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28|第 28 章   
  
28|第 28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林奚夏?記得以前, 林奚夏總是紮著毫無新意的馬尾,臉也顯得大而浮腫, 滿臉痘痘, 她個子不高,顯得本就不瘦的身材更為臃腫, 以至于她從沒把林奚夏放在眼里, 雖然娛樂圈也有長得不漂亮的人, 可那些人是少數, 對于一個年輕女孩來說, 如果不能有一張漂亮的臉, 就意味著沒有曝光沒有話題度, 更沒有戲可演, 她雖然演技不好,可她從沒把林奚夏當成對手,就是因為她知道, 林奚夏是不可能進娛樂圈的.

就那張臉, 憑什麼呢?

可眼前的林奚夏卻梳了個特別青春的小辮兒,小辮兒松松垮垮,散而不亂, 幾縷胎毛耷拉在臉側, 襯得她有種符合年紀的美,她似乎瘦了,下巴和側臉弧度完美,雖然劉海還是很長, 眼鏡框也擋住半邊臉,可就是比以前精神了不少,如果說之前的林奚夏只能打5分,那現在的她至少有7分了.

若是再高一點瘦一點,好好打扮一下,說不定還真有可能進娛樂圈.

林又晴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她牙關緊咬,差點笑不出來,"奚夏?這麼早就去上課了?你們職高上課這麼早?"

"我去海新."

"去海新干什麼?"林又晴笑得意味深長,"你又不是海新的人,再說海新的管理很嚴格,一向不許亂七八糟的人進去."

林奚夏勾唇,"是嗎?我看海新也不怎麼樣,像你這種頂替學籍進去的學生,海新都能收,更何況是我呢?"

林又晴臉僵了又僵,"奚夏,你說什麼呢?難不成你還在記恨學籍的事?當初是叔叔非要把你的學籍給我的,我根本沒做什麼啊."

"你是沒做什麼,你只要裝裝可憐,表演一下白蓮花特技,就能快速撇清關系,所以,你頂替我學籍讓我只能去職高,是我的錯,你買熱搜踩我上位是我的錯,你在這家里兩面派,也是我的錯?"

腳步聲傳來,林又晴臉白了幾分,"奚夏,都是姐姐的錯,姐姐……"

林振濤黑著臉看他們,尤其是看林奚夏時,滿臉不認同.

"我真是奇怪,"林奚夏不想聽她逼逼,強行打斷她的表演,"你演技挺好的啊,誰敢說你演技不好,我第一個不服!"

"……"

林奚夏吃了幾口包子,便坐著賀行之的車出門.

賀行之抬起手腕看表,"我聯系好了,你去教務處找高二的教務處主任,她會替你安排的."

"謝謝."

賀行之很快低頭看文件,林奚夏則戴著耳機聽英語,下車時,賀行之忽而叫住她.

而後,這位大哥也不知從哪個角落里摸出一瓶奶.

林奚夏默.

高二教導主任姓張,一頭短發看著十分嚴肅,因為不苟言笑,人送外號"張閻王",林奚夏原本是不認識她的,可前世她複讀班的校長就是這位張主任的老公,看過她許多次,對她也算熟悉.

她老公原本也在學校教書,後來因為一場意外殘了腿,不能來學校教書,干脆在外面辦了複讀班,林奚夏好多次看到張老師去複讀班等她老公,幫她老公打算辦公室,張羅著招生,照顧孩子吃飯洗澡.

在學生眼里嚴肅的主任,背地里也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一位丈夫的妻子.

因為看過她對孩子和丈夫溫柔,林奚夏一點不怕她,說話時自始至終直視著她的臉.

張靜原本對職高來的學生有偏見,可一眼看去,林奚夏穿著普通的白色長袖T恤,簡單的淺色牛仔褲,背著小號書包,頭發編得好看卻不張揚,站在那乖乖巧巧的,給人印象很好,再加上她跟人說話時一直直視著老師,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讓她心頭一軟,倒不好意思表現得太有偏見.

"我們海新的考試是很嚴格的,全程有監控,試卷難度也不小,你要想轉入海新,通過入學考試是必要的."

"知道了,張老師,我會好好考."

