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31|第 31 章   
  
31|第 31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林奚夏背著書包站在海新門口, 正是早課時間,不時有拿著早餐奔入校園的學生.

她終于也是海新的一員了, 要說她對這個學校有多深的感情, 那倒不至于,可兩世, 她因為林又晴去了職高, 海新便成了她的執念.

"恭喜宿主."

"謝謝, 對了, 我覺得我的鼻子再過幾天就可以停了."

還是那句話, 不求完美, 只求適度, 再說審美是會變得, 現在好看的五官,過些年可能還會變,差不多就行.

"宿主隨時可以喊停."

一夜醒來, 光子嫩膚讓她皮膚光白細嫩, 每天的心情都很好,林奚夏摸著自己的臉,笑眯眯地往教務處走.張靜正在處理教學事務, 見了她也是一愣, 這才想起來林奚夏如今已是海新一員了,她心情複雜地抽了張表格遞給她.

"填一下基本資料,再在教材認領表上簽個字."

一切結束後,張靜把年級新書遞給她, "你應該有找老師教吧?學到第幾單元了?"

林奚夏實話實說,按照學校給的考試范圍,她已經趕上進度了.

張靜笑笑,"如果你剛學到那,那可就慢了,我們學校高二第一冊書已經上完了,大約在這個學期會結束第二冊數的講解,下一學期學高三的內容."

林奚夏兩世第一次上高中,當下愣了一下,"那高三學什麼?"

張靜理所當然說:"高三當然是拓展學習了,複習前面的內容,總之,到了高三我們就不講新課了."

"……"按照張靜所說,林奚夏目前的進度遠遠趕不上,她還得自習兩個單元才行,本就有些吃力,再加上這麼多東西沒學過,她對這次月考表示擔憂,更重要的是,如果不能完成系統布置的任務,這就意味著她不能獲得獎勵,當初綁定時並沒有問清楚不能完成會有什麼懲罰,她心里隱隱擔憂,怕這奇葩系統會有反噬.

高中的書她已經有了,但配套的練習題還沒有,林奚夏翻了翻練習題便把書放進書包里,張靜邊走邊說:"我這就帶你去辦公室."

她把林奚夏帶到辦公室門口,朝里面說句:"新來了一個學生,哪位老師看看班上還有空位置,讓這個學生轉過去."

張靜雖然帶班,可她今年沒當班主任,否則她就把林奚夏帶去自己班上了,畢竟林奚夏給她印象不錯,她想看看這個學生最後能走多遠,自己不能帶林奚夏,就得找個老師接收,但如今已經是高二了,海新的制度是跟班走,目前沒有實行走班制,這就使得如今班上的學生都是自己帶了一兩年的,知根知底,學校要考核優分率,新來的學生要是不聽話,扯班級後腿,影響考核,所以,絕大部分老師都咳了咳,該干嘛干嘛,誰也沒有說話.

張靜哪里不知道他們的想法?她其實也不確定這個林奚夏是不是個刺頭,萬一之前的考試是泄題,萬一她提前知道答案,那就表明她的入學考試成績不足以作為參考,可如果沒有泄題,這學生隨便補了幾個月的課就能達到這個地步,那這可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說不好聽的,林奚夏這個分數的水平,將來隨便考考也能考個相當不錯的大學,要是再努力一下,重本甚至top3也是極其有可能的,如此一來,自己硬把林奚夏塞去搭班的老師那,最後難免有人說自己徇私,把好苗子往自己班里帶,所以她故意不說林奚夏的成績,讓這群老師自己選.

4班的蘇老師笑笑:"我們班人多空間小,再加張桌子太擠了."

她倒也沒說謊,4班在前面一幢教學樓,這幢樓有些曆史了,面積小,班里顯得擁擠.

5班班主任開口:"我們班差生多,也不適合再招一個,對了,這學生我怎麼看著眼熟."

12班老師拍了桌子,笑道:"你是那個童星林奚夏吧?"

林奚夏低頭扶了扶眼鏡,應了一聲.

一群老師對視一眼,都想起來了,再然後大家很快想起上一次熱搜,林奚夏好像在職高讀書?這幾年不時有職高生轉學來普高,可問題是這些學生普遍底子差,理解能力也不好,比起普通學生來學習能力還是弱了點,再加上林奚夏是出了名的差,因而,大家咳了咳,最後都低下頭改作業,竟沒有一個要接收的.

