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37|第 37 章   
  
37|第 37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周嘉澤跟林奚夏的過節很快就傳開了, 很多同學打聽這事的來龍去脈,林奚夏懶得提, 她無緣無故被周嘉澤賴上, 被體育老師罰跑步,這樣的經曆活了兩世都是第一次, 她不是什麼聖母, 心里對這個周嘉澤早就記恨上了.

"我聽說周嘉澤在追林又晴, 該不會是因為這個吧?"

林奚夏笑得有些諷刺, "他想英雄救美, 也要看看自己有沒有能力, 搞得全世界就他一個人是好人, 誰跟林又晴不對頭誰就是壞人."

孟夢其實聽過一些林奚夏家里的事, 不過都是林又晴那邊的版本,在林又晴嘴里,林奚夏天天給她臉色看, 她在林家受盡了委屈, 她把自己說成受惡毒姐姐欺負的灰姑娘,這些話孟夢一點也不信,首先她也不瞎, 林奚夏身上穿的用的都很普通, 生活費一個月才三百,一天兩頓飯在學校吃,根本不夠用,可林又晴呢, 吃的穿的都是相當不錯的品牌,雖然不是一線大牌,可在學生眼中,依舊是不錯的了,這就奇怪了,一個被欺負的灰姑娘穿的比家里的正經女兒還光鮮,這事不符合常理啊.

後來孟夢認識了林奚夏,接觸多了了解林奚夏的為人,多少明白,林奚夏這種性子是不可能在背地里給林又晴委屈受的.

"那林又晴天天一副受害者的模樣,搞得自己很委屈似的,真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真正白蓮花一個."

林奚夏勾了勾唇,或許她可以騙的了一時,可日久見人心,想要一直騙下去談何容易?

"不過現在的男人都很好騙的,很少有男人不愛白蓮花的."

林奚夏愣了片刻,莫名想起了賀行之,她想說賀行之不是這樣,他真的跟其他男人不一樣,他從不吃林又晴那一套,也不因林又晴撒嬌示弱就心軟.如此想來,他還挺多優點的.

與此同時,林又晴也聽說了這件事.

晚上周嘉澤送她回去,林又晴問了一句,周嘉澤冷聲道:"就她?放心,我肯定找機會治的她服服帖帖的,我周嘉澤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厚臉的女人."

林又晴笑笑,"你好像挺關注她的."

周嘉澤蹙眉,"什麼叫關注?我看她就討厭,也難為你天天跟她住一起."

林又晴見他這樣討厭林奚夏,心里舒坦不少,是呢,周嘉澤這樣的男生才正常,林奚夏到底哪里好?她不就是個長殘的童星嘛,憑什麼得到萬千寵愛?她低頭淺笑,那模樣看得周嘉澤心中一動.

今天林又晴穿了件淺色的針織長裙,她原本就白,雖然近看皮膚上有些痘痘,可白皙的皮膚,動人的眉眼,清純的氣質讓她比同齡人多了種楚楚可憐的吸引力,那種吸引力是致命的,讓人恨不得把她擁入懷中保護,他第一次動心,認為自己的眼光十分特別,像林又晴這樣外表清純可人,內心善良溫柔的女孩,已經很少見了.

她跟別人不一樣,其他人根本不懂她的好,包括那個林奚夏.

周嘉澤俯視她,低聲道:"又晴,我的心意你應該知道吧?"

林又晴兩頰緋紅,眼睛看向別處,"我不懂你的意思."

周嘉澤知道她懂,只是不好意思,雖然他們年紀不大,可學校有很多學生都談過了,甚至有人談過很多次了,林又晴這個年紀竟然還這麼單純,他果然沒看錯人.

"你想跟我在一起嗎?"

林又晴慌亂咬唇,又紅著臉頭也不回地跑掉了.

-

林奚夏發現這幾天吳麗茹經常站在她門口,眼睛不時往隔壁陽台上瞟,隔壁住的人可是賀行之,這娘們想干嘛?她捧著書站在窗戶口,吳麗茹見了她,難得堆滿笑意:"奚夏啊,隔壁的賀先生搬來多久了?"

林奚夏挑眉,"有段時間了."