林奚夏笑容淺淺,面色溫和,看著並不怕她,一向被學生視作閻王的張靜也忍不住神色放緩,學校的學生都怕她,她是知道的,可沒辦法,要是鎮不住學生她也當不好這個年級主任,再說她丈夫腿殘,公公婆婆又都是老實人,平常要是不厲害點,多少會被人欺負,所以她在外面從來都是繃著臉,加上學校事務繁忙,每天都要應付大量瑣事,每個月上頭都是視察就是考核,大大小小的事情布置下來,她忙得跟陀螺一樣,壓力大脾氣自然就暴躁,倒是第一次遇到不怕她的學生.

張靜不太自然地笑笑,"你可以先去上個廁所,要是准備好了就進去考試."

"好."

"因為有監控,所以無人監控,兩個小時一場,如果想提前交卷按鈴就可以了."

"謝謝張老師."

送走張靜,林奚夏剛坐下.

"叮咚,系統上線."

"通過這次考試,解鎖光子嫩膚技能,光子嫩膚:顧名思義,通過全宇宙最先的光子技術對宿主的皮膚進行改造,會讓宿主的皮膚變得緊致而白嫩,所有對皮膚的贊美之詞用在宿主臉上都不會顯得浮誇,宿主會因為皮膚好而變得更為美麗."

林奚夏回神,沒想到系統會在這時候忽然上線,還以為這次考試沒有任何獎勵呢.

她勾了勾唇,頓時激動起來.

光子嫩膚是她最希望獲得的功能了,雖然這段時間她皮膚白了不少,人也看著精神,可細看她的皮膚因為長痘的關系,坑坑窪窪,痘印明顯,都說一白遮百丑,只要她皮膚好,哪怕其他地方有bug,看起來也不會難看.

原本就打算好好考的林奚夏,更是興奮起來.

如張靜所說,黑板上空有個監控攝像頭,後面也有一個,如此一來,幾乎每個角落都能照到,比有老師監考還嚴格,很快,有個老師進來發試卷,見了林奚夏,對方明顯愣了一下.

拿到試卷,林奚夏從頭翻了一遍,果然,和蔣老師說的一樣,海新的入學考真的很變態!

難度大到逆天,語文還算可以,但英語和數學的難度真的超級難.

理科更是難如登天.

還好,這段時間不是白學的,再說蔣老師布置的題目可比這些題難多了.

她拿起筆,粗略看了一眼,便埋頭寫了起來.

發試卷的是高二的錢老師,他發完試卷回到辦公室便問:

"張主任,來考試那人是林奚夏?"

這話問的張靜一愣,"怎麼?你認識?"

錢老師笑了,"張主任不知道?林奚夏就是那個童星啊,就是十幾年前那部電影,女主角帶著眼疾的爸爸和狗狗去治病的那個."

他這麼一說,張主任才忽然想起來,難怪林奚夏看著有些眼熟.

其他老師也愣了一下,"她來我們學校考試?她不是職高生嗎?"

"你怎麼知道?"張靜不解.

"怎麼不知道?她姐姐林又晴就在我們學校,林又晴就是那個進娛樂圈拍戲的學生,前幾天她還鬧了個熱搜,說什麼顏值碾壓林奚夏,林奚夏被網友嘲笑的很慘,都說她長殘了,人成績又差,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張靜聽到這些話莫名有些不舒服.她是個要強的,小時候家里生了7個女孩,最後才生了弟弟一個男孩,父母不讓她讀書,也叫她認命,是她自己去校長家求著校長說要讀書,才有了今天,她老公出事時,人家也都看他們笑話,她也不認命,聽到林奚夏竟然過得這麼慘,她不禁理解對方為什麼要轉學來普高,此前聽校長的話讓職高生來考試,她是不願意的,職高生怎麼能進海新這種省重點?這說出去都讓人笑話,可如今她反而盼著林奚夏逆風翻盤,能打所有人的臉.

"我聽說林奚夏成績不好,我們學校的入學試卷很難,張主任,她不可能考過的吧?"

"我聽說林又晴不是林奚夏父母親生的,這年頭還有對養女這麼好的家庭,給養女讀重點高中的機會,讓養女進娛樂圈,這種一碗水端平的父母真的少了."

