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27|第 27 章   
  
27|第 27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節數學課, 蔡忌進教室時已經拿著改好的試卷了,姜小淘低聲說:"蔡老師手速這麼快, 春運時怎麼不去搶票?"

格格:"蔡老師是八爪魚屬性吧?"

"完蛋了, 今早隨便抄的試卷,根本不知道上面有什麼題目."

"他不會找人回答問題吧?死了死了!"

蔡忌的性格很較真, 很多職高老師上課都照本宣科, 得過且過, 反正學生本來就差, 真心想學習的人不多, 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大家都開心, 可蔡忌不一樣, 蔡忌這人很軸,不會的知識點絕不放過,非要逼得全班人都會才行.

"有些同學, 抄答案都不會抄, 步驟都跟人家寫的一模一樣,懶到什麼程度了,就不會改改?"

他繼續罵:"都說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你們班是有多帥顆老鼠屎, 你們自己看看,我數了一下,全班有46個人是照一個人抄的,我猜猜看, 這一派應該叫王亞亞派,所有人都是王亞亞的忠實粉絲,她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

班上有人低頭,有人偷笑,王亞亞神色不自然地看向別處,她這人不喜歡得罪人,再說別人徐不學跟她有什麼關系?人家就是要抄個答案,對她沒有影響的事,她也犯不著得罪人.

"卷子發下去,你們自己看看!"

林奚夏拿到試卷,看著試卷上的叉號,忍不住眉頭緊鎖,這道數學題題目出的確實有些難度,她花了半個小時翻競賽題,後來還是用奧數思維把這道題做出來的.

前後浪費了一個多小時,做出來時她信心滿滿很有成就感,覺得班上會做這題的人不是很多,可沒想到蔡忌竟然說她是錯的.

怎麼可能呢?

前頭的同學回過頭,掃了林奚夏一眼,直搖頭,還好他抄的是王亞亞的,他就說林奚夏只得了一次第一名,不夠穩定,看人家王亞亞,老牌第一就是老牌第一.

"我叫你改你不改,錯了吧?看,這是正確答案."

林奚夏把他試卷搶過來,越看眉頭蹙的越緊,這是王亞亞的答案,王亞亞的答案看似順暢,可其中一個步驟並不成立,導致下面的所有步驟都走入岔道了,她舉手站起來.

蔡忌愣了一下,"林奚夏,有什麼問題?"

"蔡老師,我這試卷的最後一題怎麼錯了?"

蔡忌看過林奚夏的試卷,知道她最後一題扣了很多分,卻沒注意她的解題步驟,不過今天這試卷,全年級都是照同一份答案來改的,大部分尖子生給出的都是和王亞亞一樣的答案,林奚夏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懷疑他改錯了?這怎麼可能呢?答案有可能錯,他有可能錯,可難不成全年級其他老師,其他學生都錯了?

"你最後一題解題思路不對."

林奚夏搖頭,"不,蔡老師,我覺得我是對的."

蔡忌就不明白了,什麼叫你覺得你是對的?對就對,錯就錯,這還有你覺得?

"林奚夏,有些事過了也就過了,有些題錯了也就錯了,"蔡老師忽然姜老師上身,文縐縐起來,他一本正經,"奚夏,這全年級都是這樣改的,辦公室那麼多老師,總不能就把你一個人改錯了,你說我改錯可能,但其他老師呢,也都改錯了?年級其他人呢,總不能全年級都答錯了吧?"

林奚夏皺眉,在腦子中把自己的解題步驟理了一遍,她沒錯,她真的沒錯,這題她前世看過類似的,當時寫錯了還被複讀班的老師糾正過,之前做題目時沒想起來,等翻過了競賽題才想起來自己做過類似的,王亞亞和老師的這種解法,明明是存在問題的.

下課鈴響起,林奚夏推了推眼鏡,"老師,我覺得你是真錯了."

全班同學看看這個,又望望那個,都不知道站誰了.

