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39|第 39 章   
  
39|第 39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林奚夏沉默片刻, 抱著的人動了一下,她立刻閉眼裝死.

頭頂傳來涼涼的聲音:"抱得舒服嗎?"

林奚夏訕訕地松開, 倒是無比淡定, "我怎麼到床上了?"

"不記得了?"

是真不記得了,她昨晚在他這做作業後來也不知怎麼的睡著的, 再後來醒來就這樣了, 中間的一段記憶缺失, 現在她自己也云里霧里的.

不過這情況確實有點尷尬, 畢竟她跟賀行之怎麼想都怪怪的, 雖然她垂涎過賀行之的美貌, 也偶爾對著這張臉欣賞一番, 但真要跟對方怎麼樣她可完全沒想過, 這一次真是意外.

"意外,真是意外,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你確定?"賀行之瞥她一眼, 把她推開, 林奚夏撐著要坐起來,誰知腿一軟,又倒到了賀行之懷里, 她抬眸看他, 賀行之正垂著眼,一雙黑眸淡然無波,但他顯然已經很給面子了,畢竟以他的脾氣, 若是其他人這般冒犯他,只怕他早就黑了臉.

林奚夏勾了勾唇,"一回生二回熟,你看我姿勢多熟練?"

賀行之不欣賞她的冷笑話,只低頭在她耳邊輕聲道:"一回生二回熟?你確定只有兩回?"

林奚夏被賀總的話驚了一下,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她還有很多回?但那是絕不可能的,她林奚夏不敢說別的,睡相是絕對很好的,睡覺時也一向老實,絕不會趁自己睡著就占帥哥便宜,她要是那麼有出息怎麼可能上輩子一直沒對象?然而賀行之卻不說了,趁他洗澡時,她隨便抹了把臉,拿出造型卡給自己做了個造型,最近天氣冷了,造型卡給她做的發型也跟夏季的有些不同,不似夏季那般清爽,造型變得多樣化,她摸了摸小辮子,跳回自己那屋.

傅宛如似乎是為了跟養女重新培養關系,一直給林又晴夾菜,還時不時問劇組的事,還說之前有幾部戲聯系過她,想讓林又晴參演,只是怕林又晴沒空一直沒有答應.

果然林又晴又不著痕跡地對她親熱起來,倆人和好如初,一會你給我夾菜,一會我給你盛飯,看得林奚夏自愧不如,只能搖搖頭自己吃自己的飯.

林又晴路過11班時,朝里面看了一眼,不由勾唇,"你們班紀律好差,普通班都是這樣的嗎?不過你也習慣了,畢竟你是職高轉來的."

林奚夏笑了笑,"是啊,人很容易習慣的,就像你,從鄉下轉過來占了我的學籍,鳩占鵲巢,不也是習慣了?"

林又晴臉色難看的要命,偏偏林奚夏懟她懟的正大光明,滿臉都是"老子懟你還需要挑日子"的挑釁,11班的學生都見過她,不少學生打量著她們,不少人都以為她們是親姐妹,只覺得倆人長得並不像,眼下不由有了對比的心思.

徐星也探頭張望.

在徐星眼里,林又晴一直是個美女,就是那種清純小白花類型的,她並不喜歡這個類型的,總覺得清純到極致就會顯得寡淡,可這類型的美女在學校很受歡迎,班上不少人暗戀林又晴.她雖然不喜歡,卻也不得不承認林又晴長得不錯,而印象中林奚夏是長殘童星的代表,已經和長殘畫上等號了,她下意識覺得林又晴比林奚夏漂亮多了,可不知為何,方才倆人站在一起,明明林又晴又高又瘦又漂亮,讓人一眼注意到,可不知為何,竟然是林奚夏更吸引她.

