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33|第 33 章   
  
33|第 33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賀行之挑眉, 很快道:"不出意外,我的眼睛沒問題."

"那就好, "林奚夏自顧自點頭, 顯然是放下心來,她抿了口牛奶, 瞥了賀行之一眼, "你不上班?"

他極其自然, "送你."

"哦."

有賀行之的超級豪車, 誰還想去擠公交車呢, 她又不是傻, 再加上靠近信號塔市場翻倍, 林奚夏很自然地鑽進了車里, 經常坐賀行之的車也坐出經驗了,賀行之路上總是要工作的,他喜靜不喜歡別人太吵, 正巧林奚夏也是這樣, 倆人一路無話.

林奚夏下車時,風刮過,一股特別的香味飄來, 賀行之看著她的背影沉默了片刻, 她身上總有種特別的味道,這味道每天都不一樣,陽光好的日子里那味道明媚,讓人覺得似有日光傾城, 陽光不好的日子里,那味道會熱烈得讓人心情舒暢,一掃陰雨連綿的郁悶,甚至于那味道晚上和白天都不一樣,賀行之經常和她待在一起,聞的十分真切,那味道說不出是什麼,但底味似乎是一樣的,切合她的性格,是讓人覺得舒服的味道.

不知不覺盯著她的背影出神了許久,等賀行之反應過來時,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沒看錯的話,這小孩好像長高了,從前每次站在他面前,都比他矮一個頭,如今高了一些,褪去了小孩的嬰兒肥,輪廓清晰,人也變得苗條,倒有了幾分女孩子的樣子.

很好,看來牛奶沒白喂.

他就說,小孩得喝牛奶才能長高.

賀行之走到一半,才忽而聽司機道:"賀先生,林小姐的書包沒帶."

賀行之的視線落在那小巧的書包上,書包設計感十足,不大不小,尺寸大約正好夠放一本小尺寸的練習冊,他觀察了一次,大的練習冊林奚夏都是拎在手里的,她用這書包裝翻譯器,降噪耳機,筆袋,飯卡等小東西,因為手里拎著東西,走時才會忘記.

賀行之抬起腕表,他今早還有個重要會議,時間是來不及了.

"先去公司."

"那林小姐的書包……"

"遲一點送."

司機從不反駁他的話,他立刻踩了離合驅車往公司趕去.

林奚夏早自習時發現書包不在,愣了一下才想起來書包落在了賀行之的書上,她記性不大好,丟三落四的,原以為重生後已經改了,誰知道竟然還是這樣,還好書里沒有重要東西,只是今天吃飯沒飯卡用了.

"怎麼了?"孟夢見她一直找東西,回頭問.

"書包沒帶."書包里有一本語文書,今天早自習又恰好是語文課.

"不是吧?書包你都能忘?"孟夢隨即咧著嘴,"其實我以前也忘過好幾次."

鄒曉翻了個白眼,放了疊書橫在倆人中間,還用手捂得緊緊的,那模樣過于做作,孟夢和凌霄對視一眼,立刻把書站立起來,"什麼人啊,不就是一本書嘛."

"一本書?我憑什麼給她看!"鄒曉氣得又半邊身子擋住書.

林奚夏挑眉,笑了笑,"放心,你就是給我看我也未必樂意看你的."

小學生一樣,為了這麼小的事情勾心斗角,真的至于嗎?不知道別人怎麼想,反正她不習慣,也不屑.

鄒曉氣得捂住耳朵,埋頭背書,"能不能別說話,不要打擾我行嗎?以為這是你們職高嗎?不想學就回職高去!"

林奚夏皺眉,這個鄒曉哪來的這麼強的優越感?

孟夢皺眉,"別理她,她就那樣,動不動就說別人打擾她學習,每次成績下降都怪別人."

林奚夏沒說話,她近視眼,看不清孟夢的書,干脆把練習題拿出來背誦,藺老師路過時,問了句:"書呢?"

"忘了."林奚夏實話實說.

藺老師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去講台上拿了書回來給她,"下課給我."

"謝謝藺老師."