"世界上還是好心人多啊."

"你們不覺得這樣對親生的孩子很不公平嗎?林奚夏原本多少能讀個高中吧?現在卻讀了職高,說不定沒有養女她會過得更好."

"做人不能太自私,對養女養子來說,這樣的父母肯定是好的,至于親生的小孩,反正是親生的,跟父母也不會生分,不管怎麼說,這種父母還挺偉大的."

張靜消化著這些知識,莫名同情起這個叫林奚夏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家里姐妹多的父母,總會有偏心,所以她說什麼都只生了一個孩子,就是覺得一旦生第二個,就無法一碗水端平,父母總說什麼對所有孩子都一樣,怎麼可能呢,在孩子多的家庭里,人心都是偏的,父母的愛也是要爭的.上課時路過林奚夏考試的辦公室,她往里看時,林奚夏正在不停寫著,過了會她放下筆,來回檢查多次,才換了另一張試卷.

中午時,張靜回來時,林奚夏還在寫.

她進門,"可以去食堂吃個飯再回來."

"不用了,"林奚夏從書包里掏出一個面包,"我吃這個就行了,還有一張試卷就做完了."

張靜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她寫這麼快,這才四個小時,林奚夏竟然做的就剩下一份試卷了?這速度還挺快,就是不知道成績如何了.

"可以休息一下,去上個廁所."

"謝謝張老師."

張靜笑笑,又回辦公室改作業.

下午兩點左右,林奚夏放下筆,終于寫完了所有試卷,她去交卷時張靜愣了一下,她都忘了竟然還有這麼個學生在.

"考得怎麼樣?"

"還不錯."

張靜笑了笑,海新入學考試有多難,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這麼做無非是為了把關生源,怕塞進來的學生成績很差,影響以後的升學率,林奚夏就是個職高生,雖然她如今對林奚夏並無偏見,可一個職高生能考多少分?再來越是成績好的學生就越謙虛,無知者才無畏,林奚夏這副信心滿滿的樣子,無非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考多少分.

"行了,我會找人改一下,你回去吧."

林奚夏笑著擺手,"張老師再見."

林奚夏剛走幾步,便撞到了林又晴,林又晴瞥了她一眼,笑道:"奚夏,你怎麼來了?"

林又晴邊上的同學笑笑,"又晴,這是誰啊?"

林又晴語氣里帶著明顯的輕蔑,"是我妹妹,她現在……在職高讀書."

"啊?就是她啊."

"她就是那個林奚夏?看著也不怎麼樣嘛,還不如你漂亮呢."

"職高生來我們學校干什麼?我要去告訴老師,讓老師把她轟出去."

林又晴聳肩,笑得很無辜,"妹妹,你別放在心上,大家都是無心的."

林奚夏面無表情地往前走,直直撞上林又晴一群人的肩膀.

"干嘛呀?"

"好疼啊!你為什麼撞我們?什麼人啊!"

林奚夏背著包回頭,勾唇冷笑,"哦,我也是無心的,希望你們不要放在心上."

"……"

林又晴臉色不好看,一旁的同學皺眉:"你妹妹好討厭,這種人真的很沒禮貌,也不知道來我們學校干什麼."

"就是,我們海新不歡迎職高生,又晴,你在家時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林又晴低著頭,幽幽道:"我都習慣了."

-

林奚夏今早是請假出來的,考完試她沒事做,干脆回學校看看.

畢竟她要是真考上海新,以後回來的機會就少了.

她進教室時,班里的學生都不在,這節是專業課,同學們應該是去上課了.

她無事可做,便把普高的練習題掏了出來,做了半個多小時,一陣腳步聲傳來,班上的同學結伴回來了,大家見了林奚夏先是一愣,也不知道誰先喊了句:

"林奚夏回來了?"

林奚夏愣了一下,扶了下眼鏡,學生們更激動了,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議論什麼,過了會,格格回來了,見了林奚夏一把把她抱住.

"奚夏,你太厲害了!你知道自己這次月考考了多少分嗎?"

林奚夏回神,"月考試卷發了嗎?"

