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靠學習變美49|第 49 章   
  
49|第 49 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校長怨念很重, 明明他的詞高雅唯美,簡直是神來之筆, 配上伴奏如游魚出聽, 繞梁三日不散,他原以為他的詞能得到全校的一致贊賞, 高票通過成為校歌, 結果咧, 大家都把票投給林奚夏和林又晴, 以至于他至今只有上千票, 這還是有人拍馬屁給他拉票後的結果, 而那兩個學生的歌竟然有好幾萬乃至十多萬票.

難!真難!

當校長實在太難了!

為什麼就是沒有人欣賞他的歌呢?

"校長, 林又晴的公司來簽合同, 作為這次的獲獎者,他們公司要規定學校對于該歌曲的使用權限."

"還要簽合同,這麼麻煩?"

"是啊, 林又晴是藝人, 自然要走程序的."

校長默了,試探性看向該員工,"你真覺得林又晴的歌是最好的?"

員工猶豫片刻, 呵呵呵噠了, "當然是校長您的歌詞更有味道了."

"說實話!"

員工咳了咳,"其實我支持林奚夏."

校長抑郁了,這些人什麼欣賞水平!明明他的歌詞寫那麼好,既有青春悸動, 又有對未來的展望,還結合了改革開放這麼多年的時代變化,怎麼就沒人說他好呢.

林奚夏沒得到第一名,自然是沒有獎金的.

雖然同學們都很支持她,但她的歌總的來說並沒有掀起太大的水花,反而是林又晴,在拿到獎金後,公司給她發了不少通稿,甚至還上了熱搜,學霸標簽很快掩蓋了她之前的事,流傳甚廣的幾張照片拍的實在好,網友對她的評價都很高.

林奚夏倒是無所謂,就當這事過去了.

誰知就在比賽結束的第三天,格格忽然給她發了個小視頻,驚道:"奚夏!你的歌火了!"

林奚夏愣了片刻,"火了?"

"是啊,我把鏈接發給你,你打開看看."

格格發的是某個小視頻網站的鏈接,她打開一看,愣了一會,緊接著盯著屏幕中央那個戴大粗鏈子,滿身社會氣息的男人,這不是社會爸嗎?此時,社會爸正抱著吉他,坐在一個高腳登上,神色憂傷,氣質滄桑,45度臉面對鏡頭,撥動琴弦,社會爸顯然是陷入某種情緒中,那憂傷的眼神讓人堅信,他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而如今他就把自己的故事,低吟淺唱.

過了會林奚夏才反應過來這伴奏有些耳熟.

這歌詞也有點耳熟啊.

不對,這好像是她的歌!

不怪她反應不過來,她自己唱的歌走的是小清新路線,帶著這個年紀特有的乾淨,而社會爸今年已經四十出頭了,或許是因為常年吸煙的關系,嗓音有種老男人特有的沙啞,是很有味道和故事的聲音,經由他唱出來,整首歌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本來清新的校園歌曲愣是被他唱出豐富的人生哲學來.

林奚夏當即就給跪了,要命的是她唱沒唱火,可人家社會爸隨便唱唱就有百萬點贊,也是絕了!

格格苦笑不得,"我爸沒事喜歡玩小視頻網站,你也知道他就是隨便玩玩,昨天他說要唱你的歌,我隨口就說想唱就唱,你能唱出花來嗎?他可能是被我刺激的,唱完就發到小視頻網站上去了,誰知道今天一看,竟然有百萬點贊,上了熱門,不少人都在轉發,熱度還挺高的."

林奚夏笑起來,"叔叔還挺時髦."

"時髦個屁啊,別被他騙了,他就是一中年老大叔,社會!"

"叔叔唱出來的歌很有曆經浮華的滄桑感,他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我看他不管眼神還是聲音都很戲,應該很有生活閱曆."

格格一愣,"奚夏,你千萬別被我爸給騙了!他騙騙小姑娘還行,說什麼滄桑說什麼人生閱曆!他年輕時天天拿著搬磚追人,我媽還是他耍流氓追下來的,還曾經翻牆從我姥姥家豬圈和雞窩里進去,給我媽送情書,後來被我姥爺拿著鐵叉子追,我爸就是一騙子,你可千萬別信!"

"……"林奚夏哭笑不得,這年頭的中年人都這麼有故事嗎?

"不過奚夏,唱你的歌是不是該經過你同意,如果你覺得不合適的話,我讓他撤下來."

"沒事,叔叔唱的比我好多了,想唱就唱唄,沒那麼多講究."她笑起來,"我要謝謝叔叔把這首歌唱/紅了."

