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40|第 40 章   
  
40|第 40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林奚夏盯著屏幕, 這就尷尬了,她一直以為自己睡相很好, 從不打鼾磨牙說夢話, 確實這些她都沒有,但她夢游啊, 她竟然夢游?活了這麼多年, 她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有夢游的毛病, 且夢游時極其自然地推開賀行之, 鑽進被窩, 抱住他, 動作那是一氣呵成, 熟練的不行!,

她表情有點崩,畢竟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賀行之的絕望.

"你……完全可以拒絕嘛."

"我倒是想."賀行之說完,遞給她一杯牛奶.

林奚夏識相地閉嘴, 說多錯多, 不過他要是想,以他賀總的能力,找出相應的對策不難.她眨眨眼盯著他, 試探性問:"我沒做什麼丟臉的事吧?"

"沒有."

那就好.

"也就是對著鏡子做廣播體操, 對我喊小哥哥,抱著我說我很好親,還意圖非禮我."

"……"

林奚夏強烈懷疑賀行之在撒謊,像她這麼嚴謹的人怎麼可能說出那麼違心的話做出那麼違心的事?再說她最討厭做廣播體操了, 睡覺時做廣播體操?不可能!然後她求錘得錘了,賀行之很快就把她做廣播體操的視頻調了出來,觀賞完自己夢游時做廣播體操的鬼畜視頻,林奚夏徹底默了,好吧,就算她夢游時做廣播體操,那麼抱著他非禮他那肯定是賀行之後加的.

賀行之勾唇,摸著她的頭頂,看著她那一臉郁悶的表情,眼中漾著笑意,"這話你都信,怎麼,真對我有想法?"

林奚夏氣得直接伸手撓她,他站在那,懶懶摸著她的頭頂,見她撓過去,當下用了些力氣,如此一來,林奚夏半分移動不了,在他的固定下只能伸手干撓.

"所以,我夢游時還做過什麼丟人的事?"

賀行之沉聲道:"倒有一件."

"你問我借了一百萬."

"!!!"不可能!她是夢游又不是腦袋重組,平常一個月生活費才三四百,怎麼可能借錢借一百萬?再說錢呢?以為她夢游不記得就想來驢她?

"不信?"

"我怎麼可能找你借這麼多錢?再說了,錢在哪?"

賀行之緩聲道:"第二天你夢游時又還給我了."

林奚夏徹底無語了,不過是被自己給氣得,賀行之借她那麼多錢,她竟然還給還回去了?就應該攜款逃跑啊!

-

今天成績就要出來了,班上很多人都在為運動會做准備,關注成績的人不是特別多,但氣氛沉悶到底跟平時不一樣,林奚夏到教室時老師都還沒來,她放下書包.

"成績出來了麼?"

周穎吃著早餐,"出來了,我剛才路過辦公室,看到藺老師在分試卷呢,肯定是按照分數段分的,慘了慘了,我語文閱讀理解做的不好,這次肯定得不了135了."

"是啊,"徐星也湊過來,"我這次130有點懸."

孟夢要哭了,"你們這些語文狂魔,135也太難了點,我要求不高,120就行了."

孟夢語文不太行,但她勝在各學科考分十分平衡,沒有拖後腿的,總分加起來就很可觀,林奚夏也不太偏科,她喜歡語文英語,但是又不愛背誦,曆史政治不太擅長,選理科後完全沒有這樣的困擾,她數學雖然差,但經過蔣老師的點撥後,像是開竅一樣,做題目手感一直很不錯,算起來她也屬于全面發展的類型.

"這次數學好難啊."

"英語也不簡單,據說英語是過去幾年的月考題組合起來的."

"不過,還有一件高興的事,"孟夢喜滋滋道,"前幾天不是有個扒奚夏的帖子嗎?因為那個帖子,現在全高二老師都知道我們班小考了,所有老師都說我們班奸詐,偷偷學習偷偷進步,這不,他們把我們班的試卷要了去,也就是說,他們今天都要考試!!"