格格偷偷趴在桌子上給林奚夏豎大拇指,敢跟蔡忌對著干,林奚夏不是不牛逼!只可惜蔡忌這人是有點本事的,數學也很厲害,你要是想考大學,拿普高的題目去問他,他都能刷刷刷解給你,林奚夏跟他對上,雖然覺得自己節目很酷,可格格總覺得蔡忌不可能改錯,再說王亞亞這題寫了這麼多步驟,看著就像是對的.

蔡忌笑笑,"你跟我去辦公室,我給你講一遍你就明白了."

林奚夏拿著卷子跟了出去,一路上她試圖跟蔡忌講自己的解題思路,可因為路上太吵了,蔡忌根本沒聽清,到了辦公室,林奚夏繼續說:"總之,我認為你的答案是錯的,不應該這樣寫……"

蔡忌端起茶杯,聽笑了,他根本沒聽到林奚夏講什麼,路上吵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根本沒覺得自己答案是錯的,所以左耳聽右耳冒,只當這學生太在意分數,以前也遇到過不少類似的學生,每次考完試都要找老師理論,認為自己這題也沒錯,那題也沒錯,總懷疑老師改錯了,可事實呢?不言而喻了.

"林奚夏,這題全年級都沒人說錯,就你說答案錯了,你覺得可能嗎?再說我看過江老師給的答案,解題思路完全沒問題嘛,是你解答錯了,你再拿回去好好看看."

江老師是個精瘦的老教師,也是全校資曆最長的老師,他早就該退休了,可因為學校缺老師,又把他返聘了回來,拿退休金和學校的聘金雙份工資,是學校工資最高的老師,再加上他自己的小孩考入名校,是以在學校一直很有話語權,也覺得自己比別的老師硬氣.他瞥了眼林奚夏,小孩愛學習是好的,可這答案是他做出來的,做完後其他老師直接把他做的答案拍去改卷,全年級用的是一個答案,要有錯早就有人發現了.這年頭的學生都這樣,總是過于自信.

"你這學生,你們班蔡老師都說了沒問題,那就是沒問題."

林奚夏不讓,堅持道:"我覺得我的解題思路才是對的."

江老師氣笑了,"那你說說,你對在哪?我們又錯在哪."

林奚夏整理思路,認真道:"你們第三步開始就錯了,這題從題干看根本得不出這個結論來,而且類似的題目我在學校發的練習冊的校外拓展題里看過一樣的,不信你們自己翻,還有去年的競賽題也有類似的題目."

江老師怔了片刻,"什麼競賽題?"

"普高競賽題."

江老師有些不高興,你一個學渣還看普高競賽題?這話說出來誰會信?他說了句:"普高是普高,按照我們學過的知識來解這題沒錯,難不成你認為我們所有老師都不如你?還是說你覺得全年級就你一個人厲害,其他學生都是擺設?"

林奚夏眉頭緊鎖,萬萬沒想到這個江老師如此固執.

當下,一個實習女教師默默翻出一本書,這正是林奚夏說的那本競賽題,她按照年份找過去,果然,有個題目跟這題類似,她直接翻到最後一頁的答案,臉色越來越不自然.

"那個……江老師,我翻到她說這題了,她沒說錯,這題確實是我們錯了."

"怎麼可能!"江老師圍過去,其他老師們也都拿出試卷來.

一般考試,都是一個老師寫答案,其他老師照著改,所以大部分人並沒細看,今天試卷改出來,他們講了一節課,並沒有講到最後一題,再加上班上沒有其他學生提出異議,所以大部分人沒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如今細細一看,所有人都面露驚訝,隨即對視一眼.

這個林奚夏竟然是對的!

也就是說,他們的答案是錯的,全年級也都寫錯了,唯一寫對的人就是這個學渣!

大家表情複雜,一時也略顯尷尬.