說來奇怪,林奚夏個子不算特別高,穿著普通,她今天紮了普通的符合學校規定的馬尾辮,可馬尾後面凌亂地編起來,雜而不亂,她的頭發呈現出好看的淺栗色,看起來不像是染的,因為沒有一個發型師能染出這麼特別的顏色,這種顏色很襯膚色,讓她本就白的反光的臉更多了種別樣的溫柔,且林奚夏雖然戴著厚厚的玻璃底眼鏡,被厚重的劉海遮住半邊臉,可仔細看會發現她臉型漂亮,輪廓弧度流暢,鼻子也十分高挺,再加上她身上沉靜的氣質,可以說非常耐看了.

如果讓徐星選擇,她第一眼會注意到林又晴,可看了幾眼後她確定自己不會再對林又晴感興趣,她會一直盯著林奚夏,想看明白林奚夏身上到底是什麼吸引了她.

見不少同學盯著她看,林又晴又擺出完美微笑,笑笑地回了教室.

今天小考,班上的同學一來就議論紛紛,甚至班長還在教室上畫了個表格,在第一個豎行寫上林奚夏和鄒曉的名字,後面寫著學科,也就是說班上的同學准備把他們的成績登記在黑板上!!!

出一門成績登記一次,這樣一來就很直觀了,誰輸誰贏一目了然.

其實班長最初不打算這樣做的,可班上的同學對這次考試有怨念,閑聊時經常打賭,最後竟然還在班上開了賭局,不過賭的不是錢,而是誰打掃衛生,誰搬水,誰替誰買飯這種,因為開賭局的人太多了,最後大家只得正規操作,有一說一.

班長很體貼,知道林奚夏是職高來的,怕林奚夏輸得太慘,還特地問過她的意見,林奚夏不在意地同意了,班長敬佩她膽大之余便歡快地拿尺子畫了表格.

于是,早自習時,語文老師看過表格後,跟隔壁老師聊了一頓,隔壁老師來圍觀後,吃吃笑個不停,說你們11班好有意思,不就是打個賭還當真了,而後年級組的老師都知道了,再然後全校都知道了.

最後鬧大了,竟然有個不知名同學在論壇上開了個帖子--

賭新來的職高生PK11班第3名鄒曉,猜猜這次小考誰會贏?

1樓:樓主說清楚,職高生為什麼要PK尖子生呢?是職高生太想不開,還是尖子生太欺負人?這誰贏誰輸一目了然啊.

2樓:就是啊,我聽11班的人說了,難以想象,鄒曉是不是太欺負人了?

3樓:林奚夏嗎?我天哪!她是我小時候的女神哎!

4樓:林奚夏不是出了名的成績爛嗎?娛樂圈這些人你但凡有個七十分就能把你吹噓成學霸.

5樓:如果扒,請深扒,大家給力點呀!

……

79樓:11班學生好可憐哦,就因為倆人打賭全班都要考試.

80樓:請11班收好自己的試卷,千萬別傳染到別的班級來,我們班第一個不答應!

81樓:別回帖了,小心老師也把試卷拿來考!

82樓:你們這些烏鴉嘴,呸呸呸!別跑題!

83樓:爬完樓,所有人都覺得鄒曉贏,鄒曉是尖子生,贏的幾率大,可問題是,一般電視劇小說里,不都是那個不被人看好的贏?我覺得林奚夏小姐姐很沉得住氣,莫名就覺得林奚夏不簡單.

84樓:林奚夏看起來很聰明的亞子,我也覺得她應該不差吧?

85樓:拉倒吧!就一個職高生!職高生第一名在我們學校連倒數都不配!

86樓:樓上別有優越感,人家職高生參加機器人大賽成績很好的,術業有專攻嘛,說不定林奚夏就不錯呢.

87樓:賭鄒曉贏,別問我為什麼,海新每班前三名是一座大山,很難翻過去的.

88樓:普通班的前三名也很不錯了,鄒曉勝算大.

……

孟夢刷完了帖子,氣得夠嗆,但她也沒想到,就一個早自習的時間,帖子竟然已經回了一百多條了,全校學生都在干嘛哦?早自習都不讀書的嗎?這麼正大光明的摸魚真的好嗎?