"那你知道賀先生是做什麼的嗎?"吳麗茹難掩激動,見林奚夏面無表情地回看自己,她一腔熱情稍微淡了一些,卻依舊難掩興奮,"我聽說賀先生是大公司的總裁,真正的掌權人!我還聽說賀家有的是錢."

林奚夏平淡道:"都是道聽途說的."

"那當然不是,實話告訴你,我去網上搜索過,賀先生本人的家產可比傳說中的多多了!據說賀家富可敵國,在國內都數一數二,你說這麼有錢的人怎麼會住在我們小區?"

林奚夏被"我們"這個詞驚到了,沒記錯的話,吳麗茹只是來做客的吧?這是打算賴在這不走了,她跟林又晴打的什麼主意?難不成這三人都想吃他們家用他們家的?

但一想到吳麗茹的為人,似乎又沒那麼奇怪了.

"不太了解."

吳麗茹激動地搓著手,她做夢都想攀上這樣的有錢人家,可惜她這輩子就沒遇上過真正的有錢人,那種有點小錢住著小別墅的,她可看不上,她真正想要的是像電視劇中的貴婦那樣,進入那個圈子,天天見面就是比家產比首飾,只要撒個嬌床上努力一下,富豪老公就把錢往自己面前送,要什麼買什麼.

聽說賀行之不大,有點可惜了,要是再年輕幾歲,她還可以努力一下,不過她不行,林又晴可以,只要林又晴能攀上賀先生,她能通過賀家接觸圈內別的男人,也能順利嫁入豪門.

隔壁的門被推開,吳麗茹猛地回過頭,極其熱情地打招呼:"賀先生."

賀行之淡淡點頭,卻一字不應.

吳麗茹並未放在心上,只笑道:"賀先生有對象了嗎?請您不要誤會,我這個人沒事喜歡給人說媒,身邊有不少優秀的女性,就是豪門千金也有不少,我就是隨口問問,希望您別介意."

賀行之眉頭輕蹙,似乎並沒有接受她的熱情,也並沒有理解她的好意,吳麗茹尷尬片刻,腳步聲傳來,林又晴回來了,見了賀行之她亮眼發亮,害羞地跑過來.

"賀先生,您今天回來這麼早?"

賀行之淡淡地應了聲.

她早已習慣賀行之的冷淡,笑說:"賀先生,您陽台上那幾盆花太干了,我見它們皺巴巴的就給它們澆了幾次水."

賀行之終于有了波動,他一雙黑眸淡淡注視她,"是你?"

"是我!"賀先生一定會發現她是個觀察力強又細心的女孩,像她這麼賢惠的女孩真的不多了,林又晴不好意思地低頭,"那些花太皺了,最近又沒雨,我澆了幾次水之後它們好多了,但奇怪的是最近幾天花長得不太好,也不知怎麼了."

"因為水多了."

"什麼?"

賀行之眉頭緊皺,眼神里有明顯的怪罪,女孩可以不聰明,但千萬不能自作聰明,像林又晴這種活在電視劇里,處處是戲的人,真心是個麻煩,而他是個討厭麻煩的人.

"我那幾盆花是從展會上拍來的,喜旱,你經常澆水讓它們根部腐爛,昨天那幾盆花都死了."

他那幾盆花價值數百萬,不過這句話他沒說出口,用價格壓人顯得有失教養,他無非是想讓她知道,無知可以,但無知之前最好可以多了解一下,這樣說來,像林奚夏那樣,不惹人煩的小孩,已經很少了.

林又晴臉色一白,滿臉錯愕尷尬,"這……這肯定不是我的原因,我只是澆澆水而已,真沒聽過什麼花不能澆水的,我以前在家每周都給月季澆水四五次呢,我們家的月季都長得好好的啊,賀先生你是不是被人騙了?哪有花不能澆水的?"

總之她沒錯,錯的都是賀行之的花.

賀行之沉默片刻,視線轉向躲在屋里偷聽的林奚夏身上.

見他看過來,林奚夏挑眉,還不忘攤個手,讓他節哀順變.

賀行之挑眉回應.

他當然不能把林又晴怎麼了,幾百萬而已,澆水澆死了也就死了.

次日早餐時,林奚夏扔了顆白色藥丸進嘴里,吳麗茹立刻喜笑顏開,"奚夏啊,你吃維生素吃的真勤快."

林奚夏勾了勾唇,"是嗎?"