早知道就好好看看答案了,今天剛罵完學生,再回去承認自己講錯了,嘖嘖,老師們還要臉嗎?又不免嘟囔道:"林奚夏,你怎麼不早說!"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唔了一聲,"我早說你們是錯的,但沒有人信."

蔡忌也被逗得哭笑不得,不是大家不相信,是大家潛意識里就覺得,全年級都是一樣的答案,不可能出錯的!卻沒想到出了這種烏龍.

蔡忌失笑,"行了,這題是老師的錯,你這種精神是值得鼓勵的,回去吧,我下節課糾正答案."

一旁的江老師臉色不自然,老教師本來就愛面子,當下咳了咳,"下次大家一起做答案,不要都照著我抄,看這事情弄得,多不好啊."

其他老師也跟著笑:"是啊,這不能怪江老師,是我們沒仔細看."

"對對對,下次兩個人寫答案,一起對一下,要不是林奚夏,這題傳出去簡直就是個笑話."

課後,王亞亞走過來,拿了本書,"林奚夏,你的答案是對的,我查到這題了."

林奚夏微頓,點頭說:"我知道,老師已經認可我的答案了."

王亞亞聞言,不免有些失落,其實她一直覺得林奚夏跟自己是一類人,都是出眾過,如今卻泯然于眾的,從前她是初中的尖子生,如今卻在職高混日子,從前林奚夏是家喻戶曉的童星,如今也和她一樣,在這里渾渾噩噩,過著本不該屬于自己的人生.

做什麼事都不難,可人生確實有點難,這是王亞亞的一點感想.但她又覺得自己和林奚夏不一樣,因為林奚夏認輸了可她沒有認輸,卻不曾想,這學期林奚夏大變,一個學渣,只認真了一個多月就考了班級第一,如今還能做出她做不出來的數學難題,這讓王亞亞不由懷疑自己,是不是她真的沒有學習天賦,這種喪氣感讓她忍不住想找林奚夏聊聊.

"林奚夏,你是怎麼會這道題目的?你是不是一直在學普高的知識?"

林奚夏也沒否認,點頭說:"是啊,我想轉去海新."

"但海新入學考試很難的."她初中同學想轉學了,據說花了十幾二十萬,人家海新都沒收.

"是啊,所以我要努力."她毫不保留,大大方方地說著,倒讓王亞亞有些不習慣,一直以來,成績好的學生哪個不是藏著掖著,生怕人家比自己學得好?可林奚夏竟然這麼大方地承認自己在努力學習,王亞亞不知為何,忽而覺得心里苦澀,林奚夏比她可大方多了,不像她,一直在努力,卻從不敢告訴別人,生怕人家說她癡人說夢.

"你就不怕考不上,被別人笑話嗎?"她問.

林奚夏似乎驚訝了一下,想了想才說:"笑就笑唄,我被人笑得還少嗎?難不成就因為別人笑我就不活了?再說,別人嘲笑我的同時我也在嘲笑他們,不吃虧."

王亞亞愣了一會,然後笑了,"那你普高的練習題能不能借我看看?其實我也想轉學去普高."

林奚夏笑了笑,拿出一疊試卷,"這都是我准備扔掉的,你不嫌棄的話可以拿去看."

王亞亞微怔,掃了幾眼,這些題目都不是普通題目,難度大,覆蓋面廣,許多題目甚至是手寫的,一看就是老師自己出的絕密試卷,這種試卷誰得到了都不會分享的,可林奚夏竟然這麼大方?

"那你自己不要嗎?"

"都吃透了,沒什麼保留的必要."

後來姜中來也聽說了這事,不免跟蔡忌議論兩句,聽聞林奚夏要轉去普高,蔡忌略顯失落,一方面是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出了個不認輸的學生,好好學的話,走三校高考考專科,後面再專升本,也跟本科生是一樣的,一方面是覺得,這學生好不容易冒尖就要轉學,怪舍不得的.

