菜,有些不知所措.

"你幫我把羊肉串放上去,話說,這是鹽還是糖?林奚夏你幫我看看……"

林奚夏默默歎了口氣,總覺得以單奕辰的智商,燒烤什麼的也太為難他了,但她也是廚藝渣渣,打個下手還行,做飯是不可能的,不過她雖然廚藝差,基本的常識還是有的,在單奕辰又一次操作失誤,差點讓燒烤架燒起來,造成火災後,林奚夏默默掏出手機.

單奕辰滿臉是灰,原以為她要幫忙,誰知她竟然在一旁拍視頻,"你……你干嘛?"

"當然是拍下來,聽說現在很多人玩小視頻,說不定還能上個熱搜呢."

"……"單奕辰氣得去追她,林奚夏狂翻白眼覺得這人幼稚.

他們中間,賀行之是廚藝最好的人,可人老人家拿了本財經雜志躺在搖椅上,面色冷淡,顯然是沒准備燒烤給別人吃,最後林奚夏和單奕辰一起搜了半天,才發現燒烤的肉都是醃制好的,大眾口味,基本上只要不烤熟,偶爾翻個面就行,要是覺得口味不足,可以自己加個調料,極其簡單.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把燒烤考好了,可因為手藝差,最後的味道一言難盡.

後來還是單奕辰點了外賣.

林奚夏第一次在中秋節這天吃外賣,真是難忘的經驗,不過這麼一折騰真是熱鬧了不少.

晚上,單奕辰張羅著打牌,林奚夏拿書的手一滯,"我要看書."

"好不容易放假,看什麼書啊?放下書,一起來嗨!"

賀行之端了杯水從邊上走來,"行了,我陪你,讓她寫作業."

"……"單奕辰像是第一次認識他,賀行之一向不愛打牌,今天卻忽然轉性了,這麼做該不會是為了讓林奚夏寫作業吧?單奕辰和對號對視一眼,都覺得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再說林奚夏,竟然真的一本正經地從書包里掏出一疊試卷來,雖然知道林奚夏學習比一般的職高生認真,可都放假了還不休息一下,恕他直言,真要這麼喜歡學習,干嘛去職高呢?讀職高的學生不都是為了早點就業嗎?林奚夏的表現怎麼都像是一群丑小鴨里混著的那只小黃雞,雖然理想豐滿,可她品種不對,怎麼也變不成白天鵝的.

賀行之走到桌旁坐下,林奚夏見狀,拿著試卷窩在賀行之腳邊坐了下來.

還是靠近點信號穩定.

"……"

"……"

"……"

單奕辰咽了口水,我去,林奚夏怎麼回事?還是說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這倆人感情已經這麼好了?為什麼林奚夏非要一步不離地跟著賀行之?而且蜷著腿坐在蒲團墊上寫作業的模樣,怎麼看怎麼像趴在主人腳邊的小貓.

三人面面相覷.

賀行之一臉淡定,顯然習慣了這小孩跟著他,單奕辰拿零食來吃時,他還順手拿了一個遞給林奚夏,接受投喂的林奚夏默默看了一眼,很自然地接過吃了起來,于是,打牌期間,賀行之自己一口沒吃,卻一直沒停下投喂,到最後單奕辰都看愣了,這特麼什麼相處模式,說好的嗑cp呢?為什麼看著像是在養寵物?

而寵物主人和被養的卻忽然不覺.

自然的不像話.

林奚夏吃了賀行之遞來的零食,飽得很,正想倒水喝,一杯水遞了過來,是賀行之沒喝的.

她頓了下,接過喝了口.

"……"

中秋這晚,賀行之打了四個小時的牌,林奚夏也戴著降噪耳機做了四個小時的作業.

結束時,單奕辰搶過林奚夏的試卷,"我就沒看過在牌場上還能定下心來寫作業的,別告訴我你真在寫作業."

學渣的心酸他是知道的,做什麼都比做作業有趣,剛拿出書,就想上廁所,人家發條短信一勾,人就被勾走了,對什麼都有興趣,就是對學習興致缺缺,像他這種學渣,自始至終跟賀行之這種學霸聊不到一起去,每次去賀行之的公司,都感覺被那幫學霸智囊團智商碾壓了,壓力啊壓力!他長這麼大就沒看過能在麻將場上專心寫作業的.

