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38|第 38 章   
  
38|第 38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又晴, 你把我的信送給江辰東了嗎?"

林又晴笑著點頭,莫名有些心虛, 她也不是故意要撒這個謊的, 可莫名的她就想那麼說,讓周嘉澤厭惡林奚夏, 給林奚夏找點麻煩.

"他怎麼說?"程欣欣激動地看著好友, 如果她長得再好看一些, 就像林又晴這種小仙女類型, 那她一定不會自卑到不敢表白, 可她不是, 她大餅臉, 臉上還有許多雀斑, 五官也不好看,不管從哪方面看她的外貌都拿不出手,人都是現實的, 她小時候家里人就總說她皮膚黑不好看, 就連她爸媽都這樣說,所以她一直不太自信,覺得女孩必須好看才有能力追求幸福, 才配得上一個不錯的男孩子, 而像她這樣普普通通的女孩,注定了只是生活中的配角.她的膽怯讓她在面對感情時卻步,可情竇初開又沒辦法那般理智,思來想去還是跨出了這一步.

"他……他沒說什麼."

"那他到底接沒接受?"

"應該沒……吧?欣欣, 像他那樣的男孩子肯定有很多女孩子追,人家不一定會關注你."

程欣欣聞言,心情不大好,上課時也沒心情,雖然被拒絕是意料之中的,可心里一點感覺沒有是不可能的.課間操時,她和林又晴一起下樓,正好遇到林奚夏和孟夢從對面走來,程欣欣心情不好,當下瞪了林奚夏一眼,路過林奚夏身邊時,她一個踉蹌撞了林奚夏一下,林奚夏身子一歪差點跌倒,回神時林奚夏不客氣地反踩了一腳.

"你踩我干嘛!"

林奚夏挑眉笑了,"抱歉,就像你剛才沒注意撞了我一下,人這麼多,偶爾有點擦擦碰碰也是正常的,你說是吧?"

剛才林奚夏那一腳踩得毫不留情,疼得她腳趾頭到現在還是麻的,只可惜她理虧在前,不占理,嘴皮子又沒林奚夏這麼溜,只能忍氣吞聲,可她還是不甘心,便求救地看向林又晴,卻見林又晴低著頭一副無辜模樣.

正值下課,學生們人來人往,大家見她擋路都有些不耐煩,程欣欣只得忍了,跟著林又晴一起去了操場.

"又晴,你為什麼剛才都不說話?"

林又晴無辜道:"欣欣,我還要住在她家呢,你這樣做讓我很為難啊."

程欣欣愣了一下,可剛才她是被人推了一下才會撞到了林奚夏的,推她的人就站在她邊上,雖然她沒來得及看對方是誰,可她總覺得那人就是林又晴.會是這樣嗎?林又晴這是純潔無辜的人,怎麼會是那種陰險小人?可她身邊又沒別人,不是林又晴能是誰?

無論如何,林又晴那事不關己的模樣,還真讓她心里不舒服.

-

張靜剛參加一個課題演示,忙完這個課題她終于可以輕松一陣子,不出意外,下面她都沒有什麼重大的活動,只除了學校的運動會,而運動會一般由體育組負責,她只要協助組織就行.

閑下來時她改改作業,忽然看到一個字寫得很好看的作業本.

張靜教書這麼多年,就喜歡寫字好看的學生,這作業本上的字正是她喜歡的字體,辦公室很悶,可一改到這麼好看的字,她心情的抑郁像是被一掃而空,此前因為處理公事而帶來的煩悶都不見了,心情頓時大好.

她翻翻名字,竟然是林奚夏的.

她頓了片刻,才想起來,林奚夏已經轉學來有一段時間了.

不怪她記不起來,因為她工作忙,平常學校要是有實力老師都是安排到他們班,給她做助手,改作業這種簡單的事如果她有空會改,沒空的話都是助理老師幫著改的,而她前幾天工作忙,竟不知道林奚夏的字寫得這麼好.

"藺老師."張靜笑笑,"你看你們班林奚夏,這字一看就是好學生的字."

藺如蘭笑笑,"她的語文字也寫的不錯,給你看."

她又把語文作業本翻了出來,張靜湊過來,嗬!原以為英語字已經寫得夠好了,沒想到漢字寫得更妙!所有語文老師都是潛在的書法家,平常學校也要組織鋼筆字,毛筆字,粉筆字的比賽,張靜的字寫的很好,還被印刷下來做小學生的字帖,以她的專業眼光看,林奚夏的字確實很不錯.

老師們喜歡聽話的學生,對寫字好看的學生都有些偏愛,見林奚夏字寫得這麼好,不由就偏心了幾分.

藺如蘭又笑說:"她跟鄒曉打賭,說這次小測驗誰輸了誰就去操場上跑20圈.

"20圈?這幫小孩也太瘋狂了."張靜笑笑,也沒想到林奚夏會跟鄒曉打賭,而鄒曉那個小孩不知道怎麼說,成績是好,卻也太固執點,有時候甚至有點偏執.

其他班老師也都湊過來,"林奚夏竟然敢跟鄒曉打賭?"