"陳老師,你們班有個學生生病一年沒來了,林奚夏就去你們班吧?"張靜問.

陳老師是個老教師,當下笑笑,"我們班不行,我們班學生排外,知道來了個職高生,肯定要說我,我教不了職高生,張主任你還是問問其他老師."

"徐老師?"

"我們班體育生多,這小姑娘去容易被欺負,你問問別人吧?"

"孫老師?"

"林又晴就在我們班,倆姐妹在同一班不太好吧?"

"藺老師?"

藺老師就是張靜的搭班老師,聽了張靜的話了,她先愣了一下,她心里也不太想收職高生,畢竟他們班成績本就差一些,再招個考試不及格的職高生進來,她可不是要頭疼了?雖然學校有入學考,可作為老師她心里有數,只要肯努力,通過入學考試不是難事,但成績如何這就不清楚了,這個林奚夏是出了名的成績差,又是個童星,要是不肯學招來自己班上,會帶壞其他學生的.

可如果不收……

藺老師瞥了林奚夏一眼,林奚夏站在那,低著頭乖乖巧巧的,自始至終沒什麼表情,就好像一切與己無關,倒是個沉得住氣的,且雖然網上有很多關于她的惡評,看著不像是那種人,而她要是不收的話,也就是不給張靜面子,畢竟是她的搭班老師,又是主任,別人能不給面子,她能不給嗎?

藺老師想了想,笑道:"既然你讓我收,那我就收了吧!我們11班還是第一次來新學生."

張靜欣慰地笑笑,"那你把她帶回班上吧?"

藺老師站起來沖林奚夏招招手,"跟我來."

林奚夏對張靜鞠了個躬,乖巧地跟著藺老師走了,其他老師這才松了口氣,這爛攤子幸好沒被他們攤上,他們就是戴有色眼鏡,本來職高生的底子就不好,這都高二了,成績想上去怎麼可能啊!他們敢斷言,這個林奚夏就是個禍害,藺老師遲早要後悔!

藺老師既然決定收林奚夏,就不會說別的,她路上對林奚夏介紹,"班上同學人都不錯,你既然費了不少心思轉來,就好好學習,別顧著玩."

"知道了."

"我知道你是童星,不過我希望你能把心思用在學習上,分清主次."

"好的."

"有什麼不懂的去辦公室找我."

藺老師指著一個空位,對邊上一個戴眼鏡的齊耳短發女生道:"你坐這里,鄒曉,林奚夏剛轉學來,要是有跟不上的你多幫幫她."

說完又對林奚夏說:"鄒曉成績很好,是我們班前幾名,學習踏實人肯努力,你有不會的不要不好意思,直接問她."

林奚夏沖鄒曉笑笑,出乎意料的是,鄒曉竟眉頭緊皺盯著她.

林奚夏收回笑,面無表情地坐下,鄒曉對她更抵觸了,下課後也不知他們從哪知道林奚夏是職高轉來的,很多人看著她指指點點的,林奚夏也不在意,就坐在桌子上看書.

鄒曉和一個女生走到她座位前,蹙眉道:"你能不能讓讓?看不到在這站很久了嗎?"

林奚夏無語了,你站在那又不說一聲,誰知道你要進去?她站起來,鄒曉沒好氣地從課桌里掏出一本書,砰地一聲把椅子推開.

刺耳的聲音讓班上的同學都看向這里.

鄒曉氣鼓鼓地拉著一個女孩的手走了.

倆人走到外面,鄒曉氣道:"藺老師為什麼要讓她坐我邊上?明明就是個職高生,成績那麼差,肯定會影響我的,難道藺老師就一點也不考慮我的感受嗎?"

"可能是想讓你幫幫她吧?"

"幫她?憑什麼啊!我又不是來扶貧的,再說了我們學校怎麼回事?連職高生都收,這要是把學校風氣帶壞了,以後可怎麼辦?"

"鄒曉你小點聲,我聽說這個林奚夏是個童星……"

"童星了不起嗎?童星就能有特權嗎?再說她現在不也沒拍戲嗎?我看長得也不怎麼樣,難怪進不了娛樂圈."鄒曉氣鼓鼓道.

