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30|第 30 章   
  
30|第 30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林奚夏考了第一, 自己倒沒什麼感覺,卻把班上的同學牛逼壞了, 大家對她有別樣的認同感, 好似她就能代表整個學渣群體,好似她證實了, 所謂的學渣不是學不好, 而是不努力, 一旦學渣努力了, 真沒別人什麼事了.

"奚夏, 我又寫了一章, 你幫我看看?"格格笑嘻嘻湊過來.

林奚夏應了一聲, 翻開一看, 卻見這一章里出了一個新的角色,此前組建樂隊的都是男生,這似乎是擴寫版里唯一的女生.

"這是新角色?"

"是啊, 是個學渣, 不過沒關系,她很快就會逆襲了."

林奚夏愣了片刻,讀到最後卻哭笑不得, 不管她怎麼看, 這個不被理解不得志的學渣都跟她很像,"你干嘛把我寫進去?"

"看出來了?嘻嘻嘻嘻,我就是覺得你勵志,很想把你寫成女主, 我讓你跟男主談戀愛搞樂隊,怎麼樣?姐妹對你不薄吧?"

林奚夏失笑,路過海新高中母口,看著放學來往的學生,她的目光停留在那敞開的大門上,也不知道考試結果出來沒有.

林奚夏去賀行之那時,單奕辰也在.

賀行之淡聲說:"剛剛接到海新高中校長的電話."

林奚夏看他,眨眨眼,一派淡定.

一旁的單奕辰忽然跳出來,笑道:"猜猜看,你通過考試沒有!"

林奚夏瞥了他一眼,這是笨蛋嗎?看他笑成那樣,肯定是通過了.

"當當當!校長說你成功通過考試,不僅如此,你的成績還不錯哦,校長通知你三天後去海新報道."

雖然早知如此,可聽到這消息,林奚夏還是從心里笑了一下,努力了這麼久,這次考試對她來說不僅僅是考試,更重要的是一種認同,讓她心里有了底,一直以來努力id方向是對的,沒有跑偏.

"謝謝."她抬頭看向賀行之,因為身高的原因,她必須要仰視他.

一向冷淡的賀行之卻忽然伸手,在她頭上揉了揉,聲音淡而不冷,"不客氣."

"……"林奚夏絕不承認被他撩了一下,這老男人動不動就放電,這還了得!

她面色如常地扶扶眼鏡,單奕辰湊過來,對她眨眨眼,"摸頭殺!那是摸頭殺!有沒有覺得行之很帥?我天哪,我這cp粉不知猴年馬月才能看到你們近距離接觸!不過有個摸頭殺也夠了!"

cp粉是什麼東西?

林奚夏自動忽視他的話,通過海新的面試她反而有些不真實,一直以來的目標實現了,心里倒有些空落落的,進了海新她就可以正面跟林又晴杠上了.

不,她還不把林又晴這種二流貨色放在眼里.

她是去海新爭當年級第一的.

是去碾壓那些尖子生的.

林又晴還不夠格.

-

"恭喜宿主通過海新入學考試,解鎖光子嫩膚功能.光子嫩膚,可以去色斑,治療痤瘡,讓皮膚飽滿通透,可祛痘消炎,收縮毛孔.解鎖此項功能,每日如同有數盞光子嫩膚燈在24小時全方位,多角度地照射宿主的臉,哪怕在睡眠中,宿主的皮膚也能變好,讓宿主在睡覺中變美,光子嫩膚滿足宿主對皮膚的一切想象."

因為林奚夏使用過光子嫩膚卡,所以對光子嫩膚並沒有太大的新鮮感,可是被系統這麼一說,得知光子嫩膚還有多這麼多功效,甚至去皺也不在話下,她漸漸開始激動起來,恨不得現在就實用.

"隨時隨地,不受天氣季節應該?"

"完全不受,光子嫩膚燈會跟隨宿主,宿主不管做任何事,燈都會跟著你,你做作業時可以照燈變美,你洗澡時可以照燈變美,你睡覺時更可以照燈變美."

林奚夏笑著點擊解鎖按鈕,下一秒她皮膚有溫熱的感覺,真好像有燈對著她照一樣,次日一早,她醒來時,差點不相信鏡子中那人是自己,她的皮膚白了,嫩了,光滑了,從前的痘痘痘印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憋了,痘坑也平了,皮膚一好,整個人都清透起來,氣質也有很大的改變,更重要的是心情好了!