"啊??"大家愣了愣,隨即開懷大笑,自己倒黴時,有人比你更倒黴,那感覺不是一般的爽,林奚夏也勾了勾唇,怎麼想她和鄒曉都成罪人了,現在全年級都要考試了,這跟月考有什麼區別?

她剛打開書,一張黑色的名片從書里掉了出來,是賀行之的,不知怎的夾到書里來了,賀行之的名片是他一貫的風格,簡單卻有質感,讓人難以忽視,在一堆花里胡哨的名片中,走極簡風格的他的名片簡直是一股清流了.

孟夢湊過來,驚歎道:"好特別的名片,誰的呀?賀行之?這名字聽著好耳熟!"

"哇!公司總裁哎,大BOSS?奚夏你還認識這麼厲害的人?"

"不會是上次給你送書包的那位吧?"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應了聲.

孟夢驚了,"真是那位帥哥?這是什麼神仙顏值神仙品味哦!奚夏你一定要加油,早下手為強!"

林奚夏托著腮,先下手為強?聽起來是個不錯的主意.

過了會,藺老師拿著試卷進來了,所有學生立刻坐正,一眨不眨地盯著藺如蘭,藺如蘭笑了,作為老師,不管學生考的多好,都覺得應該考得更好,像這次,班上大部分學生考得不錯,可她就是覺得還能做的更完美,不過這次只有11班考試,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哪怕她不算滿意,可心情依舊美麗,不像平常月考,就算考得不錯,一對比,中等偏下,沒有重點班襯托,這感覺不是一般的好.

"都考得怎麼樣?"

全班同學齊齊搖頭.

"知道自己考得不好還不認真看書?剛才我進來時看一眼,全班一小半人都在講話."

這種時候,不說話就對了,藺如蘭教訓了幾句,這才翻開試卷,她笑笑把一疊試卷交給語文課代表,而後拍著講桌.

"試卷都發下去."

鄒曉盯著講台,她強項是英語,語文比英語差一點,但也不算特別差,這次她發揮的不錯,為了贏林奚夏她前所未有的認真,就是想考得比林奚夏高,打林奚夏的臉.她真的咽不下這口氣,你一個職高生嘚瑟什麼啊?跑來重點高中跟她作對,憑什麼?這里又不是職高,她就是要讓林奚夏知道,海新不是想來就能來的,以她的水平和成績,根本不配待在海新.

只要這次她贏了林奚夏,只要這次她把林奚夏壓了下去,她就趁機把事情鬧大,讓林奚夏沒臉待在這.

發試卷的人站在林奚夏桌前,鄒曉整個人都緊張起來,她瞥了眼課代表手里的試卷,這次小測驗對筆沒什麼要求,可高考要求黑色水筆,班上絕大部分同學都用的是黑色,可她因為黑筆壞了就用了藍色水筆寫.

"鄒曉你考得好高啊!"課代表感歎一聲,能當語文課代表她的語文成績也很不錯,可她這次才考了132,比鄒曉少一分,海新的試卷不比高考容易,改卷也苛刻,這試卷能考132的話,高考的分數至少能往上浮動幾分,"你好像是我發到考得最高的."

鄒曉拿過試卷一看,133分!她以前語文一直都考118左右,這次能考133,已經是很高的分數了,她當即激動地看向課代表,故意說的很大聲:"你確定沒看到比我高的分數?"

課代表瞥了林奚夏一眼,笑笑,"你是我發到最高的."

鄒曉整顆心都雀躍起來,她就知道她實力放在這,哪怕她語文再不好,她也是海新的一份子,是重點高中的學生,跟那些職高出來的就是不一樣,她隨便考考,隨便學學也能考個不錯的分數,別說名校沒用,這些年的高考狀元,哪一次不是在他們學校?文科理科都是,毫無例外,從沒聽說過別的學校能培養出高分來的,如果讀一所好的學校沒用的話,家長何必花千萬換學區房,各種托關系,從會說話就開始培養,耗費巨大代價?