她以前的同桌生病回家了,早就習慣了一個人坐,她很不喜歡別人在她做題的時候說話打擾,更不喜歡人家擋她視線,可現在藺老師卻給她安排了同桌,對方還是職高生,要她帶職高生?怎麼不叫別人帶?她看著好欺負嗎?

-

"你別放在心上,鄒曉這人就這樣."前頭一個長頭發的女生回過頭,笑道.

林奚夏笑笑,"我不會放在心上."

她還不至于跟一個高中生計較,只要對方不惹她,不一次又一次挑戰她的極限,這點小事情她不會放在心上的.

"你是林奚夏吧?我看過你的戲,你小時候好可愛哦……當然,你現在也很可愛."

"謝謝."林奚夏勾了勾唇,淺笑道.

她這一笑,笑得孟夢當下一愣,哪個傻逼說林奚夏長殘的?哪個傻逼說林奚夏泯然于眾?我日,第一次見到這種程度的泯然于眾,怎麼說呢,林奚夏看著是不如小時候有靈氣,可現在的她臉型很好,沒有任何bug,鼻子的弧度也很完美,皮膚雖然還有些痘印子,但基本已經消失無蹤,更難得的是,林奚夏的皮膚光潔細嫩,沒有絲毫的皺紋法令紋抬頭紋,像是ps過的一樣,完美的不像真人.

人家都說一白遮白丑,人只要白就不會太難看,偏偏林奚夏特別白,白到反光的那種,有時候打眼一眼,就像一盞白熾燈,晃得人眼睛疼.回想網上那張照片,臉大,皮膚黑,人木訥,矮……怎麼看都像是在黑林奚夏.

要是好好打扮,林奚夏不說豔壓群芳,但絕對也是中等偏上的長相,在普通人里算很不錯了,可她偏偏用平劉海蓋住眉眼,劉海太長,長到別人很難看到她的眼睛,再加上那大大的厚厚的眼鏡框,把她的優點悉數擋住,孟夢甚至懷疑林奚夏是對家派來黑自己的,否則為什麼選擇了這個最不適合自己的打扮?

"奚夏啊,你劉海好長,沒考慮換一個嗎?"孟夢笑眯眯問.

林奚夏很認真地搖頭,"我覺得這樣很有安全感."

"但是太長了."

"但是有安全感."

"但是不好看."

"但是有安全感."

孟夢放棄治療了,她伸出手笑眯眯道:"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孟夢,學渣一枚,請多指教."

林奚夏笑了笑,跟她握了手,孟夢的性格跟格格有點像,讓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快上課時,鄒曉板著臉,氣鼓鼓地進來了.

她把書拍的啪啪響,也不知道做給誰看,林奚夏就當沒看見,繼續做自己的事.

第一節課是英語課,英語的進度很快,可班上的同學好像沒什麼感覺,林奚夏深感大家的底子好,海新的學生不僅有錢,大部分家境很好,自小學英語,是以英語對他們來說很簡單,林奚夏其實有些趕不上進度,可好在很多知識她前世上複讀班時學過,倒也能應付.

下課後,她自己用資料自習,將前面幾個單元複習了一下,鄒曉瞥了她一眼,從鼻孔里哼道:"裝樣子倒是挺像的,職高生跑來普高湊什麼熱鬧."

林奚夏皺眉,一旁的孟夢道:"鄒曉,你別欺負新同學,人家是新來的,你這樣不太好吧?"

鄒曉氣得踢了下凳子,"怎麼就不好了?要是不樂意可以搬走啊,我又沒讓她坐我邊上."

孟夢臉色不好,"是藺老師讓她坐這的,你要是不滿意就找老師說去."

鄒曉被懟的說不出話來,她氣得推林奚夏的椅子,林奚夏猛地被她一推,胸口撞到了桌子上去,雖然她現在還不是完美Dcup,可她還是有的,這麼一推誰特麼受得了?林奚夏當即蹙眉:"沒長眼?撞來撞去給誰看?"

鄒曉被懟的一愣,像是不相信林奚夏這個外來戶敢懟她,當即氣道:

"不樂意你就搬走!後面那麼大空地,你搬去那保證沒人撞你!"

"憑什麼?"林奚夏冷冷注視著她.

"什麼?"