"哦,你想謝的話改天叫你來我家吃飯,我爸正在跪鍵盤呢."

"……"

"我媽說他發視頻裝滄桑是為了勾搭小姑娘,叫他跪鍵盤把一麻袋混合的紅綠黑都給挑出來分好了."

"……"哦,中年人真會玩兒.

歌曲快速走紅是林奚夏完全沒想到的,社會爸把她的歌唱/紅後,一開始大家並沒有朝這方面想,畢竟她的歌和社會爸的聽起來完全是不同的風格,但徐星有一天偷偷玩手機,刷到這首歌,當即愣了一下.

"我怎麼聽這調子有點耳熟."

"歌詞也耳熟."

"這不是奚夏寫的校歌嗎?"

"是嗎?"徐星真的驚了一下,畢竟一個四十歲大叔,一個17歲小姑娘,倆人賦予了這首歌截然不同的風格,任誰聽了都想不到,林奚夏這首歌還能唱出滄桑感,徐星趕緊調出林奚夏的歌又聽了一起,雖然社會爸的歌確實很好聽,但我們奚夏的也不錯啊,這種小清新感聽起來太舒服了,耳朵都能聽懷孕,很適合年輕人.

徐星也有個小視頻賬號,她之前直播過重點高中的上課日常,如今這個年代,你直播什麼都能看,小視頻網站上一個吃豆腐的視頻都有幾十萬點贊,重點高中的學生日常自然也是有些觀看量的,所以徐星也攢了幾萬粉絲,于是她配了幾張學校的圖片,把林奚夏的歌傳上去,還制作了一張抓人的封面,配了非常吸睛的標題.

因為社會爸這首歌的熱度,林奚夏的原唱歌曲很快也有不少的點擊量,第二天徐星被這點擊給嚇了一跳,她所有作品加起來都這麼大的熱度,看來這首歌是真紅了,她干脆又加工了一下,把林奚夏的作品片段搞下來,做成配樂,現在小視頻網站很多人都需要歌曲搭配,原本普通的視頻,因為歌曲或者話外音比較搞笑,會明顯漲點擊,徐星做完後把配樂又傳了一次,這時候蔡忌進來,她不敢繼續玩,連忙把手機塞到桌肚里關了機.

對林奚夏來說,網上這些事她都沒太大感覺,她不上網,每天新聞也不看,只關注學習的事,這次系統要求她考入年紀前一百,看著簡單,實則並不容易.

海新有兩個重點班,一個文科班一個理科班,這兩班有120多個學生,選的是年紀排名前列的,當初分班時生源就是最好的,這兩年下來,一些成績差跟不上班的學生被淘汰,成績穩定學習好的補進來,所以重點班的學生可以說是全年級最好的,這就導致每回考試,重點班都包攬全校前一百名,普通班的第一名都很難進入前一百,所以這個要求看似簡單實則很不容易.

而她卻是志在必得,畢竟美胸是她做夢都想要的.

放學後林奚夏戴著耳機往前走,因為要聽聽力她干脆步行回家,剛走了幾步忽而遇到周嘉澤,他放慢了騎車速度,笑道:"林奚夏,你的歌不錯,但是我早說過你比不過又晴的."

林奚夏面無表情地塞緊耳機.

"喂,我說話你聽見沒有?"

林奚夏不答.

"你有沒有教養!沒聽到我在跟你說話嗎?"周嘉澤氣急敗壞地吼著,還摘下了她的耳機.

林奚夏連翻好幾個白眼,"抱歉,我不跟眼神不好,品味奇差,人品也爛的人說話!"

周嘉澤一滯,"你說誰呢?誰眼神不好?誰品味奇差?認識我的人誰不誇我品味好?"

"哦,你認識的人眼神更不好,品味更差."

"你這人有意思嗎?"周嘉澤心口賭了一口氣,莫名就想發泄在她身上,可林奚夏依舊看都不看他,眼神冷淡就好像從沒把他放在眼里."我不過就說你幾句,你次次都跟身上長了刺一樣,這次投票你輸了不能怪我吧?"

林奚夏嗤笑一聲:"我怪你干嘛?只是你身上的味兒我不喜歡."

周嘉澤臉色一黑,味兒?他身上有什麼味兒?他又沒有體味也沒有狐臭,他還很愛刷牙,他有什麼味兒?

"喂,你給我說清楚,我哪來的味道!老子要是有味道,那也是男人味!"

林奚夏睨了他一眼,他哪來的自信?男人味?毛都沒長齊的小男孩也好意思自誇.

"喂!你倒是說啊!"周嘉澤氣得拉住她.