鄒曉鼻孔里出氣,忍不住笑了起來,過了會全班的試卷都發完了,可林奚夏桌子前空蕩蕩的,鄒曉勾了勾唇,這人該不會是沒交試卷吧?要麼就是去把試卷給偷走了,真要是這樣也太卑鄙了!不過這也就不難解釋林奚夏為什麼敢答應跟她比成績了.

"某些人竟然沒有試卷,職高生真讓人大開眼界,什麼齷齪事都做得出來!"鄒曉翻白眼,言辭中不無得意,"我可事先說好了,要是沒有試卷就算0分,你還得去跑20圈,到時候可別賴賬!"

林奚夏蹙眉,她的試卷明明交了,她站起來,"老師,我沒發到."

藺如蘭這才像是想起她,當即笑了一下,"你沒發到?"

"嗯."

"你沒發到就對了."

林奚夏愣了一下,隔壁班語文老師走進來,看了林奚夏一眼,眼神顯得有點哀怨,那表情就好像林奚夏害他錯過一個億一樣,看得林奚夏一哆嗦,其他同學人忍俊不禁,隔壁班的這個男老師有點娘,平常動作也有點女性化,但人挺搞笑,也逗趣,經常跟學生開玩笑,大家當即笑道:

"魏老師,你拿我們班試卷干什麼?"

"就是啊!你們班可以自己考嘛."

"去去去!"魏老師翹起蘭花指,哼道,"我看人家林奚夏試卷又沒看你們的,你們操什麼心啊!"

大家哈哈大笑,藺老師也忍不住抿唇,魏老師跟她是閨蜜,倆人出的還不錯,她接過魏老師給的試卷,笑眯眯說:"怎麼樣?服氣吧?"

魏老師驕傲地抬著下巴,"哼!不就是個高分嘛,我們班肯定能出更高分,不信你就看著吧!"

藺如蘭挑眉,笑眯眯地看向林奚夏,臉上的歡喜就沒少過.

"林奚夏,你試卷在我這,猜猜你能考多少分?猜對了我就把試卷給你."

藺如蘭心情不錯,想跟她開個玩笑,誰知林奚夏推推眼鏡,一本正經道:"150!"

別說藺如蘭,班上其他學生都被氣笑了,150分?總分也不過150分!語文哪有考滿分的,就是高考最高分也不過140左右,考150?大家都被她逗得一樂.

林奚夏確實是隨口一說,藺老師笑著拿起,"林奚夏是從職高轉來的同學,這一點大家都知道,我聽說很多人瞧不起職高生?"

這話說的班上齊齊沉默,瞧不起職高生不假,雖然大家嘴上不承認,但還是有鄙視鏈的,海新的學生誰不是家境好人又優秀?怎麼想一個從職高進來的人,都有或大或小的毛病,林奚夏轉學時,大家驚愕訝異,背地里李沒少議論,雖然林奚夏本人看著挺靠譜,可大部分人心里都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總覺得林奚夏不配坐在這跟他們一起接受教育.

不少人懷疑林奚夏是免考試進來的,認為學校要完了.

林奚夏跟鄒曉打賭時,大家雖然為她捏把汗,卻也想探探她的底子,鄒曉的話未必不是11班學生的心聲.

沒人講話,藺如蘭笑著搖頭:

"怎麼辦?瞧不起職高生,卻全班輸給一個職高生,連我都替你們難過呢."

這話說完,班上的同學都是一愣,隨即面面相覷!全班人輸給一個職高生!!!也就是說林奚夏所以語文最高分?這怎麼可能呢?藺如蘭一定是在開玩笑,這次的語文試卷可難了,這種難度哪怕是語文課代表做起來都吃力,如果把這張試卷拿給下面學校考,那些學校平均分能及格就不錯了,但現在藺如蘭說林奚夏是語文最高分?不可能的!海新的學生再差也不會差到這種程度,他們就算都是辣雞,卻也不會比職高生更辣雞!

"我不信!"

"就是啊,藺老師,林奚夏剛轉學來,聽說她都沒學過我們這本書,怎麼可能把我們都給壓了呢?您這玩笑不好笑!"