藺老師是笑笑,她是典型的江南女人,臉和頭都很小,五官也清秀,平常不愛化妝,卻喜歡穿很豔的民族服飾,打扮得很有特色,在一干中規中矩的高中老師里算是比較有活力的青年教師,林奚夏還挺喜歡藺老師的.

和藺老師相反,教數學的鄭老師則是位典型的高中數學老師,怕是被學生的數學成績愁沒了頭發,他英年早禿,才過四十,頭上就已經沒了幾根毛,可他偏偏不服老不認輸,每次都把那僅存的幾根毛發橫著梳,以圖營造出自己頭發尚未全禿的假象,但那明顯只是徒勞了.

鄭老師年紀大,人也保守,平常除了襯衫就是西裝褲,眼鏡比瓶底厚,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很響亮的名字--鄭成功.

鄭老師嚴肅冷淡,但這樣的老師教數學莫名讓人踏實,鄭成功是這個類型的,蔣老師也是這個類型的,林奚夏就怕這類型的老師,每次上課都極盡所能地認真聽見不走神.

認認真真聽了一節課,下一刻林奚夏趕緊自己腦細胞死了一大半,還好有效時長一直在增長,證明她沒有走神,這狀態一直持續到體育課,這節體育課被數學課占了用來補練習題,林奚夏正埋頭補作業,忽然聽到周圍有人喧嘩.

林奚夏愣了一下,抬頭就見賀行之站在走廊上的光影里,他在人群中向來是焦點,哪怕身邊有在強大的陪襯,也無法讓他暗淡,更遑論此刻他一個人站在那,更讓他顯眼的讓人無法忽視.

同學們上課時本就容易走神,看到走廊上有人,紛紛抬頭.

"快看,這男人好帥啊,找誰啊?"

"不會是背影殺手吧?哪有背影就長這麼帥的,這也太犯規了吧?"

"天哪!他要回頭了!你猜猜他正面長得怎麼樣?"

"我天!這是人類的長相嗎?這男人太帥了!而且還有氣勢!"

"他找誰的?誰認識這麼帥的帥哥?比校草周家澤還帥,不,是帥多了!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不能比啊!"

"他不會在看我吧?我天哪,我媽不會給我訂了娃娃親,而他就是來接我去成親的吧?"

"醒醒!他看得好像是林奚夏!"

林奚夏這才回神,她舉手站起來,"老師."

"怎麼了?"鄭成功推推眼鏡.

"我出去一下."

鄭成功看了窗外一眼,點點頭.林奚夏立刻站起來,在眾人的驚歎聲中跑了出來,她萬萬沒想到會在學校見到賀行之,更沒想到他會上課時間來找她.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疑惑地盯著他,賀行之挑眉,面無表情地把書包遞給她.

愣了一下把書包接過來,林奚夏正要說話,忽然下課鈴聲響起,她唔了一聲,"我請你吃飯吧?"

賀行之抬起腕表看時間,"去哪吃?"

"當然是吃食堂了,反正山珍海味你都吃膩了,但你肯定很多年沒吃食堂了,對吧?"

這話說的沒錯,賀行之哪怕上學時也很少在食堂吃飯,後來掌管公司,公司也有員工食堂,只是家里有多個私廚,每一個都使勁渾身解數給他做飯,花樣不停,營養均衡,吃食堂于他而言是很遙遠的事.不時有學生路過,都曖昧地笑著看林奚夏,林奚夏扶了扶眼鏡,伸手拉他,"走吧?給我個請客的機會."

林又晴和林又晨一向回家吃飯,但林奚夏一直吃食堂,孟夢早已把海新食堂的情況告訴了她,哪個食堂好吃,哪個食堂性價比最高,哪個食堂有特色,她帶賀行之去的這家是所有食堂里味道最好的,但這家食堂的食物實在普通,面條,排骨湯,蒸餃,酸辣粉,粉絲湯,雖然食物看著沒特色,像是大雜燴,但奇妙的是,每樣食物都很好吃.