"這樣好!女人就是要多吃維生素,吃維生素對皮膚好."

她說著端了碗粥坐下,可能是因為心情好,拿著勺子舀了好幾口粥放入口中,林又晴也在一旁喜笑顏開地點頭,林奚夏勾了勾唇,一雙眼里盡是擋不住的笑意.

"確實,多吃點對身體好."

"所以,奚夏啊,這維生素千萬不能停,別看皮膚好了就不吃,要多吃點堅持吃,使勁兒吃!"吳麗茹勸說.

"確實不能停!"林奚夏笑著點頭,倆人更高興了.

吳麗茹吃了幾口,見傅宛如不在,連忙端起粥,笑著給林振濤盛了一碗,林振濤微怔,受寵若驚,"我自己來就好."

"林大哥,你是一家之主,最辛苦了,這點粗活就我來做就行."

說完,還把筷子遞給林振濤.

林振濤本就有些大男子主義,十分受用,加上吳麗茹長得漂亮,人也溫柔,這樣的女人看著心情都好,他笑呵呵點頭,"你也吃."

"林大哥你多吃菜,都說早餐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好好吃才行啊."說完,沖林振濤淺笑一下,,吳麗茹戴著頭巾,穿著長裙,就像個複古美人,動人心弦,陽光從玻璃窗照射進來,落在她側臉上,使得她比平常看起來溫柔了幾分.

他及時回神,那可是又晴的小姨,他在想什麼呢?

他咳了咳,低頭攪動著粥,只覺得今天這粥蕩漾的厲害.

傅宛如從廚房出來時,就見林振濤低著頭,神色有些不正常,她蹙眉,"你怎麼不說話?"

"有什麼可說的,食不言寢不語,快吃飯吧!"

他當過兵,說話沖,以前還不覺得有什麼,可當著另一個女人的面,傅宛如難免覺得下不來台,再說這段時間她要給一家這麼多人做飯吃,吳麗茹都不幫一下,她天天做完上頓就做下頓,累死累活的,丈夫再沒句好聽的話,她心里當然不舒服.

吳麗茹有種說不出的得意色,"嫂子,你就體諒林大哥一點,男人都這樣的."

她瞥了林振濤一眼,滿眼都是理解,林振濤不由感激地回了個眼神.

傅宛如有些不喜,吳麗茹總是所有場合都這樣嬌滴滴的,對別人就算了,偏偏對她男人這樣,要是平常她也不會放在心上,可她跟林振濤沒說媒之前就知道林振濤這人喜歡溫柔型的女人,就是那種溫柔的掐的出水,以男人為天的,離了男人活不了的那種.林振濤喜歡的女明星也是這種類型的,他還說男人都喜歡這種類型,會讓男人有保護欲,有幾次吵架,他讓她改改脾氣,說男人都不喜歡她這種強硬的,還說她不懂溫柔讓人受不了,如今看到吳麗茹,她心里有點不得勁.

聽了吳麗茹的話,林振濤背挺得更直了,還是吳麗茹體貼,會說話,人也溫柔,不像傅宛如,也不知道怎的了,最近總是找他麻煩,天天絮絮叨叨的,就好像更年期到了似的,總愛說些他不愛聽的家長里短,不是家里沒錢就是孩子不讓人省心,他聽的煩,根本不想說話.

傅宛如沒好說什麼,林奚夏把她的神情看在眼中,不禁挑眉,引狼入室再想把這匹狼送走,談何容易?

她背著書包出門,剛到門口就撞上了西裝筆挺的賀行之,他雙腿修長,迎光而站,帥得實在有點明顯.

林奚夏扶扶眼鏡,懶懶招手,"大叔,早?"

賀行之挑眉,她那懶散的樣子活像只招財貓,"昨晚幾點睡的?"

"兩點."為了靈動雙眸,她拼了!

昨晚賀行之也在忙,見賀行之沒有睡覺的意思,她十二點多蹭夠了wifi就回去了,人家自己都不想睡,她總不能上趕著要人家睡吧!

賀行之沒說什麼,她學習比誰都拼命,他懂.

蔣老師也提到過,說她基礎弱,必須好好打基礎,否則遇到綜合性考試就會露餡.

賀行之伸手,林奚夏定睛一看,就見他手里拿了瓶玻璃瓶裝的牛奶.

"唔?"