"就是啊!鄒曉考了133呢,難不成林奚夏比鄒曉還高?"

"林奚夏考了幾分?"

"130幾啊?"

"藺老師,你就說唄!"

藺如蘭笑笑,把試卷面向全班,一副殘酷無情的模樣,"也不高,就143分吧,也就比第二名的鄒曉高個10分吧."

"……"

"我去!"

"不可能!這麼凶殘?收好的職高生呢?"

"不會吧?職高生都這麼凶殘了?這還是人嗎?"

"沒人性啊沒人性!"

"重點是林奚夏比鄒曉高了十分啊,那是不是意味著林奚夏贏的幾率特別大?"

這話說完,所有人齊刷刷看向鄒曉,鄒曉的臉色白了又白,依舊沒回過神,不敢相信地蹙緊眉頭,林奚夏考了143分?不可能的,一個小小的職高生,怎麼可能考那麼高呢?是不是老師改試卷放水了?還是說她提前知道了答案?

鄒曉不信,等林奚夏下來時,她刷的一下把林奚夏的試卷抽了過去,這一看,那143分像是在打她的臉!她還是不信邪,一題題快速看下去,林奚夏的試卷寫的非常舒服,字寫得好不大不小,回答問題特別規范,閱讀理解和作文錯了一些,總的說來,整張試卷幾乎沒有錯題.

鄒曉原以為自己考得夠好了,這一看,臉火辣辣的疼.

林奚夏蹙眉把試卷拿了過去,懶得理她,雖然她跟鄒曉比成績,可她自始至終沒把鄒曉放在眼里過,她是奔著年級第一,奔著碾壓林又晴的心思轉學來的,鄒曉算什麼?頂多算是她路上的一顆攔路石子,連障礙都算不上,她何必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你是不是提前知道答案了?"鄒曉受了不小打擊,不敢相信.

林奚夏蹙眉,"知道答案?你告訴我的?"

"我不相信,你一個職高生怎麼可能考這麼高!"

林奚夏推了下眼鏡,面無表情:"我不是我太強,是你自己太弱了."

鄒曉日了狗了,氣得抱住頭,原本考了133分她該高興的,可她萬萬沒想到林奚夏竟然比她高了10分!真要這樣下去,她不會輸吧?她體質不好,從小到大最討厭跑不了,20圈會要了她的命的!再說,這是事關尊嚴的事,之前她那麼瞧不起林奚夏,自信碾壓林奚夏,如今卻被打臉,她在這班里還怎麼混得下去?

林奚夏心態倒是挺平的,可能是在職高考過年級第一的關系吧,如今語文考了第一她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就是希望其他幾門也能考好,早日解鎖靈動雙眸的技能,早點把眼睛給整一下.

"奚夏,你太牛掰了!"孟夢驚歎地翻著試卷,這何止是語文第一!這是刷新了語文最高分啊,畢竟平常考試,最高分也沒過140,林奚夏一來就把標准提高了,這也太牛了點!其他學生也被林奚夏給驚到了,原先瞧不起職高生的人看看自己比職高生低了幾十分的成績,再也不敢有瞧不起職高生的想法,一個個灰溜溜地該干嘛干嘛去了.

等藺如蘭去辦公室時,其他班老師已經利用早自習考完了試卷,每個老師邊改邊歎氣,"做的跟狗屎一樣,這試卷雖然不簡單,可也不至于做這麼差吧?"

"我們班也一樣的,"另一個語文老師歎氣,"學生做題目簡直不帶腦子,我強調過很多次的題目還錯."

"是啊,這次考試題目有點難,我估計我們班最高分能考130就不錯了!"

"重點班估計考得不錯吧?"

孫老師笑笑:"就一般般,都跟狗屎一樣!"

"你們班再差都比我們普通班好."

"是啊,至少有個高分吧?有沒有135分以上的?"