"你坐著我來端,"實在是賀行之的穿著和身高太顯眼,再加上他那副架勢,只怕會把打飯的阿姨給嚇到,林奚夏端了些食物放在桌子上,倆人面對面坐著,明明食堂里坐不下,很多人都在站著等位置,可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一個學生上來問他們邊上有沒有人坐.

林奚夏推了推眼鏡,"這個酸辣粉很好吃,真的."

賀行之挑眉,正要動手,就見林奚夏幫他把配料倒進碗里,又把筷子刷好遞給他.

第一次享受小孩的照顧,倒是頗為奇妙.

賀行之從沒吃過酸辣粉,他自小飲食單一,都是家里廚師做的,以健康養生為主,食物都很好吃,可吃多了難免膩味,第一次吃這種辛辣的食物,只覺得格外特別.

味道確實不錯.

"好吃吧?你再嘗嘗這個雞爪,這家餐廳的雞爪飯是一絕,我每次都能啃十個,賊好吃."

"還有這個泡椒鳳爪,這個牌子的也特別好吃,我每天中午都要啃一包."

她的話比往常多了些,賀行之眼神放緩,將排骨湯端到她面前,"小朋友要多補充一點營養."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面無表情地又把排骨湯推回去,"老男人要多補補鈣."

"……"

中午很多人不回家吃飯,見林奚夏回教室,大家你推我我推你,既想八卦又不好意思跟上去,畢竟林奚夏轉學來這幾天,她們都不好意思找林奚夏說話,是以到現在林奚夏還不知道她們的名字呢,就這樣貿然上來多不好意思啊.

林奚夏疑惑地看他們,一個女生被推過來做代表,她咳了咳八卦道:"奚夏,我叫周穎,那個帥哥是誰啊?你男朋友?還是你家親戚?"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神色如常,"他是……一位大叔."

"你叔叔?你竟然有這麼帥的叔叔!!"周穎星星眼.

她被身邊的徐星扣了腦門,"你腦殘嗎?大叔是叔叔?我看十有八九是你男朋友吧?林奚夏你別擔心我們會告狀,現在很流行少女配大叔的,你放心好了,我們不會告訴藺老師的."

林奚夏失笑,看不出來大家還挺開放的,"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給我送書包."

"我不信,"徐星挑著眉頭,曖昧道,"你跟他相處時氣氛很獨特,怎麼說呢,雖然沒有粉紅泡泡,但有種奇怪的吸引力,當然這也可能僅僅是因為他長得帥你長得也美."

"他只是我的鄰居."林奚夏實話實說.

"哇!竟然跟這種極品帥哥做鄰居,看他身上的西裝,一看就價值不菲,肯定不是普通人吧?你實話實說,跟這麼帥的人做鄰居,你就沒有一絲心動嗎?"周穎賊兮兮問.

林奚夏勾唇,眼中閃過笑意,賀行之帥她是知道的,一直都知道,事實上她還沒見過比賀行之長得帥的男人,哪怕明星也沒有,更重要對方身上有種禁欲氣質,那種氣質就如同楚楚可憐的女人會讓男人有保護欲,這種氣質同樣會使得女人有征服欲,那種吸引力是致命的.她跟他同床共枕過,甚至看過賀行之剛洗完澡,頭發吹的蓬松的模樣,那時候的賀行之才叫真的危險,還好她定力強,否則要是跟徐星這些追星少女一樣,豈不是早就深陷其中了?而愛上賀行之是極其不可取的,且不說對方如此優秀,惦記的人多,就說對方的家庭吧,那是普通人能攻克的?

再來,在她眼里,賀行之雖然有吸引力,卻比不上學習有吸引力,是五三不好做,還是曲一線不好嗑?

"沒有!絕對沒有!"林奚夏掏出練習題,認真做了起來,"快回去做作業,帥哥和學習你們選什麼?"

"廢話!"周穎攥著小拳頭,嫌棄她多此一問,"當然是帥哥啦!學習跟我是十七年之癢,答案帥哥就不一樣了."

"……"說好的重點高中的重點學生呢?