"奚夏,有人在網上黑你."

林奚夏頭也不抬,"哦,黑我是她們的權利,但不看是我的權利."

"哦."很有道理的樣子,孟夢湊過來,"你複習的怎麼樣了?"

"很好."

孟夢呆了一下,說好的中國人都愛謙虛呢?要是她問別人,人家肯定會說就那樣吧,還行,湊活吧,甚至故意說自己很差,可林奚夏怎麼這麼不按常理出牌?竟然說很好,怎麼都覺得這話很沒有說服力,孟夢心里喊糟,林奚夏這麼自信應該是沒體會過海新考試卷的虐,要知道海新的考試卷可是全國出名的難,難到很多下面學校花錢來買,難到比高考還變態!林奚夏待會該不會被虐哭吧?

她又看了眼鄒曉,看人家鄒曉,下巴抬得高高的,面無表情,還把書擋起來不給人看,一看就很有底氣,孟夢更擔心了.

"奚夏,要不要我偷偷把黑板上的表格給擦了?"

"不用,誰輸誰尷尬."

"……"孟夢要不是認識她,肯定會覺得她這人盲目自信,"你覺得自己有多少勝算?"

"90%吧?"林奚夏實話實說.

"……"孟夢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大姐,你哪來的自信!對方可是海新的班級前三名啊!這里是職高嗎?大姐你醒醒啊!

林奚夏不是不謙虛,只是90是她對自己和鄒曉實力評估後,一個十分客觀的數字,如果明知道自己有90%的勝算,還要謙虛說沒有勝算,那叫虛偽,她沒什麼可隱瞞的,更覺得無需怕丟臉,反正她經常被網友黑,被水軍罵,早就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丟點臉怕什麼?所以她實話實說了.

鄒曉聽了,冷嗤道:"90%?多大臉!"

林奚夏挑眉,淡淡道:"沒你大!"

"……"鄒曉氣的不輕,"你全家都臉大!"

林奚夏又是挑眉,"我全家確實都臉大,罵我家人你隨便罵!"

"……"鄒曉被堵得差點心髒衰竭,她氣得又捂住耳朵.

鄒曉好朋友徐朵朵蔑聲道:

"你們這些職高生煩都煩死了,真當我們海新沒人嗎?不是我說,你一個職高生要是能考得過我,我徐字就倒過來寫!別以為這里是職高,我會考得你哭著滾回職高的!"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淡淡地哦了一聲,"你徐字倒過來寫怎麼寫?寫看看?"

"……"徐朵朵被氣得直接吐血.

藺如蘭先拿著試卷進來,這次她特地跟幾個搭班老師說了考試的事,讓各位老師准備試卷,語文課是第一節,考語文需要兩節課和早操的課間,她調了課先過來考,打算利用一天時間把所有試卷考完,幾個老師相互配合一下就完事了.

藺如蘭環視一周,"桌子稍微拉一下."

林奚夏象征性地往外搬了一下,教室人多,拉開後也還是密密麻麻的,真想看總能看到,但她和鄒曉是絕對不可能給對方看的,所以拉不拉無所謂,藺老師只瞥了她一眼,也沒說什麼.

"把前面擋著的書搬到抽屜去,桌子上不要留任何東西."

全部收拾好便開始傳試卷了,語文卷比職高的試卷長,是150分制的,這是林奚夏除了入學考試外,第一次考這種的,以前職高都是100分制,忽然考150分,題量上去了,對她也是個考驗,好在平常准備的充分,這會也沒什麼難的,語文又是她前世最拿手的學科,她掃了一眼試卷,看完作文題,心里有數後就埋頭寫了起來.

林奚夏字寫得又好又快,她第一面寫完時,時間才過了十幾分鍾,她又開始寫第二頁,第二頁的大題目多,寫得慢一些,加上有作文,做起來能丟半條命,她寫著寫著,不知不覺就把試卷給填完了,而這時絕大部分同學還沒開始寫作文.