說到分數,重點班的老師再也低調不下去了,孫老師笑眯眯地抽出一張試卷,"我們班雖然也做的不好,但還有個把考得能看的,最高分是林又晴,看看,語文第一,這次考了140!這小孩,閱讀理解這麼簡單的題目都能錯,要不是閱讀理解拉分,這次至少能考個143!"

其他老師立刻就酸了,各班改到現在都沒有130以上的,重點班竟然有140的,這就是差距,被重點班老師嫌棄的140分,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分數!只可惜他們班的小兔崽子們都不爭氣!

各位老師又連連歎氣.

藺如蘭不由直了直腰,咳嗽了一下,"我得把分輸入電腦,方便算總分,班級群里的家長都在催了,你說這些家長,一個小測驗也這麼關注."

其他班老師怔了一下,往常考試藺如蘭都跟他們一起激情開罵,說學生這里做的不好那里做的不好,但這次她竟然如此低調地保持沉默?這不像一個普通班老師該有的態度啊.

"藺老師,你們班這次130分以上多嗎?"

"有幾個."

哦,幾個啊,那大家水平差不多.

孫老師卻歎了口氣,笑眯眯道:"我們班也少,130分以上才11呢."

"……"

"……"

"……"

藺如蘭深呼吸一口氣,挑眉抽出一張試卷,"我們班130分以上不多,但我們班最高分高啊."

孫老師心里笑了一下,心想你們班再高還能有我們班高嗎?我們可是重點班,年級第一都在我們班呢.

她喝了口水,隨口問:"你們班最高分一百三十幾啊?"

藺如蘭也喝了口水,輕描淡寫:"也不高吧,才考了143呢,這小孩也真是的,閱讀理解怎麼能扣那麼多分呢?要是不錯那麼多,這次就能考147了!也不至于才考這點分數!現在的小孩啊,細心這一塊都不行,沉不住氣,總是丟掉不該丟的分,你說對吧,孫老師?"

"……"好氣哦,完全不想說話了呢!

其他老師都憋著笑,"真那麼高分?"

"不是吧?誰啊,考那麼多分?"

"這是年級最高分!沒聽說你們班誰語文特別好啊!"

藺如蘭又給了致命一擊,"就是孫老師那班語文第一名林又晴的妹妹林奚夏,她考了這次全年級的語文最高分!"

孫老師:"……"

所有人沉默了一會,忽然爆發了.

"林奚夏?那個職高生?"

"不可能!她才轉學多久啊,竟然考了我們年級第一?"

"怎麼可能成績這麼好?該不會偏科嚴重吧?"

其實就連藺如蘭都覺得林奚夏肯定偏科嚴重,這種偏科的學生還不少呢,有些人其他科目都很好,就數學不及格,一門就能拉低一百分,還有許多理科高手英語都特別差,文科好的理科是垃圾的也不少,林奚夏如果每科都特別好的話,也不可能考入職高,唯一的解釋就是她語文特別好,但理科可能很菜.

不過,她是語文老師,林奚夏只要語文好對她就有利.

其他老師酸的不行,畢竟當初張靜問誰願意收林奚夏,誰都不想要,早知道林奚夏語文成績這麼好,他們早就擠過去搶人了.

藺如蘭的運氣怎麼這麼好呢.

與此同時,數學成績也出來了,鄭成功翻了翻試卷,把分數表寫好,又發到班級群里去,藺如蘭自然也看到了,後續是受班上同學的影響,她最先找的是鄒曉和林奚夏的分數,鄒曉的好找,分班就在班級第三,鄒曉數學還可以,最起碼不拖後腿,可以說到了高二,能得高分的學生數學一般都不會太差,她把分數記下來,隨即又找林奚夏的,林奚夏也好找,林奚夏是轉學來的,名字排在最後一個,藺如蘭一眼瞄到,當下頓了片刻,回神後才把林奚夏的分數抄下來.

鄭成功走進班級時,不知誰喊了句:"三毛來了!"

所有人齊齊坐好,鄭成功是嚴肅型老師,雖然大部分學生在他上課時愛盯著他頭頂看,但當著他的面可沒人敢真的造次,鄭成功就是典型的數學老師,嚴厲的讓人一看就害怕,此刻鄭成功環視一圈,差點沒把學生的膽子嚇破.