"你們班鄒曉可是有名的好成績啊."

按理說各個班的好學生都不少,鄒曉這種前三名應該也不至于被記住,可問題是鄒曉的英語特別好,一口口語說的十分地道,因為英語突出,每次考試英語名列前茅,不少老師都認識她.印象中鄒曉成績很不錯,林奚夏這個職高生竟然要跟鄒曉比?哪來的勇氣?

"林奚夏這20圈跑定了!"

"是啊,我們海新培養出來的尖子生,難不成還比不過一個職高生嗎?"

"林奚夏的成績是出了名差,也就藺老師好說話收了她,張主任,這個林奚夏是怎麼進我們學校的?"

幾位老師看過來,張靜笑笑,挑眉:"自然是考進來的."

"我不信!你就實話實說唄,大家都是自己人還有什麼不能說的?這林奚夏關系真夠硬的,職高生都能進來."

海新雖然說招生標准嚴格,卻也不是完全沒有別的可能,只有你想,把人塞進來依舊有的是辦法,大家都覺得張靜是打官腔,沒把話說明白,其實這個林奚夏就是因為是童星,有點關系才托人進來的,否則她怎麼可能通過海新的入學考試?

張靜笑了,"我實話實說你們卻不信."

藺如蘭笑笑,她也不怎信,但目前看林奚夏很老實,沒有惹事,看著還挺乖,可能是因為看過林奚夏的電影,她自帶濾鏡,覺得小姑娘這樣就應該很好了,至少人家不打架不帶壞班級風氣,不亂搞造型不亂化妝,對吧?有時候人不能要求太高,本就是職高生,要是還不滿意,非要求人家有那本事去考清華北大,那不是難為人家嗎?

都說知足常樂,林奚夏這樣她已經很滿意了,至于跟鄒曉的比試,她也沒覺得林奚夏能贏,但怎麼說呢,學生有這樣心去學習,班上學習成績不錯,那就很好了.

張靜笑著在作業上不停畫勾,"說了你們不信,林奚夏的成績那何止是好,簡直是相當好."

"哦……"大家不以為然地笑笑,都當張靜在說笑話.

職高生成績好?你逗我呢?

馬上就要開運動會了,大家本該輕松才對,可運動會前一天要班級小考,原本這種小型考試大家是可以瞞過父母的,誰知道班主任竟然在群里說了小考的事,這不,各位家長一早就關注考試的事,搞得比月考還隆重,11班的學生叫苦不迭,心里都把鄒曉罵的狗血淋頭.

林奚夏練了幾次跳遠,又做了幾張練習題,心里多少有點底子了,晚上她回家時她進入系統瞄了眼時常,不知不覺又可以抽獎了.

她走到家門口,就看到林振濤和吳麗茹林又晴笑眯眯地往回走,三人有說有笑,路燈拉長了他們的身影,乍一看像是三口之家.

傅宛如正好走出來,看了林奚夏當下一愣,"你怎麼不進去?"

她順著林奚夏的視線看過去,卻見林振濤和吳麗茹聊得格外開心,她心里不善言辭的林振濤竟然滔滔不絕,把吳麗茹逗得笑意滿面,差點笑得撲到他懷里了,而林又晴呢不時插句話,三人格外和諧.

傅宛如莫名心里咯噔一下.

林奚夏勾唇,"呦,人家這一家三口來了."

傅宛如愣了一下,不自然地笑笑,"說什麼呢,你爸爸那人最正直了,他怎麼可能出軌?再說吳麗茹就來住幾天,她是又晴的小姨,你這孩子胡說什麼呢."

"是嗎?"林奚夏莫名看了她一眼,笑得意味深長.

不知為何,那一眼看得傅宛如心里不舒服,林振濤看了她,頓時收斂笑意,又恢複了往常嚴肅古板的模樣,背著手往里走.

晚上睡覺時,傅宛如剛進被窩,林振濤就背過身去.

傅宛如蹙眉,"我怎麼覺得你最近在躲我?"

"說什麼呢!什麼躲不躲的!男人在外工作一天多累,你這女人怎麼就不懂體諒?"林振濤口氣不好,說話有點沖.

"我不懂體貼?"傅宛如苦笑,也來了脾氣,這些天她要忙家里這麼多人的吃喝拉撒,還要打掃衛生,吳麗茹不幫她就算了,還經常帶剛認識的朋友回來,美其名曰社交,說是要為林又晴打基礎,她社交就算了,帶回來的那些人吃家里的喝家里的,吳麗茹卻厚臉皮的從不提錢的事,也不幫忙打掃家務,平常吃飯洗衣她從不幫忙,傅宛如第一次見到這麼懶的女人.

她吐槽了幾句,林振濤聽得心里煩躁,"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我怎麼覺得你最近話太多了,天天怨天尤人,人家又晴小姨就是來走個親戚,住幾天,你這就不耐煩,以後人家還敢來嗎?"