再加上今天的鼻子比昨天更優秀,山根又高了些許,鼻子的弧度更貼合臉型,鼻頭縮小,精致的鼻子和日漸完美的皮膚,讓她有種說不出的雀躍感.

因為進海新需要准備不少東西,林奚夏干脆跟姜老師請了假出去補一些教材.

"又晴,那是不是你妹妹的朋友?"

林又晴微怔,果然,身後新來的那幾個吃飯的人就是林奚夏的好朋友,奇怪,這幾人一向形影不離,這次怎麼沒見林奚夏一起出來?

格格歎了口氣,托腮道:"奚夏沒來都不熱鬧了."

"是啊,她都兩天沒來了."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對了,你知不知道,那個她……懷孕了?"

懷孕?林又晴如被雷劈,不敢相信地盯著她們,她們剛才說什麼?林奚夏沒去上課?還懷孕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她心里隱隱興奮,林奚夏竟然在高中就懷孕,這把柄竟然被她給抓到了!難怪她覺得最近林奚夏不對勁,以前一直紮馬尾辮,最近卻忽然做發型了,皮膚也像是擦粉化妝了一樣,一般來說女孩子只有有喜歡的人時,才會忽然注重打扮,難不成林奚夏真的是有男朋友了?記得以前林奚夏從來不學習,可最近天天把自己關在屋子里,美其名曰學習,周末也打著上課的旗號出門,現在一想,她就是為了跟情郎約會嗎?

林又晴越想越可能,下午再奶茶店又遇到林奚夏的同班同學,她又問了對方,對方的說辭跟她知道的一樣,林奚夏已經兩天沒來上課了!我天哪!這竟然是真的?林奚夏不上課能干什麼去?

林又晴越想越激動,當晚的飯桌上,她笑著放下筷子,"奚夏,我怎麼聽說你這兩天沒去學校呢?"

林奚夏一怔,林振濤啪的拍了筷子,"你兩天沒去學校了?怎麼沒人告訴我?你干什麼去了?我花錢讓你讀書,你就這樣報答我的?"

傅宛如笑著打圓場,"奚夏,你去哪了?又晴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逃課了?"

林奚夏吃飯的心思淡了,放下筷子,淡淡地擦嘴,"我沒有逃課."

林又晴撇嘴,委屈道:"奚夏,你別怪姐姐多嘴,姐姐只是不想你走上歧途,你雖然上了職高,可你才17歲啊,你千萬不能學壞啊,你就告訴叔叔阿姨,你請假到底是干什麼去了,難不成他們說的是真的?"

她忽然捂著嘴,一幅說漏了的模樣,林振濤果然怒道:"又晴你直說,她這幾天干什麼去了?小小年紀就學人家逃課!我就是這樣教你的!"

舞台搭好了,林又晴又開始上台了,林奚夏差點忍不住給她配點音樂,省得她的表演干巴巴的不走心.

林又晴急道:"叔叔,你別怪奚夏,我想一定是我聽錯了,奚夏這麼好的人,怎麼可能學壞,怎麼可能懷孕呢!"

一聽到"懷孕"二字,林振濤如被雷劈,林奚夏一向淡定的臉上也有了些許波動,懷孕?這林又晴是瘋了嗎?汙蔑她什麼不好,竟然汙蔑她懷孕?

她蹙眉:"林又晴,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現在吃我們家的住我們家的,卻在我們家汙蔑我,今天我要是沒懷孕怎麼辦?"

林又晨拉了拉林又晴,低聲道:"姐,算了吧?不要說了."

林又晴心里冷嗤,她承認她就是看不慣林奚夏,看不慣她從小就漂亮,還有父母寵愛,看不慣她以公主自居,活得沒心沒肺,你不是單純嗎?她就偏要讓林奚夏盡快認識到世間險惡,非要把林奚夏擁有的一切都搶過來,她笑了笑,推開林又晨.

"奚夏,對不起,我也不想的,可我真的不想你繼續錯下去,你請這兩天假應該是為了打胎吧?那可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啊!你這麼小怎麼忍心殺了那孩子呢?你可千萬別糊塗啊!"

啪!

林振濤摔碎了碗筷,傅宛如也在一旁白了臉.