"堅持喝牛奶能長高."

林奚夏在心里反抗了幾秒鍾,又默默接了過來,林又晴出來時就見到這一幕.

晨光下,一向高不可攀的賀先生竟然主動給了林奚夏一瓶牛奶,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看林奚夏時眼里有細碎的笑意,而林奚夏不受寵若驚就算了,竟然還顯得不情不願的!他們什麼時候這麼熟了?林又晴的笑繃不住了,她好幾次示好,又是自我介紹又是找機會親近,賀行之卻從不給她好臉色,甚至連她名字都記不住,可他卻對林奚夏這麼特別,憑什麼?明明林奚夏長得這麼丑,根本比不上她好嗎?

賀行之見有人出來,先走一步,林又晴小跑跟上,討好地問:

"奚夏,你跟賀先生怎麼這麼熟?"

林奚夏面無表情:"鄰居."

"鄰居?"騙誰呢,她也是鄰居,賀行之怎麼沒對她這麼好?"普通鄰居的話,人家賀行之為什麼要送你牛奶?"

林奚夏晃了晃手中的牛奶,賀行之訂的牛奶都是特供的,確實很好喝,反正她在外面沒看過這種奶,可問題是再好的東西喝多了也會膩味,尤其牛奶這種東西,早一瓶晚一瓶,她又不是嬰兒,根本沒有這種剛需.

賀行之總說喝牛奶長高,天知道她都一把年紀了還能長高嗎?

她還不如指望系統呢.

她思考了一會,認真道:"或許是因為他家養了頭奶牛吧!"

林又晴酸的不行,騙誰呢?不過像賀行之那樣的人為什麼對林奚夏這麼特別?對了,一定是因為可憐她,知道林奚夏從小漂亮,後來長殘了,純粹把她當小孩對待,對的,一定是這樣,像賀行之那樣的人絕對不可能喜歡林奚夏的!

林又晴因為這事心情一直不好,她到學校時,程欣欣紅著臉湊過來,"又晴,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怎麼了?"

"我寫了封信,你能幫我送給江辰東嗎?"

程欣欣一直喜歡隔壁班的江辰東,只可惜程欣欣長得不夠漂亮,個頭也不出眾,江辰東則是學校風云人物,喜歡江辰東的人很多,甚至有外校的女生為他爭風吃醋,程欣欣不敢光明正大送信去,就想叫林又晴幫忙.

林又晴心里嗤了聲,看不上她的不自量力,就程欣欣這張大餅臉和毫無吸引力的身材,就是倒貼給江辰東,江辰東也未必能看的上.

她笑笑,"當然,我肯定會幫你的!"

程欣欣很激動,又問:"你怎麼了?心情不好?"

"還不是林奚夏,住在別人家總要看人臉色,你應該懂的."

"又晴你好可憐啊,"程欣欣不停搖頭,林又晴這麼善良卻有這樣的身世,好在她自強自立,就像小說中的女主角一樣,總有一天能擺脫逆境的.

"對了,你說你爸爸要再婚了,情況如何了?"

"那個女的帶了兩個拖油瓶,也不知道我爸爸是怎麼想,總之不太好."

林又晴笑笑:"都會過去的."

她拿著程欣欣的信,卻並沒有急著給江辰東,她憑什麼幫程欣欣送信給江辰東?她又不是跑腿的!林又晴心情不美麗,拿著信打算扔進垃圾桶,她剛要扔,信卻被人搶去,抬頭一看,竟然是周嘉澤.

"是你?"

周嘉澤忽而笑了,"這是什麼?別人給你寫的情書?"

周嘉澤打開,這是一封典型的情書,各種肉麻的話,什麼一見到你英俊的臉我就忘不掉,喜歡跟你長得像的男明星,覺得你比愛豆帥什麼的,不過最後還含蓄了一下,問可不可以做朋友.

周嘉澤找了半天,沒找到署名.

"這是寫給誰的?誰寫的?"

程欣欣怕出丑,也怕被老師抓到,並沒有在信上寫名字,只叫林又晴當著江辰東的面告訴他是誰寫的,這樣一來就不會弄錯了.

"是……"林又晴為難了片刻,忽而順口說了句:"是寫給你的."

周嘉澤一喜,"是你寫給我的?"

"不是."

"那是誰?"