林奚夏蔑笑:"什麼味?林又晴的味兒,凡是林又晴的朋友都離我遠點,我聞不了她那味兒!"

周嘉澤被噎的說不出話,他是喜歡林又晴,這次林又晴簽約公司也是他找家里介紹的關系,畢竟林又晴在他心里是個很很純的人.

"我喜歡她有什麼錯?她身世可憐,寄住在你們家,天天被你欺負!"

林奚夏冷眼瞪著他,"誰欺負她?你是傻逼嗎?我爸媽把他們姐弟接回家,花錢讓她出道,她買熱搜還不忘拉踩我,她穿什麼衣服我穿什麼樣的衣服,你眼睛瞎了嗎不會看?張口就造謠?"

周嘉澤被罵的一愣一愣的,從小大大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罵他,還罵他眼瞎?

"我我我……"他有些受傷,氣不過,半晌才道,"你這女孩子怎麼罵人啊!我不就說幾句嗎?你干嘛把氣撒我身上?"

再說當初可是她給他寫情書的.

周嘉澤氣得騎車跟著她,不屈不撓地給她講他和林又晴的故事,林奚夏煩的捂著耳朵,隔音耳機都隔不掉他的聲音,真是絕了.

剛到小區門口,林奚夏遠遠看到賀行之從車上下來.

"怎麼走這麼急?"

林奚夏瞄了眼後面,"有個變態一直跟著我."

賀行之蹙眉,視線落在周嘉澤身上,賀行之眼神很淡,帶著濃濃的警告意味,那眼神看得周嘉澤眉頭直皺.

腳步聲傳來,林又晴驚喜道:"賀先生你回來了?嘉澤,你怎麼也在這."

林又晴瞥了眼一旁的林奚夏,臉色不太好,前段時間她經過周嘉澤的介紹,簽了公司,公司的老板跟周家有合作關系,對她很不錯,她也因此獲利不少,可不知是不是她多心了,周嘉澤雖然對她不錯,卻沒有男孩追女孩那種熱烈,雖然他說喜歡她,卻表現得並非如此,相反的他整天關注林奚夏的消息.

當初她說那情書是林奚夏寫的,只是一時興起,希望周嘉澤會更厭惡林奚夏,一開始她以為自己成功了,周嘉澤絕不可能看上林奚夏的,可這段時間以來她漸漸不那麼自信了.

周嘉澤該不會喜歡上林奚夏吧?林又晴心里一慌.

林奚夏翻了個白眼,不搭理,賀行之也面無表情地往里走.

林又晴注視著賀行之,不舍地回神,"嘉澤,你是來找我的嗎?"

周嘉澤笑笑,"還沒恭喜你奪冠呢."

"謝謝你給我拉票,改天請你吃飯哦."她眯著眼淺淺笑了,周嘉澤心頭微怔,是呢,他喜歡的是林又晴這種美好的女孩,怎麼可能看上林奚夏,就是林奚夏給他寫一萬封情書他都不可能答應的.

-

"你跟他很熟?"賀行之漫不經心問.

"不熟."林奚夏掏出晚自習沒做完的題目,嘴里咬著水筆,唔,這一題有點難,做了好久沒做出來.

"聽說他在學校很受歡迎."

林奚夏微怔,咬著筆頭想了片刻,周嘉澤在學校似乎蠻受歡迎的,很多人覺得他的顏值可以直接出道,家里有錢,會穿衣服,發行時髦,人又高又瘦,吃他顏的人很多."好像是."

"你也喜歡他?"

"當然不是."林奚夏還沉浸在作業中,她邊想步驟邊走神,以至于抬頭時,差點撞上那張放大的臉.賀行之的臉離她很近,倆人呼吸交纏,嘴唇差點碰到一起,林奚夏忽而心跳加速,不敢相信地盯著眼前的男人,她該不會是真的喜歡上賀行之了吧?雖然一直覺得這男人帥,有禁欲氣質,卻沒想過真的要搞到手,可如今她這個反應實在不正常.

這情況也在賀行之意料外,他微怔片刻,他的人生中少數有失控局面,這短暫的一瞬應該算得上.小孩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眼神中有片刻恍惚,紅潤的嘴唇兒微微張開,貝齒咬著筆,被劉海和眼鏡框擋住的眼睛,近看之下正泛著瀲灩水波,那清純與欲望混合的奇妙氣質,氤氳在她眉間,使得她比同齡人多了冶豔氣質,妖氣彌漫,媚氣橫生.

然而她眼珠子一轉一轉的,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這使得她的妖氣淡了幾分.