她皺眉,不敢相信道:"奚夏,又晴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懷孕了?那男人是誰?你什麼時候認識的?你趕快一五一十地說清楚!否則,我這就去告他!"

傅宛如是真急了,跟林奚夏不合是一回事,可那畢竟是她女兒,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怎麼可能一點感情沒有?再說林奚夏才高中,年紀這麼小就跟男人搞上了,這還了得?

林振濤一把抓起掃帚就往林奚夏身上打,林奚夏險險躲過,林振濤怒道:

"這才上高中,就不要臉跟男人搞上了,我怎麼會有你這麼不要臉的女兒!你把我的臉也給丟光了,我林振濤沒有你這種女兒,你想犯賤就去別的地方,別回家礙我的眼!"

林奚夏直勾勾盯著林振濤,雖然早就對林振濤不懷希望,卻還是沒想到他會這麼蠢,就憑別人幾句挑撥便過來咒罵自己的女兒,她冷笑:

"別人說什麼你就聽什麼,怎麼?林又晴真是你親生的?"

林振濤氣得青筋暴出,"這時候你還有心思汙蔑又晴!"

"汙蔑?我說她兩句你就不愛聽,她說我懷孕,說我逃課去墮胎,你是我親爹,卻連個辯解的機會都不給我,這時候你怎麼不說她是汙蔑?還是說我就活該被她編排?"林奚夏冷冷淡淡地盯著他,眼神毫無起伏,就像看一個不相干的陌生人,那眼神讓林振濤心里一涼,就好像第一次認識這女兒一般,隨即又更為氣憤,明明是林奚夏的錯,這樣犯賤的女兒,這麼不要臉的,怎麼會是他的女兒?

"你……我打死你!叫你出去跟男人鬼混!叫你不要臉!叫你天天不學好!"林振濤說著又是一掃帚打下來,林奚夏退後幾步,好不容易躲過去,林振濤又一掃帚,他這一下剛好打到進門的姜中來.

姜中來被打懵了,秋天他身上只穿了件襯衫,林振濤又是當過兵的,力氣不用說,這一下下來,打的他身上火辣辣的疼,他長這麼大還沒有這樣被人打過,這哪里是打孩子,簡直是把孩子往死里打,難以想象,要是林奚夏挨了這一下,會有多疼,他心里為林奚夏叫屈,面上也冷了.

"林奚夏爸爸,你跟孩子是有多大的愁,怎麼還動起手來了?"

自己粗暴的一面被老師看到,林振濤臉色也不自然,林又晴見姜中來家訪,心里一喜,林奚夏這麼多天沒去,她懷孕的事在學校傳開,姜中來肯定因為這事來的,等姜中來把事情說開,林奚夏還有好果子吃?

林又晴殷勤道:"姜老師,你是來家訪嗎?是不是因為奚夏在學校的表現……"

她欲言又止,可誰都明白她的話.

傅宛如拉著林振濤,尷尬地招呼姜中來進來,她瞪了林奚夏一眼,忍不住歎氣,她怎麼會生出這樣的女兒,明明幼時那麼漂亮懂事,可長大後竟然把自己的人生過成這樣,小小年紀懷孕,這傳出去林奚夏的名聲不要了?以後還想嫁個好人家?心里不免又責怪林奚夏一番,覺得她不如林又晴懂事.

姜中來皺眉,多少能看出林又晴在挑撥.

"我這次確實是為了奚夏的事來的."

林又晴勾唇,對林奚夏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姜老師,林奚夏在學校的表現你可以實話實說,不用顧及叔叔阿姨的面子,畢竟這種事要是不說開,以後叔叔阿姨還怎麼管教自己的孩子?萬一林奚夏又去外面鬼混了,那後果誰承擔?"

姜中來被說的一愣,管教?面子?鬼混?承擔?他怎麼有點聽不懂,這年頭小孩考個年級第一,家長還不高興,還要管教自己的孩子?這還得承擔後果?想到上次林振濤打林奚夏的事,他心道林振濤這是不相信林奚夏考了年級第一.

"請家長放心,我們的監考都是公平公正公開的,雖然咱們是職高,可我們也是認真辦學,嚴肅考試,絕不會有你們擔心的那種情況發生."

"認真辦學?"林振濤冷笑著把掃把一扔,"認真辦學能把學生教成這副德行?我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小小年紀把我們的臉都丟光了,不要臉!"