正在大家以為他會發火時,他卻笑眯眯地把試卷一扔,"分一下發下去."

大家愣了一下,難道是考得好?不至于吧?他們考得怎麼樣自己還是有數的,鄭成功要求這麼嚴格的人,怎麼就高興了呢?老師面對學生的爛試卷,不怒發笑,這事實在不正常!

鄭成功瞄了眼黑板,搓著手,"呦,林奚夏語文考了143?"

"是啊,班級第一呢!"孟夢喊.

鄭成功笑了一下,"班級第一?看來林奚夏的語文很不錯啊,數學考得也還可以,但比起語文可差多了,下次不能後此即彼,什麼時候數學給我爭口氣?"

林奚夏推推眼鏡,正好試卷發下來,竟然有兩張,她和鄒曉的!

鄒曉陡然把試卷搶了過去,護住成績,還盯著林奚夏的試卷.

那大大的127分刺得她眼睛疼!

她從捂住的手指縫里瞄向自己的.

"別看了,你也127!下次要擋早點擋,都看到了再擋有意思嗎?"

"……"

林奚夏和鄒曉都考了127,數學和語文不一樣,數學高考卷滿分的都有,每年全省最高分也是海新最高分,基本都是148,149,哪怕是11班這種普通班,數學140以上的也不少見,林奚夏和鄒曉的這個分數不算特別出眾,但也是名列前茅的.

同學們都沒想到林奚夏數學也好,數學好其他理科也差不了,那麼最後倆人誰高誰低就要看英語了,鄒曉的英語特別好,全校數一數二,她英語比林奚夏多個十幾分問題不大.

林奚夏的數學相比語文確實弱一些,主要是她很多內容沒學過,雖然蔣老師一直給她補課,但她基礎比起其他人還是弱了點,能考127分,已經算不錯了,她自己還挺滿意的.之後理科試卷發下來,林奚夏都考了前幾名,成績特別穩,鄒曉除了語文,其他科目成績跟她差不多,聽說鄒曉每次考試都是班級第三,林奚夏只要英語不被她拉下太遠,這次贏她的幾率還是比較大的.

而英語,是林奚夏擅長的科目.

張靜忙完了年級事務,回到辦公室,她是從教務大樓跑來的,正喘著,還要趕回班上給學生上課,便問助理老師,"卷子改出來了麼?"

"改好了,成績我都累好了,考得還可以."

"鄒曉多少分?"張靜每次考試都要看鄒曉的分數,畢竟鄒曉是班上英語最好的學生,鄒曉從會說話開始說英語,父母也在國外工作過,對她要求嚴格,英語底子好,考試成績很穩,經常考年級最高分.

"鄒曉這次分數挺高的,145分."

張靜笑笑,尖子生就是讓人愉悅,145分算不錯的分數了,能保持的話,高考也能得到這個分數,她拿著試卷笑著往教室走,身後的助理老師忍不住撓撓頭發,她話還沒說完呢.

張靜笑著翻了翻試卷,翻了幾張就讓學生把試卷發下去了,她工作忙,課外不補課,是以課堂試卷就顯得十分重要了,她自己上課是一定要把高考重點知識點反複講解,務必不耽誤學生的成績,她不想在講試卷上浪費太多時間,便說:

"試卷發下去,你們自己看看,我把錯的多的重難點題目講一下."

同學們拿著試卷,左右張望看看同桌都考幾分.

張靜又笑道:"英語學好不是一時半會的事,你們看人家鄒曉,每次考試都是第一,這次考了145的高分,又是班級第一!人家這成績是一時半會努力得來的?那必定是長年累月付出,跟人家學學,一定要重視英語!"

鄒曉聞言,嘴角高高翹起,她拿到試卷得意地看向林奚夏,林奚夏眉頭緊皺,臉色有些不對勁,像是不太相信自己考了這個分數.一定是考得很差吧?不過那也很正常,海新的英語一向是很難的,不是那種愛帶差生玩的水平,林奚夏這種職高生,底子弱,能考個120就不錯了.