賀行之有些許失神,她在他心里一直就是個小孩,從前臉頰有肉,人也圓潤,齊劉海擋著,有幾分笨拙,可如今,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的臉瘦了許多,五官也有很大變化,也就是在這一刻,他忽然發現她早就不是個孩子了.

見他失神,林奚夏漾起淡笑,她扶扶眼鏡,勾唇:"這題不會,教教我?"

她語氣很軟,聽起來像是撒嬌,平常說話總是冷冰冰的人,忽然放軟了語調,賀行之這才發現她很有撒嬌的天賦.

賀行之坐到他邊上,這是一道高數題,看著確實不簡單,但這題用到的公式恰好他還記得,便拿起筆寫了起來.

他的手細長白皙,泛著冷調的白,拿筆的樣子不是一般帥,脫掉西裝的他頭發散亂,穿著低領的居家服,露出性感的鎖骨,不像平常那個拿筆簽字的總裁,倒有了幾分少年感和文藝感,從側臉看,賀行之線條流暢,鼻梁高挺,緊抿的薄唇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這樣的人,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應該都很有主見吧?

林奚夏托著腮,小腿在桌子上晃了晃,頗有點心不在焉,怎麼辦,她好像覺得他比周嘉澤帥多了,不,應該說倆人根本不能比,賀行之是那種看著冷淡,卻時時散發荷爾蒙的人,不經意間的男人味簡直撩得人腿軟.

"聽懂了嗎?"

林奚夏回神,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走神了,重生以來這還是第一次.

賀行之眸光大小,手在她頭頂揉了揉,"回神了,我再講一次."

林奚夏扶了扶眼鏡,這男人能不能停止散發魅力,受不了.

-

"奚夏,你複習的怎麼樣了?"孟夢湊過來問.

"還行吧,就那樣."

"我好慘,我感覺我這次肯定要出一千名了,真要出去,我媽要把我皮給扒了."

孟夢跟格格差不多,成績都不怎麼樣,但家里要求不高,只讓她達到基本線就行,到時候走藝術生考個本一問題不大.

"先把基礎的理一理."

"就是數學總學不進去,早知道選文科了."

"各有各的好,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對了,今天還有個高三的師哥來打聽你呢,奚夏,你想談戀愛嗎?想的話我就把你號碼給師哥了."

林奚夏愣了一下,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追她,"我暫時沒有談戀愛的打算."

就算談也不想找學生.

"其實這師哥長得好帥的,成績也好,就是太低調了,不然也能被選上校草了,不過你不找也好,以後要是進娛樂圈,混好了可以找更好的."

林奚夏笑了笑.

過了會,徐星忽然站起來,激動道:"奚夏,你的歌火了!"

她拿著手機走過來,"我前幾天把你的歌發布到了網上,誰知道竟然火了,今天還有個微博熱搜在討論這首歌呢."

林奚夏有些回不過神,她點開熱搜,社會爸的演唱和她的歌確實都被討厭,可問題是她歌紅人不紅,哪怕徐星把她的演唱發到網上,也沒多少人提及她這個原唱,但是朋友圈確實有不少在用這首歌做小視頻,算是小火了一下.

"奚夏太厲害了!我覺得校歌就應該選奚夏的,林又晴寫的那是什麼呀."

"我也覺得,被重點班壓,總覺得不甘心."

周五是學校運動會的總結會,正好和校歌活動一起舉行,學校已經選了校歌,調子歌詞都有了,因而校長決定讓音樂老師給各年級的學生教學,務必讓全校師生都會唱.

林奚夏坐下下面,好不容易等到頒獎禮,林又晴穿著名牌呢子大衣,格子短裙,站在那像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校長把獎搬給她.

林又晴接過獎,朝林奚夏勾了勾唇,這次的事是她公司籌劃很久的,林奚夏真以為自己找人拉票就能獲獎?太天真了,只要跟利益相關的東西,哪有公平可言?她最近接了戲和綜藝,等她走紅了她一定要把林奚夏踩在腳底下.

"首先,我要感謝幫助過我的老師和同學們,謝謝你們對我的照顧,幫我拉票,再次,我想感謝我的妹妹林奚夏."

全校人都盯著林奚夏,林奚夏在眾人注視下,漫不經心地挑眉.

"奚夏,謝謝你對我的幫助,也謝謝你幫助姐姐進入娛樂圈,我們永遠是最好的姐妹."

她說著說著竟然哭了.

弄得所有人莫名其妙.

就頒個獎而已,又不是什麼重大獎項,一個歌詞比賽都能哭?

"服了!絕了!這女的絕了!"孟夢佩服的五體投地,再說林又晴那話怎麼都不像真心的.

徐星:"感覺是鱷魚的眼淚."