姜中來皺眉,他就不明白了,怎麼林奚夏就不要臉呢?考年級第一還不要臉?那考第幾要臉?難不成林振濤就希望自己女兒年級倒數嗎?

"林爸爸,您這話就不對了,奚夏在學校表現的很好."

"很好?你不用瞞我,我都知道了……"

"知道?"姜中來皺眉,知道女兒考第一還這麼生氣,這家人到底怎麼回事哦.

"是!這種不要臉的人我不認!我林振濤這輩子的臉都被她丟光了,小小年紀學人家去外面亂搞,這才多大就懷孕了?"

姜中來目瞪口呆,這才明白倆人說的根本不是一件事,但懷孕?

"林奚夏你懷孕了?"

林奚夏搖頭,站在姜中來身邊,乖巧道:"老師,是別人汙蔑我,回家就說我懷孕,說我請假是為了去打胎."

誰汙蔑不言而喻,畢竟做父母的對孩子再不好也不可能翻過去汙蔑自己的孩子,姜中來掃了林又晴一眼,去在林又晴臉上看到滿滿的無辜,林又晴笑笑:"姜老師,我也想隱瞞的,可我想來想去,這種事瞞下來對林奚夏不好,所以我還是決定告訴叔叔阿姨."

姜中來歎息一聲,對林奚夏的委屈感同身受,在這個家里,林又晴和林振濤夫婦像一家人,反而她這個親生女兒像是外人,他這人別的都好,就是護短,當下一口氣下不去,冷冷道:

"懷孕?打胎?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汙蔑林奚夏,但我相信,一個努力學習,在兩個月內從班級倒數爬到年級第一的人,絕對沒有時間去懷孕去打胎."

這話說完,林又晴一時沒反應過來,半晌才臉色蒼白地干笑:"你說什麼?年級第一?"

姜中來冷哼一聲:"你以為我是因為什麼事來的?"

難道不是因為林奚夏逃課,因為學校的風言風語?

傅宛如也是臉色一白,不敢相信道:"年級第一?不是吧?我自己的女兒有幾斤幾兩我能不知道?她不是天天混日子不學好嗎?"

怎麼忽然就年級第一了.

林振濤也板著臉,眉頭緊皺:"是不是又抄的?"

姜中來心涼的要命,連他都這樣,可以想象林奚夏是什麼滋味了,他掃視這一家人,不屑地別過頭,懶得理這種人.

"我這次是就是想給林奚夏送獎狀的,我知道林奚夏馬上就要轉學去海新了,但別的不提,獎狀還是要給她,讓她明白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榮耀,雖然我們就是職高,跟海新沒法比,可我也希望奚夏能記得在職高的這段生活."姜中來笑著道.

林奚夏勾了勾唇,她正愁沒法跟林振濤他們說,畢竟她去海新的事是瞞不住的,林又晴和林又晨都在海新,她又是童星,遲早會傳開,沒想到姜中來替她說了.

"去海新?"林又晴臉色蒼白,不敢相信,"你聽錯了吧?什麼轉學去海新?我們海新怎麼可能招職高生呢?"

林振濤也是皺眉,"轉學?我怎麼不知道?你哪來的錢辦轉學?你還說你在外面沒有野男人?說!是不是那男人替你出的錢!"

林奚夏冷呵,不過說賀行之是野男人?

也不知道賀行之知道了會不會對這個稱號感興趣.

"是啊,奚夏,你怎麼會轉學去海新?海新的要求很嚴格,轉學可不是花錢就能辦好的,你怎麼……"

林奚夏看都不看傅宛如,只面無表情道:"我求鄭導幫的忙,答應等我長大以後還她這個恩情,或許是她覺得我可憐吧,也或許是因為轉學沒有想象中那麼難,總之她幫我辦好了,我已經通過了海新的入學考試,明天就要去海新報道."

轟!

林又晴臉色白的難堪,她差點站不穩,不敢相信地看向林奚夏,眼前的林奚夏是冷肅的,有她從未見過的表情,那樣的林奚夏于她而言是陌生的,她做夢也想不到,林奚夏竟然通過了海新的考試,那麼難的考試她憑什麼!一定是考試卷太容易了,鄭導這種名人找關系讓她進去,校長肯定也要給面子的,對!一定是這樣!