"憑什麼是我搬?既然你對我不滿意,不想做我同桌,那你可以搬走,何必在這來來回回各種給我使絆子?就因為這點小事,你至于嘛."

她說完,班上其他同學都看向這里,不少人臉上帶著笑意,像在看熱鬧,沒人出來為鄒曉說話,鄒曉氣得臉都白了,"明明是我先坐這的,憑什麼叫我搬?我偏不搬!"

她氣得跑了出去.

她一走,周圍幾個女生都笑著給林奚夏豎大拇指.

大家對鄒曉印象不好,倒不是因為這人有多壞,而是因為鄒曉這人心眼小,每次寫作業寫試卷都要把卷子蓋得嚴嚴實實,前後搭各種書,搭的跟堡壘一樣,讓人看不見,孟夢是管理值日的,鄒曉每次都喜歡逃掉不值日,喜歡占便宜,總說自己分的多了,給她周一她說周一累,給她周三她說周三課多,給她周五她說周五放假 ,怎麼都不同意,難搞的要命,孟夢看不慣她這樣,小姐身子丫環命,如今林奚夏把她給懟了,孟夢還挺高興.

林奚夏沒想到自己這一懟,倒是成了孟夢的自己人.

之後吃飯時,孟夢的小團體也把林奚夏拉了進去,問東問西的.

"奚夏,你皮膚真的好好啊,網上那些人是瞎了嗎?一直黑你皮膚不好,我差點都信了,你用的什麼護膚品啊?"

林奚夏笑著掏了根藥膏出來.

孟夢等人一愣,"這是什麼?"

"治痘痘的藥膏,除了這個我什麼都沒用."

"……"幾人盯著那藥膏默默囧了一下,所以說明星真的跟普通人有壁對吧?林奚夏這種童星的底子都不是他們能達到的,更何況那些當紅明星呢?

-

林奚夏在食堂遇到了正在充飯卡的林又晴,見了她,林又晴臉色難看,她邊上那幾個捧臭腳的更是黑著臉.

"又晴,她怎麼來我們學校了?我們學校就沒人管管嗎?一個職高生天天往我們海新跑,真當我們海新是阿貓阿狗都能進的?"

林又晴不自然地笑笑.

孟夢皺眉,看看林奚夏又看看林又晴,林又晴的成績不錯,因為長得清純,被很多男生奉為女神,追求她的男生很多,後來她去娛樂圈拍戲,還在學校掀起不小的議論,但很多女生都不喜歡林又晴,覺得林又晴裝,上次林又晴的熱搜大家都看到了,孟夢這才想起來,林奚夏和林又晴是姐妹.

"你倆真是親姐妹?"哪有當姐姐的聽人家這樣說自己的妹妹,都無動于衷的?

林奚夏勾了勾唇,"我沒有姐姐,我媽只生了我一個."

林又晴果然臉色不好,一旁的程欣欣打抱不平:"你什麼意思?怎麼會有你這麼惡毒的人,又晴這麼軟的性子,肯定受了你不少氣."

林奚夏嗤笑:"是嗎?我能給她氣受?你未免太瞧得起我了,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這盲目替人打抱不平,你保護的那個人會感激你嗎?"

程欣欣皺眉,"你什麼意思啊?又晴,你看她……"

"算了,欣欣,我都習慣了,"林又晴吸了吸鼻子,原本想給林奚夏點難堪,可又怕林奚夏把她的情況都說出來,她拉著程欣欣往教室走,"我們回去吧."

"又晴你就是太善良了,這種人怎麼會來我們學校?"

"她……轉到我們學校來了."林又晴低著頭臉色不好.

"什麼?我們學校瘋了嗎?怎麼會收這種學生!"

孟夢好奇地問:"你跟林又晴是親姐妹?"

"不是,她是我爸媽的養女,"林奚夏笑笑,"但現在她在我爸媽心里的地位比我高."

"啊?"

林又晴回到教室,心里莫名煩亂,不知為何,她總有種再也鎮不住林奚夏的感覺,以前她可以輕易把林奚夏踩在腳底下,可現在顯然已經不能了,也是怪了,林奚夏這段時間竟然瘦了也變美了,剛才在陽光下看,林奚夏某個角度甚至讓人驚豔,雖然一身黑衣,且莫名有種甜酷的感覺,那種感覺很特別,以至于她的清純在對方面前,竟顯得寡淡無味.為什麼林奚夏會變美?她不是應該越來越胖,越來越丑嘛,甚至她應該一直不來大姨媽,以後嫁人後沒法生孩子,一輩子都這麼矮,那就更好了.