"語文發了,又收上去了,你肯定猜不出來……"

話音剛落,姜中來拿著沒講完的試卷進來,見了林奚夏,他眼神閃了一下,又笑著低頭,扶著眼鏡框,道:"我們把試卷發一下,上午沒訂正完的接著訂正,大家看一眼自己的分數,要是有問題的再來找我."

林奚夏拿到試卷時,怔了片刻,孫格格回過頭,激動道:

"你語文竟然考了98!天哪!你還是人嗎?作文只扣了1分!"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倒是格外平靜,她知道這次考試會考得很好,原以為語文能考100的,98比她預期的低了一些,不過語文本來就跟數學英語不一樣,不是寫答案就能得分的,很多學校作文是不給滿分的,所以,98對她來說也是不錯的成績了.

"試卷怎麼剛發?"

孫格格笑道:"星期天老師們有活動,語文昨天下午才開始改卷,英語和數學今天早上才開始改,姜老師專業課之前來過,所以我們都知道了."

"學生和英語沒發,對嗎?所以排名沒出來?"

"還沒呢."

"對了,你好好的,怎麼請假了?"

"我……有點事."

林奚夏笑笑,語文考了98分,她心里放心了一些.

-

數學辦公室

教數學的王老師改到一半,對著試卷嘖嘖兩聲,"也不知道這是誰的試卷,看起來真舒服!"

其他老師正忙于改卷呢,聞言都湊過去,"怎麼了?"

"你看看人家這個字,寫的工工整整,還有筆鋒,整張試卷看起來一氣呵成,沒有一點塗改,更重要的是這個大題,你看看,回答的有理有據,步驟完善卻又不啰嗦,看起來真的很舒服."

"這應該是4班周珊的試卷吧?周珊一向是年級第一,除了她應該沒有哪個女生能做出這種試卷來了."

"你怎麼知道是女生?"

"這個字寫的太好了,不像是男孩的字."

"考多少分?"

改卷的王老師笑笑,"我單獨拎出來說,肯定考得很好啊,你們看,沒有錯一題,這種小孩教起來肯定省事,我們班怎麼就沒有這麼好的苗子呢?"

江老師正是教4班的,聞言呵呵一笑,"周珊一向是年級第一,如果是她,那沒問題,她的數學一向很好,考100分很正常!"

王老師喝了口水,"改到現在,這是數學唯一一個100分的,其他最高也是96分."

"是啊,這次試卷難,能考100分,這底子很紮實了,去普高也是綽綽有余的."

蔡老師莫名酸了一下,看不慣江老師那麼得意,畢竟上次江老師可是被林奚夏說的心服口服,當時全年級都錯的題目,他們班林奚夏卻會,他教出來的學生也很好,憑什麼大家就不懷疑這卷子是林奚夏的?

"說不定是我們班林奚夏的呢."

王老師笑了:"不可能,林奚夏就是湊巧做對了一題我們不會的大題,她底子放在那,偶爾一次考試好不能說明什麼,周珊比她成績穩,也一向是年級第一,這卷子應該就是周珊的."

"是啊,你們班林奚夏成績不是不好嗎?"

"那是以前,這孩子現在很能吃苦,再說她上次還考了班級第一次呢."

江老師嗤了一聲,他們班學生入學時底子就好,平均分比其他班高了八/九分,這兩年下來,他對學生要求嚴格,一直包攬了年級前十名,對比其他班,他們班學生一直是碾壓式的,這數學要是有年級第一,也肯定是他們班,就算不是周珊,也是其他人,林奚夏?呵呵呵.

"蔡老師,你倒是挺自信的,自信是好事,可誰都知道林奚夏的水平,要是學生隨隨便便就能從學渣逆襲到年級第一,那你讓原本那些好學生怎麼想?肯定以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報,畢竟那些學渣隨便考考就能和他們考一樣."

這話蔡老師就不愛聽了,"什麼叫隨便考考啊?林奚夏能考班級第一,這是她學習認真,是她自己努力的結果."

江老師喝了口茶,下巴抬得高高的,根本不認同,"那小孩太高調,我不看好,當然,我說這話不是因為她上次反駁我,我是就事論事."

蔡老師哼了一聲,"上次全年級都錯了,要不是林奚夏,我們職高臉都丟沒了,我們應該感謝他才對."