"奚夏……怎麼沒聽你說,姐姐都不知道,姐姐要是知道你去海新……肯定會歡迎你的呀."

"是啊!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跟家里人商量!"傅宛如也生氣,在她心里,林奚夏一直是個小女兒,是自己的孩子,是受自己控制的,可忽然間她發現林奚夏沒有她也可以過得很好,發現林奚夏辦成了她都難以辦成的事,這種失控感讓她心里恐慌,隨即惱怒于林奚夏對她的疏遠和知情不說,"你為什麼不跟爸媽說?如果你早說了就沒有這麼多誤會了."

林奚夏嗤笑:"我早說了你就不懷疑我懷孕打胎了?"

傅宛如臉色不自然,"我這不是不知道具體情況嘛,再說……"

"再說那話是林又晴說的,再說你相信林又晴,再說林又晴成績比我好,比我有可信度?"林奚夏嘴角噙著諷刺的笑,搖頭道,"媽,你說這話讓我心里更涼,一個外人而已,你當成寶了,就因為對方的挑撥離間,因為對方的引導,你就跟傻子一樣被人牽著鼻子走,你自己想想,我天天回家,每天上課,穿的都是沒人要的舊衣服,要是有野男人我會過得這麼辛苦?要是我真有男朋友,那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出這個家,離你們遠遠的."

"你……"傅宛如氣道,"你怎麼這樣跟父母說話?父母不也是為了你好嗎?要不是擔心你,我會那麼生氣?"

"所以,我還得感謝你們咒我罵我打我?我還得謝謝你們咯?"

傅宛如被懟的臉色尷尬.

一旁的林振濤氣得又去拿掃帚,"這麼大的事都不跟父母商量!上什麼海新?海新一年要花多少錢?家里已經養兩個孩子了,哪來的錢養第三個?你現在就跟鄭導說,你不去海新了,把錢退回來,繼續回職高讀書!"

林奚夏面色冷得厲害,她嗤笑一聲:"我真是你親生的嗎?讓別人家的孩子讀高中,卻死活把自己的孩子攔在門外,你這種人也配做父母?"

"林奚夏,你能耐了!你敢不聽我的話?"林振濤震怒.

"我憑什麼聽你的?你讓我退我就退?"林奚夏很明白他們的命門在哪,她忽然笑了起來,"你想去學校強行幫我退學,我沒猜錯吧?"

林振濤一僵.

"我勸你最好不要那麼干,你就算不想我好,也想想你的好女兒林又晴,你說我要是去媒體那哭訴她這一樁樁不要臉的事,要是媒體知道你竟然讓養女上學,不讓親生女兒的我去讀書,要是媒體知道身為童星的我竟然受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你說他們會怎麼辦?我想他們一定會很感興趣,別的不敢說,林又晴還想進娛樂圈?"

林奚夏呵呵笑了,威脅自己的父母,她一點也沒有內疚感,這種人講道理是沒用的,她不知道天下為什麼有這樣的父母,可她知道自己還沒成年,林振濤要是真的把她帶回家,她是沒法反抗的,但她捏住了對方的把柄,同在一個屋簷下的親人要是翻起臉來,比外人翻臉可可怕多了.

傅宛如面色蒼白,似乎沒想到女兒會跟家里鬧成這樣,她心痛之余難免覺得累,其實這事想想林奚夏確實沒錯,事情的起因是因為林又晴,林又晴什麼不知道就挑撥說林奚夏懷孕了,如今向來,林奚夏長得不好看,就算有男人想泡高中生,也不會找她這樣的.

想到這,她心里難免埋怨林又晴,讓家里吵成這樣.

林振濤怒極,想打,又顧及林奚夏的話,他是想去高中退掉這次入學的,可他有什麼錯?孩子就該聽父母的,現在他都鎮不住林奚夏,等林奚夏去了海新那還了得?那還不得翻天了!他就想讓林奚夏知道,他一句話就能讓對方一直以來的努力白費!他是一家之主,什麼都得聽他的!

可林奚夏竟然敢威脅他,還用林又晴的前途來威脅他,偏偏他知道林奚夏說的沒錯,林奚夏有熱度,這一代年輕人小時候都看過她的戲,正因為這種國民度,她長殘後的照片被傳到網上,才會每次都上熱搜,如果她出來哭訴,那林又晴還想在圈子里混?

不可能的.