堵在胸口的那口氣怎麼都下不去,直到上課鈴響起,她才回頭.

罷了,以林奚夏的資質,是不可能超過她的,外表和學習都不可能,在一個學校才好了,以前林奚夏能考年級第一,僅僅是因為幸運,職高的試卷多簡單啊,考個第一還不容易?可這里是海新,以為海新是職高那種難度,那可就錯了,林奚夏會在這摔得頭破血流.

林又晴這才安心了一些,論成績她可是甩林奚夏好幾條街,在同一所學校也好,她會讓傅宛如和林振濤知道,她們的差距有多大.

-

第一天總算過去,雖然沒什麼特別的,還是學習學習再學習,可這一天,她一直在追著趕著學習各種新東西,這種學習壓力還是逼得林奚夏心里緊張,一刻也不敢松懈.

"奚夏."傅宛如笑笑,端了碗湯圓上來,林奚夏掃了碗湯圓,面無表情地盯著她,傅宛如似乎覺得尷尬,"我剛才給又晴和又晨做飯,順便給你也端一碗."

她特地端上來給林奚夏吃,林奚夏應該知道她的苦心吧?

其實這幾天傅宛如也想了很多,不論如何林奚夏都是她親生的,親人之間打斷骨頭連著筋,哪有那麼輕易說清楚的?她跟林奚夏再怎麼吵,林奚夏也是她女兒,將來也是要給她養老的,雖說林奚夏現在小不懂事,可昨天那事確實不是林奚夏的錯.

"媽媽特地為你煮的,你吃吃看……"

林奚夏歎了口氣,笑得有些諷刺,"你忘了嗎?"

"啊?"

"我從來不吃糯米的食物,湯圓我也不愛吃."

傅宛如一怔,隨即為自己找補,"我記得你小時候不吃湯圓,但我以為你長大後已經改了,奚夏,挑食真的不是好事,對自己沒好處,你趕緊改一改,你看人家又晨和又晴,什麼都吃,從來不挑食."

林奚夏心里翻了個白眼,又低下頭做作業,"你端下去吧,我不吃."

傅宛如也有些不高興,林奚夏這是故意的嗎?就一碗湯圓而已,推三阻四的.

"我煮都煮了."

"我說了我不愛吃湯圓."

"那你可以改改,其實湯圓很好吃的."

林奚夏聽笑了,"我記得你不吃香菜,你改了嗎?"

傅宛如頓了許久,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可這能一樣嗎?她是大人啊.

林奚夏不想說什麼,戴上耳機,笑著說:"出去吧?我要做作業."

傅宛如臉色有些不太好,"我知道你在怪我,但我跟你爸有什麼錯?你說你請假也不跟我們說一聲,我們當然以為你出去鬼混了!你找鄭導幫你轉去高中,你讓爸媽心里怎麼想?別人會怎麼想?肯定以為我們對你不好,但林奚夏你自己說,你要不是成績不好,你爸怎麼會不讓你讀高中?"

林奚夏真覺得她很奇葩,別的不說,作為一個女人,幫別人養孩子,她竟然會同意?

"是,都是我的錯,我活該就去職高,把學習機會讓給外人."

"奚夏,又晴又晨不是外人,以後她混好了,也會拉你一把的,你們以後要互相幫助的."

林奚夏噙著諷刺的笑,拉她一把?前世林又晴紅了,而她確實混的很慘,林又晴幫了嗎?她

"媽,你是認真的嗎?給別人養孩子?你知道他們的來路嗎?你知道我爸為什麼要收養他們嗎?你就沒懷疑我爸有私心?說實話,你這人不僅單純還單蠢,我勸你一句,凡事多想想原因,不要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否則這樣下去對你沒好處."