一說這事,江老師便面上無光,畢竟上次的答案是他寫的.

他咳了咳,低聲道:"我是就事論事,林奚夏比起周珊還差得遠,就是你們班王亞亞也不能比."

王老師也吵起來,當下打圓場,"我這本改完了,可以拆試卷了,我這就把試卷給拆開,咱們看看這學生到底是哪班的."

不過他也不認為林奚夏能考這麼好,周珊的實力大家是知道的,要不是偏科厲害,早就去普高了,她進了職高後,一直是年級第一,專業課也很優秀,學校一直以她為模范生去影響其他學生,思來想去,全年級有能力考100分的,除了周珊就沒別人了.

他撬開訂書針,笑著翻了翻,"來了,這就拆開了,我看看這是誰,哦,林奚……"

他當下一愣,不敢相信地又看了一次,確實是林奚夏沒錯了!竟然真的是她!

江老師皺眉跑過來,"怎麼可能是林奚夏?這不是100分嗎?她能考100分?"

然而試卷上寫的清清楚楚,這就是林奚夏的試卷.

江老師面色不好,他一向好強,每次班級平均分要是拉別人10分以內,就會不高興,年級第一次不在自己班也不高興,但他之所以會這樣,不僅是因為年級第一不在自己班,更因為剛才和蔡老師的那番爭論,原以為年級第一肯定在自己班,誰知道竟然……

這不是在打自己臉嗎?

無視他難看的臉色,蔡老師激動地跑過來,推著平底厚的眼鏡,大腿一拍!

"我就知道!這小丫頭沒讓我失望!"

說完,又裝逼地說了句,"哎,其實對她來說,考個100分很正常,我到底在意外什麼呢?不就是100分嘛,小丫頭可是一直在做普高試卷,競賽題對她來說,也沒什麼難度的."

這話果然引起其他老師的興趣,蔡老師激動地回了幾句,錄分時他還在大談特談林奚夏的逆襲,什麼"100分對她來說就是正常發揮""今日不可同日而語了""人只要肯學,哪怕全世界看不起你你也不要怕"云云.

錄好分後,一旁的江老師灰溜溜地拿著分好的試卷走了.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英語辦公室,但是教英語的老師相對來說較為摩登,思想也先進些,再加上英語是那種肯學就會有進步的,有些學生英語成績雖然不好,但口語好,出國也不在話下,所以英語老師很少會質疑考生的能力.

但就是因為英語考試容易考出高分,有的人抄答案就能從學渣考成年級第一,所以翻到林奚夏的試卷時,各位老師都說的很委婉:

"喬老師,這學生是你親自監考的吧?你監考時沒上廁所吧?"

"喬老師,這學生監考時表現得怎麼樣?"

"林奚夏上學期成績很一般,怎麼就忽然逆襲了呢?"

"喬老師,林奚夏是你看著的吧?"

喬老師郁悶壞了,連忙保證:

"是是是是!我監考時沒上廁所!真的!我保證!"

"她考試時很老實,考試時間剛過了1個小時,她就寫完了,後面嗎都是在檢查!"

"她沒時間抄答案,再說她很早就把試卷寫完了,第一考場第一個寫完的,你說她抄誰啊?"

"她考試就坐在我眼皮底下,我保證!真的,我以人格擔保!"

眾位老師才不甘心地散去.

周老師這才揚眉吐氣,激動地拿起試卷,誇得跟什麼似的.

"你看這好學生寫的卷子都不一樣."

"漢字寫得好看就算了,英語還寫這麼好,你說怎麼這麼優秀呢?"

"林奚夏,沒想到她能逆襲,真的,沒想到!"

"我就是平常點撥她幾句,叫她上課認真,注意學習方法,你看,這學生竟然都聽進去了,要是每個人都像她這樣,我哪用那麼愁啊?"

其他老師默默累分,不說話.

心累!林奚夏怎麼考這麼高呢?怎麼會呢?這不科學啊!

累分結束,所有班主任都去電腦里把總成績拉出來,最後一節課時,姜中來看著成績表,忍不住推了推眼鏡.

-

一直到吃飯時,分數還沒出來.