周穎和徐星在後台聊天,幾個認識的同學都圍坐在一起,見林奚夏一直在學習,周穎忍不住搖頭,林奚夏人還挺好的,看著也像沉得住氣的,只可惜她竟然選擇跟鄒曉打賭,要知道鄒曉可是班級第三名,海新高中的班級第三,可是年級百名以內的學生,別人不知道,周穎卻很清楚,鄒曉小學初中的成就一直沒差過,可以說是正兒八經的學霸一枚,不是她要對林奚夏有偏見,奈何鄒曉段數太強了,林奚夏根本不是對手.

不管林奚夏做多說練習題都不可能超過鄒曉的.

-

林又晴今天回家遲了點,她走出學校等了很久公交車都沒來,正要走卻見邊上停著一輛熟悉的車,林又晴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那車竟然真的是賀行之的車!難不成賀行之在海新?

當下,賀行之的身影走了過來,林又晴的心怦怦直跳,她一直在等邂逅的機會,卻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到了賀行之.

"賀先生."林又晴激動地跑上去,她小鹿亂撞,眼睛帶光看向賀行之,"賀先生,真的好巧啊,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

賀行之注視著她許久,似乎在回想,半晌,才面無表情問:

"你是?"

"…………"林又晴日了狗了,笑容差點繃不住,這個賀行之怎麼回事,上次記不住她,她已經介紹過自己好幾次了,可賀行之還是這樣!他是臉盲症嗎?她的長相,就不配被他記住名字嗎?

她干笑,"賀先生的記性好像不太好."

賀先生蹙眉,聲音淡漠,"我的記性是出了名的好."

林又晴干笑了一下,又有點繃不住,"那我自我介紹一下,賀先生,我是林……"

賀行之不耐,扯開車門,很有涵養地從車里探出頭,"林小姐話說完了麼?"

林又晴從沒遇過這種事,這世界上的男人只要她想就沒有勾不上的,可賀行之就是個硬骨頭,不管她使出什麼招數,他都視若無睹,就跟瞎子一樣.她第一次碰壁,不僅沒有失落反而越挫越勇,這樣的男人要是能拿下,不僅一生無憂,還會很有成就感.

"那個……"秋風中,林又晴被風吹的迷了眼,她為難地笑笑,"我和賀先生住在同一個小區,這里打車打不到,賀先生能不能順路送我一程."

賀行之皺眉,"抱歉,不順路."

他不耐煩地看腕表,"能不能請你讓開,我的車要是傷了林小姐就不好了."

車子駛出,留給她滿嘴的尾氣,過了許久林又晴才反應過來,開始土撥鼠尖叫!!!他記得她姓林,他分明記得她,可他竟然這樣對她,眼睛瞎了麼?

賀行之從後視鏡看向漸遠的林又晴,眉頭輕蹙,方才他的所作所為確實不像是他的做派,只是莫名就那樣做了,或許只是因為不喜歡看到小孩被欺負,尤其是被這個女人欺負.

至于林又晴的演技,從頭到尾也只能算是拙劣了.

林又晴正要走,忽而從背後出來一個騎自行車的男生,男生單腿站地,斜背著書包,回頭看她,"林又晴?"

林又晴愣了一下,對方的男人燙著微蜷的卷發,個子有185,人高腿長,臉也很白,這正是海新的校草周家澤,周家澤跟她不同班,可她每天都聽到跟周家澤有關的消息,班上很多女生暗戀他,更重要的是她聽別的女人說,周家澤家里是開上市公司的,很有錢,據說他年紀輕輕就有了跑車,據說他生日禮物是一幢別墅,據說他是家里的獨生子,父母都很寵他.

林又晴眨眨眼睛,笑得青澀又無辜,"嗯?"

"我是周家澤."

"啊?"林又晴赧然地低了低頭

周家澤笑笑,似乎也有些不自然,"我正好路過你家,順路帶你?"

林又晴嘴上說著不好意思,最後還是聽話地坐到了他後座上,她顯得很緊張,似乎陌生又不太熟練,好幾次想抓他的衣服卻又不好意思,周家澤勾了勾唇,回頭時戲謔:

"我會吃人?你就摟著我能怎樣?"