傅宛如聽的一愣,門忽然關上,她被林奚夏擋在了門外,雖然最近她經常跟林奚夏吵架,可就在這一刻,她忽而心里不舒服,被自己女兒拒絕,讓她第一次認識到,原來她這個媽對林奚夏來說根本什麼不是,以前她一直以為林奚夏之所以討厭林又晴,跟她吵,是因為林奚夏嫉妒林又晴得到她的寵愛,她不以為然之余還有種洋洋自得,家里兩個女兒都在爭寵,這讓她有種奇特的滿足感,可如今,她才明白,她的愛對林奚夏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門忽然又打開.

林奚夏笑得更諷刺了,"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傅宛如疑惑地看她.

"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傅宛如想了片刻,忽而瞪大眼睛,嘴唇微動,卻沒好意思說.

她剛想起來,今天是她女兒的生日,可她不僅沒有給她女兒過生日,忘了這事也就算了,甚至在屬于林奚夏的日子里,也為它煮一碗長壽面,反而端來一份不合時宜的湯圓.

林奚夏嗤笑一聲,"不過無所謂,我也不稀罕你給我過生日,只是以後少做點讓我不高興的事好嗎?省心一點,畢竟,你都這麼大的人了."

"……"

-

林奚夏說完關了門,她已經很多年沒過生日了,過不過倒是無所謂,要不是今天手機短信收到提醒,她甚至忘了今天是她的生日,不過,傅宛如端來的這碗湯圓還是刺激的她心情不好.

什麼人,不給過生日無所謂,感情不好也無所謂,但過生日端來林又晴愛吃的湯圓,怎麼想都有點惡心人.

前幾天沒上課,林奚夏一直在家自習,晚上有空就跑賀行之那,這幾天已經積攢了37個小時的有效時長,很快就要攢滿40小時了,家人不可靠,還是變美讓她興奮,林奚夏想著抱著書翻過欄杆.

奇怪,今天賀行之竟然沒回來,她疑惑地推開移門.

移門沒鎖,其實她今天很想好好謝謝賀行之,最近賀行之工作忙,過來時她都睡著了,她對賀行之的幫助不大,可賀行之卻著實幫了她一個大忙.

黑漆漆的房間內飄散著一股熟悉的香味,那香味……

砰!

"Surprise!"單奕辰笑著跳出來,燈打開,林奚夏這才發現,季號幾個人都來了,大家戴著生日帽,很幼稚很誇張地表演著驚喜.

林奚夏勾了勾唇,眼中盈笑,"哇……我嚇了一跳."

"……"單奕辰呵呵噠了,就林奚夏那淡定的小眼神,哪里像是被嚇一跳的?那明明是"大家要嚇我,我不好意思表現得沒被嚇到,只好配合大家表演"的配合,他笑著把人拉過來,"媽呀,你今天來的好遲,我腿都酸了."

林奚夏笑意更深,"辛苦你了,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單奕辰咳了咳,他這個真愛粉不稱職,並不記得今天是林奚夏的生日,他瞄了賀行之一眼,"還不是某人."

林奚夏疑惑地看向賀行之,這才發現,一向冷淡的某人,頭上也被戴了頂尖尖的生日帽,老天賊特麼不公平,人長的帥,戴生日帽都好看.

賀行之沉聲道:"你的入學申請表."

林奚夏這才記起來,前段時間賀行之讓她填寫了一份申請表,替她辦手續,上面有她的出生日期,可她當時真的沒想到,賀行之會記得她的生日,還專門給她准備了驚喜.

賀行之略顯不自然,"來切蛋糕."

"唔."林奚夏這才注意到桌子上擺著一份巨大的3層蛋糕,蛋糕是甜甜的迪士尼公主風,上面綴著金色的裙邊裝飾,乍一看,像是公主的裙擺.

林奚夏幼時是人人疼愛的小公主,那時候不管是在劇組過生日,還是在家里,收到的都是最漂亮的蛋糕,只是後來情況變了,她承認受委屈被冷落,忍辱負重的那個,她很少說話不擅表達,哪怕現在面對這些本該感動的事情,卻也冷冰冰的,心里沒有起伏,可她其實是高興的,特別感動,尤其是在傅宛如給她送了一碗湯圓後.

單奕辰給她插了根蠟燭,"快來許願!"

林奚夏笑著閉上眼睛.

"切蛋糕!"

林奚夏笑笑,蛋糕太大了,他們都不愛甜食,只象征性吃了幾口,尤其是賀行之,讓他吃甜食簡直難為他了.

上篇:30|第 30 章    下篇:32|第 32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