不過姜中來說完後,蔡忌對林奚夏的要求更高了,他還找了一些普高的講義給林奚夏看,希望林奚夏能從職高躍入海新,希望她真的能跳出這個環境.

-

下面這段時間,林奚夏一直在為海新和職高的月考做准備,這次月考要考年級第一並不是容易的事,職高的題目對海新的入學考試來說沒有一點幫助,可為了摩天翹鼻,她不得不把月考放在心上,同時為兩個考試做准備,真的忙得連睡覺時間都沒有了.

不知不覺,月考到了.

在此期間,林奚夏一共抽到了一張包卡和一張美甲卡,包卡和發型卡一樣,並不唯一,而是跟隨禮服的樣式來變得,林奚夏發覺,只有禮服,一張卡片是一件,固定無法改變,其他的造型,包,發型,香水卡,都根據造型的變化而變化.

林奚夏簡單試了一下,系統便根據她的穿著打扮,給她配了個雙肩包,林奚夏可謂是超級喜歡這個雙肩包了,因為系統提供的東西真的太可了,代表了超高的品味,就拿包來說,頗有設計感,秒殺各大奢侈品品牌的雙肩包,做書包做時裝包都可以,比林奚夏之前那個破書包可好太多了!

從前林奚夏抽到的香水卡和造型卡,都沒有實物,可這次的雙肩包卻讓她的生活水平直接從負一樓爬上了大廈樓頂.

坦白講,她甚至覺得自己的衣服配不上這個包.

當然,她的指甲也有一定的變化,乍一看就是粉色,細看才發現是雙色漸變的,讓人想起小時候攢的糖紙,在陽光下折射出的光總是那麼耀眼.雖沒有過于花哨的造型,可每個指甲都打磨的圓潤玉澤,像是上了一層淡淡的珠光保護層,襯得手愈發的水嫩,有一種說不出的高級美.

她真的很喜歡啊.

背著新包,做著新的指甲去考試,心情都好了不少.

進考場前,考試讓先來一下班里,講講重點,七點鍾,所有人都到齊了.

姜中來環視一周,"今天是第二次月考,連續兩次考好的同學有機會角逐行知獎學金,不用我多說,你們應該明白這次考試有多重要."

周靜雅正在吃飯,忍不住看了林奚夏好幾眼,林奚夏的包換了,以前的那個包很普通,甚至算不上漂亮,可今天這個包很大牌,像是某個奢侈品,她把包翻過來.

"奚夏,你這包什麼牌子的?"

林奚夏沉吟,"沒有牌子,小雜牌."

"不可能!雜牌這麼有設計感?你別驢我了!"周靜雅的呼聲把其他人也引來了,大家都湊過來,偷偷翻林奚夏的包,雖然不是花里胡哨的類型,可這包真的很有設計感,感覺比那些大牌包還好看,市面上也沒有類似的款式.

"在哪買的?我也想買一個."

林奚夏扯了個謊,"那家賣完了."

"不是吧?你這包太好看了,說好幾萬我也信,竟然沒牌子,該不會是獨立設計師設計的吧?"

"真的好特別哦."

林奚夏正要說話,講台前的姜中來已經開始敲黑板了,她趕緊回神,姜中來講的重點她早已了然于心,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只當複習了一次.

這次林奚夏是在第一考場考試的,第一考場的學生見她進門,都忍不住盯了好久,大家對她實在太熟了,誰都看過林奚夏演得電影,比較她幼時的耀眼,如今的林奚夏實在不怎麼出眾,大家對她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標志性的齊劉海,真想不通,為什麼有人把劉海弄那麼長,擋住半邊臉,看起來一點活力也沒有.

不過明星就是明星,皮膚可真好,水靈靈的,氣色無敵了,還有她的發型,兩個小辮子編得好洋氣,明明頭發沒染沒燙,可就是讓人覺得高級,這要是長漂亮點,可以直接去演偶像劇了.

"她就是林奚夏吧?"