她和林奚夏就是差語文那10分,現在看,她絕對反超了林奚夏,也就是說,林奚夏這20圈跑定了!

鄒曉想象林奚夏跑步時的場景,心里莫名痛快,林奚夏跑步時她一定要站在邊上觀望,給林奚夏拍視頻,再發去論壇發到網上去,讓大家知道,她贏了林奚夏,讓林奚夏知難而退,再也不敢待在海新了!

鄒曉有種說不出的暢快,雖然之前一直擔心自己會輸,但如今看來她還是多慮了,英語是她的驕傲,是她從未被人超越的處/女地,是她最拿得出手的科目,只要能保住英語,她就不可能輸!

張靜拿起粉筆,"我們來看看第一題."

林奚夏默默舉起手,張靜愣了片刻,剛才忘了看林奚夏考多少了,應該不會特別差吧?要是不及格那就麻煩了.

"老師,你剛才說我們班最高分是145?"

張靜點點頭,"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但我試卷上寫的是146,所以,最高分不是我嗎?"

"……"張靜呆了一下,趕緊拿出分數表,最後一個林奚夏分數是……

146!

所以全班最高分是林奚夏,不是鄒曉?

"哦,"她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只訥訥道,"你考了146啊?林奚夏英語這麼好?"

大家飛速看向黑板,那里空著的英語一欄,林奚夏考146,鄒曉考145的話,那不就意味著林奚夏高了鄒曉12分???

這次考試,林奚夏這個職高生英語和語文都是全班最高!

這也太變態了吧?

張靜聽到同學們的議論,也才反應過來,這小孩是真的厲害!她是撿到寶了!張靜激動起來,"你在職高學過海新的書本嗎?"

"沒有,"林奚夏扶了扶眼鏡,如實道,"我們職高是書比較簡單."

張靜一愣,"那你是怎麼學的?"

"我理科找的補課老師,英語和語文都是自學的,因為趕不上進度,最近我一直在補之前的知識點."

11班的學生都驚呆了.

所以林奚夏這個職高生竟然只靠自學就碾壓了重點高中的學生!

告辭!他們不配做重點高中的學生!

他們不配坐在這聽課!

林奚夏倒是挺平靜的,但一旁的鄒曉臉色很難看,別的科目被林奚夏超過她還能忍,可英語一向是她的驕傲,她至今不能接受自己辛苦學了十幾年的英語,就這樣輕易被人給秒殺了,鄒曉的眼淚漸漸冒了出來,她拿出筆,一筆筆把英語試卷劃壞,眼淚滴的滿試卷都是.

孟夢也被驚呆了,隨即她勾唇,睥睨著鄒曉,"某些人可別賴賬!20圈別忘了!"

"跑就跑!"鄒曉擦著眼淚站起來,"不就是跑20圈嗎?誰怕誰啊!"

孟夢蹙眉,"沒人說你害怕啊,是你自己要打賭跑20圈的,賭注也是你自己定的,你輸了,願賭服輸不是很正常嗎?"

"我沒說不正常,我跑還不行嗎?不就是考的比我高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再說這只是班級小考,又不是月考,月考誰高還不一定呢,至于這麼嘚瑟嗎?"

"……"

孟夢無奈道:"這人就這樣,習慣就好."

林奚夏挑眉,她對鄒曉完全不感興趣,但孟夢不一樣,她拉著自己幾個朋友,帶上手機跑去操場上跟拍鄒曉跑步,最後還剪切下來,做成一個跑步視頻,林奚夏瞄了一眼那視頻,視頻中的鄒曉跑的夠嗆,滿臉是汗.

看得出鄒曉臉色蒼白,不太能扛得住,但她不會聖母去同情這種人,當初鄒曉提出這個賭,目的是為了懲罰她,只是鄒曉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輸,如果今天不是鄒曉輸,而是她輸,那鄒曉會同情她嗎?自然是不會的,鄒曉不僅不會同情,還是暢快地在一旁喝彩,為她增添難堪.