"是……林奚夏寫給你的."

周嘉澤愣了一會,登時被惡心壞了,林奚夏竟然寫情書給他?那個人喜歡他暗戀他?所以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你不答應我,是不是因為林奚夏?"

林又晴苦笑,"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她畢竟是我妹妹,我現在住在她家,她喜歡你是事實,我不能奪人所愛."

周嘉澤呸了句:"她算什麼東西?我心里只有你!"

林又晴直說不能接受他的好意.

-

下午林奚夏上體育課時又碰見周嘉澤,周嘉澤面無表情地瞪了她一眼,林奚夏蹙眉,這傻逼怎麼回事?眼抽筋了是吧?她面無表情地翻了個鄙視值最高的白眼,差點把眼珠子給翻出來,周嘉澤見了,氣得心髒都要停了.

下課時,他喊住林奚夏,"喂!我勸你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林奚夏一臉莫名,傻逼了吧這人?莫名其妙跑過來說了些有的沒的,真當她是軟柿子好捏?

林奚夏扶了扶眼睛,面無表情盯著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是正常的,但你是不是天鵝肉我就不知道了,第一次見到有人往自己臉上貼金的,臉真大!"

周嘉澤被氣的不輕,這女人什麼意思?明明喜歡他竟然還這樣懟他,難不成她是想借此引起他的注意力?

林奚夏根本沒被影響心情,在她看來周嘉澤腦子肯定是有問題,不然也不會三番五次找她麻煩,她可沒空理這種傻叉,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林奚夏掏出書,剛看了幾題,椅子陡然被人推開,她差點滑倒在地.

林奚夏撐著桌子站起來,看向走過去的奏效,蹙眉問:"有毛病是吧?不會小心點?"

鄒曉氣得夠嗆,"我怎麼了?我進我自己位置都不行了?你沒來之前我都是這樣進來的,怎麼,你這個後來的人還打算欺負我?"

林奚夏被她的不要臉折服了,不要臉到這種程度確實也少見.

"想打架是嗎?"

鄒曉一愣,臉色登時不自然,她當然是不想打架的,事實上在她的字典里,女孩子鬧別扭可以,背地里內涵這個內涵那個,哪怕是當面鬧不愉快,也沒什麼,反正就是不能打架,女生打起架來實在太難看了,可她萬萬沒想到個子不高的林奚夏會這樣問,而這種問題,誰先問誰贏,畢竟那個被問的人很少真的會回答"打就打"的,鄒曉下不來台,惱羞成怒:"你以為我們海新的人都像你們職高生那麼沒品?"

林奚夏蹙眉,"我以為你想打架,否則你為什麼天天挑事?勸你下次注意點,不然你坐外面?"

鄒曉是想坐外面,因為她靠牆,每次看黑板都能看到林奚夏的臉,這一看她心里更氣了,林奚夏的臉小,鼻梁還挺高挺的,氣色也特別好,再加上林奚夏的發型總是精致的讓人移不開眼,她越看心里就越不平衡.

以前她以為倆人都屬于那種默默無聞的人,發現林奚夏五官和臉型都很好看後,她對林奚夏就更不喜了,可她不能搬到外面,她這樣對林奚夏,等她換到外面了,林奚夏會反過來折磨她,到時候她還一句話不能抱怨.

畢竟那些手段都是她用過的.

"我就坐這!"鄒曉氣得把書摔在桌子上.

林奚夏蹙眉,繼續看書,周圍的人都習慣鄒曉這樣,等她出去時安慰林奚夏.

"她以前同桌也是這樣被她氣走的,你注意點,她家里有點關系,她爸還挺厲害的."

林奚夏皺眉,"我沒見過這麼小肚雞腸的."

她跟鄒曉目前的關系,要是輸了那就真的打臉了,這次小考她一定要壓過鄒曉,林奚夏放下 手中的試卷,蔣老師出的試卷難度不小,不過她還是很順利地做出來了,一開始還沒這麼順利,當時她做試卷磕磕絆絆,一張A4紙正反面的試卷她要做一兩個小時,可如今只要半個多小時就做好了.

應該有進步吧?只是不知道鄒曉的實力如何.

海新在她心中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總覺得這里每個人都不普通,哪怕學渣也是藏龍臥虎.

上篇:36|第 36 章    下篇:38|第 38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