"前幾天是不是上過熱搜啊?"

"感覺還行,沒有說的那麼丑嘛,她竟然是第一考場的?"

林奚夏低著頭,檢查了一遍文具就把書掏出來看,其他人大多偷偷打量她,滿臉好奇,很快,監考老師進來,發了卷子,林奚夏把卷子拿過來看了一眼,便埋頭寫了起來.

-

因為只考三門,下午就考完了,回教室,所有同學都要哭了,因為這次考試真的很難!

孫格格哭喪著臉,"我媽說了,要是不及格就扒了我的皮,天可憐見,我真的學了!這幾天我每天都認真學習,可老師不給我改邪歸正的機會,試卷這麼難!"

"我也是!我數學最後一題根本不會!"

"語文也好難啊,那作文我都沒看懂."

"英語的閱讀理解我根本沒看懂,隨便填了幾個答案."

"不是吧?我們可是職高啊,老師都是怎麼想的?專業課啊專業課!我要學專業課!"

"專業課也沒看你認真學,說到底我進來是想混日子,誰知道這年頭混日子都這麼難了."

姜小淘哭喪著臉,湊過來,"奚夏,這次真的好難哦,你覺得呢?"

林奚夏愣了片刻,實話實說:"我覺得試卷挺簡單的."

簡單?怎麼可能呢?眾學渣面面相覷.

"數學最後一題簡單嗎?"

"簡單啊,那題老師上課不是講過嗎?我記得就是上星期講過同類的題目,你們用那次的解法引申一下就可以了."

"……"

"那語文的作文呢?"

"普通難度吧,跟高考作文難度差不多,不算難."

"……"眾學渣差點跪了,一時分不清林奚夏這是裝逼呢,還是真牛逼.

孫格格也不信邪,"那你說英語閱讀理解難不難,那題目說的是什麼意思啊?"

林奚夏笑了,"巧了,我前幾天聽到一模一樣的聽力,那題說的是戰爭問題,是實事,確實有些難度,不過我都看懂了."

"……"日了狗了!終于知道學霸為什麼要謙虛了,做人呢還是謙虛一點好,甯可像其他好學生那樣哀嚎自己肯定不及格,卻考了前幾名的.那也好過像林奚夏這種實話實說的,簡直是喪心病狂!刺激人有木有?恨不得把她嘴縫上,讓這姐妹閉嘴呢!!

考完試,林奚夏心情不錯,不僅是因為考得好,更是因為從高處俯視才發現,原來對自己很難的那些事,其實並沒有太大的難度,你覺得難,是因為你站的不夠高,你沒有去俯視它.

孫格格看到林奚夏在收拾書包,疑惑,"你還帶書回家?"

"不帶書那我今晚還有明後天干什麼?"

孫格格跪了,剛考完試肯定是要休息的啊!出去嗨,嗨起來那才像話!考完試就看書,還帶了這麼多書,這還是人嗎?"奚夏,你要不要這麼拼嗎?"

林奚夏瞥了她一眼,一本正經道:"你的書怎麼停更了?新一期的更新呢?不看書就快點寫!"

第一次被當面催更,孫格格怕了怕了!

林奚夏當然得看書,因為她馬上就要參加普高組織的入學考試了.

-

上次從林奚夏這得知賀行之會做飯後,單奕辰幾人就一直想方設法來蹭飯,各種手段使得賊溜,就是想讓賀行之松口,給他們做一頓.他們這幾人在一起處了二十多年,什麼沒見過?就是沒見過賀行之做飯,也絕對想不到,賀行之做出來的飯是什麼味道的.

這日,單奕辰晚上從夜場出來,直接來了賀行之這.

一進門,就見賀行之正和林奚夏面對面而坐,桌上的盤子中是一份炸醬面.

那炸醬面怎麼說呢,醬汁濃郁,色澤誘人,澆在面上,讓人食欲大開.單奕辰當即就驚了,這麼晚,再看這面的賣相,絕對不是外賣,所以只有一個可能,這面是他們自己做的,那麼問題來了,是誰做的?林奚夏?這可是個廚藝小白.