"還好沒出來,"格格激動地哼著小曲,"這樣我就可以多吃頓飽飯了,不然那沒考好,我吃飯的心思都沒有."

"沒考好你就沒吃飯的心思?你確定?平常成績那麼差,還不是一頓飯不落!"姜小淘刺激她.

"喂喂!別接我老底好嗎?"

一群人出了學校去外面找吃的.

這附近就是大學城,再加上海新和職高都在這一塊,附近有一條小吃街,學生們一放學都會過去找吃的.

今天格格想吃雞絲涼皮,這家的雞絲涼皮很不錯,此外,她家肉夾饃更是一絕.

據說都是新鮮的燉豬肉,放點不辣的青椒,混在一起剁得細碎,再把小圓餅放在鍋里烤,烤到焦黃酥脆的程度,剖開小圓餅,將剁好的豬肉塞進去,一口咬下去,餅的酥脆和豬肉的鮮香在口腔中散開,讓人欲罷不能.

林奚夏也很喜歡,便跟著走了進去.

幾人剛點好,便見一群高中生走進來,為首的女生嘟囔道:"又晴,這不是你那個妹妹嗎?"

另一人立刻說:"怎麼吃個飯都能遇到職高生啊,還真是陰魂不散."

"就是啊,怎麼都哪都能碰到她?"

孫格格一看到林又晴就氣,再聽她同學說的話,當即怒了:

"這話應該是我們來說吧?到哪都能碰到你們!"

林又晴委屈道:"抱歉,是我同學說的話讓你們不高興了,妹妹,你別生氣啊,要是爸媽知道的話,那我……"

她咬了咬牙,沒再繼續說下去.

可其他人當下有了聯想.

要是爸媽知道會怎麼樣?會怪罪她?會沒有好日子過?

雖然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林又晴是養女,卻也有個別知道的,一聽這話便認為林奚夏在家肯定經常欺負林又晴,想也是,林又晴這麼柔弱,林奚夏呢則不愛笑,人也陰沉,看著很不好相處,一個養女不被她欺負才怪.

"怎麼有這種人!又晴你受委屈了,走,我們換一家吃,才不要和這些職高生坐一起."

格格氣得胃疼,"你們這些小賤人!委屈個屁!祝你們親爹親媽多收養幾個養女,祝你們天天被養女欺負!還有,我們家奚夏成績很好,考試考得很高,你們憑什麼這樣說!"

一個同學嗤笑一聲,"哈哈,一個職高生而已,有什麼了不起啊?你們職高的試卷當我們練習卷都不夠格,簡直小學生水平!"

"就是啊!職高生還敢說自己成績好!哪來的臉啊!"

"你就是考職高第一也不算什麼,你是普高的嗎?我們海新的試卷你做過嗎?知道我們平常考試多難嗎?也好意思說."

林又晴似笑非笑,滿眼蔑視,"走吧!大家別理她們,她們職高生就是這樣,我妹妹她這人就是看不慣我成績好,一直不服氣,但我一向不跟她計較的."

她們走後,格格氣得夠嗆,"這太欺負人了!我以前的同學也有不少讀普高的,怎麼就沒像她們這樣天天瞧不起人."

姜小淘:"肯定是因為林又晴天天對她們說奚夏不好,她們才有這麼大的敵意."

"我們奚夏成績哪里差了?這次語文還考了98呢."

"行了,少說幾句!"周靜雅對她使了個眼色.

孫格格立刻閉嘴了,擔心地看向林奚夏,"奚夏,你怎麼不說話?"

林奚夏愣了片刻,才回神,"哦,我在想一道考試題了,我懷疑自己做錯了,但在心里推算了一遍,應該沒錯,對了,你們剛才說什麼了?"

"……"

晚上,林奚夏進教室時,幾個老師都進來了,三人有說有笑,看著心情很不錯.

"難不成我們班考得很好?"孫格格嘀咕,"不至于吧?"

"反正我沒考好."

"我也沒."

"我也沒."所有人都確定自己會拉班級後腿,所以,三個老師為什麼心情這麼好?一副揚眉吐氣的樣子,不科學,實在不科學!

上篇:27|第 27 章    下篇:29|第 29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