"我去,這白蓮花,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

林奚夏去衛生間時,正好遇到她.

她堵在門口,笑得得意,"奚夏,真是不好意思,姐姐沒注意就超過你了,你不會生姐姐的氣吧?我也希望大家能把票投給你,但沒辦法,網友太喜歡我了非要把票投給我呢,希望你不要生姐姐的氣,下次繼續加油哦."

正在當下,孟夢跑過來,林又晴笑意不減,滿是得意,孟夢瞥了她一眼,把手機遞給林奚夏,"快看,我們學校的歌曲大賽上熱搜了!"

林又晴得意地笑了聲,上熱搜很正常,她跟公司說好了,正式的頒獎典禮後熱搜和通稿都會跟上,塑造她正面的學霸人設,到時候幾個熱搜下來,她一定能獲得網友的好感,到時候想不紅都難?她看向鏡中的自己,今天的她穿著紅色的大衣,短裙,看起來窈窕纖細,很有少女感,雖然最近臉上有些痘痘,還有些腫,但化妝後看起來並不明顯,反觀林奚夏,雖然衣服不錯,但都是休閑裝,不露身材看著沒精神,也難怪,就林奚夏的身材也沒什麼可露的,身材和臉都不值一提,虧吳麗茹一直擔心她會反殺回來.

"上熱搜是正常的,以後你會經常在熱搜上看到我!"

孟夢愣了一下,又驚叫:"怎麼又有一條熱搜!我天哪!這事鬧大了!"

林奚夏瞥了眼,挑眉道,"哦,淡定,人家不是說了嗎?以後你會經常在熱搜上看到她的."

孟夢欲言又止,林又晴得意了幾下,又覺得索然無味,畢竟她如今格調高,好歹也算半個娛樂圈明星,何必跟林奚夏這種層次的學生一般見識?她笑著搖頭,路上遇到自己班的同學.

"又晴,熱搜……"

"我已經知道了,不用感到奇怪,你以後會經常看到類似的熱搜."

"是……是嗎?"

林又晴笑得很無害,"習慣就好了,再說這次我寫的歌詞得了校園賽冠軍,在圈內也是絕無僅有的,大家會關注很正常的."

她都想好了,等她這次徹底火了就換經紀人,到時候把傅宛如踹開,讓吳麗茹幫她張羅,如此一來,就可以徹底甩開林家這個包袱了.

"又晴,你要不要看看這個熱搜,這……"

"不用看了,我都知道了."她笑著掏出書,背了幾句,最近心思都花在娛樂圈,學習的時間越來越少,最近看書都有些吃力,林奚夏的成績越來越好了,她可不能被那個職高生追上,萬一傅宛如把資源傾斜到林奚夏身上,萬一傅宛如和林振濤回過味來,不再在她身上浪費時間,那她可就得不償失了.她現在沒錢,只能從林家身上獲取資源,一定要壓過林奚夏,讓林振濤明白,她才是值得投資的那個.

"下面,有請校歌《晨光》的詞作者林又晴,上來和音樂老師一起教大家演唱這首校歌."

林又晴笑著站起身,她握著話筒剛准備唱,一個工作人員跑過來,不知對校長說了什麼,坐在邊上的校長神色大變,轉而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林又晴,林又晴扯了扯嘴角,略顯僵硬地笑:"怎麼了?"

下面很多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著她,林又晴蹙眉,連忙拿出手機,這一看整個人都愣住了.

#林又晴校歌得獎#

#最美校歌#

#林又晴刷票#

#最美校歌抄襲#

她整個人都愣住了,刷票?抄襲?她環視四周,這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用這樣的眼神看她.

爆料她刷票和抄襲的微博並不是同一個,但兩人都是粉絲眾多的微博大V.

@西瓜皮:"接到爆料,說最美校歌的作者林又晴之所以得獎,是因為刷票,我看了數據分析,林又晴的票確實很不對勁,根據這些票的ID查過去會發現很多不對勁的地方,再加上有刷數據公司的人曬出了和林又晴公司的交易圖,這也算是實錘了,林又晴雖然還沒什麼作品,但最近熱度很高,經常上熱搜,這次她壓力妹妹林奚夏,自己刷到第一,這操作毒不毒?"

@八卦一線:"最美校歌林又晴的歌是認真的嗎?為什麼我覺得跟西班牙這首歌的詞一毛一樣?就是從西班牙語翻譯成中文而已,這也叫原創?高中生作為國家的花朵,好歹也要保護一下知識版權吧?抄襲國外歌曲說是自己寫的,林又晴這操作也太騷了點."

上篇:48|第 48 章    下篇:50|第 50 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