賀行之對他的到來表示很不歡迎,"沒你的份."

單奕辰委屈,可憐巴巴地往林奚夏身邊湊,林奚夏勾了勾唇,"好吧,我的分你!"

"奚夏,還是你對我好,哪像那個賀行之啊,有了……嗯,就忘了朋友,重色輕友!還是我家奚夏對我好,來,擁抱一個!"單奕辰張開手,下一秒卻被人毫不留情地推開.

賀行之蹙眉,漫不經心道:"別教壞小朋友."

"……"

單奕辰可憐巴巴地端著碗,瞥了眼林奚夏碗里的面,再看看自己的,憑什麼林奚夏一個小女孩分量比他多?"賀行之,你偏心!"

賀行之斂眸,頭也不抬,淡聲說:"別告訴我你也要長身體?"

單奕辰被氣哭,委屈巴巴地吃了一口,嚼了幾口,眼睛瞪大,拿著碗一副很沒骨氣的樣子,"大佬!再來點!不夠啊!賞點吧!這味道絕了!"

飯後單奕辰被打飯去洗碗,賀行之給了充足的理由:"小孩要寫作業."

這輩子都沒洗過碗的單奕辰就這樣可憐巴巴地被發配去了廚房,原因僅僅是因為賀行之的潔癖,他邊唱著小白菜邊洗碗,不忘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我艹!他看到什麼了?賀行之洗澡時,林奚夏竟然端著板凳守在他門口!

我去!一直想嗑女神cp的他,頓時熱血沸騰!這倆人一定有奸情!不然,林奚夏怎麼可能連洗澡那點時間都不舍地分開,而非要守在賀行之門外呢?

自認為會觀察細節的單奕辰又偷瞄了那皺巴巴的床單,因為搬來的急,賀行之又不讓別人進他地盤,以至于他這只有一張床,那麼問題來了,他每天日夜跟林奚夏相處,就沒有一點越界的地方?

單奕辰微縮地嘿嘿直笑,cp粉的春天來了!

-

林奚夏萬萬沒想到,林又晴竟然回來了.

按理說,這個時間點,林又晴應該還在劇組才對,雖然她是女主的女兒,可作為文中最重要的女配,林又晴的情節貫穿始末,戲份也重,鄭嵐要求高,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林又晴回來?

看樣子,林又晴的心情並不好.

林奚夏下樓時,傅宛如正道:"雖然用了很多替身,可你是女主,鄭導不可能不碰你,後期一定會幫你好好做的,你只管放寬心."

林又晴哪里能輕松?她原本想通過這部劇逆襲的,誰知只是去劇組一月游,連存在感都沒刷夠,就被砍了戲份回來了,她戲不過關,鄭嵐的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最後用了大量替身,替她兜了一些戲份,才讓她提前結束,之後聞清也不滿她的表現,暗落落改劇本,要命的是鄭嵐竟然采納了!要知道改完後的劇本她的戲份足足少了一半.

于是,原本預計兩個月完成的拍攝,她一個月不到就回來了.

她心情自然不好,更要命的是,缺了一個月的課,她昨天上課時竟然聽不懂.

海新是省重點,學校教課進度快,考卷也難,而她雖然一直表現得很輕松,可事實上她並不算聰明,一直都靠死學習來保住成績,拍戲耽誤了她不少時間,想跟上進度談何容易.

這就罷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換季的原因,她皮膚干癢得厲害,經常長痘痘,大姨媽更是不正常,這幾天她心情很差,動不動就想發脾氣,看什麼都不順心,偏偏傅宛如總是煩她,讓她煩不勝煩.

腳步聲傳來,林又晴抬頭,在看到林奚夏的瞬間,愣了片刻,顯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篇:26|第 26 章    下篇:28|第 28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