她埋頭檢查了三次,確定沒什麼可檢查的,便把系統頁面調出來,就在這會,系統跳出提醒,說她滿40小時的時長,又可以抽獎了.

剛做完試卷來輕松一下,她心情不錯地勾唇.頁面上的抽獎內容又有了變化,她揉了揉手指,點下按鈕,過了會,指針徐徐停下,竟然抽中了一張口紅卡.

這是什麼卡?她已經有了美妝卡,口紅卡怎麼看都顯得累贅.

"宿主,非也."系統冒了出來.

"美妝卡不是可以畫到口紅嗎?"

"確實,但美妝卡是整體妝容的卡片,系統會為你自動搭配合適妝容,但口紅卡更多地偏向實物."

"實物?"林奚夏不太懂,就像裙子卡片一樣嗎?卡片上印有裙子的圖片,裙子可以有實物調出來.

"口紅卡的厲害之處在于,它里面有無窮無盡的口紅,任何色號,熱門的非熱門的!系統獨家研發的!數不勝數."

林奚夏略敢驚奇,無窮無盡的口紅色號?真有那麼爽?

"有多少支?"

"幾萬支有的吧?"

"……這可以有!"

"還有一點,口紅色號會不斷更新,只要有新的流行色號,系統就會源源不斷地為宿主送來,因此,宿主口紅櫃子里的商品會一直增加,多到宿主想不到!"

"那麼口紅是實物,可以拿出來用的話,是不是意味著我可以轉送給其他人?"

"理論上來說是可以的,只要宿主舍得,但不建議宿主大規模贈送,畢竟我們的口紅不是市面上的品牌,送出去很容易被發現."

林奚夏疑惑地點開口紅卡,下一秒,卡片帶她進去另一個空間,在這個空間里,有通天高的環形口紅展櫃,每個格子里都塞有一支口紅,口紅色號千奇百怪,多種多樣,複古紅,琉璃紫,星光灰,雙色拼色口紅,三色拼色,櫻桃橘,芭比粉,珊瑚紅……還有許多林奚夏沒見過的奇怪色號,甚至有那種塗在嘴唇上就呈現出宇宙星空效果的口紅,有塗起來有細碎花瓣的口紅,有條紋撞色的,有帶鑽的,還有一些特殊的林奚夏從未用過的材質,總之,所有口紅都讓她瞠目結舌.一眼望去,她幾乎要被口紅淹沒,甚至不知道該從哪一支用起了.

她現在上學,用別的色號太顯眼,還是挑那種裸色讓人看不出來,卻又能改變唇色,令人氣色好的口紅吧?

下一秒,符合要求的口紅都漂浮到她面前.

林奚夏拿出在手上試了一下,最後選了兩支.

她試著塗了一下,鏡子中的自己果然精致了不少,哪怕她有氣色卡,卻也有畫龍點睛的作用,而從外人的角度看,只覺得她嘴唇變滋潤變誘人了,卻不會想到她塗了口紅,很奇妙的感覺.

林奚夏回神時,嘴上傳來淡淡的香味,手中還握著兩支包裝精美特別的口紅,她把口紅塞進背包里,笑著交了試卷.

"奚夏,考得怎麼樣?"孟夢要哭了,"我覺得語文好難啊."

"還可以."

"怎麼辦?下面考數學,據說今天晚自習也要考試,要把所有試卷做完."

林奚夏笑笑,"既來之則安之."

鄒曉的英語和語文都不錯,考完她自我感覺良好,臉色也好了不少,她瞪了林奚夏一眼,得意的走了出去.

孟夢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一定要贏啊,不然以鄒曉的性格,你要被嘲死的!"

林奚夏笑著點頭.

她語文考得不錯,英語正常發揮,但英語是鄒曉的長項,考完英語鄒曉整個人都要飛了,那種愉悅擋都擋不住,顯然考得很好.

"看我怎麼碾壓你!"她睥睨著林奚夏.