林奚夏笑著攤手,"爸爸你好好考慮,為你好女兒的前程好好考慮!"

"你……"

"還有你,"林奚夏來到林又晴面前,掃視著心虛的林又晴,冷冷一嗤,"你才懷孕你才墮胎!你全家都墮胎!"

林又晴面色鐵青地抬頭,卻聽林奚夏又搖頭道:"演技浮誇,台詞尷尬,毫無層次感,好好磨練一下演技,希望你下次再表演'白蓮花姐姐冤枉妹妹’戲碼時,不要咋咋呼呼,一副大驚小怪的模樣,多看點宮斗戲,看看人家那些人是怎麼斗的,坦白講,就你這種層次的,我都懶得出手,出手對付你這種白蓮花,是對我人格的侮辱."

林又晴晃了晃,似乎站不穩,"奚夏,你怎麼可以……"

"閉嘴!"

林奚夏一個眼神都不給她,忽而轉頭來到姜中來身邊,正要表演演技的林又晴生生把剩下的詞吞了回去,林奚夏笑道:"姜老師,希望你替我作證,我怕我爸會軟禁我,把我困在家里不讓我上學,要是我哪天沒給你發短信,你一定要來救我."

林振濤:"……"

姜中來卻認真點頭,剛才他就覺得這個林振濤有些不正常,真要做出這種事他也不吃驚.

"奚夏,你要不要去班上告個別?"

林奚夏笑著搖頭,"我不太喜歡這種場面,再說就在對面,我隨時可以約大家一起出來玩."

"那好,這張獎狀你收下,奚夏,不管別人怎麼說,在老師心里你都是個好孩子,希望你以後回憶起職高生活,會覺得它是美好的,老師祝福你!"

林奚夏鼻子一酸,點頭應了下來.

隔壁.

單奕辰差點罵街,他貼在牆上聽了一會又回來,"我艹!這還是親爹親媽嗎?那林又晴給他們下藥了?這麼幫著養女?"

季號也搖頭,"第一次見到這種父母,感覺自己很偉大,實則很愚蠢."

"是啊,奚夏那麼努力,從職高爬去普高,容易嗎?我要是她父母,早就放鞭炮慶祝了……"

"可不是!"

賀行之眉頭緊皺,雖然一直知道林奚夏的家庭情況,卻沒想到這小孩家里竟這般糟糕.

罷了,以後要對小孩好一點.

晚上,林奚夏爬去隔壁時,就見桌子上擺滿了零食,零食有好幾箱,什麼種類都有,基本都是進口的,除此外還有各種好玩的東西,有降噪耳機,名牌墨鏡,平板電腦之類的,看得林奚夏一愣.

她斂眸扶了扶眼鏡,掃了眼躺在床上看書的男人,"這是……你給我准備的?"

"耳機是單奕辰送的,墨鏡是季號送的,平板電腦是嚴申宇送的."

"啊?"送她這麼多東西干什麼.

"考上海新的賀禮."

林奚夏囧了一下,想說她考上自己也很高興,畢竟獲得了光子嫩膚功能,她如今皮膚大好,他們根本沒必要送她這麼多禮物,再說這些東西都是名牌的,價格不菲,她實在沒理由接受啊.

"我……"

"拿著吧,就當他們關愛留守兒童."

"……"你才兒童!你全家都是兒童!林奚夏默了一下,還是覺得這些禮物來的莫名其妙的,"我還是不收了吧?我實在沒理由接受."

賀行之又漫不經心地瞥了她一眼,不給她拒絕的機會,"或者你要我帶你去店里挑?"

比起跟賀行之一起逛街的恐懼,接受禮物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拆禮物總是快樂的,哪怕只是拆個盒子,林奚夏笑著打開耳機試了一下,果然戴了降噪耳機,外面的聲音全都聽不見了,還有這個平板電腦,上面有許多學習的軟件,更妙的是,林奚夏可以用平板來聽英語聽力,做筆記,幫助真的很大.

不過,這些零食……林奚夏掃了眼果凍,話梅,巧克力之類的,這誰買的零食?該不會是這位大哥吧?

林奚夏瞥了賀行之一眼,莫名惡寒了一下,這位去給她買零食?怎麼都想象不出那種畫面.

次日一早,林奚夏背著書包,笑眯眯下樓.

上篇:29|第 29 章    下篇:31|第 31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