想明白這一點,林奚夏便面無表情地收拾書包離開.

晚上,傅宛如看到群里的消息,先是一愣,隨即不敢相信地說:

"奚夏考試成績出來了."

大家都在吃飯,林振濤隨口道:

"她的成績有什麼可期待的?肯定又是低分."

林又晴勾唇,"叔叔阿姨,我成績也出來了幾門,這次我考得不錯,語文考了班級第一."

林振濤肯定地點頭,語氣溫和,"叔叔知道你是好孩子,你好好學,只要你能考上大學,不管花多少錢,叔叔都會想辦法的."

林又晴笑起來,吳麗茹溫柔地盯著林振濤,一雙眼睛撲閃閃的,夢幻溫柔.

"林哥說得對,我們家又晴不僅成績好人也乖,一定能考上清華北大的."

她就這樣盯著林振濤,讓林振濤心頭一熱,他咳了咳,偏過頭,"又晴肯定能行."

吳麗茹巧笑,"多虧林哥你教育的好."

這話說的林振濤心里舒坦,他想跟吳麗茹說幾句貼心話,奈何傅宛如在,很多話不能說.

"我也沒做什麼."林振濤咳兩聲.

吳麗茹手在下面不著痕跡地拍他的大腿,"林哥你做的已經夠多了,你對我家又晴又晨這麼好,讓我無以為報啊!"

林振濤一顆心蕩漾了起來,吳麗茹那年輕的臉在他面前晃來晃去,讓他失神很久,他心里癢得厲害,只覺得想以某種方式來止癢,可他的為人讓做不出那樣的事,他覺得自己卑鄙,他怎麼能肖想吳麗茹呢?她可是林又晴的小姨,有這層關系在,他怎麼也不該對對方有想法.

林振濤想明白後,心冷卻了些許.

傅宛如只顧著看手機,沒聽清他們說什麼,她蹙眉道:"又晴啊,你語文第一,考了多少分?"

林又晴得意道:"140呢!是我們班最高分!"

傅宛如有些失神,"140?但林奚夏這次語文考了143!比你還高."

"……"林又晴笑容一凝,以為自己聽錯了,143?不可能,林奚夏怎麼可能考那麼多分?"阿姨你是不是看錯了?"

"不會看錯,你們自己看,班級群里發了圖,難不成奚夏真的變好了?"

"不可能!"意識到自己太激動了,林又晴又笑笑,"我的意思是奚夏剛轉學怎麼可能考那麼高?"

"我也覺得奇怪."傅宛如自言自語.

"該不會是抄襲的吧?阿姨你也別怪我多嘴,奚夏她們職高管得松,抄襲這種事挺多的,這次考試又是在自己班上考的,監考不嚴格,我們班甚至沒有老師監考呢,這種時候就算能考高分也不奇怪了."

傅宛如點點頭,不論如何,林奚夏的底子她是知道的,一直以來成績都不好,怎麼忽然就這麼高了?實在不正常.

-

考了第一,林奚夏心情大好.

"恭喜宿主!宿主越來越強了!"

"謝謝,我變強對你有好處嗎?"

"自然是有的,宿主和系統是相輔相成的,宿主變強更快通關,有利于系統解鎖其他的地圖,更新到最高版本,也有利于系統的進化."

林奚夏第一次知道系統還會更新,當下一笑,"把這次的獎勵給我!"

"這就來!恭喜宿主解鎖靈動雙眸,靈動雙眸會治療好您的近視,希望宿主早日適應!"

下一秒,林奚夏便覺得眼前有光閃過,等她再次醒來時,她發現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哪怕是她這十幾年沒裝修的房間,一眼看去,每一樣東西都變得很有質感,那是一種很難說清的感覺,就好像整個世界都被做了高清處理.

原來不戴眼鏡是這種感覺,原來不近視這麼爽.

上篇:39|第 39 章    下篇:41|第 41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