拿過來,看了一眼,整個人都頓在那,季號湊過來,挑眉,"單奕辰,你看得懂?"

"怎麼可能看不懂?開什麼玩笑!職高的題目我能不會?雖然我上學時天天打架泡妞,但我怎麼都比林奚夏強吧?我好歹也考上了名校,怎麼也不可能輸給一個職高生吧?"

"哦,那說說看,她這題目做的哪里不對?"季號挑眉.

"……"單奕辰額了半天,"這個吧,這年頭的職高試卷也太難了,這什麼鬼?看都沒看過,肯定題目出錯了,還有,林奚夏,這題就一個小問你在試卷背後寫了整整一張A4紙,你至于嗎?"

季號嗤了一聲,細細看了一眼,再抬頭,看向林奚夏的眼神已經變了,其實大家雖然不覺得職高生有什麼不好,可骨子里還是會戴著有色眼鏡,會覺得職高生就是成績差,就是不學好,就是沒有高中讀的人才會去,他不認為林奚夏真的學的進去,可打眼一看,林奚夏這卷子難度很深,他高中時參加過競賽,自然知道很多都是競賽題,這些題就是他高中時做著都吃力,可林奚夏竟然一題不落地做完了,不僅如此,字寫得也很有模有樣,跟她的外表完全不搭.

嚴申宇看完跟他們的反應是一樣的,原以為林奚夏窩在賀行之腳邊是做做樣子,誰知他們打牌的這4個小時里,她做了3張大的數學物理卷,且都是難題,邊上人在打牌,林奚夏竟然毫不受影響,有這定力竟然只是個職高生?

林奚夏笑笑:"我們老師比較嚴格,所以我把所有解題方法都寫出來了,主要是題目不難,順手就寫了."

她卷子全部做完了,又折回去拿練習題來做,單奕辰這才叫道:"那些題我竟然看不懂!我天哪,我也是上過高中的人?話說她定力不是一般強,這麼吵竟然完全不受影響."

語文英語題倒是好說,畢竟記憶性的東西什麼環境下都好回答,可數學物理這種理科題目是需要安靜,需要思路,甚至需要狀態的,一旦哪個環節被打斷都可能影響思路,可林奚夏自始至終做的很流暢,也就是說他們所作所為根本沒有影響到她.

"她這狀態,怎麼只是個職高生?"季號疑惑,事實上一直以來賀行之都沒有透露是用什麼方法把林奚夏拿下的,誰都看得出來此前林奚夏一直很抗拒跟他們走近,可如今竟然會端著小板凳乖乖坐在賀行之身邊了.

賀行之頭也不抬,"她家庭的原因,我已經為她聯系好了海新."

海新是季號的母校,他大約猜出賀行之和林奚夏的交易了,一個急需要睡眠的人,和一個急需要改變處境的,倆人各取所需,似乎也自然而然.

"海新的入學考試可不容易."

"嗯,她下個月會參加考試."

單奕辰這才知道林奚夏不是開玩笑,"我們家小希夏真是牛逼了!這是要逆襲的節奏啊,你們看熱搜了嗎?她那姐姐踩她炒作上熱搜,簡直太欺負人了,等小希夏進了海新,絕對可以吊打他們!"

次日一早,林奚夏感覺到嘴里被塞了個東西.

一股熱流湧入,苦味在口腔中擴大,她咳了咳,睜開眼便見賀行之正拿著一個針筒,面無表情地看她,他面無表情,眸色冷淡,加上針筒配置,怎麼看都像是要去做解剖,聯想到賀行之做飯時的裝置,她腦洞大開,忽而懷疑他是不是個變態殺人犯,接近她該不會是為了殺她于無形吧?

林奚夏汗都下來了,往後縮了縮,才防備道:"你在做什麼?"

賀行之冷勾唇角,"你說呢?解剖?肢解?殺人拋尸?"

"……"林奚夏隨即反應過來,他只是在喂藥,賀行之冷哼一聲,又吸了一管藥噴入她口中,林奚夏差點被嗆到,咳了半天,抬頭時兩眼淚汪汪的,像是在控訴他的暴行.

上篇:24|第 24 章    下篇:26|第 26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