"敢不敢來管我什麼事?我收養了林又晴林又晨,她這個做小姨的但凡會做人就該對人客氣點,進我們家門兩手空空,平常什麼家務不做,就知道說好聽話,明明就是個鄉下人,比我這城里人還嬌氣,小姐身子丫環命!我又不是收養她,我還得給她洗衣做飯?真當我是老媽子?"傅宛如也不是沒脾氣的,早些年她還跟林振濤的父母一起住,林振濤結婚後還在當兵,她一個人帶孩子住在林振濤父母那,天天受婆婆冷眼,要不是脾氣潑辣點早就被壓得抬不起頭,只是嫁人生子,身上的脾氣漸漸被磨沒了,生活中又沒什麼需要她發脾氣的地方,一來二去也就不像年輕時那麼嗆了.

但她最近天天做家務,累得跟老媽子似的,還得不到丈夫的體諒,心里的氣不用說,再加上家里實在沒錢了,林又晴劇組那筆錢按理說早該下來了,可林又晴提都沒提,她心里不得勁.

也不知道她那句話刺痛了林振濤,林振濤急紅了眼,"難不成你還要人家掏錢給你?就是掏錢給你你也不能拿,再說她就是那種性子,你這個做嫂子的多擔待點怎麼了?"

林振濤真沒覺得不做家務是個事,像吳麗茹那樣的女人,羸弱無比,做家務什麼的實在不適合她,在他心里吳麗茹就是那剛摘下來的花,只適合插在花瓶里供著.

傅宛如不想跟他吵,又皺眉,"你問林又晴錢的事了嗎?我可說好的,之前給她報演技培訓班的十萬可是我給的,至少得還我吧?"

"別動不動就錢錢錢的!你俗不俗氣!"

"我俗氣?你不俗氣你有本事天天不吃飯上廁所?對了,你生意那邊上次又投資了三十萬,錢哪去了?現在生意應該有起色了吧?回來的錢呢?"

人一旦過慣了有錢日子,再過窮日子就覺得沒意思了,以前林奚夏能賺錢,那時候錢那麼值錢,可家里的錢卻一把把的花不完,那年頭很多人甚至吃不上飯,他們家就開始高檔消費了,很多人羨慕她嫁得好,兄弟姐妹沒一個比她風光的,她多厲害啊,閨女才五六歲就會為她賺錢了,那時她真覺得自己命好.可後來林奚夏不能賺錢了,好日子沒了,家里的負擔都落到了林振濤身上,她一個家庭主婦沒錢了,不找丈夫找誰啊?

林振濤黑著臉,煩躁地吼道:"錢錢錢!我要有錢能不給你?你這婆娘是不是不想過了?半夜都不讓人安生!"

林振濤脾氣大,又是大嗓門,每次吼起來傅宛如都有點怕,不敢跟他對著嗆,心里卻很不高興,倆人躺下不久,傅宛如又睜開眼.

"對了,這個吳麗茹怎麼總是對男人嬌滴滴的?跟個軟骨頭似的,天天離了男人就走不了路了?"

"你這人怎麼總背後議論別人?我看她什麼問題沒有,倒是你,天天疑神疑鬼的!"

傅宛如心里更氣了,對一個家庭主婦而言,別的都好說,可錢上扯不清,那就不能忍!更讓她不悅的是,林又晴平常說著對她多親,可吳麗茹來了之後,林又晴卻已經很久沒跟她說過話了,她整天跟吳麗茹關上門在屋里合計,也不知道議論什麼,傅宛如有點不好的預感,卻又說不出哪里不對.

她心情不好就想找人聊聊天,可丈夫不理她,養女又跟自己小姨走的近,想來想去,她想到了林奚夏,只是她跟林奚夏的關系一直很僵,忽然找女兒說心事總覺得有點奇怪.

這日早上,傅宛如剛想叫住林奚夏,卻被林奚夏推開了.

"我要上學."

"哦."

下一次,林奚夏瞥了她一眼,"我要做作業,沒事就把門給帶上."

傅宛如蹙眉,走出門她咬咬牙,她的決定一定不會錯,無論如何林又晴都是她的養女,林又晴長得比奚夏好看,進入娛樂圈一定能大火,到時候她還是能享到養女的福,至于林奚夏……她要是認自己這個母親,那就認,要是不認,難不成她死了還沒人給她處理後事了?林又晴林又晨,她娘家那些兄弟姐妹誰不能把她給埋了?難道非林奚夏不可了?

傅宛如也氣上了,氣林奚夏不貼心不懂事,氣林奚夏竟然記恨自己的親媽.

還是敲打一下養女吧.

-

不知不覺就迎來了這次小考.

明天就要小考了,林奚夏反而不那麼緊張了,只把課本拿過來又翻了一次,之前她跟不上學校進度,好在有蔣老師這個全能王在,什麼都能教,什麼都教的很牛逼,只要是理科就沒有難得倒他的,在他的虐待下,林奚夏的進度也趕得七七八八了.

她翻了一會書,迷迷糊糊睡了過去,驚悚的是,次日一早起來一看,她竟然躺在賀行之懷里,還八爪魚一樣跨在人家腰上!

她睡覺時到底做了什麼?

她真是能耐了,賀行之都敢摟都敢抱了?她睡覺時這麼牛逼她自己怎麼不知道?

上篇:37|第 37 章    下篇:39|第 39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