林奚夏扶扶眼鏡,"你重,想怎麼碾壓怎麼碾壓."

"……"

下午又考了理科,林奚夏整體上正常發揮,不過每一門試卷都做的特別流暢,寫試卷的過程像是在攀登高山,攀上來就很有成就感,攀了一座又一座,就賊特麼的爽,到最後她竟然發現考試卷能讓她嗨?

考完後她整個人說不出的愉快.

試卷要第二天才能知道結果,不過考了一整天試卷,晚自習都不得安生,班上的同學都像被吸干一樣,沒了半條命.

林奚夏也累得夠嗆,考試真是體力活,看著黑板上的表格,她停頓了片刻,明天就會出成績,也不知道她能考幾分.

因為網上的帖子,林又晴也知道了林奚夏打賭的事,晚上吃飯時,林又晴勾唇,"奚夏啊,聽說你跟鄒曉打賭?其實吧你剛從職高轉來,我覺得還是不要太高調的好,萬一你輸了那也太丟人了,我在學校都抬不起頭來."

林奚夏翻白眼,"抬不起頭就不要抬,我再丟人能有你丟人嗎?"

林又晴面色發白,吳麗茹蹙眉,"奚夏啊,話不是這麼說,我們又晴是寄住在你們家,但你也不能這樣對她啊."

林奚夏挑眉,"好人都讓你們做了,最後我倒成了壞人,得,我干脆不說話了,以後林又晴諷刺我我也不回,反正我這個親女兒還沒有養女親呢."

一通話諷刺的林又晴表情難看,很不自然,傅宛如瞥了林奚夏一眼,蹙眉,"行了,別一吃飯就吵架!又晴說的沒錯,你在學校安生點,我不求你考上大學,但你也別給我惹事,讓我和你爸臉上沒光."

林又晴勾唇,"阿姨說的對,我和又晨還在學校呢,你要是鬧出不體面的事,我和又晨可怎麼做人啊?"

林又晨看了眼林奚夏,他不知道她們為什麼總吵架,以前只覺得煩,可自打上次看到林奚夏自己洗衣服,看到她沒衣服穿,他便開始觀察林奚夏,後來他發現,哪怕他不想承認,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確實搶走了林奚夏最寶貴的東西.

"姐,你少說兩句."

林又晴不高興,"我又沒說什麼."

"行了,別說了,她打賭的事我聽說了,又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只是打賭誰考試成績好而已,這是正面的向上的事,我們班老師都誇高2的11班學習積極性高,叫我們向學姐們學習."林又晨說完,低頭吃起飯來.

傅宛如一愣,聽林又晴說打賭不打賭,她下意識以為林奚夏又是做了不好的事,沒想到僅僅是考試成績上的打賭,她看向林奚夏,卻見林奚夏嘴角溢出一絲輕蔑的笑,傅宛如心里的那點內疚頓時消失無蹤,她咬咬牙,覺得丈夫說得對,林奚夏這種性子就該去社會上撞得頭破血流才會回頭跟父母低頭,要是現在不壓著點,以後還不知道能掀起什麼浪來呢.

晚上她去賀行之那邊蹭網時,賀行之已經到了,往常她都會很自然地窩在他邊上,當個毫無感情的蹭網狂人,可昨晚睡在一起之後,她莫名覺得自己和賀行之的相處起了些細微變化.

她瞥了他一眼,"賀蜀黍?"

賀行之頭也不抬,"好好說話."

"哦,"林奚夏扶扶眼鏡,"那個……我昨晚到底怎麼到你床上的?以前好像也有類似的事,該不會是你抱我的吧?"

"真想知道?"

那是自然的,畢竟自己抱了帥哥這麼牛逼的事,醒了以後卻一點也沒印象,這怎麼看怎麼虧.

賀行之掏出手機,點開一個視頻,而後林奚夏清楚地看到監控中的她!竟然那樣那樣還那樣了!

上篇:38|第 38 章    下篇:40|第 40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