林又晴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用了,我,啊……"

車子陡然顛了一下,她下意識抱住周家澤的腰,周家澤計謀得逞,笑得有些壞,林又晴紅著臉,低頭不看他.周家澤渾身勁頭十足,越騎越快,林又晴在背後看著他犯傻的樣子,忍不住嗤了一聲,像周家澤這樣單蠢的小男生她自然是看不上的,這種男生看著是潛力股,可實際上家里的事業大部分把握在父母手里,若是遇到父母防備心重的,作為兒媳婦嫁過去,並沒有實際的好處,離婚時那些房子車子依舊不是她的,而賀行之就不一樣了,賀行之是賀家的掌權人,賀氏的管理者,嫁給賀行之就等于嫁給了錢.

但周家澤有個優點是賀行之沒有的,那就是周家澤很純也很蠢,這樣的男人最好控制了.

分開時,林又晴似乎很不好意思,頭也不回地跑進了家門,周家澤遠遠看著,一顆心雀躍起來.

林奚夏萬萬沒想到,她和鄒曉的賭約竟然已經傳到了藺老師耳里.

當天上課,藺老師忽然開口:"因為學校要舉辦運動會,這次月考暫時取消,下次月考在月底正常舉行."

作為學生,聽到不考試的消息總是激動的,而11班同學當下也是一喜,喜完之後不知誰提了句:"可林奚夏和鄒曉正在打賭呢,要是月考取消,他們的賭約怎麼辦啊?"

藺老師一怔,"什麼賭約?為什麼要打賭?"

雖然很多人看不慣鄒曉欺負新學生,可學生之間的事情大家都不願意傳到老師耳朵里,因此有學生含糊道:"就是打賭考試的,輸的人要圍著操場跑20圈."

藺老師聽愣了,萬萬沒想到以前自己催著走的學生,現在竟然主動學習,什麼時候班上的學習氛圍竟然這麼濃了?竟然主動要考試,考不好就圍著操場20圈?這麼好學的學生哪里找?藺老師差點聽感動了,當即笑說:

"你們這倆個小孩也真是的,隨便賭賭就好了,何必賭那麼大?"

林奚夏不做聲.

鄒曉皺眉,"老師,怎麼是隨便,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瞞你了,林奚夏居然向我挑戰,我要是不應戰會顯得我很沒用,我在這正式宣布,我要跟林奚夏比成績,你們要是我的同學,就都支持我!"

藺老師打圓場,"你們愛學習老師求之不得,可如今學校取消了月考."

"那就班級考啊,反正只要是考試就行,我都無所謂."

鄒曉這話說完差點引發眾怒,畢竟大家好不容易輕松一下,准備秋季運動會,不用考試這種機會,三年難求一次,鄒曉倒好,完全不替大家考慮,竟然主動要求考試,這還是人嗎?這也太自私了點吧?

"要考你考,我們不想考."

"就是啊,不要班級測驗."

"小測驗也很煩的好嗎?"

藺老師笑笑,"既然鄒曉要求了,那我也不好意思澆滅你們這顆愛學習的心,我會跟各科老師聯系,准備班級測驗,鄒曉,林奚夏,你們都好好努力,不求結果,只問過程,問心無愧就好!"

鄒曉瞪了林奚夏一眼,哼了聲坐下了.

林奚夏蹙眉,因為她導致全班學生無辜受牽連,還怪不好意思的,不過班級測驗也好,她也沒有在怕的.

"叮咚,系統上線,設定鄒曉為競爭目標,請宿主完成此項比試並勝出!完成獎勵--靈動雙眸功能,顧名思義,此功能會針對眼部做全方位的調整,有眼紋的淡化眼紋,有凹陷的消除凹陷,有疙瘩瑕疵的去掉瑕疵,近視眼解鎖後會自動調整為完美視力,解鎖靈動雙眸,宿主會擁有一雙讓容貌增色的眼眸,見者心動."

上篇:32|第 32 章    下篇:34|第 34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